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不想老的男人(八)完結篇:巨變與不朽(正式完結篇)
2007/10/09 20:35:03瀏覽661|回應0|推薦0

從美國回台灣的航班上充滿了詭異的氣氛,原來賭氣跑到美國的執政黨卸任行政院長終於在談好政治交易後,決定出任副總統候選人,所以連夜決定從美國飛返台灣,蔣國成與Monica正好結束美西七日遊搭上了同一班飛機。當副總統候選人幕僚認出蔣國成後,他就開始覺得事情不妙,要monica假裝與他不熟。果然沒多久,熟悉的光頭就出現在蔣國成眼前,「先生,久仰久仰,這麼巧可以同一班飛機。」,政客熟練的伸出雙手緊握著大企業老闆的手。

蔣國成知道對方的政治份量,連忙客套的用力回握,「舒院長才是我久仰的對象,過去承蒙對國盛的幫助,一直想跟院長當面道謝。」事實上舒院長曾經以查稅威脅他付出了一筆不小的政治獻金。

舒院長拿出招牌動作拍了拍蔣國成的肩膀,「先生客氣了,以後在經濟發展上還要像先生這樣的企業家大力協助。」

「哪裡,應該的。」經濟發展協助?難道蔣國成隱約猜到舒院長趕著回國的理由了,「原來如此,我應該改叫副總統了,失敬失敬!

舒院長笑的頭更亮了,「不敢不敢,千萬不要這麼叫,還沒有正式宣布。」在他轉身準備回頭等艙時,他忽然又對蔣國成說,「先生怎麼委屈坐商務艙,前面還有很多空位,先生一起來坐吧,還有這位小姐是

蔣國成連忙推辭,「您客氣了,我是一個人出差,還是坐商務艙就好。」

舒院長瞄了Monica一眼,然後堅持蔣國成一起到前面聊天,蔣國成只好無奈的把座位移到頭等艙,還好Monica給了他一個諒解的眼神。

結束了長達六七小時的政治轟炸,蔣國成勉強避免了高額的政治獻金勒索又不至破壞彼此的政商關係。並不是出不起錢,而是在台灣目前險惡的政治環境裡,如果答應太高額的獻金很容易引起敵對陣營的報復,而且如果一開始就答應鉅額的獻金,政客就會認為你出得起錢而更進一步敲詐,所以蔣國成能避免就避免與政治人物這種私下的個人會面。好不容易,舒院長為了準備等會在機場的記者會而放過蔣國成,他連忙藉口跑回了商務艙的座位。

「怎麼樣,一切還好吧?」Monica緊張的問。

蔣國成拼命搖頭,「糟糕至極,等一下機場一定有大批媒體,等一下我們分兩頭走,你跟經濟艙的客人下機,我等最後下機,下機後你自己搭車回去,我搭計程車走,懂嗎?

Monica點了點頭,彷彿也感染了緊張的氣氛,不再說話。

 

飛機落地後他們依計畫進行,monica先走,然後最後才是蔣國成,但是他們沒注意的是,從舒院長來找蔣國成說話後,就有個乘客不時以手機對著他們。

 

當晚蔣國成在辦公室處理耽擱多日的公文時,他接到了八卦小報記者的電話。

先生您好,我是XX日報的記者楊金虎,今天有人目擊您在長榮飛機上跟一位年輕小姐過從甚密,您有沒有什麼要澄清的?」

沒想到這種事情真的臨到自己頭上,蔣國成變得有些手足無措,「我不懂你說什麼,也沒什麼好說的。」

楊金虎繼續打探著,「先生別這麼說,有讀者把你們交談的照片都拍到了,如果您不說明,我怕下筆可能會造成更多的誤會。」

什麼照片?他們怎麼可能拍到照片?他開始恐懼起來,「我沒什麼好說的。」說完掛上了電話。

他連忙call女婿roger來商量應付的方法。Roger趕到後,蔣國成一五一十的把經過告訴了他,他開始踱步沈思了起來。

「首先要先確定對方是不是真的握有照片,如果沒有照片那很好辦,可是依那家報紙的風格,他們一定握有照片才敢刊出。我可以透過管道確認一下。」

「確認之後要怎麼辦?」蔣國成焦急的問。

「先問問看對方想要做什麼吧。」

Roger一切就拜託你了。」

兩個小時後,Roger又回到了蔣國成的辦公室,坐在沙發上猛抽著煙不發一語。

蔣國成緊張的問,「情況怎麼樣?」

Roger長嘆了一口氣,「糟糕至極。原來在飛機上你們就被記者盯上了,拍了很多照片想賴都賴不掉。」

「那我花錢買回照片總可以吧,他們開多少我都接受。」

「老爸,你想的太簡單了。這個八卦帶來的利益就不知道多少了,他們才不會答應花錢了事,何況就算把照片拿回來,怎麼知道別的媒體不會偷偷拿去刊登?」

「那到底要怎麼辦?」

「你先跟Monica說好,要她絕對不能曝光也不能被媒體拍到或接受任何訪問,然後你們最近最好都不要見面,因為一定會有狗仔盯你們。我這裡去找黑道試試看,看能不能壓住所有的媒體不要刊出來,不過你可能要有付出大筆金錢的心理準備。」

「好,一切拜託你了。」

第二天蔣國成接到Roger的電話,說一切都搞定了,對方開出一千萬的和解金,已經以支票交付並且取回底片,蔣國成總算鬆了一口氣,接下來就要處理Monica的部分了。

 

Roger的幫助下,終於把Monica偷渡到國盛企業位於三芝山區的私人招待所,蔣國成早已經在那裡等待多時了。

「老爸,Monica你們好好聊聊,我請司機老張先帶我回淡水,然後他會回來這裡等你們。」說完他就起身離去。

幾天沒見,Monica覺得蔣國成老了好多,神色間也多了焦慮少了昔日自信的光采;蔣國成則是第一次常到思念一個人的滋味,他看到monica消瘦了不少,心裡萬般疼惜。

「你」「你」兩個人幾乎同時開口,蔣國成笑了,「Monica你先說。」

Monica摸了摸蔣國成明顯凹陷的臉頰,心疼的說「這段時間辛苦你了,真對不起帶給你這麼多麻煩。」

蔣國成抓住了她的手,「別這麼說,是我害苦了你,把你捲進這場風波,是我對不起。」

「都別說了,」她阻止他繼續道歉,「事情都解決了嗎?」

蔣國成拿出一個紙袋,「嗯,應該是解決了,底片都在這裡。」

Monica打開一看,裡面是當初她跟蔣國成在飛機上親密交談的照片,大約有二十多張,還有幾張是下機時她幫蔣國成整理衣服,蔣國成幫她拿東西的照片,有這些照片就足夠寫出一篇充滿想像的富豪與年輕女孩的羶色故事。

「怎麼被拍的?你又怎麼拿回來的?」她憂慮的問。

「我猜是跟著舒院長來的記者偷拍的,可能就是假裝乘客坐在我們旁邊座位的人。」

Monica回想當時似乎確實有個年輕男子坐在他們旁邊隔走道的座位,而且全程一直都在他的手機,難道就是他偷拍的?既然有人在窺探他們的隱私,讓她非常恐懼。

「怎麼拿回來就別提了,倒是有些事情要和你商量。」他艱澀的看著眼前這個讓他愛到入骨的女人,「目前狗仔盯得很緊,所以我們最好不要做會讓人誤會的事情。」

「什麼會讓人誤會的事情?」她不懂。

「最最好是不要見面,以免又被記者拍到照片。」

「連國外也不行嗎?」

蔣國成點了點頭,「Roger的說法是,記者會想盡辦法透過航空公司查到我的訂位然後設法找出你的姓名及真實身份,所以你可能也被盯上了。所以還是低調點,減少被意外發現的風險。」

「一直說想要有追逐夢想的勇氣,可是在夢想與現實前,還是向現實屈膝,你們的中年人的邏輯真是令人無法理解。」Monica幽幽的說著。

「不,我不是向現實低頭,而是處理事情必需要考慮周詳!我還有公司、家庭跟太多的事情要考慮,不能像你們年輕人一樣愛怎麼樣就怎麼樣,你懂嗎?」

「大人處理事情的方式我也許不懂,可是既然是真實的事情有什麼好逃避?現在不敢說,當初又何必做?」她直視著蔣國成的視線,後者不敢接觸低下了頭。

「好了,不談這些煩惱的事情,好久不見了,我們要好好聚聚。」說著蔣國成把身體移到Monica的身旁,手開始不安分的撫摸著她的身體。

Monica不發一語,主動褪去了身上的衣物,然後赤裸裸的走向床鋪。蔣國成看著思念已久的身體,立刻也主動的褪去衣物想要來個翻雲覆雨,可是任憑他如何努力,無能的惡夢再度降臨,一個小時之後,他只能垂頭喪氣的躺在旁邊,無助的看著身旁開始著衣的monica,開始無助的啜泣。

 

第三天果然沒事,第四天,第五天都安然渡過,但是在第六天著名的網站開始有了大企業家與年輕女子不倫戀的文章出現。故事是影射蔣姓已婚企業家跟國立大學女學生的婚外情故事,雖然主角身份經過刻意掩飾,但是從男主角的姓氏跟相關的描寫,還是很容易就猜到是蔣國成本人。正當Roger準備找徵信社找出網路上的藏鏡人時,另一份八卦雜誌刊出了原本應該消失的照片。標題是【大老闆劈殘幼女】,報導內容寫著,「國內知名大企業國盛企業總裁蔣國成遭乘客拍攝到與年輕女子在飛機上過從甚密,經查蔣國成已婚但仍背著妻子在外結識不同異性,據聞此次拍到年輕女性為蔣國成的新歡,甫自國立大學畢業,身材高挑,頗具姿色。蔣曾多次帶她出國旅遊,並租下企業總部附近豪宅金屋藏嬌,在集團內部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但大闆並不甘於光吃嫩草,據了解與大學女交往的同時,蔣仍未放棄與女秘書的長期曖昧關係,劈腿能力之高超實不遜於其經營企業手腕。」後面還放了五張蔣國成與monica在飛機上的正面照。

這下完蛋了,辛苦建立的完美帝國開始在蔣國成眼前崩解。他立刻撥了電話給Roger,「你不是說都擺平了,為什麼還會登出來?」蔣國成對電話咆哮著。

電話那頭傳來Roger無奈的聲音,「剛看到我就打給總編,他說是離職記者把檔案帶到對手雜誌社的,他們根本毫不知情。」

去你的毫不知情,搞不好就是你們私下轉賣給對手的,蔣國成在心裡嘀咕著,「算了登都登出來了,這下你看要怎麼辦?」

「岳父,這可能要您自己多費心了,菁菁知道我幫你矇騙岳母已經跟我大吵一架要鬧離婚了,所以我實在無法再幫您了。」說完,Roger就結束通話。

蔣國成對於Roger臨時抽腿的舉動恨得牙癢癢的,可是誰叫他自己闖禍,也不能去怪別人。

Alice敲門進來,「雜誌你看到了吧,日報跟電視台一直打電話來要採訪你,你看要怎麼辦?聽警衛說樓下還有一堆守候的記者在堵你。」

「我能怎麼辦,你要警衛把這些記者都檔掉,我不要跟他們講話。」

OK,我會交代警衛,對了,」她轉過身面對著蔣國成,「報導說你同時劈腿我跟monica,這是真的嗎?」

「怎麼連你也來跟我討論這個無聊的話題?你當初不是還帶我去買衣服嗎?這沒有什麼劈腿不劈腿的,我對你們的感情都是真的,你何必跟個小女生計較。」蔣國成回答的有點心虛。

蔣國成先生我想你沒聽清楚我的問題,你是不是跟每個想要的女人都說你是愛她的?」

「我不想回答這個問題。」蔣國成被問得有些惱怒。

「男人真奇怪,追求的時候拼命展示自己不顧一切的決心,出事後就縮頭縮尾不敢承認對女生的感情,說什麼追求愛的感覺、抓住青春尾巴,原來都只是只是男人放的屁。」Alice轉身甩上了門。

蔣國成望著被甩上的門,完全怔住無法回應,這是他被第二個女人修理。

 

好容易躲過了在公司樓下跟住宅樓下站崗的媒體,蔣國成疲憊的進入客廳,家裡的氣氛卻是詭異的凝重寒冷。妻子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餐桌上空空如也,沒有昔日總會準備的一盅溫熱紅豆甜湯。

他脫去外套與領帶,在左邊的位子坐下,「你想罵就罵吧,反正我已經聽了一整天,也不缺你一個。」

妻子冷冷的看著他,彷彿看著一個陌生人,「你是企業總裁我怎麼敢罵你,你不是很厲害什麼都能擺平嗎?你知道今天家裡有多少通電話打來問你的醜事?」

蔣國成搖頭,「我怎麼知道,我又不在家。」

「一百九十七通,」她的臉開始漲紅,大聲咆哮,「從我爸媽到你的媽,每個人都在問我你怎麼了,我怎麼知道你怎麼了,我根本不知道你在幹什麼,只知道你會回來吃飯睡覺而已。但是他們不信,不停的問,不停的打,我只好把整個電話線扯掉,才能停止那些像要債一樣的電話鈴聲。」她劇烈的喘息。

記憶中蔣國成從未見過妻子發這麼大的火,她總是溫和有禮的體貼每個人,即使知道他在外面玩,她也總是幫他維護,所以一時間他也不知道該如何應對,只好低頭道歉,「對不起都是我的錯,害你幫我背了這麼多黑鍋,我會自己向這些長輩解釋。」

「要怎麼做是你家的事,」她把一袋東西交給他,「這是房間的鑰匙跟相關的文件還有付水電管理費的存款簿跟印鑑,我已經決定去跟女兒女婿住,這裡就留給你跟你那些女友吧,你們愛怎麼玩就怎麼玩。」說完她就起身向門口走去,「對了,」她忽然轉過身,「菲傭Terrisa我帶去女兒那邊了,當初是以我爸媽名義申請的,現在當然要跟我走,你要就自己去請一個,或者請你那些女友來幫你也行。」說完就頭也不回的離去。

這是蔣國成被第三個女人拋棄。

 

難道他追求自己最真實的感情有錯嗎?他對她們有任何不好嗎?該給的錢、該給的工作地位、該照顧的生活,我都做到了,除了出國跟出差,他幾乎每天都回家與妻子同床以表示對妻子的尊重,她還不能體會他的心意嗎?為了給Alice更多的保障,他把她提升到總裁特助,而且給她買了上千萬的房子跟公司價值近億的股票,難道這樣還不夠嗎?對於Monica,他更是照顧有加,除了生活上的幫助跟畢業禮物,他甚至打算幫她在集團安插一個好工作,並分給她一些股票讓她生活無虞,為這些女人做了這麼多,她們憑什麼還來指摘他、離棄他,蔣國成實在無法接受。

一直想到凌晨就是無法入睡,他需要找個人談談。本來女婿Roger向來是他最好的商量對象,可是目前妻子在女兒那邊,Roger可能也不敢與他接觸。Alice更不用提了,他實在無法面對她那種冷淡的口氣,忽然他特別想念Monica,於是他決定打她的手機,「您撥的號碼是空號,請查明再撥。...」什麼?怎麼會是空號,難道她想要分手所以換手機了嗎?蔣國成開始緊張起來,如果連Monica都離開他,,他就什麼都沒有了。

 

翌日進了辦公室,他不管桌上滿滿的新聞簡報與媒體公關室的請示公文,連忙要Roger立刻到他的辦公室來,不管Roger在電話裡如何推辭,他嚴厲的說,「你不來,我就把3C事業部的總經理換人。」

五分鐘後Roger進了蔣國成的辦公室,「老爸,你這樣會害死我了,回家又要被菁菁罵到臭頭了。....」

「你當總經理拿我薪水吃香喝辣玩女人的時候怎麼不怕被菁菁罵到臭頭?」

Roger只好閉嘴,「那您找我來是要做什麼?」

蔣國成把昨晚打給Monica的事說了一遍,「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要花多少錢,你給我把Monica的住址跟聯絡方式找出來,今天下班前我就要。」

「太狠了吧,下班前哪來得及?」

「那你最好別在這裡浪費時間,否則明天3C事業部總經理就要換人了。」

Roger連忙開始打電話聯絡熟識的徵信社。

 

司機老張開著租來的車子躲開緊盯的媒體,載著蔣國成來到木柵政治大學附近的一間學生公寓,蔣國成按著手上的地址爬到四樓,按了門鈴,不久一個大約二十出頭模樣的年輕女孩開了門,「請問你是?」女孩狐疑的看著面前這個西裝筆挺的中年男人。

「請問周曉涵住在這裡嗎?」他緊張的問。

「學姐她已經搬走了,咦~」女孩忽然像是認出了他是誰,「你是蔣國成!那個大企業老闆?」

蔣國成尷尬的點了點頭,「你知道她搬去哪裡了嗎?或者你有沒有她的聯絡方式?」

女孩搖頭,「學姐搬得很匆忙,她只說安定好後會再與我聯絡。」

蔣國成手上唯一的線索又斷了。

 

接下來一個月,總裁與女大學生的不倫戀成了台灣社會最紅的八卦新聞,好事的媒體不僅查出Monica的真實身分,甚至還訪問了她昔日的同學與學弟妹,最惡劣的記者甚至試圖採訪Monica在高雄的父母,看著Monica的母親激動的痛罵自己,蔣國成卻毫無任何感覺。Alice的身分也被挖出來,她遞出了一年長假的假單,蔣國成問她想去哪裡,她只是笑了笑。當什麼也不能做時,蔣國成反而有了很多時間處理企業事務,他跑了兩次越南,終於把越南廠搞定,開始部份運轉,產品的良率的也逐漸提升,國盛集團的股票也在劈腿風暴後逐漸攀升,這種結果真是讓他哭笑不得,他該感謝這些女人的離棄所以讓企業的獲利增加?Monica那邊依然沒有消息,他跑了幾次去找Monica的室友學妹,小女生也沒有任何Monica的消息,反而好奇他是不是對她有意思?日子一天一天過,青春也一天一天逝去,當八卦的價值比紙還薄時,所有的狗仔也失去了跟蹤站崗的興趣。蔣國成又悄悄回到凱樂,只是他對於男人的性慾滿足已經沒有了期待。

「蔣董,最近剛好有幾個缺錢的女大學生來上班,我安排她們來服務你好嗎?她們一定不會趕時間,完全配合您的時間。」蘭姐拼命諂媚著。

「隨便。」蔣國成漫應著。看多了玉體橫陳,再美的女人脫了衣服也都是一樣,所有的過程都只是點人與付錢的例行公事而已,他甚至還點到了曾經在媒體上自稱是Monica學妹的女學生,人生的荒謬無甚於此。

 

好不容易處理完越南廠的所有人事,已經是深夜十一點多,司機老張把他送回住處然後開車離去。還沒打開大門,蔣國成就意外發現門裡的燈光,是妻子還是兒女回來了,亦或是盜竊?他打開了門,發現久違的妻子坐在沙發上,餐廳桌上有了許久不見的紅豆甜湯。

「你回來啦,我去幫你放洗澡水。」妻子的神情彷彿已經睡了一覺。

蔣國成點了點頭,脫去外套領帶,然後疲倦的坐在沙發上,茶几上有個非常秀氣漂亮的信封,上面寫著蔣國成先生啟。

「那是那個叫Monica的女孩子托Alice轉給我,要我拿給你的。」妻子解答了他的疑惑。

不顧妻子在旁,他連忙拆開了信封,裡面掉出一張照片跟一堆底片,他撿起照片一看,是他思念已久的Monica挽著一位黑髮洋人的親蜜合照,那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zombie&aid=1288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