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不想老的男人(六):The Big Blue
2007/10/08 22:32:50瀏覽703|回應0|推薦0

第一次約會後又是連續好幾天沒有monica的訊息,寫給她的email也石沈大海。Roger說這是網友見面後常有的現象,因為當面不好拒絕,所以用不聯絡來向對方表達自己對於繼續交往與否的選擇。也對,那樣美麗又善良的女孩子,本來就是眾多男孩追求的對象,當然不會愛上一個中年男人。就算只有一次約會的露水姻緣,待給蔣國成的回憶卻是歷久彌新。

 

半個月後,當蔣國成正在上網看些色情圖片時,忽然顯示有一封新郵件,而且寄件人就是monica。他連忙點開郵件。

 

Dear Jeff

很抱歉這麼久都沒有沒給你寫信。上次與你分手後,我在捷運上想了很多。在你的眼裡我可能只是一個幼稚的小女生,沒有像你一樣的豐富人生。我很怕你覺得跟我在一起只是浪費時間,而對於你的世界我則是無法理解更無法想像。

真的很高興你陪我渡過了最難過的一天。那天其實是我跟前男友定下來的日子,有我們非常多的第一次珍貴回憶,沒想到他卻選在那天之前與我分手。雖然你的信給了我很多安慰,可是我真的無法忍受被一個我愛的人以如此不堪的理由分手。原本我是不見網友的,因為那太不安全也充滿期望太高的落差。萬一你禿頭又挺著啤酒肚怎麼辦?萬一來的是假冒中年男人的小毛頭怎麼辦?萬一你是流氓、詐騙集團怎麼辦?可是我實在太害怕獨自面對那個可怕的日子,不管什麼人,我只要需要有人陪我一起面對就夠了。

很幸運的是,你很溫柔也很體貼,讓我可以充分釋放我所有的情緒,雖然我們年齡相差很遠,可是我知道你是一個值得深交的朋友,不知道你是不是也願意讓一個幼稚的大學女生來當你的朋友呢?

From Monica

Ps.1. 要記得下次要帶我去你說的國成戲院看電影喔,我已經上網查過根本沒有這家戲院,你是不是唬我的?

Ps.2. 我問過百貨公司小姐,你送我的錶是真貨,而且根本不只幾千塊,這次我收了,因為退人禮物很不禮貌,可是下次不要再送我這種貴重的禮物了。

 

蔣國成從來沒有向現在這麼高興過,只是一個年輕女生寫給他的一封在平凡不過的email,卻讓他比看到營收報表上翻一倍更高興。除了妻子是年輕時單純的戀愛之外,後來的其他女人都是建築在肉慾滿足的基礎上。原本上網交友也是滿足他對年輕女體的渴望,在年輕女孩的身心裡找到他不願失去卻逐漸消逝的青春。以他蔣國成的財富可以十分輕易的達成這個夢想,但是他不要這種建築在金錢上的關係。他太清楚金錢這種東西的兩面性,雖然有錢就可以買到任何東西,但是也正因為錢,反而買不到人與人之間最真誠的對待。Monica這樣的女孩他可以要多少買多少,可是monica對他最真實的好感,卻是再多錢也買不到的。所以他決定要拋棄他熟悉的情慾遊戲規則,讓自己重新回到那個十七歲的海邊少年,那充滿青春跟單純的美好。

 

計程車停在位於士東路底的大樓,蔣國成與monica一起步下計程車,然後從後門進入大樓。週末的辦公大樓因為無人上班而顯得空空蕩蕩,蔣國成引領monica來到電梯前,按了鈕,進入電梯,然後按下26樓的數字。

「你不是說要帶我去國成戲院嗎?怎麼帶我來到你上班的地方?」monica今天穿著簡單的斜紋襯衫搭配貼身的牛仔褲,顯得俏麗帥氣。

「對不起!那天我是唬你的,事實上國成戲院就是我們公司的員工俱樂部,我們都在那裡看電影。那裡有全套的視聽設備,而且還有齊全的影片可以挑選。」為了像一般的上班族,蔣國成今天刻意穿了西裝。

她端詳了他好一會兒,「我發現你真的比較適合穿西裝,看起來就像很有份量的人物。」

他尷尬的笑了笑,「別逗我了,什麼份量的人物,你以為我是老闆嗎?」

她聳了聳肩,「很可能喔!要說你是國盛企業的老闆,我也不會懷疑。」

這下蔣國成不僅是尷尬還有些心虛,「謝謝你喔,希望我可以真的當上老闆,不過,我現在只是一個小小的部門經理而已。」

「經理還小喔,聽說私人企業的經理很大呢。」她幫他整理了一下領子,「不過我不想要你當老闆。」

「為什麼?」

「這樣你就不會有時間陪我了。你知道嗎?其實那些企業老闆就跟政治人物一樣可憐,雖然有錢有勢,看起來也很享受,可是他們人生絕大多數的時間其實都在給別人消費。」

「怎麼說給別人消費?」

「看大老闆跟政治人物吃香喝辣,然後平民百姓只能清粥小菜,好像當當個有權有勢人比較享受,可是你真的仔細看,那些大人物花在工作上的時間可能佔了所有人生的百分之六七十,真正享受的時間少的可憐;平民百姓雖然享受不起那些魚子醬跟名牌名車,但是他們只要花三分之一的時間工作,其他的時間享受生活。你說這樣到底是誰比較富有?」

蔣國成竟然發現自己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他自己的人生不就是都花在不斷擴張的企業版圖上嗎?早上七點出門,晚上十點回家,中間就是開不完的會。真要仔細算,撇開之前與Alice的一個月渡假,他每年休假的日數不超過二十天,比公司裡任何高階管理人員都要少,何況就算是休假,也多半是陪客戶或是考察海外分公司跟市場。他必需無時無刻不承擔著企業營運的成敗,因為這關係到成千上萬的員工是否可以安心休假,想到這裡他不禁為自己悲哀起來。

Monica看他心事重重,於是試圖轉移焦點「你們員工俱樂部可以隨便帶外人進來嗎?」

「哦,沒關係,管俱樂部的是我的麻吉,我已經跟他打過招呼了。」他領她出電梯走到走廊盡頭,然後拿出鑰匙打開房間的門。印入眼簾的是一個幾乎是縮小版的國家戲劇院。大約三百坪的空間,安排了三十個座位。跟電影院同樣尺寸的螢幕,鑲嵌在挑高四米以上的牆面上,上下左右的牆壁是柔和的米色系列反音板,地毯與沙發則是乳白色系,天花板吊掛的水晶燈飾更照映得整個空間金碧輝煌。

「哇!天哪,你們員工俱樂部這麼豪華啊!」她興奮的試坐著又軟又舒服的沙發座,「好舒服喔!國家劇院的椅子根本比不上。」接著又跑到前面的大螢幕,「這麼螢幕怎麼這麼大啊!」

蔣國成走到後方的控制室,把投射機跟音響電源打開,螢幕上立刻出現杜比音響的測試影片。

「這音響會不會太好了,聽起來比華納威秀的還要好一百倍。」monica覺得自己好像愛麗斯跑進了一個虛幻的歐茲國。

「你想看什麼影片?我把影片目錄弄到螢幕上給你挑。」

「不用了,你選什麼我們就看什麼。我想看你會挑什麼影片給我看。」

「既然這樣,」蔣國成在電腦上搜尋,OK,就這部了,他選了法國導演盧貝松的碧海藍天(The big blue)

設定好播放方式,他連忙走回座位,引導monica在他身邊坐下。

「你選了什麼片?」monica好奇的問。

噓!蔣國成比了食指,要她安靜的觀賞。

音樂響起,整個戲院剎時間變成無邊無際的藍,天空的藍,海洋的藍,整個空間都被藍色佔滿,空氣裡似乎還可以聞到淡淡的鹹味。故事從小男孩Jacques Mayol的海邊童年開始,他第一次看到海豚,第一次在海裡游泳,以及他父親唯一一次的死亡。然後成年的Mayol開始了跟Enzo Maiorca的潛水競爭,海洋除了給他平靜,也成了他揚名立萬之所。整個電影在怪異的緩慢與迷離的音樂氣氛裡開展,沒有緊湊的節奏與起承轉合,彷彿是業餘者隨手拍的生活日記,隨著主角的情緒前進。

原本有些擔心monica不會喜歡這種歐洲老片,沒有什麼辛辣的劇情,也沒有催人熱淚的老梗,更沒有槍林彈雨拳打腳踢的動作血腥,有的只是導演寫意的敘事。還好,蔣國成發現monica正目不轉睛的看著情節的發展,於是他安心的想著他的心事。還記得第一次看到這部電影是學藝術的女友帶他看的。那時他根本不懂什麼電影藝術,只是為了追求女孩所以才陪她去看她想看的電影,可是當音樂與畫面一開始,他就完全沈迷在電影的迷離世界裡。從此他就愛上了電影,不但用企業獲利後投資國內外電影商,更在企業總部大樓內打造了一個他私人專屬的電影院,而碧海藍天就是他第一部蒐藏的片子。每當他煩心的時候,他就會一個人靜靜的放著片子,然後跌入Mayol的深藍幻境去尋找那最真實的寧靜。

電影終於到了最後,mayol又回到了幼時的海邊,開始跟Enzo的最後決鬥。失去愛情跟親情的Mayol終於在與幼時玩伴海豚相遇後,發現海洋才是他一直在追尋的平靜,整個電影就在似假又真當中結束。

電影結束,燈光亮起,蔣國成發現monica一動也不動的坐在位子上。他知道她正在經歷自己當時的心靈震撼,所以他悄悄的起身去控制室按掉所有的設定,並且用咖啡機煮了兩了杯咖啡,然後帶著咖啡走回座位,遞了一杯咖啡給她。

「喝吧!不要急,慢慢讓情緒平復。」

她拿起咖啡喝了一口,「謝謝,你怎麼知道我很激動?」

「因為每個人第一次看到這部電影都會被畫面震撼,但是越到電影末尾才越會感受到排山倒海的情緒。來吧,我帶你去常去的餐廳吃飯,邊吃邊聊才是痛快。」

他們來到附近的一家義大利餐廳,服務生熟練的把他們帶到蔣國成平日的專屬包廂。

「奇怪,這裡的服務生好像跟你很熟,而且對你好尊敬。」Monica好奇的打量著這家完全以南義風格裝潢的餐廳。

「喔!沒什麼啦,可能是我平日常來這裡吃,所以他們才對我特別好。要點菜了嗎?」

她搖了搖頭,「不行,我的義大利文跟我的英文一樣差,還是你點就好了。」

蔣國成跟侍者點了兩份套餐,要了紅酒與香檳,等套餐上來後,他們就開始愉快的用餐。

「你們老闆一定是個很愛電影的人,才會蓋了這麼棒的專屬電影院。」她吃著她的青醬義大利麵。

「也許是老闆自己不想擠戲院才蓋了這個私人電影院。」他覺得今天的醬汁真是完美,等下再好好稱讚大廚一下。

「我覺得男主角一定很難過女朋友不懂他的夢想。」

「可是夢想本來就很難懂,有時連本人都不懂,何況是他人。」

「但是這並不一樣。真正相愛的兩個人,應該是能瞭解對方最深層的渴望,這樣才可能真正得到對方百分之百的感情。如果連對方的夢想都不懂,那怎麼保證對方是不是真的愛你?」

「你這樣說沒有錯,可是難就難在夢想本身只有透過實踐才能真正知道它的具體樣貌,否則連用言語描述都很困難。」

「那我猜你的夢想是想跟男主角一樣追求最原始的內心平靜嗎?」

蔣國成訝異的看著Monica,「你為什麼這麼猜?」

「因為你的眼神總是充滿疲憊的樣子,只要在討論這部電影時才看到你有了神彩。」

「嗯,那你呢?你的夢想又是什麼?」不知所措的蔣國成試圖轉移話題。

「我?」monica玩弄著眼前的香檳杯,「你可不要笑我,我一直都只有在滿足別人的夢想,但是我從來沒有過自己的夢想。」

「你都沒有想成為什麼人嗎?」

「當然有,但是那都是別人對我的期望,不是完全發自我自己內心的想法。因為自己人生的不如易,所以父母從小就把希望寄託在我跟弟弟的身上。要我考第一名,要我讀名校,甚至要讀什麼科系都是父母幫我們決定的。他們希望我可以有好的學歷跟工作,然後可以嫁個好的對象,而我也一直朝這樣的目標努力。」

「聽起來沒有什麼不好啊?這不是絕大多數人的理想嗎?」

Monica用湯匙在飲料裡攪啊攪的,「是沒有錯,但是如果這個夢想不是真正屬於你的夢想,你就不會想要全心全意的投入,也無法享受達成夢想的快樂。大一暑假因為打工關係參加了一個國際交換學生的營隊當輔導員,負責接待來自美國的大學生。雖然我們大學生的能力跟見識不輸他們,但是當他們每個人可以對於自己為來想要擁抱的人生侃侃而談時,我們台灣學生卻默然無語。我好羨慕他們可以大聲說出我想要當計程車司機之類也許很好笑的夢想,而不是說我父母希望我成為什麼什麼,不是這樣不好,而是這不是我們的夢。」

「人沒有夢想就跟鹹魚沒什麼兩樣嗎?」

她被他逗得大笑,「沒想到你還會看周星馳的電影啊。」

蔣國成也笑了,「第一次看到星爺的電影時,他還只是星哥,覺得賭神裡演的亂七八糟簡直是部爛片,怎麼可能會紅?可是看了食神跟九品芝麻官後,慢慢看出了興味,電影裡那些荒謬好笑的情節,不正是我們周遭的人生?雖然周星馳演的都是大過不犯小錯不斷的灰色小人物,沒什麼大志,卻很努力的過好他的人生,我想這比那些冠冕堂皇的夢想還要偉大。很多人以為一定要很難實現,一定要講出來會讓人笑的夢想才是夢想,可是這些夢想被認真看待跟實踐的有多少?我們小時候有多少說將來要長大要當總統,要當科學家,但是有多少人是認真看待他說的夢想?但是周星馳演的人物不同,從來不講那些虛無飄渺的理想,只要能混過一天就歡天喜地,這樣的夢想雖然卑微卻很真實。」

「那我可以有個卑微的夢想,請你帶我去看夜景嗎?」Monica俏皮的問著蔣國成。

他笑了,「當然沒問題啊!正好我的車停在公司停車場,你在門口等我一下,我去開上來。」

不久一輛銀色LexusLS停在Monica眼前,蔣國成搖下車窗,「上車吧!」

Monica打開車門上了車,「你開這麼好的車啊?」

「這是公司的配車啦,不是我的車。」事實上這是Roger的愛車,蔣國成可不敢開自己的M6CL55出來。

「你們公司缺不缺人啊?」

「啊?」

「這麼好的福利,又配車又有專屬俱樂部,誰都想來當你們員工了。」

………….

 

Monica的要求,蔣國成把車子開到文化大學的後山停車場,然後跟她徒步走到文化大學的校園。時間正好是傍晚,夕陽在遙遠的地平線,山下的成是燈火逐漸亮起。山上的風很涼,把城市的污濁熱氣都吹散了,讓人有種舒暢的快感。

坐在欄杆上,Monica把頭靠在蔣國成的肩膀,靜靜的看著太陽不斷西沈,然後成是燈火越來越如鑽石般閃亮。

「你誠實的回答我,你已婚了吧。」monica輕輕的問。

「你知道了?」蔣國成不想在這種氣氛下隱瞞。

「付帳時我看到了你皮夾裡的照片,而且像你這麼好的男人也不可能還沒結婚。」

「嗯,」他有點心虛的問,「你介意嗎?」

她搖了搖頭,「這沒什麼好介意的,如果介意就不會約你見面了。」她略微調整姿勢,「談談你的老婆好嗎?」

「其實也沒什麼好談的。我們是大學同校同學,雖然在校時就認識,可是畢業後才真正在一起。那時候我畢業退伍做基層很辛苦,她一直鼓勵我,還透過她父親給我很多幫助,因為相愛所以就在25歲結婚也有了小孩。婚後她主內我主外,漸漸的就跟一般夫妻一樣,因為生活世界的不同而越來越像只是一起生活的兩個室友,談不上感情不好,但也沒有了當初濃烈的愛情。」

「她一定是一個很好很愛你的女人。」

「你怎麼知道?」

「因為我看不到你身上有任何的畏縮或愁苦的神情。我爸媽的感情並不好,除了婆媳問題,爸爸收入不高又沒有社會地位,讓一向心高氣傲的媽媽很不能接受。雖然我知道我媽對我爸很好,也很照顧家裡,但是三不五時的發飆讓我爸承受了很大的壓力,也很不快樂。每當我爸有事想要徵求我媽同意時,他總是滿臉卑微畏縮的神情,被拒絕後又是滿臉的落寞與憂愁。」Monica亂踢著腳上的高跟鞋,「我那時就發誓我一定不要讓我愛的男人這麼痛苦。」

蔣國成忽然覺得語塞,要不是因為早洩跟陽痿,自己會不會這麼嫌棄妻子?不,應該更早一點,在他到處亂搞女人與alice在一起之前,他跟妻子到底出了什麼問題?這些年除了每週例行的敦倫作業之外,他們到底都說了甚麼話,上一次跟妻子渡假又是多久以前的事?忽然這些都變得好陌生,好陌生。

 

夕陽終於完全西沈,天空變得好藍好藍,像The big blue一樣帶給人極度的寧靜安詳。忽然Monica抱住了蔣國成的脖子,然後獻上了她的熱唇,他們兩個人就這樣親吻了一會,她才離開了他的唇放開了他的脖子。

他滿臉疑惑的看著她,她淺淺的笑著,「你說的,真正重要的是最簡單而真實的夢想,現在的我就是想親你。」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zombie&aid=1286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