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走過山林進草原 目極千里雪連天-81
2008/09/01 07:53:06瀏覽2695|回應2|推薦20

根河經額爾古納至呼倫貝爾路線圖

根河蒙古語稱作為「葛根高樂」,含意為清澈見底之河,此時已冰凍

市區煙霧瀰漫,家家燒煤取暖;根根大煙囪冒著黑煙,煤炭味充斥

根河街頭風貌

根河人不管走路還是騎自行車,在雪地上都很平穩

根河街頭驚人地一致,一種新開發小市鎮特有的整齊

省道修路,不得以繞道出城

出發時是個艷陽天,但溫度偏低,陽光不足以化去已經結冰的路面

甫出市區,就先穿越一片茂密的松林

松林樹幹筆直,年齡都不大,顯然是人工種植的次生林

從這裡可以到有名的莫爾道嘎原始森林區

301省道的景致並不特別,與黑龍江、內蒙古交界附近的大多數原野相差不遠

301省道沿途山坡風光迷人心魄,這是始料不及的山野之美

山野河流映襯著皚皚白雪,原本茂密的樹林,忽然便有了層次

D23(10/28)根河(301130km)-額爾古納(201139km)-呼倫貝爾(海拉爾)

清晨早起閒逛市區,賓館櫃台告知室外溫度攝氏零下-19度,雖不是個人曾經歷的最低溫,但仍是人生難得的體驗。甫出賓館就感覺市區煙霧瀰漫,詢問開門小弟,答以家家燒煤取暖;確實,市區內根根大煙囪冒著黑煙,煤炭味充斥,在室外不長的時間,輕輕一抹臉上已有黑灰煤渣,環境汙染嚴重,呼吸汙濁的空氣,令人頭疼;完全不是原始森林中的小鎮,應有的清新空氣。

根河街頭風貌與小鎮的規模驚人地一致,那就是一種新開發小市鎮特有的整齊。路邊小店以規劃的新穎面貌排列在大街兩側,這些小店,除了一塊簡單地寫著店名的牌子外,沒有任何修飾。路上的行人很多,但似乎多是趕著上班上學的早起族。最讓我驚訝的是這裏的人,不管走路還是騎自行車,都很平穩,不像我得敞開外八字腳才能保持平穩,要不然肯定摔得四腳朝天。

根河,蒙古語稱作為「葛根高樂」,含意為清澈見底之河。根河是額爾古納河上游的一條支流,自東北向西南流經根河市、額爾古納市和陳巴爾虎旗,於四卡北12公里處流至額爾古納市北邊,匯入額爾古納河形成濕地。額爾古納河是黑龍江的支流,上游發源蒙古的克魯倫河,從1689年《中俄尼布楚條約》簽定至今,一直是中國與俄羅斯的界河,全長1620公里

根河沿岸由於人口不多,開發破壞較少,兩岸地區至今仍是原始森林,有三千多種以上的野生動、植物生存。清代這裏是蒙古索倫部的狩獵地,1921年設室韋、奇乾兩縣,1933年撤兩縣分設額爾古納左旗和額爾古納右旗;1994年兩旗同時撤旗設縣級市,左旗改為根河市,以境內河流根河和駐地根河鎮而得名,右旗則改為額爾古納市,均隸屬於地級呼倫貝爾市。

自中國最北的黑龍江漠河,來到內蒙古的根河,原本規劃是前往美麗的邊陲小鎮室韋俄羅斯民族鄉。這個地方在一千多年前,是蒙古族祖先的發祥地;西元九世紀開始,蒙古先民逐漸從這兒走向草原。尼布楚條約簽訂以後,因為額爾古納河盛產砂金,俄羅斯人越界採金,進而定居下來,和中國移民融合成中俄混血的俄羅斯族。目前,室韋俄羅斯民族鄉居民4224人,中俄裔俄羅斯族共1776人。

此次內蒙古行,除了對中國四少民族之一的俄羅斯族居住地好奇外,更有興趣的就是一千多年前,蒙古族先民-室韋韃旦人在西元510世紀時在此生息,當時室韋人已經從事原始的農耕和畜牧,使用角弓和長箭獵捕野獸,用鹿皮製作衣服,男子束發,婦女束發作叉手髻。突厥汗廷統治蒙古高原之後,室韋人成了突厥臣屬;到回紇汗廷時,韃旦部落參與蒙古高原和唐朝北邊的政治軍事糾紛。

依據百度百科記載,很多學者推測室韋一詞,是鮮卑的同詞異譯,這個看法有其參考價值;事實上,室韋韃旦人的語言是烏桓、鮮卑以來一脈相傳的東胡語分支,蒙古語便是從東胡語的方言演變和發展起來的。公元840年,傳說為漢代李陵之後赤髮皙面的黠戛斯人南下,迫使回鶻人西遷,室韋韃旦人乘機遷入漠北,使這一片原是突厥語遊牧部落的牧地逐漸蒙古化,從而改變了蒙古高原的民族分佈。  

根河市境內仍以大興安嶺山地為主,東北高,西南低。四周是茂密的原始森林和天然次生林。額爾古納河和激流河等從此蜿蜒流過,像條條輕紗細絹消失在山林之中。根河的原始森林以落葉松和樟子松為主,同時也伴生白樺、黑樺等樹種,由於樹木競爭陽光,所以這裏高聳入雲的樹木隨處可見。有些幾人才能摟抱的巨樹,竟是長在只有尺把厚的山土上,下面全是石頭。

查閱資料,根河地區的森林資源可謂百寶俱全,經濟植物近900種,其中野果30種,尤以越桔和蘑菇、黃花木耳等最有價值,林中野果如紅豆果、山葡萄、刺玫果、都柿等遍佈滿山。此外,各種藥材有140多種,上至人蔘,下到常見藥材;除了千花萬藥百果之外,林中還有馬鹿、黑熊、麅子、雪兔等野生動物,更有中華泥沙鴨、麝、紫貂、猞猁、貂熊、棕熊、水獺等珍稀動物。

由於連日大雪,往邊界室韋、恩和的鄉道積雪爛泥非常糟糕,不得以更改行程。在賓館用過早餐後,走301省道前往呼倫貝爾市;出發時是個艷陽天,但溫度偏低,陽光不足以化去已經結冰的路面。甫出市區,就先穿越一片茂密的松林,樹幹筆直,年齡卻都不大,顯然是人工種植的。然而,最讓人驚訝的,部分未被積雪覆蓋的地上,鋪滿了厚厚的黃色松針;這些不知用了多少時間堆積起來的松針,猶如一張鬆軟的墊子,踩在上面,軟軟地有一種放鬆心情的喜悅。

離開根河市不遠,就看見路旁新建的敖魯古雅鄂溫克民俗村,敖魯古雅鄂溫克族是中國最後一個狩獵部落,也是中國唯一飼養馴鹿的少數民族。據說,上世紀五十年代以前,獵民們仍然保持著吃獸肉、穿獸皮,羅子、養馴鹿的原始生活方式。只是時序21世紀,鄂溫克獵民也和鄂倫春人一樣,被政府請進了紅磚綠瓦的磚房;而那些淳樸的民族民風,也就轉化為民俗村,就像台灣花蓮的阿美族文化村般,成為地方旅遊的賣點。 

301省道的景致並不特別,與黑龍江、內蒙古交界附近的大多數普通農村相差不遠。不過雪中的山坡風光卻是迷人心魄,這是始料不及的意外之美-山野映襯著皚皚白雪,原本茂密的樹林,忽然便有了層次,是一種黑白但卻由深而淺的層次。這樣的層次之美,我不知道在陽光下,視野空間是收縮了還是擴展了?但對我而言,都是此行見到的最美事物之一。

呼倫貝爾大草原位處大興安嶺山地向蒙古高原的過渡地帶,素有「綠色淨土」之稱。由根河向南行,經額爾古納後地勢逐漸降低,山地逐漸消失了,而後隨著道路的深入,景致亦開始變化,周圍開始是廣闊的丘陵。道路縱穿遼闊平淺的山丘,樹木減少了,偶而的多是整齊地排列在道路二旁;樹岔上的積雪,在陽光下閃閃發亮。道路筆直的向前伸延,越野車就如嬰兒般,慢慢地爬向母親的懷抱。

不知不覺地,車子已經行駛在草原之中;偶見的小山丘都不高,所以能看得很遠。道路兩旁持續是巨大而平緩的山坡,也是一整片一整片的牧地草原,當然也夾雜野生植物。在拉不大林附近,眼前竄出了一大群的野雁鴉群,還有一片的紫藍色野花,急忙下車,也顧不得腳底冰雪的濕滑,只想一親大自然的芳澤。

北方的冬陽在午後,給予大地的只有溫柔與亮麗。陽光在薄薄的雲彩後面,平靜地把光芒散落在視線所及的每一座山,每一棵樹,每一片樹葉上,還有極細極細的枝條之上,溫柔地照耀著。有些枝幹末端還留下幾片殘葉,眷戀著不肯離去,在冰雪寒風中瑟瑟發抖。這一切,都猶如一幅潑墨的山水,或者是一個久遠的夢-寧靜,空曠,而且有些淡淡的傷感。

一切都是那麼平靜悅目,我幾乎就想將這裡當做是旅行的終點……

本文同步發表於民生@報http://news.yam.com/msnews/mkarticle.php?article=20080831004550

更多相片請點閱(內蒙古根河至額爾古納間風光) 

背景音樂-呼倫貝爾大草原-布仁巴雅爾

一種黑白但卻由深而淺的層次,在陽光下,都是此行見到的最美事物之一。

由根河向南行,地勢逐漸降低,山地逐漸消失了

隨著道路的深入,景致亦開始變化,周圍開始是廣闊的丘陵

道路縱穿遼闊平淺的山丘,樹木減少了,偶而的是牧場草地

道路旁的牧場草地,成為主要的景觀

呼倫貝爾大草原位處大興安嶺山地向蒙古高原的過渡地帶,素有「綠色淨土」之稱

從這裡可以前往室韋俄羅斯族民族鄉

不知不覺地,車子已經行駛在草原之中;偶見的小山丘都不高,所以能看得很遠

山坡樹木減少了,但多的是整齊地排列在道路二旁的路樹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zhuzhu&aid=2179978

 回應文章

邱某人
邱某人
2008/09/01 14:50
当然这首《蓝色的蒙古草原》也不错,只是此曲和现实不符,蒙古草原变白了。。哈哈。。。
zhuzhu(zhuzhu) 於 2008-09-03 05:30 回覆:
感謝邱兄的推薦,五彩呼倫貝爾少年合唱團的歌聲非常的清新,很好聽,在後面幾篇文章會陸續用到,這篇文章還是保留藍色的蒙古草原,取歌詞意與本篇文章的符合,非常感謝您的資訊,謝謝

邱某人
邱某人
2008/09/01 14:44

不看图中的汉字还以为是俄国。。

对了,有个有名的五彩呼伦贝尔儿童合唱团,很好很可爱,邱某以为可以做为本文的歌曲。前些时间还去了台湾表演。

zhuzhu(zhuzhu) 於 2008-09-08 08:26 回覆:
最後決定更換米線的呼倫貝爾大草原,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