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我們創造記憶,記憶也創造我們:我看日劇「贖罪」
2015/10/20 15:03:38瀏覽920|回應1|推薦9

桃園高中 阿得老師

雖然已經是一部三年前的日劇了,可是因為印象太過鮮明了,以至於近日整理關於心理學主題戲劇時,還是想到了這部戲,一部充滿詭異、陰鬱、仇恨、病態.....的戲劇元素,只有五集也不長,實在是太適合拿來探討變態心理學的個案了!

以下劇情簡介改寫自DVD封面:「15年前,位於鄉下的下田市迎來了一個美麗的小女孩-足立惠美理,她家境顯赫,容貌甜美,因此贏得了同學們的喜愛。可就在某天,天使般的惠美理被人殘忍殺害,其4名好朋友因驚嚇過度,而對有過一面之緣的兇手的容貌完全沒有記憶。惠美理的媽媽麻子傷心過度,竟遷怒於4名小女孩,責令她們找出兇手,否則在接下來的日子裏就要不斷贖罪,直到她滿意為止。此去15年,當年的四名女孩紗英真紀晶子由佳各自經歷不同的人生。但是童年的陰影仍時時刻刻縈繞心頭,而陰森的麻子則如幽靈一般,提醒著小女孩們始終不曾完成的贖罪之旅。」

十五年來,四個女孩的成長伴隨著這樣的恐懼陰影,尤其兇殺現場令人震懾的血腥,或是麻子媽媽的歇斯底里般的恐嚇,都帶給她們嚴重的心理創傷,記憶忠實地記錄情緒,一路壓迫著她們長大;惟有設法遺忘或扭曲這段記憶,才能讓她們遺忘或逃避而得以長大。

但,這辦得到嗎?

我們不斷在創造記憶,其實,記憶更是在創造我們,用它伴隨的所有情緒,如洪水猛獸,沖刷著我們的成長,塑造了我們長大後的樣子。

痛苦與恐懼的記憶,小女孩們從來未曾遺忘,也不敢遺忘,甚至可以這麼說:毫不客氣地ㄧㄧ教訓了她們。15年漫長的贖罪,也應驗了麻子媽媽的說法:到我滿意為止吧!來看看她們怎麼為這段記憶贖罪:

第一個登場的是莎英,因為那段記憶,她一直不敢靠近男人,一直保有少女般的軀體不敢長大,多年後遇見了愛慕她的學長,竟是小時後偷走她的法蘭西娃娃的小偷,愛慕的也只是她如娃娃般的少女軀體,一個典型的戀物癖死變態!這樣的變態娶了不懂感情和婚姻的莎英,一陣爭吵,莎英殺了變態老公。

這說明了:你甩不掉的記憶,你想要贖罪的,正是內心想復仇的小女孩,終於小女孩跳出來拼了,替代性的殺了一個死變態,彷彿殺了當年那個早該死的兇手!解脫了沒?贖罪了沒?當然沒有!只能說,莎英終於告別了那段最不堪的記憶了。

第二個登場的是真紀,帶著那段記憶,她勇敢的當了小學老師,嚴苛的她對學生不假辭色,但,當年的發號司令者,還是無法面對當惠美理命案時自己幫不上忙的軟弱,以至於她積極學習劍道來武裝自己;有一天,突然闖入學校的持刀歹徒,就被真紀以擊劍所擊退,但他反擊的方式充滿的復仇的暴力,驚嚇了其他的學生;當學校召開臨時家長會要真紀說明時,她邀請了麻子媽媽到場,訴說自己的贖罪心路歷程。

那,真紀到底贖罪了嗎?可以說,四個人中她最坦然面對自己的記憶和懦弱,已過去的傷痛是永遠也彌補不了,但至少她勇敢面對,能與記憶和解總是可以讓生命找到出口;可惜的是,戲中她最後竟是被歹徒報復式地一拳所擊斃,似乎在暗示:那個心中既有正義感卻又悔恨的小女孩,早就死了!

第三個登場的是晶子,困於那段記憶,也被媽媽的話所束縛:你不配穿漂亮的衣服!穿了漂亮的衣服就出了人命!所以十五年來,她活不出這道陰影,寧可想像自己是一隻熊,因為熊就不用穿漂亮衣服了。因為懷疑哥哥的戀童癖傾向,讓她找到了贖罪(復仇)的出口,憤恨的情緒彷彿要殺了當年的那個兇手,最終,只是一個疑似戀童的情境,竟導致她親手勒死了自己的哥哥。

再次地證明:記憶會殺人。晶子從來就沒有覺得自己要好好活著,那個目睹的兇殺案,像是如影隨形的鬼魂附身,可愛的小女孩變成一隻復仇的熊,不是忌惡如仇,而是要殺了心中的那個鬼!麻子媽媽在監獄裡與她對談,這一切了然於心,心中駭然不已,於是興起了原諒的念頭。

第四個登場的是由佳,伴隨那段記憶,由佳的家庭對她傷害反而更大,她永遠得不到滿足的母愛,因為媽媽始終關照的是體弱多病的姊姊,這也導致由佳性格的扭曲,占有慾特別的強,一方面藉由當人家的小三來達成開花店的目的;另一方面,糾纏當警察的姐夫,用懷孕來逼迫姊夫,甚至在得不到他的接納時憤而推他跌下陡梯致死,蛇蠍般的心,是來自於對那段記憶的否定和對母親偏愛的不以為然。

由佳的登場是一種參照組,參照於前面三個女孩是命案的間接受害者,由佳自己卻完全掌握命運,她決定毀了姊夫,她決定生下自己的小孩;某方面來說,她似乎不在意當年的那個命案,但其實她心中在否定記憶、逃避記憶,不承認記憶並不會變得快樂,只會讓她變態地迷戀上警察(小女孩竟然喜歡跑去找警察握手?),藉由警察,來安定那份心中的不安全感。

四個被記憶傷害的女孩,也是四個人生的悲劇,竟無一倖免,到頭來,也沒有人真正的贖罪!

因為真正的罪,真正的兇手,完全是麻子媽媽自己一手造成的。

最後一集關於麻子媽媽自己的贖罪,也是最戲劇性的贖罪,也是她念茲在茲的復仇,對象正是他的舊情人;由於故事過於離奇,也和我的心理變態個案研究沒啥關係,在此我就不再贅述。只能說,女孩兒們的贖罪,不過只是麻子媽媽的情緒出口而已,戲裡每個人都在背著記憶的十字架,蹣跚前進的找尋解除罪惡的出口。

我們不斷創造記憶,記憶也鮮明地創造我們,用各種形式的創造,好的壞的通通有,但重點是:你根本騙不了自己!

如果,你願意對記憶坦然,進一步對記憶加以理解,然後你尋求與記憶和解的方式,最終,你的生命軌跡將是順暢的;能記憶統整的人,是最快樂的人。

註: 圖片錄自本劇的日本官網,正是麻子媽媽逼問四個小女孩的畫面。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iter1968&aid=33619574

 回應文章

寧靜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10/20 23:30
使我想起貳十年前的日劇→<人間失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