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文心雕龍_宗經第三 》
2007/11/01 16:34:55瀏覽4794|回應0|推薦0

宗經第三
【原文】三極彝訓,其書曰經。經也者,恒久之至道,不刊之鴻教也。故象天地,效鬼神,參物序,制人紀,洞性靈之奧區,極文章之骨髓者也。皇世《三墳》,帝代《五典》,重以《八索》,申以《九丘》。歲曆綿曖,條流紛糅,自夫子刪述,而大寶鹹耀。於是《易》張《十翼》,《書》標七觀,《詩》列四始,《禮》正五經,《春秋》五例。義既埏乎性情,辭亦匠于文理,故能開學養正,昭明有融。然而道心惟微,聖謨卓絕,牆宇重峻,而吐納自深。譬萬鈞之洪鐘,無錚錚之細響矣。

【今譯】說明天、地、人的經常的道理的,這種書叫做。所謂,就是永恆的道理,不可改易的偉大教訓。經書取法於天地,征驗於鬼神,深究事物的秩序,從而制訂出人類的綱紀;它們深入到人的靈魂深處,並掌握了文章最根本的東西。三皇時產生了《三墳》,五帝時出現了《五典》,又加上《八索》、《九邱》等古書;它們經過長期的流傳而不清楚了,後來的著作越來越錯綜複雜。自從經過孔子對古書的整理,它們的精華都放射出光芒。於是,《易》的意義有《十翼》來發揮,《書》中指出了七觀,《詩》裏分列出四部分作品,《禮》明確了五種主要的禮儀,《春秋》中提出五種記事條例。所有這些,在義理上既有陶冶性情的作用,在文辭上也可稱為寫作的典範;因此能夠啟發學習,培養正道,這些作用永遠歷歷分明。但是自然之道的基本精神十分微妙,由於聖人的見解非常高深,加之他們的道德學問也很高超,因此他們的著作就能深刻地體現自然之道。這就像千萬斤重的大鐘,決不會發出細小的聲音來。

【原文】夫《易》惟談天,入神致用。故《系》稱旨遠辭文,言中事隱。韋編三絕,固哲人之驪淵也。《書》實記言,而訓詁茫昧,通乎爾雅,則文意曉然。故子夏歎《書》昭昭若日月之明,離離如星辰之行,言照灼也。《詩》主言志,詁訓同《書》,攡風裁興,藻辭譎喻,溫柔在誦,故最附深衷矣。《禮》以立體,據事制范,章條纖曲,執而後顯,采掇片言,莫非寶也。《春秋》辨理,一字見義,五石六鷁,以詳備成文;雉門兩觀,以先後顯旨;其婉章志晦,諒以邃矣。《尚書》則覽文如詭,而尋理即暢;《春秋》則觀辭立曉,而訪義方隱。此聖文之殊致,表裏之異體者也。

【今譯】《易經》是專門研究自然的道理的,講得精深微妙,可以在實際中運用;所以《系辭》中說:《易經》的意旨深遠,辭句有文采,說的話符合實際,講的事理卻比較難懂。孔子讀這部書時,三次翻斷了系竹簡的皮繩,可見這部書是聖人深奧哲理的寶庫。《尚書》主要是記言的,只是文字不易理解;但如懂得古代語言,它的意義也就很明白了。所以子夏讚歎《尚書》說:它像日月那樣明亮,像星辰那樣清晰。這無非是說,《尚書》記的很清楚明白。《詩經》主要是抒發作者思想情感的,它的文字和《尚書》一樣不易理解;裏邊有《風》、《雅》等不同類型的詩篇,又有等不同的表現方法,文辭華美,比喻曲折;諷誦起來,可以體會到它溫柔敦厚的特點,所以它最能切合讀者的心情。《禮經》可以樹立體制,它根據各種事務來制訂法度,其中的條款非常詳細周密;執行起來,有明顯的效果;任意從中取出一詞一句,沒有不是十分可貴的。《春秋》這部書在辨明道理上,一個字就能顯示出讚美或批評來。例如關於石頭從天上落到宋國的有五塊六隻鷁鳥退著飛過宋國都城等記載,是以文字的詳盡來顯示寫作的技巧;又如關於雉門和兩觀發生火災的記載,是以排列先後的不同來表示主次的意思。其中有些記載,用婉轉曲折、含蓄隱蔽的方法寫成,那的確是相當深刻的。總起來看,《尚書》的文字看起來似乎古奧一些,只要尋找出所講的道理,還是易於領會的;《春秋》的文字很容易明白,但要探索它的含義,卻又深奧難懂。由此可見,聖人的文章豐富多采,文辭和內容各有特色。

【原文】至根柢槃深,枝葉峻茂,辭約而旨豐,事近而喻遠。是以往者雖舊,餘味日新。後進追取而非晚,前修久用而未先,可謂太山遍雨,河潤千里者也。

【今譯】經書和樹木一樣,根深抵固,枝大葉茂;文辭簡練而意義豐富,所舉事例很平凡而所暗示者卻很遠大。所以,過去的經書歷時雖已久遠,但它們遺留下來的意義卻永遠新穎。後世的人向它們學習,一點不嫌太晚;前代學者用了很久,也並不嫌過早。經書的偉大作用,可以說像泰山上的雲彩能使普天之下都下到雨,像黃河的大水可以使周圍千里都得到灌溉。

【原文】故論說辭序,則《易》統其首;詔策章奏,則《書》發其源;賦頌歌贊,則《詩》立其本;銘誄箴祝,則《禮》總其端;記傳盟檄,則《春秋》為根:並窮高以樹表,極遠以啟疆,所以百家騰躍,終入環內者也。

【今譯】所以論、說、辭、序等體裁,都從《周易》開始;詔、策、章、奏等體裁,都發源于《尚書》;賦、頌、歌、贊等體裁,都以《詩經》為本源;銘、誄、箴、祝等體裁,都從《禮經》開端;紀、傳、盟、檄等體裁,都以《春秋》為根本。這些經書都為後世樹立了最好的榜樣,替文章的發展開闢了極為廣闊的領域。因此,在創作上任憑諸子百家怎樣馳騁活躍,歸根到底總是超不出經書的範圍。

【原文】若稟經以制式,酌雅以富言,是即山而鑄銅,煮海而為鹽也。故文能宗經,體有六義一則情深而不詭,二則風清而不雜,三則事信而不誕,四則義貞而不回,五則體約而不蕪,六則文麗而不淫。揚子比雕玉以作器,謂五經之含文也。夫文以行立,行以文傳,四教所先,符采相濟。勵德樹聲,莫不師聖,而建言修辭,鮮克宗經。是以楚豔漢侈,流弊不還,正末歸本,不其懿歟!

【今譯】如果能根據經書來制定文章的格式,學習經書中的辭彙來豐富語言,這就如同靠近礦山來煉銅,煎熬海水來制鹽。所以如果能夠學習聖人經典來寫文章,這種文章就能基本上具備六種特點:第一是感情深摯而不欺詐,第二是教訓純正而不雜亂,第三是所寫事物真實而不虛妄,第四是意義正確而不歪曲,第五是風格簡練而不繁雜,第六是文辭華麗而不過分。揚雄用玉必雕琢然後才能成器作比喻,說明五經裏面也必須有文采。人的德行決定著文章的好壞,而德行又是通過文辭表現出來的。孔子用文、行、忠、信四項來教育學生,而把放在首要地位;正如美玉必須有精緻的花紋一樣,是和其他三項相配合的。後世的人在勉勵德行、建樹功名上,都知道要向聖人學習,只有在文章的寫作上,很少學習聖人的經典。因此,楚國宋玉等人的作品就比較豔麗,漢代更出現了許多過分鋪排的辭賦。這種偏向越發展越嚴重。糾正這種錯誤,使之回到經書的正路上來,不就好了嗎?

【原文】贊曰三極彝訓,道深稽古。致化惟一,分教斯五。性靈熔匠,文章奧府。淵哉鑠乎,群言之祖。

【今譯】總之,經書上闡述了天、地、人最經常的道理;要從這裏吸取教訓,便應深深地鑽研經書。它們本著一個總的教育目的,具體進行教育則分為五經。它們不僅有培養人的精神的作用,而且是文章的巨大寶庫。經書是這樣的精深和美好呵!真是一切文章的祖宗。

( 知識學習隨堂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enyens&aid=13409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