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火燒故宮:酸菜白肉鍋的故事
2008/11/20 11:07:06瀏覽2092|回應1|推薦6

1‧

阿扁「錢」總統被送到亞東醫院的那天晚上,有三個人聚在一起,密謀要盜取故宮裡的國寶。

「你已經鎖定了哪一件嗎?」機要秘書小妙問老闆楊疆。

「聽說,單是汝窯一件的身價就抵得過蓋一座故宮,」因為改朝換代而給辭退的前國安局幹員小王接著又說,「全球只有70件汝窯作品,我們故宮就佔了21件,每一件至少估價60億台幣計,台北故宮至少身懷1260億,以中國今年七月排名世界第一的外匯存底9545億來算,台北故宮就值1/8個中國強。」

「不,我什麼都不要,就要他那三件鎮宮之寶,酸菜白肉鍋!」楊疆向來有賭徒之稱,不少朋友乾脆就叫他江洋大盜,他開的是傳播公司,這個綽號一出口很快就十傳百。

「酸菜白肉鍋」是翠玉白菜、肉形石與毛公鼎的台灣民間綽號。

楊疆上月底剛從澳門賭贏三千萬台幣回來,朋友都說他這下看來真的很是「氣度不凡」了。不過,有人私底下竊笑,合算起他前年到拉斯維加斯輸掉的一百萬美金,江洋大盜結清下來還是輸。

楊疆不需問小妙就知道背後一定有人這麼嘲笑他,所以他決定幹一票大的。「趁著國局混亂,人心早就暗中不古,我們一定要掌握機會有所做為。」這是他一個禮拜前跟小王約定今晚開會時這麼說的。

「即便給你A出來,樹大招風哪!黑白兩道的人都要找你的。」小王說。

「在他們找到我之前,我老早就已經飛到濟洲島了!」楊疆意有所指的說。

「怎麼運出去呢?我說的不只是出故宮,而且還要立刻出台灣?」小妙很知道老闆的個性與做案程序,一旦得手,他一定先讓寶物「脫身」。

「我已經安排周一那天幾個講好的外國觀光客,我把東西丟進他們的包包後,他們頭也不回地直奔中正機場,海關那邊我也已經打點好了,就小王你教我的那套。」

「不是我教你的,是『前人』都這麼做。」小王偏著頭看楊疆,口氣上語露前半段從沒人做過,一副很不以為然的樣子。

「到時候,你們全看我的,頂多只要你們幫我把把風就可以了。」

楊疆說他挑周一下手打的是一種心理戰,「經過六日兩天大批國內外觀光客,周一是整個禮拜保全最鬆懈的時刻,尤其是吃午飯的前後。」

楊疆三人原本約定周一早上十點要「進軍」故宮,但是剛過30大壽的小妙,昨晚被藕斷絲連的老情人找去敘舊到凌晨才回家;生活嚴謹的小王則被北上的茶友灌了一整晚的茶,這位不到40歲的中年人,一夜裡竟然像老人家起來尿尿十幾次;楊疆自己也好不到哪裡去,他知道這次大行動的「外場」人手要控管嚴密,否則到時候問題就出在這些「臨時演員」身上,為此他連夜又把「外場」人馬親手聯絡並交代了一遍,搞到自己快天亮才跟周公報到。

三人進到故宮已經是中午12點過一刻,楊疆如此這般跟小妙與小王「心理建設」,但同時他的肚子卻也咕嚕啼叫不已。三人於是一致同意先把肚皮放倒,再放手進行「A」計劃。

咖啡蛋糕已下肚,楊疆反而覺得更想吃點鹹的,小王想起故宮裡有間「三希堂」,專賣中式飲食。三個人於是搭電梯進入故宮四樓,那裡沒有任何一件國寶,只有一間賣餐點給訪客的國「煲」。

三個人把什麼雞湯、小籠包、餃子、綠豆糕、燒賣都一掃而光,楊疆還意猶未盡地叫了一壺鐵觀音喝將起來。這時候,一個身穿改良式旗袍的女人,抬著一大口長長的木箱子就在他們旁邊坐了下來。

2‧

楊疆很好奇女人要從箱子裡拿出什麼寶物,弄了小半天原來不過是一只古箏。完全不懂音樂為何物的他,一下子就聽出來女人的指甲劃進「古」箏,放送出來的音樂竟然是差點沒叫他笑掉牙的〈綠島小夜曲〉。

大概是因為曲目既不「古」也不「寶」,他有點惱火,楊疆揮揮手叫服務小姐過來。他沒好氣地問她,這裡什麼地方可以抽煙?這位臉上戴著一副像蝙蝠俠鏡框的小姐說,故宮全面禁煙,楊疆指著窗外的陽台,小姐表明陽台一律在保全人員的管制下才能開關,話一說完隨即轉身就走,好像楊疆他們已經被關在陽台外。

楊疆的腦袋開始冒煙,他又高高舉起右手。這次是另一位小姐走過來,她年輕得看起來簡直就像工讀生。楊疆問她為什麼這裡叫「三希堂」的口氣,就好像老師在考學生。

「工讀生」不僅把這是取自乾隆御書房的名字的來龍去脈道得一清二楚,還進一步演說「三希」是指王羲之父子再加上一個堂姪,三個人的三大名帖而來,但台灣的故宮只有一帖,其中兩帖在北京故宮。小女子連說帶比(指向遙遠的北京,還指向那一帖隱藏在庫房的後方),足足說了快20分鐘,比起古箏裡奉送出來的曲子更「高山流水」。

楊疆完全沒料到「工讀生」學問如此淵博,更沒料到台灣竟然有年輕女孩口才如此不凡,一下子腦袋一片空白。距離上次發生這種奇事,至少也是20年前了,那年他帶著兩個女人到香港賭馬,在狂輸了235萬港幣後,是身旁那兩個從北投臨時叫來的小姐,幫他贏回來86萬港幣。

雖然,總結清下來還是輸了159萬,但如果沒有這86萬,楊疆回來鐵定流落街頭無「房」可歸。他賣房後搬進去租的旅館房門號碼,無巧不巧就是159號,從此,楊疆在江湖上得了個「159」的封號;從此,楊疆的腦袋變得比以前又硬又冷。

「工讀生」走了之後,小王立即跟楊疆咬耳朵說,其實那兩帖原本可以很輕易地入我們故宮的口袋,只因當時身懷這兩巨帖的人來到台灣,跟剛逃到台灣的國民黨開了一個價,那人滿以為帶了十幾巨箱金條來台的國民黨,一定會給他這個價,哪知道當時身懷800萬兩等值約七千億新台幣的黃金的國民黨,竟然跟那人說「國家正窮於建設」,每月軍餉開銷更驚人,而隨便請他吃一頓飯將那人給敷衍走了。

那人悻悻然跑到香港準備找買主,風聲傳到周恩來耳中,周總理立即火速叫人「處理」,就這樣那兩巨帖輕輕鬆鬆地落入北京故宮的囊中。小王才剛說完,去買單的小妙回來跟楊疆吐舌頭說,他們三人剛剛總共吃了3405塊!

楊疆一聽之下,又硬又冷的頭腦開始熱了起來,他猛然醒悟原來他們剛剛吃的那些不怎麼樣的東西,之所以在這地方會賣這麼貴,原來是咱們故宮的「補償心理」下意識在作祟:來到「三希堂」的吃客,腳下踩的是件件驚世寶物,嘴裡吃的東西做得再不怎麼樣,也值得上賣個比鼎泰豐貴上一倍的價錢。

楊疆心中猛然有了又新又火的「靈感」:原來我們的故宮之所以做出這等在「博物館最頂樓蓋餐廳」舉世獨一無二的創舉,原來是心中藏有一把火──「悔恨」。

這個想法,令楊疆霎那間熱血奔騰難已:腳下那些冷冰冰的寶物,一下子都有了一種特定的情感「寄托」了!楊疆覺得盜國寶「這些東西」不那麼重要,盜取國寶的「那些精神」才真夠刺激!

這時他口袋中的手機震動了起來,他掏出來瞄了一下,心中非常篤定「A」計劃一定要改。楊疆被他打從心底冒出來的新點子,震奮到手竟然有點發抖,以致手機掉到了地上。

但楊疆已不在意了,他豁出去了,他覺得他的「B」計劃,令他更有與故宮共存亡的非常真實的動感。

小妙彎身撿起手機來要給楊疆,起身時發現楊疆竟然頭也不回地棄她跟小王而去。

3‧

小妙從沒看過老闆這樣過,心裡有股不妙的感覺。她望了望小王,小王摸著下巴的手斜插在桌上,一副羅丹的沉思者雕像的姿態。

「他要去哪裡?我們該怎麼辦?」小妙竟然搖起小王的肩膀,好像楊疆就要跳樓了。

「嗯,嗯,音樂不一樣了,非常不一樣。」小王的頭搖來晃去,不知是因為被小妙搖晃的結果,還是他神遊到古代的音樂裡去。

小妙覺得自己從來沒這麼恐慌過,她向東跑過去問「蝙蝠俠」有沒有看到楊疆?又朝南跑過去問「工讀生」洗手間在哪裡?

小妙衝進男廁時,立即有三個日本男觀光客趕緊拉起拉鏈,還不約而同地伸手就要往她身體上下進攻。小妙一個虛晃的左側踢,三個日本人夾著背包像狗一樣地奪門而出。

小妙一一敲開三個廁所門,其中一個敲不開的,她就跳到門上去,這下沒有男人敢叫,但也沒有楊疆的影子。

小妙推出男廁的大門時,小王正推門要進來,小妙要避開小王的身體,沒想到小王卻貼了過來,小妙曲臂推肘頂向小王的肚子,小王很輕易地閃身並順手將失去重心的小妙攔腰拉回。

「我看到廚房裡有火光,他真的幹了!」小王在小妙的耳邊輕聲說。

「你在說什麼?」小妙掙不開小王那一拉,也無心解開小王說的是哪門子的謎語。

「楊疆在故宮放火了,」小王把小妙的腰放鬆,小妙卻癱靠在男廁門邊的牆上,「我猜他不會只在一處放火,我很了解他。」

真的有廚師衝了出來跑到電梯門口,小妙不知從哪裡來的一股力氣,硬是再度衝進「三希堂」。小妙看到一進餐廳的櫃台後面,那些放著像古代書冊的盒子一整排都起火了。

「蝙蝠俠」與「工讀生」一人一邊,各自把一張桌子掀起來,又把地板翻開來,然後從地底下挖出一根不大不小的水管,兩人整個動作有如行雲流水。而其他女服務生簡直就是訓練有素的消防隊員,她們早已分成兩組站在桌子前方,火速拉著兩條水管往起火的兩處跑去,水管的水柱非常強勁,餐廳與櫃台的火勢很快就給控制住。

小王不知什麼時候來到小妙的身旁,小妙這次再也不敢小看這個被fire掉的國安局幹員,「妳知道誰在指揮這個突如其來的滅火行動嗎?」

小妙正要回頭去看小王,小王的手已經越過她的臉頰往前方指去。小妙順著小王的手勢看去,只見那個扛著箱子進來的女人竟然還坐著在彈古箏,「她在楊疆離我們而去時彈的是『霸王卸甲』,火勢受到控制後現在改彈『十面埋伏』,這種陣勢不要說我沒看過,我連聽都沒聽過。」

「那又如何?」小妙沒好氣有沒頭沒腦地回說。

「不如何,我看楊疆已經被捕了,很快我們就不知道要被什麼埋伏給捕了。」

小王話還沒說完,後面有兩頂很像廚師的大帽子,像雞籠罩雞般罩往他跟小妙的頭,兩個人很快就眼前全黑。

小王跟小妙眼睛看不到,耳朵卻聽得很清楚,箏弦這時又放送出他們剛進「三希堂」時的曲子:綠島小夜曲。

奇怪的是,同樣的曲子,卻跟他們剛進來時聽起來大不同,小妙說不出來,小王聽了想笑卻笑不出來,因為那種音符多到不行的彈法真的很好笑,簡直就是綠島嘻哈曲。

後來三人分別入獄,小妙機緣巧合地在獄中學起了古箏,小王在高雄海關背著雙手(因為戴著手銬),憑著他那「不可告人的直覺」,找出出入境旅客中行跡詭異之人。

至於楊疆則在獄中學得了一手好廚藝,他其中有一道拿手好菜,還因為有次法務部長到監獄巡視,經過他的大力加持,而傳遍了全台所有的監獄與不是監獄,那道菜叫作「酸菜白肉鍋」。#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Chocol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經過
2008/11/21 12:55

這篇真是味道對了

加油!~~~~~~

Lawrence(yensunny) 於 2008-11-24 14:44 回覆:

算是一次暖身

(我不知道還需要幾次的暖身)

離您預訂的目標

還一段距離呢

感謝鼓勵

勞您不吝繼續賜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