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在錯誤的時間去錯誤的地方
2014/02/15 19:01:32瀏覽2302|回應13|推薦229

      關塔那摩,位於古巴東南部,為世界最大、屏障最佳的海灣之一,長約19公里,寬約9公里,出海口為一條狹窄的水道,可容納大型船舶,靠近連接大西洋和加勒比海的向風水道,戰略地位重要。百多年前,美國為支持古巴脫離被殖民的命運而與西班牙大動干戈,並且贏得了自此能將拉丁美洲視為自家後院的一戰。根據一項租借條約,美國在此建立了一個大型海軍基地,後又增建要塞和機場,關塔那摩一百多平方公里的土地於是成了美國歷史最久,也是唯一在共產國家的軍事地。1934年的附加條款規定,租約只能在雙方同意下才能解除,換句話說,即使古巴不願意,美國硬要霸占,租約仍有效維持。1959年古巴革命以來,卡斯楚將美國對關塔那摩的強佔視為肉中刺,並拒絕接受每年區區4085美元租金的屈辱。

 
文/顏敏如 Yen Minju (舊文)

 
      如果不刻意去想海裡的鯊魚群,其實那是個美麗的海灣。

      關塔那摩,位於古巴東南部,為世界最大、屏障最佳的海灣之一,長約19公里,寬約9公里,出海口為一條狹窄的水道,可容納大型船舶,靠近連接大西洋和加勒比海的向風水道,戰略地位重要。百多年前,美國為支持古巴脫離被殖民的命運而與西班牙大動干戈,並且贏得了自此能將拉丁美洲視為自家後院的一戰。根據一項租借條約,美國在此建立了一個大型海軍基地,後又增建要塞和機場,關塔那摩一百多平方公里的土地於是成了美國歷史最久,也是唯一在共產國家的軍事基地。1934年的附加條款規定,租約只能在雙方同意下才能解除,換句話說,即使古巴不願意,美國硬要霸占,租約仍有效維持。1959年古巴革命以來,卡斯楚將美國對關塔那摩的強佔視為肉中刺,並拒絕接受每年區區4085美元租金的屈辱。

      在關塔那摩,以木料或礦渣水泥蓋成的建築一般都不高大,全漆上淺黃色並加以棕色邊框。不積極發展的結果,生態原始得白天可看到鬣蜥出沒,此外,這灣邊平坦的大片土地上還有個高爾夫球場,一家麥當勞,一個購物中心,其工作人員則大多來自雅買加及菲律賓。

      世紀以來,除了做為美國軍霸的標示場之外,近兩年,關塔那摩一改安靜沉默的態勢,突然換妝成人類歷史上一處離奇的戰場。此戰役的第一線上,士兵將玻璃瓶按色分類(資源再生),注意只攝取低脂食物(健康養生),車速不得超過每小時四十公里(遵守規則),主要任務並非流血無情的殺戮,而是耐心盡力搜集情報以贏得全球反恐戰爭。

      2001年底開始,美麗自然的關塔那摩灣旁定居了六百多名來自四十個國家,操十八種語言,美國的「敵方戰鬥員」。

      九一一事件發生後,美國在極短時間便決定轟炸阿富汗,三個月內塔里班垮台,賓拉登與歐瑪不見蹤影,「基地」也沒被摧毀,在加勒比海旁卻多了個集中營,營裡全是從巴基斯坦或阿富汗搜集而來,有恐怖份子嫌疑的人。

      這些人,有的是阿富汗與巴基斯坦國內,或來自沙烏地阿拉伯、葉門的聖戰士,有的則是澳洲、加拿大、瑞典、英國、科威特等國對聖戰的崇拜者;有的受過高等教育,有的是文盲;有的極年輕,有的是老而有智慧;有的說極好的英語,有的卻一個字也不懂;有的是虔誠的信徒,有的則完全沒有信仰。一個曾是塔里班的麵包師,一個曾是信差,美國將他們從阿富汗北聯軍手中接收後,經特種單位審問,跟著其他許多人,被直昇機運送至阿富汗南部大城坎達哈集中處理。美國將這些人視為與九一一有關,間接的恐怖行動參與者,都是隱藏著的敵人。

      在被帶至關塔那摩之前,為了杜絕長蝨子的危險,被捕的伊斯蘭教徒被迫將他們蓄養多年的美髯剃除,違抗者,則被幾名大兵挾制,強迫下刀。上機前,人人必須換穿鮮橘色連身裝,手腳被扣,眼睛被矇、口被堵、耳被塞,在中途換過一次飛機後,才抵達離家萬里外的陌生海灣。

      當這些鮮橘色身影,隨著媒體傳播而引起非政府組織對被捕者人權狀況產生質疑時,美國才允許記者、律師及人權活躍者入營觀看,卻不准許與被囚者攀談。此一二十一世紀初的集中營內部真相,只能從少數被釋放者或曾在營裡工作者口中得知一二。

      市場經濟與科技軍事實力超強的霸主,一旦成了過度受挫的驚弓之鳥,其反彈效應自是如同泛開的池水,激擾得世界動蕩不安。先下手為強的行事方式,讓美國肆意抓捕其單方自認為有恐怖意向的嫌疑犯,直到能證明某人確實無辜才予以釋放。這項舉措連續發生在美國土境內與境外,也被認為唯有反恐戰爭結束,方能停止此一對司法程序的挑戰。

      從中亞直抵加勒比海灣的最初幾週,人犯被關在空洞的牢房裡,吃飯時間只有十分鐘,不可彼此交談,伊斯蘭的祈禱規則也不被尊重,有人忿而撕掉自己的塑膠名牌,卻被催淚瓦斯威脅,後因絕食抗議成功,不但飲食時間加長,可按時祈禱,可蘭經及其他書籍也得以傳閱。

      數月後,嶄新的牢房由當今美國副總統錢尼曾主持過一家企業的子公司蓋建完成,他們被轉換到另一營區,並可以開始蓄鬍。

          「新家」名為Delta,四十八個鐵房一字排開的囚室數列,各矗立於水泥平台上,房與房之間相隔窄小的通道。每間約是二點四四乘以二點一三公尺面積的「一體成形套房」:一個洗手台、一個便池、一張和立牆成垂直的平台上有著床墊和被褥。整個囚房,不論裡外,除了寢具,全是金屬製成。被囚者在房裡可自由活動,一出房門,便得戴上連從杯裡喝水都感困難的手銬,以及只能小步前進的腳鐐。除了此種標準牢房之外,依罪行多寡、合作程度,精神狀態,病情輕重,而分成單獨個人或數人一組的牢房。

      Delta營的外圍矗立無數的瞭望台與探照燈,高豎的硬刺鐵絲網上纏綁了鋒利的刀片,北面是與古巴接壤的地雷區,南邊則是可視為天然海防的鯊魚群,關塔那摩的被囚者,真是插翅也難飛。整個營區大約有兩千名美國官兵駐守,相遇時的招呼語,其中一人說「榮譽義務」,另一人則必須答以「捍衛自由」。此營的文化是,「正確回答」問題者受獎賞,拒不合作者被懲罰。

      美國「蓋世太保」企圖在這些被囚者身上,壓榨出與恐怖行動有任何蛛絲聯結的每一字句。審問者通常是國防部、外交部、司法部、中情局、聯調局,或來自各國的情報人員,單位不同,問題內容卻大同小異。審問是一天二十四小時,每週七天地輪番進行,每人均被提問數次,每次平均九十分鐘,六百多人的問答過程,創下了一萬五千小時的記錄,約兩億字或250本聖經的規模。

      根據描述,審問室是個無窗,有空調及霓虹燈的小房間,審問者兩三人一組,必要時配備有口譯人員,內容被錄音也以筆記錄。問題一般是:賓拉登在哪裡?你認識任何「基地組織」的領導人?你曾親自跟他們有過接觸?若是對九一一事件不表贊揚,或對其犧牲者顯出同情,往往就不再是嫌疑的對象。

      不打架、不吐口水、不罵髒話並一直遵守規矩等,屬於表現良好的被囚者便有機會轉換到待遇較佳的牢房,他們可從圖書館借出較多的書,每週三次,每次半小時的放風時間,可以兩人同行;軍廚有時在週五製作無花菓甜點或提供特別從美國空運來,澆以糖漿的千層餅。

      四號營裡的人享有最高待遇,十人一間房,泡沫塑料的祈禱墊改換成真正的地毯,牢房之間有較寬廣可供踢球的運動場。他們下西洋棋,吃最喜歡的三明治冰淇淋,看廸斯耐卡通或有關海洋記錄的影片。此處也是唯一可將鮮橘色囚衣換成白衣的地方。晚間則一起唱著屬於他們宗教的歌曲,旋律奇異而淒清。

      被囚者與外界資訊全然斷絕,伊拉克受擊,事發兩個月後才由營區的廣播器提供兩個訊息:一是,美國攻打伊拉克;二是,美國獲勝。他們只能和代表人權的國際紅十字人員、和套口供的情報人員,以及和能證實他們身份,自己國家的外交人員談話,信件往來則全要先譯成英文並受到檢查。有些家書內容令人感傷,他們請家人代禱,以期早日返回故鄉;有的向家人道歉,因為自己不該在錯誤的時間去到錯誤的地方。

        有些記者描述,被囚者中很多人看起來比較是有著精神上的障礙而不是危險人物,此處心理軍醫所主持的治療團體中,部份參與者是戰場上被俘的孩子兵,他們有著明顯的戰後創傷焦慮症狀。事實上,自從這批人被監禁在關塔那摩之後,已有數十起自殺案件,雖沒一件成功,支持被囚者抱持出獄希望的機制被剝奪,是導致放棄生命的主因。

       兩年多來,在關塔那摩所發生的事件已發展成國際法的私生子,沒有訴訟程序,沒有提出異議的機會,並且無限期監禁,不但為被囚者家屬所不滿,也讓法界人士詬病。

      2001年底,布希政府決定,凡因恐怖活動或身為戰犯被捕者,將交由軍委會審判,卻沒料到,要在塔里班中找出恐怖份子何其不易!此外,倉促決議後突然間所要面對的棘手問題是:被擒者應付予何種身份,以利長期拘禁、審訊並加以判決?一般認為,此事應在國際法的架構下完成,然而華盛頓卻罔顧公意,自創利己的律法。

      第一個違背國際標準的是,不將這批被擄獲者以戰俘身份看待。據傳,布希及其咨詢者在研究日內瓦公約時讀到,支付每個戰俘每天的費用約是200至1900台幣之間的規定,而想辦法不將這些人以戰俘歸類,於是「沒有制服」便成了可利用的藉口!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不久,修訂了1929年的日內瓦公約,並將之納入1949年的新公約內。該公約不但仍舊採取早期所提出的,戰俘應移離戰區並待之以人道、保留其公民資格和法律地位的觀念,更將戰俘一詞擴大解釋,不僅包括戰敗的正規武裝部隊成員,還包括民兵、志願軍、非正規部隊和反抗運動組織裡武裝部隊的成員,以及與武裝部隊一同但非真正組員,例如戰地記者、民用補給承包商、勞役隊員等。由是,塔里班及非阿富汗籍的戰鬥員雖不穿制服,卻不能因此而失去戰士、戰俘的身份。此外,公約上還規定,每個遭俘虜的士兵,即使真正身份不明確,也應被視為戰俘,直到有權能效力的法庭決定其身份為止。華盛頓的邏輯是,既然沒有戰俘,也就沒有設置特別軍事法庭的必要。於是這些老老少少,來自不同國家,從事不同工作的恐怖份子嫌疑犯,便因著沒有軍裝制服而被統稱為「敵方的戰鬥員」,而被無限期監禁。

      這個不被公認的「敵方戰鬥員」名詞確實指向某一戰爭、某場戰役。若要徹底追問「哪一場戰爭?」「對付恐怖份子的戰爭」當然是美國政府的標準答案。然而,此一既無實際疆域戰場,亦缺乏具體軍事行動目標的戰爭,事實上就只存在概念中。過去幾十年來,美國在世界各地的設施,甚至美國人本身,都曾是被攻擊的目標,對付恐怖份子的戰爭並不是九一一之後才開始,也不可能在不久的將來得以結束。美國正在打一場反恐的戰爭,被拘禁在關塔那摩的人卻沒有戰俘身份,本身就是一個嚴重的矛盾!

      美國將這些人置於本土之外的某地,依政府單方的意向處置,剝奪一般被囚者延請律師、提出異議等應有的權利,此例一開,任何人在任何時候,均可因「敵方戰鬥員」罪名被捕,且不受法庭審判地無限期拘禁,這事讓法界人士憂心忡忡。

      瑞士世界週報在「法官反對五角大廈的作為」短文中談到,去年厎舊金山上級法院對政府處理關塔那摩「人犯」的作法提出質疑,認為被拘禁的人不被納入美國司法系統,既違憲也違背國際法。法官Stephan Reinhardt曾寫道:特別在國家危急時刻,司法更應維護憲法所尊崇的價值,並阻止美國公民及外國人所應有的權利遭到踐踏。

然而華盛頓的司法部卻加以反駁,認為關塔那摩軍事基地不在美國領土,美國司法效力便不能及於被囚禁的人身上。舊金山的上級法院則辨稱,美國法律也適用於國外的軍事基地。此一爭執必須交由憲政法庭做最後定奪,最高法庭應對關塔那摩被囚者的權利提出關鍵性的判決。

      關塔那摩的司法出軌事件,除了囚禁方式倍受爭議,被囚者的真正身份也是遭探討的對象。洛杉磯時報曾引述一位不願具名軍官的話:被囚者之中包括被戲稱為「米老鼠囚犯」的若干人,大都是被塔里班強迫上戰場的農民,或崇拜伊斯蘭主義的外國人,卻被巴基斯坦的警察以「基地人員」的身份賣給美國。

      正因為華盛頓在關塔那摩基地上的作為遭到的非難不斷,對被囚者的待遇也就不敢有所怠慢:Delta第四號營房後面設有小型軍醫院,手術房、牙醫室、心理治療中心一應俱全,也為有著義肢的被囚者配備一名復健師。一開始時,他們治療些在戰地受傷的人,以後逐漸轉為腹股溝疝、盲腸手術或踢足球所受的小傷,也曾有兩名德州的心臟軍醫特地飛到關塔那摩為一名被囚者做心臟手術。美方保證,這些人得到的醫療照顧,是他們在自己國家從未有過的。

      此外,廚房特別製做符合中亞口味的咖哩料理,也配合伊斯蘭的齋戒期而準備清晨及深夜各一餐,兩年多來,被囚者平均增加體重近六公斤。

      美軍的言行儘量不抵觸伊斯蘭文化傳統,牢房裡的水槽做得較低,方便他們在祈禱前梳洗的習慣;放床墊的金屬平台上,空出來的部份被畫上一箭號,寫有Mekkah,12793公里的字樣,讓他們能朝著麥加方向祈禱。在尊重其宗教的表現上,美方儘可能滿全他們的需求,不但備足可蘭經、祈禱書以供翻閱,還可以與一位有伊斯蘭信仰的美籍神長談話。這位神長從網路下載麥加、麥地納的祈禱召喚,透過廣播器,每天五次召集祈禱。

      據聞,關塔那摩基地上,不逼供、不刑求,以杜絕他們只說美軍想聽的,容易發生誤導的情報。當記者問到,Delta的高度安全防護措施,是否因為這些「敵方戰鬥員」比一般軍人更危險,美軍官的答覆是:他們非一般聽命於指揮的士兵,所以也不可能履行第三次日內瓦公約的要求,並遵守戰俘應有的行為準則。他們不為防禦某一國家而戰鬥,而是以屠殺美國人為義務,是個別地,基於某種理由地,專事仇殺美國人。

      關塔那摩被囚者的痛處是,沒有任何司法程序地遙遙無期與世界隔離。五角大廈有意將嫌疑人犯拘禁到反恐戰爭結束。然而「反恐戰爭結束」該如何定義?是直到賓拉登被擒,「基地」組織被毀?是擁有核子武器國家全都「繳械」?是所有伊斯蘭國家改其政治體制為美式民主?還是以美國及沙烏地阿拉伯的關係為典範模式,供上自己的領土允許美國駐軍,政權受美國保護,並共享天然資源利益?

      即使那海灣邊的被囚者有「犯罪證據」,他們應被關多久?期限又該由誰決定?


全文資料來源1. 2003-08-29 „Das Magazin“—Im US-Gulag
2. 2003-09-28 „NZZ am Sonntag – Isolationshaft in der Karibik
3. 2004-01-08 „Die Weltwoche“ – Willkommen in Guantanamo
4. Britannica Concise
( 創作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enminju&aid=6929154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心念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google了一下
2014/06/05 10:30

最高法院80年台上字第525號判決曾有以下教科書式之定義:「所謂行使公權力,係指公務員位居國家機關之地位,行使統治權作用之行為而言。並包括運用命令及強制等手段干預人民自由及權利之行為,以及提供給付、服務、救濟、照顧等方法,增進公共及社會成員之利益,以達成國家任務之行為。」

這段長長的文字,我簡化後以為就是…政府的行為 (或許過於簡化了懷疑)…

所以才說被濫用了 害羞

顏敏如(yenminju) 於 2014-06-06 18:20 回覆:

這是一國國內的,而且是台灣自己的。

美國的公權力和台灣的有多少重疊,我不知道。

Guantanamo不是美國國內事件。不是嗎?


心念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不相干嗎
2014/06/03 14:05
這不是白宮授權同意的嗎 Fox什麼
顏敏如(yenminju) 於 2014-06-04 14:17 回覆:

據我所知(所以一定不夠全面,也可能有錯誤),公權力是指,以多數人的好處為依歸,不經過討論而行使職務的力量,比方群眾暴動中的驅離,比方,今年一月一日瑞士政府突然在新聞中公佈,即使在白天,所有在路上行駛的車輛都必須亮燈。

Guantanamo事件牽扯到軍方的作為,和我所了解的公權力不相干。如果我的想法有誤,還請指正。謝謝。


心念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6/02 17:18

與史諾登所爆料的濫用監聽

是一樣的思惟…

為了某些冠冕堂皇的目的

無限上綱的公權力 無奈

顏敏如(yenminju) 於 2014-06-03 12:58 回覆:
這和公權力不相干吧?

穆仙弦 - 古人如何判斷上吊氣絕者有救否?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2/27 20:41

許多事,因立場不同,利害相反,往往看法和做法也就迥異。

所以,對於那些支持和執行聖戰的人來說,反而認為是在正確的時間去正確的地方。

 

如果不去想那鯊魚群,這是對我們人類來說的。

對於那面海裡的鯊魚群來說,那真是個美麗又食物豐盛的海灣。

顏敏如(yenminju) 於 2014-02-28 02:21 回覆:
是的。

thy:智者佳文 :母親的春遊;教書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ㄏㄏ
2014/02/26 14:18

妳的邏輯有妳的道理

謝了

顏敏如(yenminju) 於 2014-02-28 02:22 回覆:
也謝謝你。

thy:智者佳文 :母親的春遊;教書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承教了
2014/02/25 16:11

她和美俄之間

是不相對的小國

我不學

我不知

請賜指正

tks

顏敏如(yenminju) 於 2014-02-26 13:52 回覆:

指正不敢當,彼此交流而已。

大、小、強、弱…都是形容詞,所以都是相對的。也因此,經比較後,在心裡形成某種價值判斷,有時是危險的,因為比較本身的標準如何拿捏,就是個難題。不是嗎?


thy:智者佳文 :母親的春遊;教書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good morning
2014/02/25 07:55

轉兩篇 今日 中央社 報導

以證吾之觀點  (烏克蘭她是相對的小國   所以無自主空間   這是強與弱的呼應和寫照 全球皆然) 

請學術高知 Ms. Yan 指教 .謝謝.

美籲勿干預烏 俄:先反省自己

俄:烏克蘭和平協議是奪權幌子

顏敏如(yenminju) 於 2014-02-25 14:45 回覆:

烏克蘭不小,六十萬平方公里,有許多農業用地,且油產豐富。如果烏克蘭弱,那是因為共產主義使然。

烏克蘭民眾的政治態度分東西兩邊,東邊親俄國,西邊親歐盟。這次事件就是西邊的民眾推翻親俄國的總統,造成烏克蘭東西兩邊嚴重絕裂。

中央社的新聞來自interfax,這是俄國國家發聲器,如同中國的新華社。只看這種報導不夠。如果台灣每年花大錢買國際通訊社的消息,卻不培養自己的記者,至少要勤勞些,讓記者去「遍抄」智庫的分析,也至少要大方些,讓出一些色羶腥以及購物版面,提供終日忙碌的台灣人較公允的國際視野。


thy:智者佳文 :母親的春遊;教書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sorry 必須說明白
2014/02/24 21:04

我的意思是

弱國或小國被強權欺凌的機會很大

格主不反對 世界就是存在這個現狀吧

顏敏如(yenminju) 於 2014-02-24 23:43 回覆:

謝謝說明。

你的前提是,大欺小,所以小善、大惡嗎?如果這是看待事情的出發點,那麼我無法繼續下去,因為事情和大、小、善、惡無關。


【Hey H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2/23 22:03

凱薩琳畢格蘿的電影「00:30凌晨密令」劇情中,有一整段CIA探員關塔那摩基地審問蓋達成員的情節。據悉那是凱薩琳畢格蘿透過「獨家」管道獲得的細節,你不得不佩服凱薩琳畢格蘿的神通廣大

該電影殺青後還為了避嫌,特意避掉政治敏感時機擇期上映,而電影上映後,果不其然引起軒然大波,美國聯邦政府控告該電影涉嫌竊取國家機密,頗有「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嫌疑,頗令人玩味。


顏敏如(yenminju) 於 2014-02-23 23:14 回覆:

不論是Kathryn Bigelow, Michael Moore或是Oliver Stone及Zahary Sklar...,依據言論及表達自由綱領,透過文化手段挑戰,確實改變或調整了美國的內政及外交方向。而這種改變與調整所產生的效應,恐怕要世紀後才有定論。

我想強調的是,「陰謀論」的錯誤在於提出陰謀論的人總是把有影響力的人或政權當成「神」,以為這些人或機構在百年前,甚至數百年前就已算準,百年後,甚至數百年後的局勢發展會完全按照他們的神機妙算而進行。


思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很仔細的閱讀
2014/02/23 19:53

好無奈

無辜被關進去的

誰為他們脫困啊

顏敏如(yenminju) 於 2014-02-23 22:28 回覆:

這問題大概沒人能回答。

希望被關的人能同時學些事情,不過,這必須美方有個確切的政策才行。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