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少年對待年少
2017/08/04 21:26:32瀏覽1522|回應1|推薦120

上個世紀末,始於美國的Teen Court 或Peer Court,而被南德巴伐利亞地區所借鏡的「少年法庭」,已由多起成功案例而做了可兹採行的自我證明。此種法庭的特色是,將審判青少年犯罪的裁決與懲處權力交由同年齡的青少年執行!

 
文/顏敏如 Yen Minju (舊文)

 
無照駕駛是非法
往後再也沒有這種做法
警察怎麼一下就來到
這事也很快就除掉

# # #

莎賓娜跟男友借車,打算接同學去逛街,沒料到剛把車開至山腳,便被交警逮個正著。過不多久,寄到家裡的通知書上寫明,她必須接受同齡青少年對自己違紀的審判與懲戒。莎賓娜自此緊張得寢食難安…

# # #

上個世紀末,始於美國的Teen Court 或Peer Court,而被南德巴伐利亞地區所借鏡的「少年法庭」,已由多起成功案例而做了可兹採行的自我證明。此種法庭的特色是,將審判青少年犯罪的裁決與懲處權力交由同年齡的青少年執行!

美國的新型少年法庭是一般法庭的複製版,擔任法官者必須穿著特定的長袍,法庭上也有陪審團、檢察官及辯護律師的設置。傳到德國之後,由刑法教授Heinz Schoech及基督社會黨的司法主管Manfred Weiss負責推動,並以「破浪計劃」做為試金石。

Ingolstadt(南德地名)的此種少年法庭並不完全移植美國的Teen Court,而將法庭人事稱為「工作小組」,審判成了「開會」,被告是「犯錯者」,法官則為「調解員或主持人」。德國人有意將「罪犯上法庭」的不堪遞減,以保護出軌少年的自尊或避免審判者不當膨脹自己的企圖,明顯可見。

Ingolstadt少年法庭的十三名「法官」在一年半的時間裡,判決了九十二件案子。通常是無照駕駛、偷竊、打架滋事、打電話給警局或救護隊以取樂的案例,少年法官們以「降落傘計劃」讓不符人間世的行為出軌者,輕盈安全地回降到「合法」基地。

「會議」通常在學生活動中心一個簡樸的房間裡進行,工作小組由三名調解員執行作業。犯錯者在被審訊之前,得以先看過調解員的照片,遇有認識甚或是犯錯者自己的同學,就必須更換調解員。法官與被告不認識彼此,較能做出公正客觀的判決。

調解員一職由學生自由報名參加,有趣的是,女生名額多過男生,女孩對犯錯者的「判刑」也比男孩更嚴峻!經過新型少年法庭裁決後,重複再犯的比例明顯下降,關鍵就在於,犯錯者不但不會因曾在警局留下記錄而自暴自棄,要他們在同齡者面前敘述自己的犯罪經過(特別是那些,一旦被知悉便會丟面子的難堪),讓同齡者對自己的行為做出批評並施以懲罰,是非常難以忍受的殘酷事實!

一名少年法官表示,他希望能對犯錯者傳達「即使遵守規矩,也可以活得很酷」的訊息,以走險邊緣而成為焦點人物的手法,並不特別瀟灑。從「法官們」對吸毒者多不寬待,而對「過度裝飾摩托車」有著較多同情與諒解的情形可見,少年與成人之間,其實存在著許多對話的可能。\r

調解員的懲處內容,有的是三人小組的共同意見,有的是「法官」與「被告」彼此協商產生,更有些是犯錯者自己提出的建議;而「禁用手機一段時間」則是「法官們」最得力的撒手鐗。曾有一位十七歲女孩因無照駕駛被逮,不但要面對同儕的審判,還賺得了「妳是否因無照駕駛而可以到處吹噓」的無害羞辱!結果她得到的懲罰是:手機被查封一週,並以自己的罪名為題作詩一首。詩長三段,每段四行,且必須押韻。

以寫詩或畫畫做為處罰,通常能逼使犯錯者深入思索自己的行為,是處罰種類中經常被動用的行刑工具,而調解員與犯錯者的互動中,也往往激發出不失頑皮本色、戲謔性的懲治辦法:在安養院吹薩克斯風、修理兒童遊樂場的器具、邀請被自己揍扁的痞子看場電影,而以言行使對方遭致難堪的,則必須想出三百句令人感動窩心的話語等等。曾有一名在百貨公司偷光碟的少年,在經過審判後,竟然自己建議,像三明治人一般,掛上「偷東西,不值得」的標語在「犯罪現場」走上一個下午。他本人與法官兩造均認為,這是個有效力的、足以保證不二犯的方法,而付諸實行。

Ingolstadt執行過以吸毒作詩的處罰,「法官們」事後才得知,該受罰的少年偏巧是讀寫障礙的罹患者。在此一案例上,寫詩則成了一項嚴刑峻罰!司法界有人擔心,少年自訂的懲處一旦過重,將在犯錯者一生中留下無法泯滅的傷痕記號。此外,他們也警告,不論處罰的內容如何翻新,亦不得違背或超越國法。

預防可能逾矩的制高點,則由成年人負責鳥瞰站崗。每次「開庭」,青少年協進會均有成員到場觀察。他們只安靜聆聽,完全不出聲干預整個審理過程,並發覺,這些年輕法官稱職而不散漫,他們聚精會神、嚴陣以待,雖有時會毫無遮攔地當面告知犯錯者,要他接受特殊治療,此種不純熟的溝通技巧,卻與明辨是非無關。有些案例不但引起「庭上討論」,更是一發不可收拾,判刑者與被判者試圖共同找出犯罪行為的潛藏因素。如此的即興研討,讓原是「對陣」的雙方,轉為因窮究事理而並肩作戰,是另種課堂或家庭裡學習不到,卻十分有益心智發展的難得經驗。

# # #

被罰是應該
這事我看得開
只此一次下不為例
有照駕駛還是對我較有利

# # #

雖然沒人能說得準,莎賓娜「文藝告白」的有效期限,事實上,德國司法部正計劃擴大新型態少年法庭的執行範圍。同儕間的對話,畢竟比檢察官桌上的教育行政命令要能打動青少年的心。
 
  
( 創作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enminju&aid=6929151

 回應文章

吹起了自然風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08/20 11:02

讓血氣方剛的少年 

下筆 寫寫心裡的話  也不失坦承的表白方式

寫 也比較靠近 心 呢讚啦

顏敏如(yenminju) 於 2017-08-20 14:24 回覆:
是的,書寫可以曝露人許多的內在,不過,遇上寫字高手,人就容易遭蒙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