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夜˙雜思
2009/10/11 22:56:35瀏覽621|回應0|推薦9

  深深深深的夜,涼秋,微雨,東北風起,暗雲滿佈,月眠無影,只留燈霓及車聲轆轆。

  這樣深的夜,我,不能眠,是因工作關係,整個夜是我的醒。醒著便是思緒輪轉開始的吧?尤其在這樣無言的夜,除了眼觀鼻觀心之外,頂多關照電腦螢幕電是劇集外加監視攝影內的異動(其實,唯一的異常是大多時的正常),我懷疑這整夜催眠自己在夢遊著。 

 指甲太長了,敲打鍵盤的聲音竟像女人高跟鞋扣扣擊街的尖銳聲;一鍵鍵的敲打,敲碎夜滿滿的深邃,更讓收音機裡的樂音聲,也間斷加附這無意義的密碼,一起黏附在被敲碎的片片夜裡。片片的夜灑在街頭,映著燈光彷若天上的滿星,只是多了睡著的夢的打呼聲,還有樂音的黏稠,這樣的夜。

  野狗不見了,在台北,突然我發覺怎野狗、野貓都不存在?那古早古早時,狗吠貓叫春的夜音都不存在了,更何況蛙鳴蚯蚓叫,只有偶爾存在的風,搧著一排排被總名稱作"路樹"的片片葉,沙沙沙地;還有還有,整夜最驚擾人的便是亮著雙眼呼呼而過的車輛,在這樣的夜,夢遊。

  仿若在夢遊中的我,整夜。因為見到的不再是茫盲忙的日頭與閃耀,而是一整個稠狀幾近凝固的夢,唯一流竄,只是被人們驚呼並名定為"時間"的神,在我本應沉沉沉睡的夢;但我此時,卻醒在一路被虛幻主義點閱的,夜裡。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uminghwu&aid=3397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