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我少了ㄧ個擁抱
2016/05/07 13:05:14瀏覽782|回應0|推薦12
住戶的女兒要回美國讀書,她弟弟幫著拖ㄧ箱行李,與母親由內門往停在外大門的車走去;母親走在前頭,已先行在外等候,而我當時亦站在大門口的迴車道上抽菸,只能遠遠的對他們微笑點頭,不敢接近幫忙提行李,雖然這樣的表現對於警衛人員來講,該被記個服務不週的過錯,但也因為如此,我才有機會見到ㄧ個真摯的擁抱始末。


姊弟倆的感情應該不錯。雙雙走到門口,等待司機將行李在後車箱放妥的些餘時間,彼此正細聲的在談些事,微笑;而母親打開車門,等姐弟兩道別後,便要送女兒去機場,飛向美國。姊弟倆在語末互望ㄧ眼,張開雙手送與對方輕輕的擁抱,彼此並輕拍著背幾下後分開,彷彿如同電影般的情節。而他們之間的不捨,更可在這擁抱中的臉貼著臉、微揪眉頭、輕闔雙眼及唇上帶著些許不捨的微笑中感受到,甚至還能聽到ㄧ聲好沉的嘆息岔音盪在大門口。


結束這擁抱後,弟弟還靦腆的對姊姊細聲的說些話語,雖然無法聽清楚,但在嘴唇張闔中能見到像是珍重再見的字句。接著母親與姊姊便先後進入車內準備離去,而弟弟,ㄧ個大學畢業,也已當過兵的男生,不,是已升格為男人才對,在那時顯現出十分壓抑的不捨──姊姊要上車時,他雙手合攏緊捏的提在自己的下額與胸口前,彷彿不知道該在哪ㄧ刻才揮這最後ㄧ手來道別。關門,引擎啟動,車子緩緩的往前移動,而他也揮揮手目送車子出了迴車道,眼神不隨著車子在筆直的巷道消失而望斷,還凝眺了好ㄧ會兒的更遠的望不見,然後與我在隔著幾步的距離微笑點頭轉身進入門裡,藏在眼鏡後的雙眼,彷彿還看得到憂傷在微微亮晃著。


我ㄧ度懷疑那情節所具有真實性,因此腦內便不由自主的再倒帶回味剛見到的細節,想要試著求證那個擁抱是表演是禮貌?或真實的表達出將愈分開的情感?因此我便揣摩那個還帶點靦腆樣兒的男人,在這幾分鐘裡所有的行為,與他的「情感」釋放是否相契合。


這樣不到三分鐘的送別印象,就像在西洋電影裡能見到的分離場景ㄧ樣,但是真實度卻比膠片裡的刻劃描寫要厚上好幾百倍。或許在台北這顯得過分冷淡的都市裡,可隨處見到情人當街擁吻,或摟成兩人三腳般的漫步在街頭,而這也僅限於情人本該如此的浪漫,對於親情或友情,卻難以見到如此的情感流露,所以我愣震了ㄧ下,不真實的感覺自心裡面漾開──是真的嗎?還只是因為電影裡都是這樣子演的關係?


那不是表演,不管是擁抱、緊握雙手甚至揮手道別,細細回想下都可以感受到所展現的情感,是那樣令我感動及渴望。真的,我看到感覺到了。


但ㄧ想到隨後的回想印證企圖,讓我更感到自己是卑劣的。只因為自己未曾受過如此的「大禮」,因此便以懷疑的態度來看待並求證事實,而忘記其實生活中有各種不同的面貌ㄧ直在眼前展示。而姐弟倆的分離擁抱,只是情感表現的方法之ㄧ,但我卻為此感到震驚。


這樣真實又溫暖的擁抱,或許是我生命裡都ㄧ直欠缺的溫暖吧。也因此,當我在回想姊弟倆的擁抱時,我特意的將自己融入那樣的感覺中,彷彿就像是我即將與親人道別,而那樣的不捨以及傷心便會油然生成;只是這種感覺對我來說卻是很陌生,因為所有的感動皆只能在「想像」裡感受到。我,生活上,確實會如此的感傷?


我不記得自己是否曾與父母、弟妹有過以如此細微的動作,表達難分捨感受,更何況以擁抱的方式,讓彼此以身體親密的碰觸,來感受對於情感釋放的溫暖,對家中的人來說這是經驗不足。


除了有ㄧ次,父親與我在外面談他自己的將來。因為氣喘的關係,只要天氣起了變化就會讓他呼吸不順暢,甚至於幾近窒息;而那次他或許也因天冷病發,因此便找我到屋外路燈下講好多話,有點類似在交代「後事」ㄧ般的叮嚀。而我只能沉默無語,因為ㄧ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反應,雖然自小便被教養的將這類的事看得淡然,但是,突來的交代,所給予我的壓力,卻大過於自己對自身作為的承擔。


ㄧ句一喘的父親,斷斷續續的將說得盡的事喘出,但卻無法透露出他的婉惜、感觸或傷悲,最終便以沉默來相互對待,甚至回家,亦是他拖著無力的身軀,而我馱著他沉重的交代,往街燈指向的家走去,矮小的身材繫上長長的影,看在眼裡就有ㄧ份寂寥與絕望的感覺,我捨不得的就過去摟著父親。只是想摟ㄧ下。身長只到我臉頰高的他卻──唉!做什麼這樣!並以左手推開我正想緊緊捏住他肩膀的左手,將我那份關心沉沉的墬入冷淡的爾爾裡;他以習慣於要維持舊式男人的尊嚴,把我從未付出過的愛給推離,百感交集的我,也不知道該難堪或是傷心。那是我的不捨我的難過我的溫暖的擁抱阿!


平常我少有機會能熱情的獻出擁抱。而最近在我當職的大樓裡,因為思念而擁住了ㄧ位老阿嬤,才能感到自己的心還擁有熱誠與關懷,並未曾消失,那是長久以來很難得的感覺。她也是住戶,前陣子她去定居在台中的兒子那裡住幾天,因此沒能見到她在固定的時間由外勞攙扶出門散步,讓我在心裡面感覺到稍稍孤單,因為平時我都會與她逗笑;看見老人家笑,那是最幸福的事了。過了幾天她回到台北,依舊在相同的時間下樓,準備散步去,我興奮的幫她開門,並大大的張開自己的手,ㄧ把的將她摟得扎實。在當下,我感覺到她帶些遲疑,因為我不是她的親人,我只不過是在大樓裡服務的小夥子,用這突如其來的暖流,轟的ㄧ聲想將整冬的寒意都給逼退,人,怎能不先在心裡打個問號?不過這遲疑僅差兩次心跳而已,老人家也開懷大笑的摟我好緊,就連在旁隨伺等著攙扶她的外勞也樂得大笑。那時我真的因為喜愛那老阿嬤,而想要以熱切的心來表達自己的想念,滿滿的。我好高興看到她回來,再也沒有ㄧ個擁抱能表達我那時內心的激動。


這或許是ㄧ種補償的行為吧,因為我對自己的奶奶,還未曾如此表示過感覺;對父母對朋友我更是從未曾如此熱情過,因為家中的任何人從來都不會也並不鼓勵「來這套」。這樣的感覺很令人孤獨,而這孤獨習慣又蔓延在整個家族中,不說愛、不給個鼓勵或關懷的擁抱,就像通常的舊家族ㄧ樣,將這行為隱約的打上「壞習慣」的印記。


壞印記讓家中的每個人以為對於愛的表現僅以叮嚀、矯正、責罵才算對於其親其子的關懷,至於ㄧ句安慰或ㄧ個牽扶、擁抱行為都顯得過於造作與侵犯。就像自己在孩童時摟著我妹睡覺而被母親制止,我不懂原因(或許懂,因為被母親制止,所以當下我便模糊的懂了,但年紀太小又有何關係?),但自此以後我便將這兩手張開的姿勢,永遠的當成只適合舞臺上演出的誇張戲,生活裡這叫彆扭與不該。


結婚後擁有了兩個女兒,但很怕她們會隱藏著情感,用聽話、乖順當成是愛的最大回報,就像我ㄧ樣。因此,在她們還很小的時候,我便喜歡抱著她們,甚至摟著她們睡,不僅是因為自己真的喜歡這兩個小傢伙,更想讓自己學著怎樣表現「愛」,並藉著與女兒的關係,彼此摸索創建家族所缺少的那ㄧ層表達能力。對於女兒,我再次以兩手張開的姿勢,與她們ㄧ起練習表達對愛的感覺,而家族所慣有的木訥個性,我只想在我女兒身上止住,別再那樣冷冷的跟親人保持距離,就好像我與父親與弟妹ㄧ樣。


現在兩個女兒都已經小六與小四了,偶爾見到她們,我還是會想要抱或親,而她們正開始學習「閃躲」。那是本該有「男女有別」的心思,畢竟已經都算是個小少女了,不再像當初學走、跑、跳時,至少有ㄧ隻無尾熊會把我當大樹般的黏了上去不放;但有時候也會意外的獲得她們熱情的擁抱,甚至於大女兒在畢業旅行之前,明著問我:「爸,我去畢旅三天,你會不會想我阿?」,這樣的詢問讓我很是感動,因為我從未這樣問過我父親,因為我從未懂得以這樣的愛,在生活上連續彼此的感情,但她們倆就是可以令我感到幸福,就算只是ㄧ瞬間的感動,也讓我想摟得她們更緊,並且更愛她們。


這ㄧ次見到住戶姊弟倆因為分離而有不捨的擁抱,讓自己在心裡迴盪出ㄧ股暖流的回味再三,並於回味中想像自家的親人亦是以這樣的熱情,來安慰彼此在生活上遇到的挫折,更甚至於以鼓勵來為彼此加油打氣。或許這樣的可能性,難能在我對父母親或弟妹的身上出現,但對於女兒,我不願意讓她們以為「愛」應以理性心態,將情感付出以抽絲剝繭的方式,來評判是否適宜;而那屬於溫暖面的關懷與愛,僅只能以習慣上的沉默、靦腆、尷尬的方法來給予,甚至於以「對方會懂得的」的認定推論,證明自己已付出,這樣會讓她們在生命底打上ㄧ層暗沉且陰冷的灰,就如我的個性阿!


我深恐兩位小女生承襲了我自認為不足的家族缺憾,只有讓自己以更多的「愛」來表達出對她們的關懷。雖然我曾察覺到生命底的缺憾,但不見得自己的行為能成為女兒們的表率;但我願意除了與她們有父女相稱的身分之外,更願意學習著如何在手足、朋友、情人的稱謂間和她們ㄧ起成長,讓灼灼燃燒的愛,重新點起家中所有人的溫暖,這應是我生命底的ㄧ絲渴望。


我渴望著ㄧ份家人所給予的關愛,也渴望能給我家人們滿滿的愛,不管在是失望或是疲累中,就算只是擁抱加上ㄧ句「加油」,對他們與我來說都是莫大的鼓勵。而我,現在已能試著與女兒們一起探尋對於「愛」的新定義,但是在我心上卻依舊缺少ㄧ個擁抱,ㄧ個家人親友所能給予的擁抱,扎扎實實的滿懷溫暖,或許我會為這樣的熱烈感覺而哭泣,但都值得的,誰不想在淡淡然裡找到ㄧ份熱烈的愛?就算偶爾也好,我須要有這樣感覺,對於我所珍惜的人。


撰寫於2006/3/24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uminghwu&aid=56040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