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如 戲《甲》
2011/03/07 22:37:33瀏覽532|回應0|推薦6
今天在找戶口名簿,因為小女兒要準備五專的報名,所以需申請身分證,因此在翻著去年五月以來,一直需用到的戶口名簿的各式袋子裡,說真的,那陣子的「亂」讓一些東西東塞西夾的,在這突然又想用的時候,我真的忘記它擺哪了。
每一個袋子都有一份份紀錄及帳單,而每一份紀錄上的字眼,讓我多看一眼都會覺得心酸與震撼。
「病危通知」,是的,父親去年五月中因無法呼吸,而突然的走了。
在當時我因下班剛回到家,正準備洗澡,妻接到母親的電話,因母親住在老弟的家,台北與台北縣,騎車去一趟也要近四十分鐘,母告之妻我父親「喘不過氣了,要我趕緊趕過去幫忙,緊啦,緊來啦!」
老人家這次慌張的異常,一個諾大空間就只有我父我母加上還站不穩的我弟小孩,有誰能幫忙一下,在當時,在即刻?
用飛的也趕不過去!現實的空間距離問題,越著急我只能波著冷水叫自己靜了下來。
「有叫救護車嗎?」「有啦,叫了啦!」「先趕快按對講機,叫樓下的警衛上來幫忙,有需要的話請他做CPR」「我勿會啦,你緊來!你爸吐白沫了啦!」
天啊!在這時刻,怎會,怎會,怎會讓這老傢伙開這樣大的玩笑?
父親長期氣喘,每次發作他總像經歷過一次將死的狀況,演練多次了,我們這些小孩也都跟著有點--麻痺。但這次絕不同,絕對不是戲台上的搬演,而是我將失去至親的正式演出,且是唯一的一次;但這玩笑開太大了!任何排演都未演到這一點。
「莫急,妳叫救護車了就等一下,我先連絡小弟,請伊叫總幹事上樓幫忙。」
[你緊來啦,恁老父全身都軟了,我扶未起他,你緊來幫忙啦!」
「莫急,莫急!」我知道這時只有翅膀或蟲洞才可以滿足我母親的慌張與無奈,但我沒有,真他媽的玩笑開這樣大!「我先連絡老弟」我不禁的吼回去。
母親電話掛斷了,我心裡面卻被判了死刑。混帳!不知道那份孤獨嗎?孽子阿,可恨!
想不得那樣多,任何的自我責難都成為耳邊風,一通電話交代了兩件事--請總幹事馬上去幫忙、請弟妹趕快回家照應(因弟妹工作點在他家附近,再遠的距離也比我近)。
指揮完後,再電與母親(這時我最速的安慰就是在她耳邊說話),告知我做的事以及會到現場幫的人;只是她依舊不放棄的聲聲緊,要我趕過去幫忙,她哭了、她慌了、她沒主意了,她只想要有一雙可以握住,且能支撐她的手在眼前,而我,唯一她想得到可以連絡的兒子,且是離她最近的兒子(因弟出差,人正在台中),卻不敢在這時真的跑過去,僅能靠著電話在這安慰在這聽她哭。之後,她像失望般的掛了電話。孽子阿,孽子!
再打去時我知道以上救護車準備送醫院,弟妹也趕回家陪她,問清楚送哪家後,我也趕緊洗好澡的騎車飛過去,冷靜的我知道這時我趕過去才有用--孽子啊!有這樣多辯說?--我知道在她急著要我去--你不知到一個人慌張下的渴望支撐嗎,啊?啊??--我絕對會撲空,我知道這樣的決定以及時序規畫才符合效益--可惱阿,可惱!哎呀呀呀呀呀!殘酷到如此,伊是汝老父,再怎樣會鬥與未和伊猶原是汝父啊!--再說,這次搞不好又來個練習--荒唐!此心比狼狠,艱苦如此竟用風涼話來講!--呵!又是一個練習,搞不好。
去醫院,進了急診室的大門,順著紅色引線的走,就像小時候玩的選路遊戲一般,展開來的是未知,但這紅色......紅阿,是緊急、是緊告、是危險、是不歸;紅阿,是喜氣、是富貴、是......我無法再想出紅色所代表的意義,因為我內心知道--這一次不是假的。
母親在眼前,母親雙眼望著她眼前的不銹鋼大門,不銹鋼大門上亮著「急救室」的燈,急救室的紅色燈對著我--孽子啊!你可知罪?--我走向母親,她回頭望我,趴在我的身上淚眼婆娑,雙手緊緊的抓住我的衣服「要怎麼辦?恁老父未能喘氣了,要怎辦!」
我無言,因為這都是在將父送醫急救過了三四十分鐘後的事。
要是,要是當初是在老家住會是怎樣呢?
高堂上坐著明辨是非的清官,驚堂木狠狠的一擊,鐺出比鐵還硬的聲音,該當何罪?該當何罪!來人啊!押落去將伊關到掠蝨母!
來來去去的醫生、護士,沒有人可以回答到底有救否,直到連絡二姑,希望此醫院二姑丈出面--穿著白衣背後有光環還有翅膀,雙手張開以歡迎與憐憫之姿--宣判急救成功,只是一進一出,「在沒送來之前氣管已經緊縮送不進氧氣,現在......」。
這不適我們要的答案,一堆術語一堆經過的過程只會讓我母親更責難自己,「雖然比較穩定了,但救回來也會變植物人,你們考慮一下準備後事吧!」冷冷的,不必一陣冷氣的風,就能讓我們凍得如三月天底下的寒,而且他也臉寒寒的走,急忙的。
孽子啊!啊!來人,打伊三十大板,竟如此將生死看得爾輕,害恁父亡母號家破散,人說「子欲養而親不在」,汝確無感未滴一滴眼屎,如此不肖,該當何罪?
能哭嗎?母親正嚎啕,妻子與弟妹也陪著哽咽,而我,突然升格當家主的男人,該當如何持政?
一張紙送到我眼前,護士正解說這紙的用意--病危通知--有必要解釋嗎?請來的姑丈不是上帝,卻成了穿黑衣的死神。只不過他判了我們早已有靈感的決定,值得嗎?
我簽了,驚堂木又一響,高堂清官劍指比著我,阿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uminghwu&aid=4955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