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瓶頸
2023/02/10 18:15:07瀏覽2265|回應0|推薦11

  近日撰寫碩士論文研究提案,在屢提屢退、退了就重寫的過程中,越來越茫然,不知何去何從,似乎連自己的題目都看不懂了:「我到底要寫什麼」、「要怎麼寫才能過關」、「為什麼不能照我的想法去執行」;畫圖展示論文結構與主旨,圖被退十幾次,前三章提案,光第一章也被退十幾次。如同上山練功再次走到伸手不見五指的荒山幽谷,四周一片死寂、毫無生機,空氣中瀰漫著濃霧、沉重氣息,連呼吸都感到困難;四面八方看不見一點光亮,找不著出路,困坐愁城而沒有一絲希望。

  在過去的生活模式慣性,原本是工作、照顧孩子與休假調適時光,硬生生要加入白天工作、晚上讀書、照顧孩子,與休假也要讀書寫論文,僅僅改變一個生活習慣,就是要改變整個心智系統,人在內心深處到生理身體都在對抗這個改變,即使以再強大的意志力、自律與決心抗衡,過去的休息娛樂慣性根深蒂固、羈絆牽引、難以擺脫;McLuhan說「媒介是人的延伸」,媒介形式塑造並控制了人事關聯與人類行動,探討媒介與人的延伸,其實就是探討人的本身,人本身首先受限於身體這個媒介形式,餓了要吃、渴了要喝、累了要休息,《道德經》云「吾所以有大患者,為吾有身,及吾無身,吾有何患?」終日工作、學業、孩子交替循環,身體也會鬧脾氣,彷彿在說「要操到什麼時候」、「屬於自己的生活呢」、「不然放棄,放棄就可以過得輕鬆多了」。

  Goffman在《日常生活的自我表演》提出,世界就是一場婚禮(The world, in truth, is a wedding),整個世界就是一個舞台,沒有人可以閉門不出、逃避社會互動,個人日常生活在發生社會互動的過程,就是化身不同角色,進行一場又一場的表演,互動雙方在觀眾的注視下 ,演出符合角色的形象;不僅歌手演員、政治人物、醫生老師、詐騙集團,即使連儒釋道等各式各樣的「聖人」,都是走上屬於他們的舞台,展開表演,而人與自己獨處時,同樣是在表演,稱之為「內心戲」。那麼是什麼角色在表演呢?套用道家的概念,兩個角色分別為自己的「元神」、「識神」。

  《金華宗旨》中所謂「元神」指「天心」,亦即人的意識,投胎於人體後,位於頭腦頂部的方寸之間,「菩提自性,本來清淨」,在人死後將脫離身體而存在;「識神」指「身體知覺」,存在於人的心坎,與身體同生同滅,若身體一天沒有飲食、休息,識神就會不舒適,氣憤不快、取得身體的主導權,此時元神隱沒,身體由識神主宰。《論語》云「飽食終日,無所用心,難矣哉!」此即身體深受識神所控制,因而「君子食無求飽,居無求安,敏於事而慎於言,就有道而正焉」,適量飲食休息,安撫識神,元神方能浮現;人有時渾渾噩噩如行屍走肉,工作毫無效率,若在某種機緣之下感到靈光乍現,此即元神(天心)的作用。

  今日想繼續論文工作,「元神」與「識神」卻走上舞台,展開意識與身體的對話,帶領身體大軍強力反撲的識神說「撐不下去了啦,放棄啦,出去玩啦」,元神說「再撐一下,繼續努力,就差那麼一點點」;識神說「不要騙啦,寫那麼爛,怎麼寫都過不了」,元神說「已經越來越進步,我們寫的就是還不到位、還不夠好,再加油就好」;識神說「我不信啦,不然去問神明啊,神明怎麼說就怎麼做」,元神說「我們自己知道,何必問呢?」元神抵擋不住識神的控制,迷迷糊糊下就穿好衣服出門,剛好近日朋友告知在中和國小旁邊的廣濟宮, 開漳聖王公很靈驗,以前她女兒小時候沒生病,身體沒問題,卻二天二夜都睡不好,一直哭鬧,一去拜完馬上就好,從此她三不五時就去拜一下,將開漳聖王公當長輩一樣說說話,每次抽靈籤無有不中。

  自己從小在中和長大,讀中和國小,卻從來沒去拜過,在識神主導下前往,依照廟的指引,先拜過天公、接著是開漳聖王公、文昌帝君、太歲星君,在向開漳聖王公請示籤詩,提問「論文提案能否順利過關」時,不知是元神還是神明在說話,腦海浮現「你自己知道該怎麼做」,得到一個笑筊;識神不死心,改變問法「那要怎麼做才能過關呢」,這次沒有浮現什麼念頭,直接得到一個陰筊,識神不敢再問,唯恐糾纏不清令神明不悅,尋思「如果元神說得對,那就這樣去做吧」。元神說「什麼都不能放棄,好好的工作、好好的讀書寫論文、好好的照顧女兒,好好地好好的」,於是識神退散、下台一鞠躬,元神重獲主導權。

  其實,不論是工作、寫論文或想完成任何有意義,過程卻不容易的目標、理想時,總會面臨碰壁、瓶頸的撞牆時期,猶如走進死胡同,古人云「天之將明,其黑尤烈」,越到大放光明、希望重現的關鍵時刻,天地越是黑暗死寂,四周越是危機四伏,如同登山攻頂,踏上頂峰前,手足攀爬的處境越來越險峻;加上身體形式的羈絆,識神的糾纏,理智上元神明知要繼續爬,就差一點點、再努力一下下,識神卻主導身體器官反撲「不要,我們好累,要休息」,朝相反的方向前進,選擇輕鬆的回頭下山之路,然而峰頂已近在咫尺。

  今日上午,心神不寧,論文工作無法進行,不願給自己放假休息,也沒有辦法定下心來好好寫論文,感覺什麼都做不好、再怎麼做也無濟於事,於是進行識神與元神的辯證。身處低潮期,「我們知道應該怎麼做,現在卻偏偏不願意那麼做」,這其實很正常,此時應該先離開眼前工作、任務、對象,出去走走、調適一下,看場電影、享用美食、兜風泡湯,只要能安撫識神,什麼方式都好;詢問神明,讓神明笑一下也是不錯的方式,讓意識中阻撓繼續努力的想法退散,元神重獲主導權,然後再繼續往上,因而能夠買杯咖啡,回到書桌前,再加油!

  談到元神與意識,就想談元神不滅、意識永存,人的身體形式會消失,但意識將成為全人類的意識,不過這已脫離主題,下次有機會再談。

註:回到書桌前如何定下心來,可參考之前所寫〈抗拒改變的心智模式系統〉與〈學術研究這條路〉。

( 知識學習隨堂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indinsky&aid=1783446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