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當「鹽水」能「製糖」時,期待還要更多更多....
2009/04/22 15:47:03瀏覽3447|回應12|推薦142

當「鹽水」能「製糖」時,期待還要更多更多....

歷史總在彈指間,就轉換了。沒落的鄉鎮,如果只想著抱殘守缺,只顧著豪氣與面子之爭,怎能不腐朽?!再璀燦的生命終究難逃衰老,重要的是,心中永存著一份適宜的自信。



文‧圖╱邱麗文

順著自強號的軌跡,我不斷將思緒調整到最貼近鹽水的頻率,對鹽水的理解,腦中閃現的聯想只有「蜂炮」。走出新營車站,搭車只需20分鐘就到了鹽水鎮,「台十九」公路是貫穿全鎮的大動脈。


從繁華河港到沒落小鎮


鹽水僻處於台南縣西北角,是個質樸靜謐的老鎮。初到鹽水鎮中正路,驚見斑落殘缺的頹牆,新舊並陳的建物及寥寥無幾的行人,瞬時,我接不起來。這是鹽水鎮最繁華的地帶?!

原來,鹽水從「港」變成「鎮」,有段長長的曲折......。

明鄭時期的「大龜肉庄」,是鹽水最早的名稱,當時的住民多是西拉雅系平埔族及漢人,由於濱臨「倒風內海」,有通船之利,市集漸次形成。清康熙時更名「大圭壁庄」,清中葉再改名「鹽水港」,嘉慶、道光年間為鼎盛時期,四邊築起城門以防土匪,應運而成「四城門,四大柱」的四方旺族。

被八掌溪與急水溪環流的鹽水港,地形有如新月,地方古稱:「月津」、「月港」,是極具詩意與人文氣質的別名。

日據時代,鹽水港嚴重淤塞,港埠繁華漸褪。後來,日人在台興建縱貫鐵路,擬穿過鹽水並設車站,卻被居民以維護「龍脈」所阻止,於是鐵路轉往新營,鹽水從此盡失交通樞紐地位。二次世界大戰,曾是港埠的鹽水終年炮轟不斷,原住戶多都被燒毀或炸毀,現存的建物多經過重建與修復,也有人去樓空的頹牆。

近年來,鹽水更是遭逢三次重大水患,分別是1981年的「九三水災」、1989年的「九一三水災」與1996年賀伯颱風的「八一水災」。串連而來的天災、人禍,打得鹽水人無法招架,只能力竭地掉進衰頹,這是鹽水三百多年來的興衰史,是從繁華河港到沒落小鎮的故事。不禁令人感受到「晚景淒涼」的歷史無常。


追念八角樓的絕代丰姿


走到銀豐冰果室,抬頭立見轟火過境的傷痕,這間位於中正路與中山路交會的五十年老店,據說是八角樓的部分,我一面咀嚼炭火慢熬的紅豆餘香,一面細看這現代建築的水泥門牆,聯想那古典端麗的八角樓,很難相信它們「本是同根生」。

八角樓屋頂八角分執,又稱八卦樓,由鹽水糖郊「葉連成商號」於清代興建,已有150餘年的歷史,是深具特色與巧思的建築。整棟樓院全靠榫頭及榫眼接合,完全不用釘子,地震來時,便隨其自成的韻律搖擺,防震效果驚人,面對這工匠精湛的巧藝,怎不叫人驚歎當年唐山師傅的鬼斧神工。

日據時期,伏見宮貞愛親王曾駐占在葉宅八角樓。光復後,特在此立碑紀念,碑文於日本侵台五十周年時建立,深具歷史價值。八角樓原先有三進:第一進,是前庭,已被炸毀修補成冰店;第二進,是花廳,因立碑而搬遷至文武街,現已荒廢;第三進,是後院,就是眼前的雙層建築。

葉先生特地敲壞已遺失鑰匙的門鎖,為我開啟深鎖的八角樓頂,小心踏觸著旋轉式階梯,深恐驚動這游絲般的餘息。從狹長的八角迴廊走過一圈,屢見匠心獨具的窗櫺及木片接組的百頁門窗,據說這裡的每扇門牆,都能隨意拆卸、隨心組裝,窗櫺上曾鑲飾無數造工精細的雲母石及雕飾,竟多被人趁機挖走,令人心疼。

年邁閣樓終究不敵時光的摧殘,過去不用釘子的建物,目前卻需動用粗條鋼筋來支撐固定。躡腳移近室內的陳設,發現搬空的屋內還留存著各代生活的刻痕,當窗口透過凋敗木條流洩下的自然天光與歲月調成的深淺斑痕交會,相映成歲月的見證,更提供給攝影人最喜悅的視覺享受。


驚恐的行旅心情


缺乏觀光地標的鹽水鎮,已不易發現明淨的旅店。順著中正路,經過幾間招牌模糊的旅社,竟發現都是古老殘破的黝黑空間,從門外望進去,只見濃妝的中年婦女,斜靠在矮小的塑膠椅上,吞吐著生活辛酸。我想,這裡只合適尋芳客居留。

拿出從觀光手冊抄來的訂房電話,我撥了號,並客氣詢問預定房間的方式。不料,接話的對方竟十分惡意地的回話:「訂什麼房,這裡是殯儀館。」隨即收了線。錯愕的我渾身發冷,所有的好情緒,都因電話而中斷。在原地佇立良久,深刻感受到惡意的人性,正在快速滋生、傳染。突然間,我失落了行旅者的心情,只留下沉重與不安。

初探陌生鹽水鎮,就與當地文史工作室失去了連繫;獨自尋覓落腳處,卻面臨投宿無門的窘境。背著滿袋的行囊,我感覺空虛,來鹽水的第一天,竟是如此狼狽。八角樓熱心的葉大姐,擔慮著我的安全,不斷為我撥電話找地方;地方派報的丁先生更幫我找到失去連繫的林先生。當晚,我回新營市,投宿葉家介紹的旅店,失溫的心,才尋回些許溫暖,讓我有餘力面對陌生的明天。


月津文史工作室


林明堃是位質樸的農家子弟,他利用工作及務農的餘閒,致力鹽水文化的振興,為成立不到一年的工作室,寫下可喜的成績。像「鹽水港的老相簿」就是林明堃奔走催生的,這是台南縣的第一本老照片集。

清晨,在一場傾盆大雨之後,梅雨季開始了。對農民來說,這是期待已久的天候,久旱的泥土,歡欣於雨的光臨,它們自得共舞,為大地孕育生機。田寮里位居鹽水港以南的沖積平原,是個寂靜農村,也是月津文史工作室的所在地。原先預定參觀的「賽鴿笭」因雨順延,於是我移往文史工作室。

雨中泡茶,生活自得,「創造月津新八景」、「到鹽水港前,搭戲棚,聽南管北管」、「還原書院成讀書會,供鹽水老人們終生學習」、「還原月津詩社,吟唱鹽水人的詩」...,這些都是獨具人文氣習的創意思考,很有「月港.月津」的風情。雖然,地方的參與度不甚熱烈,但林明堃相信:有志不怕磨。


農閒時賽鴿笭


中央公路歡雅一帶,每年到農曆三月的農閒時刻,就盛行「賽鴿笭」。多年來,已成為鹽水的傳統活動,也是地方庄里居民的重要娛樂。清晨六點半,庄里的廣播系統開始催促居民前去加油,前後進行二十多天的鴿笭競賽已近尾聲。今天是田寮里與天保厝的決賽日,平日不參與的婦女,也前來捧個人場,手拿小籃的流動攤販,此刻更是應運而生。

賽鴿笭是友誼賽,贏家將是未來一年的地方英雄,兩方的參賽者,無不想藉此揚眉吐氣一番,他們手握自己的愛鴿,蓄勢待發。比賽以兩天為一回合,選擇一歲左右的鴿子,到對庄背著短笭飛回原庄,一旦鴿子飛不過中界線,對庄的里民就可以任易「處置」這些敗戰之囚。

比賽將近尾聲,賽鴿身上的笭也從較小的「私笭」換成更大的「公笭」,當然失敗率也相對提高。我看著鴿子被縫整過的尾翼,正拖著直徑八寸的「公笭」,奮力振翅起飛,隨即落到前方不遠的枯樹上,稍作喘息。此刻,對庄的捕鴿群,紛紛拿出鐵絲圈網,準備圈住戰利品,有人甚至爬上樹,直接扯下驚慌失措的「戰俘」。運氣好的,還能被新主人認養,運氣不好的可能被賣進肉鴿市場,甚至立即被「撕票」。

眼見賽鴿苓對保育及作物的破壞,心中感到不忍。從重量到直徑的較勁,不知折損掉多少賽鴿,只為了「爽」快,只為了投射無奈與苦悶,卻讓鴿子失去天性中那股振翅欲飛的活力,這該誰來思考呢?賽鴿沒有談判代表。


從伽藍廟到思園的「文化造街」運動


朝琴路原名竹仔街,曾因買賣竹仔器被命名。往昔每逢國曆一、四、七日,東門外牛墟開市集,各地農民紛紛趕集來擺攤,形成熱鬧街市。近年來,牛墟漸沒落,市集卻未曾中止,只是變成「人墟」。在五十三將軍廟前的廣場,賣吃賣喝賣藥賣雜貨賣歌舞,形成老鎮難得的喧鬧畫面。

1961年,在當年省議長黃朝琴的奔走下,竹仔街才能順利擴寬,鎮民為表紀念之情,特將竹仔街改名為朝琴路。朝琴路上的「思園」是黃朝琴的私人別館,平日深鎖,目前為黃朝琴獎學金基金會所管理。

思園對面的鹽水國小,是鹽水鎮最古老的學校。走進校園,竟發現校內還有一座「小孔廟」及被列為珍貴老樹的四株黑板樹,可見其悠久的歷史。今年,欣逢百年校慶,操場上,一千多位三年級以上的同學,正在練習開幕典禮的大會舞。此外,校慶當天還有媽媽土風舞,歌唱比賽及老校友回校等活動,想必是盛況空前。

朝琴路接三福路的伽藍廟前,還保有部分昭和式的建築,布街、香鋪、金紙店全在這裡,商家門前不同的圖飾,正代表著不同姓氏不同商號不同興衰。忠義公旁的傳統市場,一早更是人聲鼎沸,比起隔壁無人問津的零售市場,可看出鎮民對新生活的冷淡。

「文化造街」的運動將從伽藍廟到思園,全段五百餘公尺,這個深具示範作用的常民運動,一旦帶動起來,對鹽水文化的振興,將有莫大的鼓舞作用。


常民生活


十多年前帶動鬥蟋蟀風氣的曾德輝,現正積極地推動地方田野調查,他是地方敬重的老鎮長,同時也是文史後進口中的「活字典」,當我來到伽藍廟斜前方的曾德輝家中,見他一面賣力地幫朋友銷售西瓜,一面珠連地告訴我許多鹽水鎮的興衰史...。

談歷史談文化都不如民生問題的重要。鹽水鎮的三次大水已讓曾德輝「聞水色變」,他支持一切文史工作的推動,但應先解決八掌溪堤防的缺口問題,他感歎水災傷害鹽水鎮太深。

中正路後段(尾街)的護庇宮,早期面臨鹽水港,故成為鹽水歷史文化的發祥地。現今,港口不再,香火鼎盛的景象,還能勉強維持著。走進護庇宮,我也入境隨俗地去捻了「米卦」,正所謂「一樣米捻百樣人」,米卦對當地居民的精神有重要的安定作用。李先生以易經的方式解釋卦象,是屬於科學的邏輯式分析。

到中山路的點心城用餐,品嘗意麵及豆簽羹,經濟的消費,滿足的享受。


從大眾廟溯源舊河道殘跡


遠在明鄭時期,聚波亭就是吟詩同遊的好地方,當時位於河港出口,往來船隻不歇,清代在聚波亭旁起建大眾廟,以庇佑航程順利。昔日的月津八景,只剩「聚波漁火」還能看見乾枯殘跡。

透過前人的詩文,我追懷著聚波漁火....「鼓枻歸來趁晚朝,輝煌燈火夜迢迢,影浮碧水星千點,光射金波蛇萬條。舟亂秋螢迷去路,檣危寒炬耀通霄,魚蝦卸罷祠堂外,殘陷搖紅倚降霄。」....

從大眾廟出來,沿著舊河道的殘跡走走停停,感覺鹽水港的輪廓。從黃金川清麗的「秋望」中,感受她對望月津橋的詠歎.....「津橋無語倚斜陽、秋草牽風翠帶長、俯視清流終不盡、橋南橋北葉飛黃....」,現今月津橋已不存在,遺留的詩句卻能源遠留長。走到月津路及橋南街交會,追懷月津港舊跡,去年水災來襲,所有的水道都被大水還原了,那是還原歷史的壯觀場景,不過犧牲太大了。

橋南里俗稱「過橋」,也就是通過興隆橋一帶,是鹽水最早期的商業街。泉利打鐵鋪的李一男,堅持用傳統風櫃升火,堅持一鎚鎚手工打鐵,56歲的他,脾氣有點古怪,卻是可愛的長者。那個傳五代的磨石槽,那個燻黑的木造古店鋪,那個比爐火還炫的光彩。都能在「泉利」被你找到。


武廟前,找回失落自信的蜂炮


從大眾廟北行,經武廟路,就能看見一塊巨大的招牌,那是「蜂炮博物館」也是鹽水文物館的預定地。耗資一億元,標高51.3尺的關公像,據說將成為未來鹽水的地標。

武廟是鹽水蜂炮發源地。光緒年間,鹽水白河地震帶發生瘟疫,地方祈求關帝君解厄,於元宵遶境大街,日久沿成習俗。據說每到農曆年後,街上隨處可見各式炮城的建造,著名商家更是推出繁麗花俏的花式炮城,他們深信炮放愈多愈興隆,爭奇鬥豔,蔚為奇觀。

商家舉香禱祝後,解開紅紙封條,點燃蜂炮,平行地面放射,直衝神轎。參與盛會的觀眾有人藏到轎後,也有人直接到轎前迎炮轟洗。伽藍廟前的大馬路,開始掛起炮陣,在元宵當晚,火光劃破夜空,彷彿荒野中的雷電亂舞;流星雨般的炮雨,更是散成瀑布煙花。

平日孤高保守的港區小氣財神,一到元宵就變得好客與熱情。似乎昔日的繁華市鎮,只能透過蜂炮來重現,每年斥資五千萬,只為了引人注意,找回失落自信。


鹽水製糖文藝季


岸內糖廠前的綠色隧道,兩旁栽種了澄心濾性的菩堤樹,這片包括學校、宿舍及工廠的糖廠社區,1994年已正式關閉,原計畫以博物館為新風貌的構想,也因製糖機器轉銷越南而變成不可能。岸內糖廠已正式走進歷史,昔日的「地標」大煙囪,早已不再冒煙,運蔗台車全數銹棄路旁。

1902年,由台南市人王雪農創立的岸內糖廠,已有近百年的歷史。1906年由日人接辦,更名「鹽水港製糖株式會社岸內製糖所」,載運甘蔗從肩背、牛車拉到火車運,一步步將岸內糖廠造就成最重要的製糖中心之一。第二次世界大戰,岸內糖廠被連年轟炸,滿目瘡痍,在工廠內的紅磚牆上,還能驚見無數蜂窩似的傷痕。空廢糖廠如今只剩少數守候的人,面對這片寂靜屋牆,窗外褪色的國旗,依舊迎風飄揚著。

貼著封條的門,依舊飄散著甜膩的味道,原以為那是遠不散去的回憶,後來才知道,已停產的糖廠,依舊供應附近中小型零售、加工廠的糖需求,所以倉庫的糖並沒有搬走,只有工廠停止生產。遠觀岸內糖廠的鐵皮外牆,是由深淺不一的黃色藍色拼成馬賽克式的外牆,很像歐式的超級玩具屋,讓人眼前一亮。

走出廠房、辦公室,就是一片傳統的日式宿舍,隨著三年前關廠,員工多數搬出,這裡已漸成空城,只剩少數退休的居民。荒廢的員工宿舍,原木色的屋牆,漸成自然的保護色,隱沒在枯樹與防空洞之間,讓人視而不見。這裡很寧靜很質樸,看在憂心的鎮民心中,卻是危險的治安死角,國人的恐懼,政府體察了嗎?

混著濃厚泥土味及草香的宿舍後段,留下許多前人栽種的芒果樹。每逢假日,總會吸引一些散步的人、打芒果的人,目前的台南縣長陳唐山,也曾是糖廠子弟。另一項特殊的景觀就是,成排的防空壕竟擠出參天的榕樹,眼見樹籐緊緊地裹著樹身,令人感受到荒置的蒼涼,那句「藤死樹生纏到死,樹死藤生死也難」的形容,令我不禁深深歎息,纏到死?糖廠已亡,何苦自殘。

今年的文藝季,從原來的蜂炮改為岸內糖廠,就是對糖廠文化的肯定。短短五天的文藝季在短暫的回春後,又回歸於寧靜,表面上沒影響什麼,卻牽引了鎮民對文化動員的些許熱情,當小鎮突然擠進兩萬多人,當停駛18年的糖鐵「甜蜜五分車--勝利號」奮力往返170車次,置身事外的居民,心裡都在微笑著。


田寮鄉間泡茶的恬靜自然


居住鹽水鄉間,生活是與太陽作息一致的規律,每天回到屋內,都是夕陽西下的時刻。一望無際的田埂,落日沉靜莊嚴地向下緩降,地平線逐漸擴大的紅霞,正隨著雲層的變化,時而橙紅時而豔紅時而紫紅,坐在玻璃窗前欣賞落日,一天的疲憊已得到大部分的紓解。黃昏,當大樹下的巨鐘響起時,就是鄰人共聚泡茶的時刻。

早起的落葉,就像正常落髮,是每日新陳代謝的循環。刷過我心頭的掃落葉聲,令人想起「掃塵除垢」的禪說故事,尤其對剛甦醒的靈魂,更有直指人心的效果。成堆落葉被拋進磚砌的四方陣中熊熊引燃,彷彿一切得失都可隨煙散去,再並轉化為可再生利用的有機能量。落葉開花,是捨後的燦爛,是捨後的成長。這是田寮居民的生活映畫,什麼樣的人最懂生活?這或許是見人見智的問題。


期待,老鎮的新生


歷史總在彈指間,就轉換了。再璀燦的生命終究難逃衰老,重要的是,心中永存一分自信的驕傲。只想著抱殘守缺,怎能不腐朽;從港埠、糖廠到一無所有,怎能不沒落。現今,鹽水已成為「蜂炮」的代名詞,新的關公地標將要取代糖廠舊煙囪的地位。如果,蜂炮真是鹽水老鎮的最後吸引力,何不奮力一搏。

精緻的文化推動,需要純淨的氣質才能維護,只要鹽水人能停止過度的豪氣與面子之爭,老鎮的新生還是很值得期待的。

回程,竟坐到最古舊的自強號,我再也不習慣了。(1997,新觀念)

※感謝「月津文史工作室」協助採訪



後記:(2009,四月)

旅行,一直是我熱愛的。但是,為了書寫的旅行,就變得非常壓抑,總將自己逼得太緊而疲憊不已。而,單純為了旅行的旅行,卻總受限於工作而無法經常成行。

前幾天,收到過往同事的Mail。

她寫著:「我喜歡旅行,希望一生是個旅人。所以決定前往大陸的偏遠地區小學支教,在一地遊居至少半年,實現不斷旅行的生活想望。這樣的生活,不僅是一種深度旅遊,也能貢獻自己的心力,是現階段的自己喜歡的生活方式。」

我也曾經對自己說,我喜歡旅行,希望一生是個旅人;但總受限於某些無法割捨的關係,讓不斷旅行的腳步走不遠又走不長。所以看了當年一起織夢的夥伴,已放下一切出走了,感受自是五味雜陳。不過,不論苦或樂,迷惘或確定,每一個當下,都是最好的時刻;我們不管在地圖上,還是夢土上,都在旅行著。

今天是「世界地球日」,而環保的生活,絕對不只這一天而已!「我喜歡旅行,希望一生是個旅人。」為這樣落實的豪邁喝采!!







( 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in82892&aid=2875941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鹽水一遊子
謝謝
2009/08/10 16:22
因緣際會下偶然搜尋到這篇文章
很高興你來造訪這個小鎮
也很感謝你寫下這些心情

看到尋找落腳處一段令人有些難過與失落
這個小鎮不該是這樣的
不知是否電話真的有誤
如果是, 那在這樣子的地方接到電話或許難免會以為是惡作劇而生氣吧
真相如何不得而知, 總是想為自己的故鄉說說話 :P
不過所幸你遇到"派報的丁先生"
可不知道這是我大舅還是小舅呢? 哈哈

看完文章
覺得反而自己對從小長大的地方不是那麼的認識呢
有空再來逛逛喔 :)
燁子(win82892) 於 2009-09-09 22:05 回覆:
謝謝回應喔!那電話,也許只反映了旅遊手冊的錯誤百出吧!沒事的!








獅之影.唯心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燁子晚安^^
2009/04/28 20:42

觀文後的感想

作者不僅是個旅人亦是位文化人

...獅子正在不同形式的製糖

呵呵呵

燁子(win82892) 於 2009-05-21 18:13 回覆:
我們都是文化人。我們的生活形態,就是我們的文化樣貌。獅子的糖,甜嗎?還是鹹酸甜??

■♀醫楊曉萍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當所愛與工作結合
2009/04/27 00:58

是適得其所還是澆熄花火?

許多人的心願實行上未必有想像中美麗

願你總能如願


燁子(win82892) 於 2009-05-21 18:22 回覆:
我想,當所愛與工作結合時,一定要不斷調整心態,才能讓最初的美感,不至於走味。畢竟,純粹自娛的書寫,可以無邊無際的隨心所欲;而工作上的書寫,必須透過許多會議與市場的種種,導致被一個個框框制約了。我還好,是自由工作者,可以不管框框的制約,卻有專欄總是無疾而終的淡淡遺憾。還是那句,調整心態啊!至少,我還是樂在工作的。楊醫師應該也是這樣吧!

快樂鼠尾草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熟悉
2009/04/26 18:31
看到妳所介紹的鹽水感覺真熟悉,讀書時去看過一次烽炮後就再也沒去看過,現在想想真是怵目驚心呢!!妳寫著晚上差點找不到住宿的地方,還真替妳捏把汗,因為在鄉下越晚就會越沒人煙,還好到處有溫情。。。也祝福妳當個旅人的夢想實現<<<<
燁子(win82892) 於 2009-05-21 18:39 回覆:
謝謝喔!當個旅人的夢想,如今已經轉變了形式,不是要走得多遠,而是要人生總有期待與夢想,而實踐的過程,就是一種旅行。

我呼吸所以存在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
2009/04/25 17:55
旅行一直存在想望裡!!!想起前年的綠島之旅.與經營民宿的年輕人夜飲聊天.看著他們抱持的夢想與希望.讓那次的旅遊有了些許意義!!!....
燁子(win82892) 於 2009-05-21 18:45 回覆:
理解你的感受,近年來由於民宿的風氣盛行,而其中懷抱夢想且人生閱歷豐富的民宿主人,往往都能為旅遊增添許多回味。有空,就近走走吧!感受總會難以預期!




沉潛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旅行書寫
2009/04/25 09:12

雖是旅行書寫,燁子這麼用心研讀耙梳文史資料,
且筆下流露著近似「在地」的深情,已超越了「旅行書寫」的格局囉…

當然…同為吾土吾民有以致之。

祝福燁子的書寫志業。

燁子(win82892) 於 2009-05-21 18:59 回覆:
謝謝鼓勵與祝福!

只是這樣的文章,並不受編輯台的青睞;沒有八卦,沒有置入性行銷。


黃冠軍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鹽水「鎮」
2009/04/24 19:25

我想沒有人會輕忽這個小鎮,每年舉行的蜂炮秀

印證了鹽水鎮的富足。

燁子(win82892) 於 2009-05-21 19:14 回覆:
呵呵!同學有沒有被蜂炮炸過啊!我可是被炸了多回了!

筱棻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09/04/23 18:59

沒去過台南鹽水

謝謝妳的分享介紹


*媽媽的守護者*
燁子(win82892) 於 2009-05-21 19:23 回覆:
不客氣!

古 月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驚喜
2009/04/23 13:47

旅行的感覺真好

享受漂流的日子


燁子(win82892) 於 2009-05-21 20:03 回覆:
單身的人,來去比較無顧忌;有家庭的人,就比較難到處趴趴走了。各有所得、所失;人生就是如此啊!

沙丘文學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讀後感....
2009/04/23 09:21

一篇令人懷感無比的台灣旅記散文。

燁子作家的深切投入,讓人深切感動;沙丘至此給予最高的肯定!

順祝 文安

                         -沙丘-

燁子(win82892) 於 2009-05-21 20:12 回覆:
謝謝鼓勵!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