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愛上夏天(改版)第十回
2007/11/06 20:06:58瀏覽501|回應3|推薦18

在夢裡,腦海中不斷重複的播放著我與書嫻的畫面,時而清晰、時而模糊,我已經搞不清楚這到底是夢?還是真實的存在過?

如果是夢,我希望可以一直沉睡不要醒過來。

如果真實存在過,我希望我和她的故事可以這樣繼續延伸下去……

就這樣一直沉睡到第三天的下午我接到了一通莫名的電話。

「……你還好嗎?」這是電話那頭沈默了一分鐘之後的第一句話。

「還好只是頭還是有點痛。」

「那就好。」

「不過妳是誰啊?」我還有點搞不清楚狀況。

「我是王書嫻啊!」

「原來這不是夢。」我興奮的提高了語調。

「?」我感覺到電話那頭傳來問號的「叮咚」聲。

「沒事、沒事,可能這幾天腦袋有點燒壞了,所以不太正常。」我趕緊掩飾剛剛興奮過頭的情緒。

「可是我記得你那天不是說你是硬漢嗎?」

「是啊!」我理所當然的說著。

「既然是硬漢,那應該不會因為淋了一點點小雨就感冒了吧!」

「老實告訴妳好了,其實我不是感冒,只是有一點點發燒而已。」

「那還不是一樣,虧你還敢說自己是個硬漢。」

「其實硬漢也是人,那是因為我忍受了別人所不能忍受的病痛,所以我才成為了世俗人口中的硬漢,妳懂嗎?」我振振有詞的替自己找了一個藉口。

「屁啦!」

「我給你聞。」我自以為幽默的說。

……」無言。

「不好笑嗎?」

「一•點•都•不•好•笑•」書嫻在電話的另一頭一字一字的說著。

「可是我覺得很好笑啊!」

唉-她怎麼會喜歡上你這種人。」電話的另一頭又傳來長長的歎息聲。

「誰喜歡我?」我有點驚訝的問。

「就是我說要帶你去見的那ㄧ個人。」

「既然她喜歡我,那妳就直接叫她過來就好了,何必如此大費周章呢?」我有點搞不清楚書嫻到底在玩什麼把戲。

「可惜她沒有辦法!」

「什麼東西啊!喜歡我就直接過來跟我說就好了,什麼叫沒有辦法?」

「因為她有癌症。」書嫻淡淡地說了一句。

「什麼!」我一度懷疑自己到底有沒有聽錯。

「就是因為她有癌症,所以才沒有辦法來見你。」

「對不起,我不知道妳朋友的情況,所以……」我的心情從原本的激動轉變成低落,這樣的情況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沒關係,反正我只是想在她剩下的日子裡替她做些什麼。」

「那有沒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

「有,你下午有空嗎?」

「怎麼了?」

    「我下午已經請假要去看那個朋友,你可以陪我一起去嗎?」

    「可以啊!反正我也閒閒沒事。」

「那下午一點半醫院見。」

「好。」

掛上電話我突然間有些傷感,雖然我並不認識那位女孩,但她的際遇卻讓我深刻的體會到生命的脆弱與無常。

下午一點半。

我依約來到了醫院,空氣中充滿著濃濃的刺鼻藥味,我完全無法想像每天待在這快令人窒息的地方是什麼樣的感覺?

是無奈,還是失去了對生命的渴望。

「你來啦!」書嫻從我的背後拍了一下我的肩。

我轉過身看了書嫻一眼說:「如果讓我每天待在這種地方,就算沒病也會變成有病。」

「你以為她喜歡嗎?」書嫻隨手按下電梯鍵。

我沒有接話,只是靜靜的跟在書嫻身後。

「幾樓?」一位熱心的醫務人員問。

「麻煩頂樓,謝謝!」

「妳們是恩惠的朋友嗎?如果有空可以多多來看她,最近她待在頂樓的時間越來越長了,院長和主治醫師都很擔心。」醫務人員的表情看起來有些憂心。

「我們會常常來看恩惠的。」書嫻勉強的笑了一下。

到了天台我看見那一個叫恩惠的女孩,戴著一頂白色的漁夫帽獨自站在圍欄旁邊,似乎心事重重的望著遠方,我猜想她一定對生命的無常充滿著無奈。

「恩惠,妳看我帶誰來看妳了。」書嫻快步的走了過去。

「藍夏……」恩惠轉過身的表情顯得有點驚訝。

「嗨!」我揮揮手故做大方的和恩惠打了個招呼,順著書嫻的身後跟了過去。

走近恩惠我才清楚的看見,藏在帽沿底下的她有著一雙跟書嫻一樣深邃的大眼睛,立體的五官讓我的眼睛瞬間為之一亮,但可惜她那雪白的肌膚幾乎讓人看不出血色,就像是一具沒有靈魂的軀殼一般,我真的無法想像她在這裡到底承受了多少煎熬和痛苦,還有這樣的日子她還需要忍受多久?

「你怎麼會來這裡?」恩惠的表情完全感受不到任何喜悅。

「因為我想見妳。」我想也沒想的直接回答。

「是因為我的病,所以來同情我嗎?」

「錯!我來看妳是因為我喜歡妳。」

書嫻聽到我這麼回答的時候,整個下巴都快掉下來了。

「你說什麼?」恩惠似乎不敢相信她所聽見的。

我.喜.歡.妳.」我慢慢的重複再說了一遍。

「你騙人,我不相信你!」

「是真的,其實我從很早之前就注意到妳了,所以我才會請書嫻帶我過來看妳……」我靠著書嫻跟我提過一些關於恩惠的事情,編了一個善意的謊言,我也不知道這樣做到底有沒有意義?但我只希望在她剩餘的時間裡,能夠開心的度過每一分、每一秒。

恩惠轉過身看了書嫻一眼,書嫻也拼命的點頭配合著我演出這一場戲。

我陪著恩惠聊了很多關於她的事情,我發現其實她的個性很樂觀,也並沒有因為得了癌症而感到沮喪,只是她不懂為什麼這世界上有這麼多健康的人,為了一點點小事情就選擇了輕生,對她而言只要能夠多活一分鐘,就等於是多擁有了一分鐘的幸福,想到這裡我不禁感慨老天爺對生命的不公平。

套一句「新不了情」電影裡的經典對白:

如果人生面對的最大苦難只是死亡,那還有什麼可以害怕的呢?

    人生沒有解決不了的事,也沒有無法面對的事。

所以各位一定要努力活著,才能看見這世界的美好。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aterweed58&aid=1353957

 回應文章

亞魯司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還沒看完
2008/06/10 15:07
我還在看
Ann.榜哥.生活事務所(waterweed58) 於 2008-06-10 18:38 回覆:
好笑嗎^^~

黑忍者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最後一句
2007/11/22 15:16
怪怪的,小說又不是廣播吶,還加個各位?不好意思,我多嘴啦~~
黑忍者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小說
2007/11/06 20:55
發表小說 佩服佩服
Ann.榜哥.生活事務所(waterweed58) 於 2007-11-06 21:57 回覆:

^________^

好說~好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