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愛上夏天(改版)第七回
2007/10/31 01:13:57瀏覽521|回應2|推薦55

 

    兩條平行線也許會有交錯的一天,

    短暫的交談也許是一段愛情故事的開端。

    你相信緣份嗎?

      深信不疑……

    深夜十二點,小歐還在聊天室逗留。

    網路的魅力無遠弗屆,世界有多大它就有多大,它不但能深入世界的每一個角落,更能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雖然虛擬的世界真假難辨,但是當你敲下鍵盤的那一刻,也許不可思議的事情正在發生……

    金城溜:又碰到妳了。

    可愛小桃子:是啊!你上次怎麼突然就離線了?

    金城溜:都怪我們學校的爛電腦,一直當機。

    可愛小桃子:呵呵-公用的電腦問題本來就比較多。

    金城溜:對了,關於我上次問你的問題……

    可愛小桃子:什麼問題?

    金城溜:就是本來今天要約妳出來的那件事。

    可愛小桃子:可是剛好我今天有事,所以抱歉囉!

    金城溜:沒關係,下次吧!

    可愛小桃子:你明天不用上課嗎?怎麼這麼晚還沒睡?

    金城溜:睡不著。

    可愛小桃子:有心事?

    金城溜:嗯!

    可愛小桃子:說來聽聽唄。

    金城溜:在說之前我可不可以先問妳一個問題?

    可愛小桃子:問吧!

    金城溜:妳相信一見鍾情嗎?

    可愛小桃子:我相信。

    金城溜:其實我原本是不相信的,但我今天卻遇見了一個百分百的女孩。

    可愛小桃子:這麼巧,我今天也遇見了一個百分百的男孩。

    金城溜:真的!

    可愛小桃子:那你有跟她告白嗎?

    金城溜:沒有。

    可愛小桃子:為什麼?

    金城溜:因為我怕失敗之後會連朋友都做不成。

    可愛小桃子:你連說都沒說怎麼知道自己會失敗,如果你連告訴對方你喜歡她的勇氣都沒有,那你失去的不僅僅是一個機會,還錯過了一個百分百的女孩。

    金城溜:或許妳說的沒錯,寧願給自己一個機會也不要留下遺憾。

    可愛小桃子:我支持你,加油!

    金城溜:謝謝,那妳的百分百男孩呢?

    可愛小桃子:這種事情我怎麼好意思開口,我是女孩子耶!

    金城溜:那妳可以先給他一點暗示啊!只要他不是像梁山伯一樣是個呆頭鵝,我相信他一定會感覺到的。

    可愛小桃子:希望囉!

    金城溜:既然我們這麼有緣,不如互留MSN等下次碰到再告訴對方結果如何?

    可愛小桃子:好啊!我把帳號給你。

    金城溜:那等一下MSN見。

    小歐一離開聊天室馬上打開即時通訊,將可愛小桃子的帳號新增至聯絡人並寄出邀請函,過沒一會兒可愛小桃子就傳來震動-

    怎麼是你(妳)!

    他們幾乎同一時間把字打出來,並驚訝的看著視窗右上方的照片

    金城溜:這個世界真的是太奇妙了,什麼事情都有可能會發生。

    可愛小桃子:我也覺得很不可思議。   

    金城溜:我想緣份就是這麼調皮,當我們繞了一大圈之後,才發現對方早已經出現在自己身邊。

    可愛小桃子:是啊!

    小歐他們像是有說不完的話一樣,開心的徹夜聊著……

    可愛小桃子:你怎麼突然不說話了?

    金城溜:我想問妳一件事!

    可愛小桃子:什麼事?

    金城溜:我想知道妳今天遇見的那個百分百的男孩是誰?

    可愛小桃子:我也想知道妳今天遇見的那個百分百的女孩又是誰?

    其實答案早就在他們心底,只是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因為他們都不敢相信緣份居然會就這樣降臨,而他們的百分百男孩和百分百女孩……

    是你(妳)……

    「早。」小歐無精打采的打了個哈欠。

    「哇!你被人家打啊?」我驚訝的看著小歐。

    「沒有啊!」

    「沒有?那你的黑眼圈怎麼這麼。」

    「我跟可柔聊MSN到早上五點多才睡。」小歐說完又打了個哈欠。

    「真有你的,才認識一天就已經開始談戀愛了。」我有點佩服小歐的語氣說著。

    「如果我說這是緣份你信不信?」小歐問

    「不信。」

    「你還記得之前電腦課的那個可愛小桃子嗎?」

    「記得啊!怎麼了?」

    「我昨天又碰到她了。」

    「然後呢?」

    「她就是可柔。」

    「怎麼可能?」

    「這世界什麼事情都有可能會發生的。」

    小歐把整件事的來龍去脈說給我聽,聽完之後我的下巴差點掉到地上,原本不相信緣份這種東西的我,從這一刻起深信不疑!

    說完小歐拖著疲憊的身軀就昏倒在書桌上。

    算算時間距離畢業也剩沒多久了,感覺上課似乎也變得沒那麼重要,每天到學校不是吃便當、聊天打屁,就是去逛逛校園看看哪裡還有美女可以哈啦,高中的生活好像真的沒有什麼壓力和煩惱。

    還記得高一剛踏進這間學校青澀的模樣,穿著大一號的制服,理著乖乖牌的學生頭,好像不用說臉上就貼著「菜蟲」兩個字。

    從開始的孤單一個人到小團體的漸漸形成,一直到整個團體的深厚情誼,好不容易和同學們建立起的友誼在此即將告一段落,雖然有時候會覺得不捨,但這卻又是成長必經的路程,三年下來有太多的喜怒哀樂在這間教室發生,一起搗蛋、一起挨罵、甚至一起被老師扁,那些過程或許都是要留到畢業後才能夠細細品味的吧!

    我單手托著下顎,憑窗遠眺的思索著……

    直到大頭用手架住我的脖子,我才發現原來我的身後已經站了一堆人。

   「你這傢伙又在做白日夢。」

   「幹嘛?」他們突如其來的動作讓我有點來不及反應。

   「廢話,當然是去福利社。」

   「小歐呢?」我問。

   「他早就睡死了。」

   「我不要去啦!」我死命的掙札著。

   大頭架著我的脖子往教室外面一直走,根本不管我的喊叫。

   說真的,我一直到三年級還是很不喜歡去福利社,除了上次提到的人擠人之外,基本上我認為那種場面比較像「暴動」,而其他的同學卻都否定我的說法,因為他們都浸淫在與女同學之間那種摩擦的「快感」。

    那天是我第一次主動與女生交談,而且我居然一點都不覺得害羞。

   「嗨!」我用手指輕輕的敲了一下站在我前面那位女孩的肩膀。

   她回頭用一種很怪異的眼光看著我,又轉頭繼續買她的東西。

   「嗨!」我又用手指輕輕的敲了一下站在我前面那位女孩的肩膀。

   她又回頭用一種很怪異的眼光對我說:「你幹嘛一直碰我?」

    「我?」

    「不是你嗎。」她的語氣很肯定。

    我有點錯愕她為什麼要這樣說,但我還是老實的回答:「對,是我。」

    「無聊。」

    「無聊!我?」天啊!這真是個美麗的誤會!當我正準備再用手指去敲她的肩膀的時候……

    「你這個變態。」她突然轉過身

    「不是…」我緊張的想反駁。

    「藍夏─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是誰,像你這種道貌岸然』的花心爛蘿蔔,整天藉著自以為很帥的處處留情,欺騙女孩子的心,我這輩子最瞧不起的就是你這種人了。」

    「小姐,我聽不懂妳到底在說什麼?但是妳的腳一直踩著我的腳,很痛!」我痛的受不了的說著。

    她不屑的把腳移開,還外加「哼-」的一聲。

    「哎呀!妳、妳氣死我了。」

    「活該!」她說完轉身就不知道鑽到哪裡去了?

     這就是我不喜歡去福利社的另一個原因「天降橫禍」。 

    由於在福利社要找到自己的同伴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我們總是很有默契的自動到門口去等,回教室的路上我把這件事告訴他們,每個人都笑到東倒西歪,沒人肯站出來為我講句公道話,或許這樣才稱得上是「最佳損友」吧!

    此時,腦中不斷浮現出她剛才說的話,我什麼時候變成欺騙女孩子心的花花公子?會不會是她認錯人?可是她剛才好像有叫出我的名字?她又為什麼知道我的名字?還有「道貌岸然」是什麼意思?而這句話跟「黯然銷魂飯」又有什麼關係?整堆的問號在我的腦袋持續發酵!

    課堂上老師專心的和同學們討論著畢業之後的目標,我也專心的望著窗外繼續做著我的白日夢,看著操場上正在運動的陽光女孩,我開始不自覺的傻笑起來,如果現在有人發現我的舉動,一定會覺得我是個「變態」。

    但我認為這應該也不能算是「變態」,因為這是思春期少男很正常的反應吧!

    為了證實這個理論,我只好望著窗外操場上的陽光女孩繼續「傻笑」。

    突然,一個巴掌從我後腦勺打下來說:「你這個變態在看什麼東西?一直傻笑?」小歐用一種異樣的眼光直盯著我瞧。

    很快我的理論馬上就被推翻,證明瞭思春期少男的傻笑是不正常的行為。

    「你不是睡死了嗎?」我回頭看了小歐一下。

    「醒啦!」

    「醒了就專心上課,幹嘛打我。」我有點不悅小歐馬上就推翻了我的理論。

    「光天化日之下做出這種事,我是怕別人誤會你是個變態耶!好心被雷劈…先不要管這些,我有事要跟你說。」

    「什麼事?」

    「可柔你知道嘛!我今天約了她看電影。」說完小歐就害羞的把臉貼在桌上。

    「那很好啊!你在害羞個什麼東西,三八。」

    「可是她說要攜伴參加。」

    「攜伴?」我有點被小歐搞糊塗了。

    「因為她怕只有我們兩個人去會尷尬,所以她找一個女的,我找一個男的,這樣比較不會尷尬,剛好你又是我的『麻吉』不找你找誰?」說完小歐又害羞的把臉貼在桌上。

    「不去。」我斬釘截鐵的說。

    「可是這次可柔帶的女孩真的長得還不錯,身材又好,該大的都很大耶!」小歐針對我的弱點不停的慫恿著。

    「該大的都很大耶!我看你是說肚子大,屁股大的那個肥妞吧!」我早已經看穿小歐的技倆。

    「哎呀被看穿了。」小歐沉思了一會兒說:「要不然今天的電影票錢我出。」

    「不去。」

    「電影票外加可樂。」

    「不去。」

    「電影票外加可樂再加爆米花

    「不去、不去、不去……」就這樣無聊的對話持續到放學。

    直到空盪盪的教室只剩下我和小歐,兩個人的書包都放在桌上一動也不動的凝視著對方,誰都沒有開口說話(因為嘴巴已經說到很渴),我用力的吞了口口水,忽然間覺得四週都在旋轉,身體還有點輕飄飄的感覺。

    媽的!從中午就被他搞得什麼都沒吃,餓到我頭都暈了。

    「你他媽的究竟想怎樣?」我打破沈默先開口。

    「不想怎樣,只想找你一起去看電影。」

    我突然放肆的大笑:「哈四個字,引怕死跛(impossible)

    「你他爸的居然敢這樣跟我說話,有時候做人不要太過份,什麼條件都開給你了,你不要敬酒不喝,喝罰酒。」

    「你現在說這些話是在恐嚇我囉!」我的語氣中帶點挑釁的意味。

    「什麼話是恐嚇,什麼話是邀請難道你分不出來嗎?

    「可是聽你說話的口氣不太像是邀請。」

    「難道你要我抬著轎子來請你,你才肯去就對了。」小歐的語氣開始加重。

    「不用了,做兄弟的我可承受不起。」

    「好,那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再問你一次到底要不要去?」

    「如果我還是不答應呢?」我緊握著書包背帶。

    「有些事情是由不得你決定的。」小歐冷笑

    「看來現在是該做個了斷的時候。」我拿起書包就往教室外衝。

    「想走,哪裡跑?」小歐大吼的追了出來。

    「你放開我。」我拼命的掙扎著。

    「不放、不放,你打死我也不放。」

    我一隻腳踩著小歐的臉說:「幹!讚呼哩死!」(台語)

「拜託!就幫我這麼一次,我保證不會再有下一次,就算是你可憐、可憐我吧!」小歐抓著我的腿拼命的哀求著。

    「不是我不想幫你,而是我真的沒有勇氣去面對那個肥妞。」

    黃昏的夕陽映著我無奈的背影,腳上還拖著小歐在走廊上一跛一跛的走著。

    「難道你忍心看著你的好兄弟沉淪在愛情海,看都不看一眼。」

    我看了小歐一眼說:「等你淹死了我會替你去上柱香。」

    「不,藍夏我不相信你是這種人,想當年『小蚯蚓』事件我挺你挺到底,沒想到如今你卻為了小肥妞不顧兄弟情義,我真的看錯你了。」

    我輕輕的將頭轉過去,默默的留下當年恥辱的眼淚說:「如果下次你敢再提起這件事,我就助跑加飛踢一腳踹死你。」

    「那你是答應囉!」小歐放開我的腿一臉興奮的表情。

    「時間?地點?服裝?」

    「時間七點、地點電影院、服裝隨便。」

    我開始佩服我自己的勇氣,「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我也只能安慰自己,或許情況不會像想像中的那麼糟吧!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aterweed58&aid=1337031

 回應文章

rose billing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我們想要甚麼就會相信甚麼
2007/11/02 21:00

                  胸中有墨   自然言之有物 

      加油喔   寫得很棒ㄋ

Ann.榜哥.生活事務所(waterweed58) 於 2007-11-02 21:00 回覆:
^________^感恩喔!!

恩沛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等續集…
2007/11/02 07:59
好想印出打包出國坐飛機的時候再看一次呢!呵呵~

↙↙↙快快快...按我按我!
Ann.榜哥.生活事務所(waterweed58) 於 2007-11-02 18:00 回覆:
呵呵~謝謝你的鼓勵喔^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