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愛上夏天(改版)第五回
2007/10/19 18:50:00瀏覽340|回應0|推薦9

一路上我加足馬力,努力的想跟上其他車子的速度,但我的摩托車卻顯得有些吃力,以現在這種情況看在我的眼裡,除了心疼之外、還是心疼,要是早知道今天會發生如此的慘劇,當初我就應該聽車行老闆的建議買那台125C.C.的重型機車,我邊想邊懊惱的捶著時速表。

反觀坐在後座的肥妞,她似乎已經忘記剛才生氣的一回事,正興奮的在欣賞沿街美景,「哇—微風迎面吹拂好舒服喔!你覺得舒不舒服?」

我假裝沒聽見,繼續專心的跟著前面的車子。

平常從中壢經過平鎮再到龍潭,頂多四十分鐘的車程,但是今天騎起來卻恍如一世紀那麼遙遠,這種心情各位讀者可以體會嗎?而摩托車的聲音也漸漸從原本的呼嘯聲轉變成為喘息聲,我彷彿這麼聽見。

望著眼前的景象,終於到了我最擔心的路段,停在紅綠燈下看著眼前面寬二十米、距離長達五百公尺大上坡,淚水又忍不住的在眼眶裡打轉,不要說車子會縮缸,我整個人都快虛脫到連吹油門的力氣都沒有了。

雖然小歐和大頭他們在旁邊不斷的鼓勵我說:「加油!就快到了。」

但看在我的眼裡,他們只不過是在幸災樂禍罷了,我越想心裡的怒火越是中燒,等一下一定要讓他們瞧瞧我摩托車的厲害。

綠燈一亮,路口有如閘門大開一般,所有人的車子拼命往前衝,我也不甘示弱的馬力全開,跟他們展開激烈的追逐大戰,一陣你來我往之後,我漸漸的從一匹馬位落後到二匹馬位、三匹、四匹……然後看著他們消失在道路的盡頭。       

「嗯你為什麼不騎快一點,都看不到他們了。」

「……」我沒有說話,默默的流下恥辱的淚水。

最後我只能將摩托車停在路邊,並轉頭對肥妞說:「不行,這上坡真的太陡了,我想我們兩個必須要有一個人下車用走的。」

肥妞用無辜的表情看著我,眼神中似乎透露著說:「現在天氣這麼熱,你忍心看一隻豬在大太陽底下用走的嗎?」

我心不甘情不願的下車,只見肥妞頭也不回的油門一吹催,便往前衝了出去,我抱著安全帽拼命的在後面追,一直到了平路她才停了下來。

我滿身大汗,氣喘吁吁的跑到肥妞旁邊說:「你載我,我沒力氣了。」

「好啊!上車。」

沒想到當我準備跨上摩托車的時候,肥妞她突然催起油門往前衝了一下,我愣在原地心裡想,我都快累死了妳居然還敢耍我,我氣的衝過去:「幹,妳這次敢再催油門給我試看看,信不信我賞妳兩巴掌!」

「好玩嘛!」肥妞一臉委屈的模樣。

「媽的,我還是自己騎好了。」都怪我是佛心來的,居然笨到把機車讓給她。

就這樣子我們一路尷尬到主題樂園的停車場,而他們早就買好團體票站在入口處等著我和她的出現。

一入園,每個人的臉上都掛著愉悅的神情,看到驚險刺激的遊樂設施,大夥都躍躍欲試的準備挑戰,唯獨我興趣缺缺提不起勁來。

看著肥妞,再看看眼前一堆高空的遊樂設施,我又開始後悔為什麼要來參加這個無聊的聯誼,同時不爭氣的腿還不自覺的開始在顫抖。

說實在的不是我膽小、不敢挑戰刺激的遊樂設施,而是我從小就得了一種怪病,而它正確的學名好像叫做acrophobia」,就是一般俗稱的「懼高症」,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才會導致我不能去享受那生死一瞬間的快感!

主題樂園裡的南太平洋區,是年輕人最喜歡的一區,有獨木舟、火山歷險、風火輪、海盜船還有令人聞之色變的大怒神,其實我個人還蠻喜歡海盜船和大怒神的,可是我只喜歡用看的。

大怒神,腳底踏不到東西會讓我膝蓋發軟;海盜船,手握不緊那根棒子會讓我全身發抖;火山歷險,無預警騰空躍下會讓我心臟麻痺;風火輪,三百六十度倒轉狂飆會讓我頭暈想吐。

綜合以上結論,證明我根本不太適合到主題樂園「浪費錢」。

不過沒關係,正所謂「天生我材必有用」,我也不是那麼一無事處,反正他們玩到哪裡,我就跟到那裡……「顧包包」。

「藍夏,陪我一起去玩嘛!」肥妞抓著我的手直搖。

「大庭廣眾之下不要這樣拉拉扯扯的,萬一讓熟人看見誤會怎麼辦?」

「我都不介意了,你有什麼關係?」

「妳不介意關我屁事!我是怕別人誤會我。」五線譜從我臉上滑落。

就在我準備撥開她的手的同時,不遠處大頭和小歐手裡正拿著霜淇淋快速的通過阿拉伯皇宮,眼尖的大頭立刻發現我們倆個,同時臉上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用手上的霜淇淋指著我和肥妞說:「你們倆個人……」

當場我著急的想澄清:「事情不是你們看到那樣,聽我解釋……」

可是他們卻丟下了手中的霜淇淋摀著耳朵,用飛快的速度逃離現場:「不聽、不聽,你不要再解釋了我們什麼都不想聽。」

「我這個白癡解釋什麼東西,乾脆去死算了!」我氣的咒罵自己。

肥妞馬上用手摀住我的嘴:「不,我不許你這麼說自己。」

看著她莫名的舉動頭皮開始有點發麻,五線譜瞬間又從臉上滑落,我開始懷疑她是不是瓊瑤小說看太多腦袋秀逗了,怎麼連這種話都說得出口。

天啊!你是打算玩死我是吧!

「那現在怎麼辦?」肥妞問。

「什麼怎麼辦?我還想問妳怎麼辦?」我手插著腰氣的說不出話來。

「那我們去吃東西好了。」

「我實在沒有胃口,難道妳看不出來我的心情很沮喪嗎?拜託妳可不可以不要再纏著我?」我滿臉無奈。

「我真的讓你這麼討厭嗎?」

「對,不需要我再說第二遍吧!」

未知一聽完我這麼說,突然間對我大吼:「你這個笨蛋、笨蛋、大笨蛋。

吼完之後肥妞便轉身衝向擁擠的人群中,留下錯愕的我還愣在原地,當然她瘋狂的舉動也引起了不少路人的側目,我立刻避開那些側目的眼光,趕緊打電話給小歐說:「喂-你們在哪裡?」

「我們在美式餐廳吃飯。」

「那你又在哪?」小歐反問。

「嘟嘟嘟嘟嘟嘟……」電話被切掉的聲音。

「有沒有搞錯?沒禮貌、沒禮貌,居然掛我電話。」

「誰啊?」

「還會有誰,藍夏啦!」小歐氣呼呼的說著。

大頭塞了一口義大利麵在嘴裡含糊的說︰「午祥塔應改使回了回牛的死在升旗吧!」(我想他應該是為了肥妞的事在生氣吧!)

「你們不要一直叫人家肥妞好不好?她也是有名有姓的。」可柔的表情有些不悅。

「肥牛油魚?油勁?」(肥妞有名?有姓?)

「她叫未知,松島未知。」

大頭一臉驚訝的說︰「妳本人!」(日本人!)

「拜託你趕快把嘴裡的麵吃完,聽你說話好累。」

「她真的是日本人嗎?」小歐也忍不住懷疑的問。

「對啊!她父親是日本人,母親是台灣人,高一那年才從日本回到台灣唸書。」          

「我看日本AV女優臉蛋身材都超讚的,可是她的樣子好像有一丁點不太一樣。」大頭把嘴裡的義大利麵硬吞進喉嚨

「你這隻下半身思考的豬,認識你都快六年了,還是沒有半點長進。」

「都這麼熟了,有什麼關係。」大頭還是一副痞痞的模樣。

「框啷!」一盤牛肉三文治突然出現在他們的餐桌上,所有的人同時都被嚇了一跳。

「呦!是誰向動物園的老虎借膽,敢惹我們的藍少爺生氣?」大頭裝做好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

我狠狠的瞪了大頭一眼,簡直是明知故問。

大頭見我的眼神有點恐怖不敢再多說什麼,只見他對小歐使了個眼色,便安靜的低著頭吃他的義大利麵。

可柔就不一樣,她才不管什麼三七二十一直接問︰「未知呢?」

不.知.道.」我聽到她的名字,整肚子的「懶趴火」就會冒上心頭。

「騙誰?我剛才還聽小歐說你和她在一起,現在你居然跟我說你不知道?」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你問我,我問誰啊!」

「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居然說這種不負責任的話。」

「是不是男人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有一根『尾巴』長在前面妳要不要看?」

「你…無恥。」

「我的牙齒都在這裡。」我露出整排潔白的牙齒給可柔看。

就這樣她一句、我一句的激情告白,對不起是激烈對白,讓整張餐桌瀰漫著濃濃的火藥味,彷彿下一秒即將引爆。

「不要這樣嘛!大家難得出來玩開心一點。」小歐察覺情況有點不太對勁,趕緊幫忙打了個圓場舒緩一下緊張的氣氛。

「開心?打從鑰匙被未知那個肥妞抽走的那一刻開始,我的心情就沒好過,難道都沒有人可以站在我的立場為我想一下嗎?每次聯誼我抽中的不是恐龍就是肥妞,為什麼就是沒辦法抽到稍微好一點的?你們告訴我為什麼?」我憤恨不平的說著。

小歐心虛的低著頭,明知道大頭他們是因為作弊才會害得我每次都抽中恐龍,但是基於不忍心傷害我以及顧及朋友之間的道義,他終究選擇沈默。

大頭繼續低著頭吃著他的義大利麵,小小聲的咕噥說:「算了,看開一點。」

「看開一點?你們還記得上次去烤肉嗎?有一個肥妞像球一樣從上面朝我滾下來壓在我身上,還好那時候我把小弟弟擺在右邊,要不然早就被她壓扁,還有一次別校的女生穿著火辣低胸小可愛,明明長得就像『史泰龍』,我…我居然會有反應……」我緊咬著下唇將頭撇向另一邊,淚水又在眼眶裡打轉。

原本濃濃的火藥味也漸漸轉變成尷尬的氣氛,然後沈默…再沈默……

為了打破這無聊的僵局,小歐只好先開口說話:「咦!其他人跑去哪了?」

「他們好像跑去野生動物園那邊吧!」

「這樣啊!時間也差不多,我們是不是該準備回去了?」

大頭看了一下手錶說:「嗯-是差不多了,我打電話給他們。」

我含著淚水,帶著落寞的神情咬了一口牛肉三明治。

結束了,今天的這場夢魘終於即將宣告尾聲,我想這一次聯誼將會讓我永生難忘,不過我似乎忘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但一時之間就是怎麼想都想不起來,像是腦袋被掏空一般,算了有什麼事回去再說吧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aterweed58&aid=1310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