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愛上夏天(改版)第十一回
2007/11/07 18:02:42瀏覽561|回應1|推薦21

    回到家之後我躺在床上,腦海中不斷浮現著恩惠瘦弱的身軀,我真的很想為她做些什麼?即使是一點點微不足道的也好,過沒多久我就接到了書嫻打來的電話。

    「你到家了嗎?」

「早就到了,怎麼啦?」我問。

「今天真的很謝謝你!我已經很久沒有看見恩惠這樣開心的笑過了。」

「小事一樁,我只是希望我也能夠幫上一點忙而已。」

「對了,我打這通電話來最主要是謝謝你今天的幫忙,但我又不知道該怎麼答謝會比較好,所以我決定給你許一個願望,只要不過份我一定盡力而為。」

「真的嗎?」

「真的。」書嫻在電話的那頭給我一個肯定的語氣。

……我暫時還沒想到,可以等我想到再告訴妳嗎?」

「當然可以啊!」

「我一定會非常慎重的許下這個願望的。」我在電話的這頭給書嫻一個肯定的語氣。

「那你先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擾你了!」

「先等一下……」我努力的絞盡腦汁想找些藉口來延續一些話題。

「怎麼啦?」

「反正現在也沒什麼事,我們再聊一下吧!」我硬是從喉嚨擠出這句話。

「那你想要聊些什麼?」

「聊聊妳吧!」

「我?」書嫻的語氣有些疑惑。

「是啊!聊聊妳平常的生活、興趣、嗜好之類……等等。

「可是我們好像還不是很熟耶!」書嫻柔柔的笑聲從電話那頭傳來,雖然我看不到她的樣子,但我卻感覺得到她甜美的笑容。

「有人說過妳和恩惠長得很像嗎?」我問。

「是有人這麼說過,難不成你也要說你喜歡我嗎?」

「如果我說是呢!」我有點驚訝自己怎麼會冒出這麼尷尬的一句話。

「……」書嫻沈默了一下說:「如果有個像你一樣的男朋友,應該會很幸福吧!」

「如果有個像你一樣的男朋友,應該會很幸福吧!」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聽見的,書嫻說她如果有一個像我一樣的男朋友,應該會很幸福吧!這一瞬間我彷彿看見小愛神邱比特,將他那充滿愛的神箭,牢牢的刺進我的心頭,即使萬箭穿心我也甘之如飴。

「喂!你還好吧?」書嫻在電話的那頭關心的問。

「快樂的不得了!」我在電話的這頭開心的哼著。

「既然沒什麼事,那你就再多休息一下吧!」

「那…明天學校見。」

「嗯,明天見。」書嫻說完就掛上電話。

我有點後悔剛才突然冒出的那句話,那會讓書嫻覺得我是個輕浮的人嗎?還是她真的只是因為隨口的隨答,所以…我的頭忽然又開始痛了起來。

隨後,雖然陸續接到一些朋友慰問的電話,但是我根本就無心去留意到底是誰打來的,因為我的思緒已經完全被書嫻佔據,我開始想念她的笑容、想念她的聲音、甚至想念她的人,真恨不得現在可以馬上衝到她的面前,告訴她說:「對,我就是喜歡妳。」

我開始想像我是個新世紀最浪漫的男人,我暗自的竊笑著。

才剛回過神這時小歐突然出現,站在床邊頻頻搖頭說:「你看起來不太像是發燒,倒還蠻像發情的公狗。」

「你什麼時候站在這裡的?」我傻眼的盯著小歐。

「如果我沒記錯,應該是從你夾著棉被滾來滾去的時候。」

我把整張臉埋進枕頭裡說:「你是怎麼進來的?」

「你媽開門讓我進來的。」小歐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

「找我幹嘛?」我試圖轉移他的注意力,當做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

「沒什麼事,只是單純想來看你好一點沒?看樣子精神還不錯。」

「當然不錯,躺了三天骨頭都快散了。」我打了個哈欠,用力的伸了一個懶腰。

「那明天會去學校嗎?」

「會啊!就要快要畢業考了,得趕快去學校跟同學鞏固一下感情。」

「那就好,小肥妞原本說要來看你的,不過我跟她說不用了,因為你這傢伙的生命力比蟑螂還強,死不了的。」

「是喔!」我根本就沒注意小歐在說些什麼?因為我還在想是不是要告訴小歐書嫻的事?但話才到喉嚨就覺得不妥,或許現在還不是時候吧!

「看你的樣子,是不是有話想跟我說?」

「沒有啊!」我急忙搖頭否認,小歐這傢伙真是恐怖,有時候我真的很懷疑他到底是不是有什麼特異功能,每次我在想什麼他總是能輕易的就看穿我。

小歐拍拍我的肩膀說:「好啦!看你沒什麼事那我先回去囉!」

「謝謝你來看我。」

「我們是好兄弟耶!客套什麼東西。」小歐單手握拳往胸膛槌了兩下,表現得一副超灑脫的模樣。

「我就知道我沒交錯朋友。」我的眼框感動到泛起陣陣淚光。

「明天見,拜!」

我目送小歐離開房間,心中還殘留著暖暖的感動。

 

隔日。

起了一大清早,滿心期待的想趕快到學校接受同學們關愛的眼神,但是才踏進教室卻發現氣氛有點不太尋常,同學們不斷交頭接耳在窸窸窣窣的說悄悄話,還用手對我指指點點,同時嘴角不時還露出嘲笑的氣味。

我左瞪右瞄,外加三百六十度旋轉掃射四週,龜懶趴火熊熊燃起不爽的說:「你們幾個在那嘰嘰咕咕的說什麼東西?」

全班被我嚇的一哄而散,只留下平常大家公認的「報馬仔」留在原地。

我用三七步站在報馬仔面前,一隻手叉腰一隻手指著窗外說:「他們在說什麼?」

「聽說你的睡姿不太雅觀喔!」報馬仔毫不避諱的張著嘴大笑。

當場我的青筋爆出,雙手握拳說:「小歐在哪裡?我要把他的頭給扭下來。」

報馬仔小心翼翼的用手指著我的後方。

「你來啦!怎麼一臉氣呼呼的模樣?」小歐把一疊資料放在講桌上。

我一臉狠勁的把拳頭放在小歐面前說:「虧我還把你當作好兄弟,你現在居然把昨天的事告訴全班,你是嫌我這三年的糗事還不夠多就對了。」

「哪有?話不要亂說。」小歐極力否認。

「我都聽到了你還說沒有。」

「沒有,我只是把當時的情況詳細描述出來而已。」

「你…」我氣到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不要生氣嘛!那是因為同學們關心你,所以我才會告訴他們你的狀況,況且大家都同窗這麼久了,誰不知道你的個性就是這樣。」

「算了!」我也不想為這種小事生氣,打從入學那天開始我就認定這裡的同學都是損友,而且是「最佳損友」,可是我卻又非常喜歡他們,很矛盾吧!

因為如果沒有他們陪我一起胡鬧,那高中的三年好像也白過了。

其實我們幾個損友也沒什麼太多的話題,不聊線上遊戲、也不聊八卦、好像只有說到女人才會讓我們幾個的心緊緊團結在一起,在學生時代這似乎是比唸書還正經的正經事,不知道這是不是從以前就延續下來的傳統,還是純粹是因為個人的癖好而去影響一個小團體,又或者該說這就是正宗的男兒本「色」吧!

突然間大頭從教室外面衝進來大喊:「快!快!快!大家想想辦法?下星期畢業考完就要停課了,小鬼應該要怎麼去跟觀三甲的那個女生告白比較好?」

「觀三甲的那個女生?誰啊?」我問。

「說了你也不知道。」小鬼一臉不屑的表情。

「你屌什麼東西?觀什麼三什麼甲,小心等一下我直接送你去觀落陰。」我不爽的用力勒住小鬼的脖子。

「大哥對不起,麻煩請你幫我想想辦法這樣可以嗎?」小鬼痛的向我求饒。

「還差不多。」我放開小鬼。

過一下子。

小歐先說:「送花。」

所有的人都搖搖頭,覺得這樣太老套了。

接著換阿東說:「寫情書。」

所有的人又搖搖頭,萬一情書被公開那乾脆去死算了。

老鄧說:「乾脆直接去她們班上大喊:『我喜歡妳』。」

所有的人馬上比出全世界通用的國際語言:「凸」 (國際語言 = 中指)

雖然到目前為止我還不知道大頭口中的她長得如何?也不知道她到底有何魅力?但是她竟然有本事可以讓一個對女人挑剔到不行的男人如此傾心,可見她一定存在著某種與眾不同的獨特麗質,真希望能快點見識一下。

正當所有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著毫無建設的話時,我終於開口說:「雖然我不知道你和她目前是什麼關係,但是喜歡只是一種感覺而已,所以你並不需要急著去告白,或許你可以先約她出去吃飯,或是出去走走,先從做個朋友開始應該會比較好吧!」

「聽你這麼說,好像也有點道理。」所有人頻頻點頭。

「因為當你試著去瞭解她,關心她的一切之後,才會比較容易融入她的生活,等到對方確定對你自己也有不錯的好感之後,再去告白也不遲。」

小鬼非常認同我的說法,也對自己充滿信心說:「好,那我就先約她出去吃個飯,培養一下感情。」

在大夥的煽動之下,一群人就這樣浩浩蕩蕩的往觀三甲教室的方向走去。

我感覺得到在這條短短的路程對小鬼而言是漫長的,緊張、惶恐、不安與期待,一下子全湧現在他的臉上,雖然目前暫時沒有太多的時間讓他去思考下一步該怎麼去做,但是我相信「勇氣」絕對是他現在最需要的裝備。

站在觀三甲教室門口,小鬼鼓起勇氣問:「請問王書嫻在嗎?」

而教室裡不知道是哪個三八大喊:「書嫻,門口有一群長得像流氓的人找妳。」

所有人的臉馬上歪一邊,流氓?

我們應該沒聽錯吧!當場真想站上前去呼那女生兩巴掌,再踹她兩腳讓她好好的看清楚我們這幾個人的長相,就算沒有像裴勇俊那樣帥氣斯文,也起碼也有幾分潘安之貌,況且我們身上穿得可是貨真價實的制服還有繡學號呢!

不過,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的學號還真像監獄裡的終身代號。

「請問找我有什麼事嗎?」書嫻瞇著眼睛站在門口對我們微笑。

當所有的人看到書嫻的笑容時,幾乎都快要被她迷倒,尤其是我和她四目交會的同時,我竟然發現我怎麼會糊塗到忘記她就是書嫻!

不管是現在的場景、也不管是現在的氣氛、都不容許我做任何不當的反應。

小鬼鼓起勇氣站上前說:「我可以約妳出去吃飯嗎?」

「……」書嫻的眼神忽然飄向我這邊。

我不知道此刻她的心裡在想些什麼?我只感覺到當下我的腦袋一片白,整顆心彷彿瞬間被掏空般難受,好不容易才靠緣份的安排拉近了彼此的距離,現在卻又因為命運的捉弄而疏遠了彼此的交集,小說可以這樣寫,但現實不用這麼殘酷吧!

為了避免見到不必要的畫面或聽見不想聽的答案,落寞的我悄然離開。

接下來的幾天,我猶如行屍走肉般的穿梭在學校與同學之間,沒有太多的表情,也沒有太大的情緒起伏,就像路邊爛泥裡的一灘死水毫無生氣。

原來喜歡一個人並不只有甜蜜的味道,也有這種苦澀難以下嚥的味道。

 

等畢業考結束,隔天就宣佈停課。

我幾乎已經記不起來畢業考的題目到底在考些什麼?而我在空白處裡填上的答案又是什麼?如果題目的內容改成我和她的故事,那我是否會知道正確答案?又或著該說其實答案早就在她的心底,並不是我所能決定的。

「唉」我嘆了深長的一口氣。

是誰說:「少年不識愁滋味」,我聽他在放屁!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aterweed58&aid=1356385

 回應文章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寫小說
2007/11/11 17:06

羨慕會寫小說ㄉ人

Ann.榜哥.生活事務所(waterweed58) 於 2007-11-12 23:42 回覆:
妳也可以啊!!我只是亂寫啦^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