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播種者與破壞狂的文明觀交流賽(下)
2010/01/03 00:52:25瀏覽555|回應0|推薦2

「從洋基球場的引退到五棵松球場的被拆除談球場文化問題」系列八(李祖杰)

在金鋒未和道奇簽約之前,台灣與大聯盟主導的全球化浪濤,非但是兩條平行線,本土職棒甚且被組頭及黑道給聯手泡沬化,前金鋒時代最強的CPBL重砲手廖敏雄,也在球迷的淚眼凝視下,從各球場的中外野處就地蒸發。

在那段黑鷹消失於天際,「黑筆」不再破空,穿透全壘打牆的苦日子,有多少人知道棒球跟土地的關係「非比尋常」?又有多少人聽過所謂的「農場」制度?或許答案就在曾引領風潮現已大退流行的美國西部片裡面吧。

美國的跨國資本文化常招惹批評,理由不外乎「俗不可耐,膚淺至極」,而掀開這頂大帽子細瞧,也果真赫見好萊塢影城坐鎮其中狂數鈔票,動輒拔槍相向的西部片牛仔部隊,更是眾矢之的共犯。

因為他們是另類的帝國主義騎兵信徒,除入侵美國原住民的領地,驚擾印第安人祖靈,還醜化反抗者的形像,強迫對方分享資源。但爭議性如此高的野蠻英雄印記,難不成連絲毫的正面價值也沒有?西部片的冒險色彩和拓荒精神,不正與棒球文化的落「地」生根及成長茁壯之發展需求遙相呼應嗎?

美國中西部農業洲有幾個「幸獲大聯盟軍團屯兵進駐」的大城市?而他們又提供多少「足令小聯盟球員賴以安身立命追夢淘金」的中小型城鎮?深耕玉米帶的莊稼漢,農暇之餘親赴現場觀賞小聯盟賽事的樂趣之豐富,只怕不下於收看電視播映的大聯盟highlights之快感吧。

真正的「農場」在哪裡?美國職棒遍「地」開花,深入基層民間的大小聯盟球賽,不就已經挑明了講,美國這個國家本身,就是一座超級大「農場」?牛仔攜家帶眷,駕著蓬車四出覓訪新生「地」,落腳後忙不迭著手圈籬築舍,墾犁蕪草,栽植穀糧,牧養牲口,還得替餵食的禽畜,搭蓋雞窩、豬寮、牛欄和馬廄等「硬體」遮蔽物,最重要的是,仍須時時防範前來劫掠或尋仇的「不速客」!

一幅幅溢滿不安情緒的戰鬥營生活畫面,也就在「持續俯腰播種」和「仰首化解破壞」的雙軌交錯循環之宿命中,被赤裸裸地呈現出來了。

爭鬥永遠存在,戰火無處不及,人生直如球賽,每天都得著裝上場,在輸贏的拉踞間幹活,內心的「佔有慾/在地性」強烈與否,往往決定勝負誰屬,對「挑戰者和被迫迎敵的人」雙方而言,道理都一樣:放棄掙扎或很容易,重建復耘又是何其難。

「農場」,若僅單指被禁錮的待烹宰或服勞役之動物,那是人的傲慢,終究會遭「受害者」經由屠體所散播的疫疾給懲罰;如果反向攬功,獨稱人力資源的養成及配置就是「農場」精神所在,那是對土地的不尊重,遲早得付出被滅亡的代價。

動物會因痛苦而呻吟,土地卻常靜默不語,而一旦「祂」悶慌了,再也憋不住滿腔怨氣,恣意翻身開口說說話,發發牢騷吐吐苦水時,那就是一場大災難,人也就有得受了。

所以,最高的「農場」境界,即是指土地。架構於土地上的一切人事物,充其量只是「農場」經營者必備或求之若渴的內外在附屬品而已。亦即,棒球的「農場」就是指興造棒球場的土地。

準此,就教blk37,依您的觀點來看,當下的金鋒和「黑筆」兩人,有否立足在同一塊「土地」上?   

(李祖杰/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備註:本文部份內容與每週一至週六晚上12點至1點在FM98.5「寶島新聲廣播電台」播出的帶狀棒球談話節目「寶島紅不讓」同步播出。

(
本文作者為邊邊角角球論壇美國職棒名家)

 

 

 

 

 

 

 

 

 

 

 

 

 

( 創作另類創作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oponepen&aid=3649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