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啟蒙(少年狼2)
2013/03/12 23:16:14瀏覽1403|回應2|推薦0

 

啟蒙(少年狼2)
沈政男

每個男孩子都會記得第一次發現手淫方法時的驚喜,但不一定會記得第一次對人生感到困惑是在什麼時候。

進入青春期的腳步,身體與心靈不一致,多數男生,國中的時候就是小色胚一枚了,但成為哲學家、開始寫詩,大都在高中時代,如果有的話。

上學放學、念書看電視,日復一日,注意力不會超過課本、教室、下次的考試,頂多是年輕女老師的臀部,國中男生就是這樣,不過是身體與器官抽長的小學生。

然而到了高中的某一天,腦子突然大爆炸,頭殼亂掉,開始懷疑一切,困惑一切,不滿一切,又渴求一切。

少年狼,憤懣、孤獨、倔強,隨時硬挺。

寧靜前的風雨、晨曦前的黑暗,等待啟蒙的第一道光,劈開混沌,為自己的靈魂創世。

我的啟蒙從閱讀開始。國中時代在南屯媽祖廟的附設圖書用掉了好多本借書證(一大部分是為了看管理員姊姊,這是後話),大都看些中國史、西洋翻譯小說,頂多似懂非懂想讓自己看起來很厲害地讀些數理叢書,相對論、費馬最後定理什麼的,於是當我在中一中的開架閱覽室,看到了志文出版社的新潮文庫,裡頭有哲學、精神分析、文明史、傳記、音樂與電影,各類領域的經典名著,我眼睛都亮了起來。

中一中(1983-1986)的圖書館在行政大樓後方,午休時間人還不少,看報紙、翻雜誌,也有人趴在桌上睡覺,這時候管理員,一位黑乾瘦的阿伯,操著台灣國語,就會前去拍拍肩膀,「同學!這裡不是睡覺的地方!」,表情嚴肅,十分盡責,大家背後都暱稱他為副校長。

那時志文出版社的翻譯本通常都不完整,像《夢的解析》、《意志與表象的世界》都是節譯,甚至譯筆粗略,一看就知道是生手兼差,但這是當時中文書裡面,最完整的世界思想叢書了,也比起我國中時代的軟性讀物豐富深邃太多,我利用午休時間,盡情地一本翻過一本,雖然大部分未必能讀懂。

威爾杜蘭的《哲學故事》是我第一本接觸的哲學書,算是簡單的哲學史,很通暢地介紹了哲學問題,啟發了我思考哲學問題的興趣。那時也有不少存在主義的書,齊克果、沙特等等,讀了很容易感染一股莫須有的虛無感。羅素的著作也介紹很多,有一陣子我因而很崇拜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寫完《數學原理》以後,心中一凜,過馬路都會特別小心,彷彿揭開了宇宙之謎那般地珍惜自己。幾年後電腦發明,就變成垃圾了。

中一中另有書庫,可外借書籍,但裡頭的書又少又舊。李敖說他念中一中的時候看完了圖書館所有藏書,其實根本沒幾本書。

高中自修哲學,像看書練武功一樣,很容易走火入魔,有一陣子我一直思索人生的意義何在,最後結論是人生根本沒有任何意義,不過是行屍走肉混日子等死,於是變得虛無起來,讓原本輕鎖的眉頭更形抑鬱。

高一升高二要分自然組、社會組的時候,我曾經認真思考過將來要考哲學系,但幾天後就打消念頭,我知道自己還是必須讀醫。

讀醫完全是自己的決定,我爸媽都是工人,對於大學科系沒有概念。那時讀了一些佛洛伊德,對精神分析有些概念與興趣,一下子就認定將來要走精神科,因為我對幫人打針開刀完全無法接受,精神科剛好可以收留我,耍耍嘴皮子就好。

人生意義的思索、前途的抉擇,就這樣在摸索中前進,雖然格局放大了,眼界更寬了,但始終不能破繭而出。

啟蒙就是社會意識的啟蒙。社會意識的第一步:政治禁忌的自我解放。

那時代的男孩子都會記得第一次發現獨裁者齷齪的真實面貌,那種被當成傻瓜欺騙的憤慨。高一的時候,一位中年女國文老師,還是外省籍,經常在講課中穿插提起蔣介石的荒唐事蹟,那時我聽了感到難以置信,甚至有些憤慨,怎麼可以侮辱偉人?

一秒鐘,我的困惑懷疑只有一秒鐘,下一秒我就啟蒙了,知道課堂上教的根本都是垃圾,坐在教室裡只是浪費時間。

我開始帶著攻擊傾向地挖掘歷史,爬梳禁忌,每看到一項反證,就在心裡狠狠刺獨裁者一刀。

我急切地參加黨外的選舉造勢場合,因為那是最快獲取政治資訊的地方,周邊的攤販賣了很多禁書,我買了《宋氏王朝》這一類的書,把自己反洗腦。

那時我把僅有的零用錢省下來買黨外雜誌,《八十年代》、《新潮流》、《時代》等等,都是編輯得非常好的人文社會讀物。報紙就看自立晚報,到了傍晚都迫不及待地拿著五塊錢騎著腳踏車,到文具店抽起熱騰騰的三大張,貪婪捧讀。

我也到剛成立的台中文化中心看大英百科全書,很扯的,寫到蔣介石的地方都被剪剪貼貼、塗塗改改,弄得好像狗啃的一樣。

有一次我穿著當時的高中制服,也就是跟警察幾乎同款的卡其襯衫長褲,理著平頭,到三民路的聯邦書局門口書報架抽起一本《八十年代》,要付錢的時候竟被老闆娘嗆一句:「汝做這途,是賺多少?」把我當成來查禁的警總人員了。

我對國民黨政權的鄙夷至此到了無以附加的程度。

所有的政治概念,都在幾個月內一一到位,加上我自修了大學政經社教科書,很快地對台灣的未來有一個梗概的看法。

那時我開始知道,生活在這樣的國度,追求個人幸福是有侷限的,如果群體與環境沒有進步的話。一有這樣的體認,我對於人生意義的困惑,馬上一掃而空了,我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

但我必須承認,雖然我自認天縱英明,高中時代的我是不懂台獨的,一直到大一我才啟蒙。一秒鐘,我聽了長老教會林宗正牧師的演講,一秒鐘以後,我從此就知道我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了,25年前。
 

( 時事評論公共議題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hegloberover&aid=7386188

 回應文章

加藤鷹騷手弄汁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1/21 13:19
白色恐怖的歷史背景是:國共內戰情報間諜滲透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大時代的悲劇。而非獨派宣傳的外來政權要來屠殺我們台灣人

而且如果沒有這些清共諜的嚴厲措施.台灣若被共產黨統治,台灣人必須歷經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乃至於饑荒!台獨分子對蔣有很多汙衊,許多對於蔣的評論,並不公道。

已出土的大溪檔案中另一封蔣介石洽於二二八爆發的前一星期(1947.2.20)直接給陳長官的親筆手令,透過墨跡斑斑的電文其實蔣早已向當年的台灣軍政大員下了密令:一是「據報共黨份子已潛入台灣漸起作用,此事應嚴加防制,勿令有一個細胞遺禍將來」

---

二二八事件後,蔣中正徵召白崇禧赴台宣慰。他下的第一個命令,便是停止濫殺、公開審判。許多人因此逃過一劫。

「某天我被叫出去,手綁著、眼睛被白布蒙住、趕到卡車上。黑暗中不知往何方,中間停了兩次,最後又送回來。」八十八歲的蕭錦文,二二八事件被關進黑牢,他上卡車時,以為自己正駛向生命終點。

「出獄後,才知道是白崇禧來了。」蕭錦文說,白崇禧一抵台便下令「未經審判、不得行刑」,這句話救了他一命,「在我前一天被叫出去的人,都死了。」他對白崇禧終身感念。

「不還原歷史,再怎麼道歉也沒用!」白先勇說,二二八有太多遭遺忘的歷史,就連白崇禧赴台宣慰這一段,也少人知道。「國民黨有對有錯,都該講出來!」「只有還原真相,歷史的傷口才能癒合。」

----

1950年台灣軍聞社發布的槍決政治犯照片,裡面包含中共共諜朱諶之等4人,以及其他中共特工或祕密聯共者被槍殺畫面,朱諶之、吳石被槍決事件,代表了共產黨組織早年在台灣滲透重大挫敗,再者,揭露此事等於披露早年共產黨在台的情報工作內幕。在台灣很多人會問:「如果朱諶之他們成功了,台灣後來會變成什麼樣子?不是更慘嗎!」


如果台灣被共產黨統治,台灣人必須歷經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乃至於饑荒,這是客觀事實,過去許多對於蔣中正的評論,並不公道。

加藤鷹騷手弄汁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1/21 13:15
不是不可以談白色恐怖.但應該講清楚白色恐怖歷史背景:是由於"當時國共內戰風聲鶴唳.所造成的人權受限甚至冤獄冤死".而不是被獨派操作牽著鼻子走朝:"外來國民黨政權壓迫殘殺台灣人"來論述!


二二八事件的發生是因外來政權,台灣如果有外來政權再度侵犯,就會再次發生二二八的悲劇???


由外省人陳儀後來投共被蔣處死證明當時白色恐怖的歷史背景是:國共內戰情報間諜滲透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大時代的悲劇。而非獨派宣傳的外來政權要來屠殺我們台灣人

而且如果沒有這些清共諜的嚴厲措施.台灣若被共產黨統治,台灣人必須歷經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乃至於饑荒!台獨分子對蔣有很多汙衊,許多對於蔣的評論,並不公道。

而且談完228及白色恐怖後(約死數千人).更要講清楚日殖時期所屠殺的40萬台民.讓媚日獨派了解真正的史實!

現在在媚日獨派的操作下.台灣人人知道八田與一.但有幾個聽過"雲林大屠殺"?


民進黨如果真的對過去的仇恨那麼在意.那日本殖民殺的台灣人幾十萬人(包括霧社/西來庵)遠多於228白色恐怖.那民進黨為什麼不要求日本道歉賠償建紀念館?這些屠殺事件也只比228早20年啊?為什麼就不用計較?

因為跟民進黨選舉的是國民黨而不是日本人.吵"雲林大屠殺"對民進黨沒有政治利益.這樣大家懂了嗎?

---

郝柏村談到白色恐怖時說,「我們在大陸失敗,到處都是共產黨潛伏分子,我們為了保衛台灣,不能容許中共分子在台灣社會各階層潛伏,當然我們採取了很嚴厲的措施」。他強調,「我承認,不免有私人的恩怨做為報復,也許有不少冤案,但這不是當初戒嚴本身的政治錯誤。」

郝柏村指出,台獨分子及共黨對蔣中正有很多汙衊,希望台灣的二千三百萬同胞除了感恩蔣中正外,每個人還要很冷靜、客觀地憑著良心想一想,如果沒有八年抗戰,台灣今天還是日本人的,如果沒有蔣中正帶著國軍守住台灣,那卅八年台灣就被共產黨統治了,哪有今天的民主自由?

他說,如果台灣被共產黨統治,台灣人必須歷經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乃至於饑荒,這是客觀事實,過去許多對於蔣中正的評論,並不公道。


----

由職司對台情報的中共解放軍總政治部聯絡部組織,國台辦、民政部支持建造的一座「無名英雄紀念廣場」,在北京西山國家森林公園落成。該廣場紀念1949年前後中共派遣來台從事情報工作,最終被捕並處決的1千餘名特務。

據指出,1949年前後,中共祕密派遣1500餘名幹部入台,50年代初,中共在台地下黨被查獲,大批地下黨員被捕,其中遭公審處決者1100餘人。這也是大陸軍方首次透露當年來台匪諜情況。

----

1949年,大陆1500多名“红色特工”赴台,以期配合“解放台湾”。然而在“白色恐怖”时期,近千人被逮捕处死,很多人连名字都没留下来。国民党政权败退台湾,接受渗透任务的1500多名中共情报人员,纷纷与家人告别,或者连一句话都没有留下,就上了奔赴台湾的大船。他们乔装成难民、香烟小贩、商人、败军,混入数以百万计迁台大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