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野百合的黎明~第五章失落的月
2008/08/30 19:53:09瀏覽493|回應1|推薦5
第五章失落的月

小帆:
  妳長大了,可以自己照顧自己了,進誠是個好孩子,叔叔相信他不會虧待妳,我答應妳媽咪的事算做到了,叔叔要走了;鐵盒中是妳媽咪的日記,她去世前那晚將妳託我養育成人,又說日記中寫著她所有過去,要我看完後把它扔了,千萬不要讓妳看見裡面的事情;小帆!妳不要怪妳媽咪,不要瞧不起她,她很愛妳,她是偉大的母親,妳如果瞧不起她,她會很傷心。我還是決定將日記留下來,因為這是妳媽咪唯一的遺物,對妳來說很重要,我沒有理由把它扔了,但叔叔還是希望妳不要拿出來看,當紀念就好,小帆,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再見了,小帆!小帆……
叔叔
陳水深留
  最後幾個字筆劃已有些凌亂,好似寫到這裡,心情變得十分激動,有幾個字筆尖甚至刺破信紙,感覺他還有許多話想說,仍想再三叮嚀什麼,情緒依舊隱隱流連,筆下墨痕終是停了腳步,只於結尾幾句上漾著淡淡水漬,像剛哭過,淚還是新的,沒有乾;耳畔彷彿低迴著他呼喚的聲音:「小帆!小帆……」
  「我在這裡!我在這裡!」我內心大聲回應,嘴角不禁脫口道:「我在這裡!」登時笑不出來,洩氣坐在床沿,臉色迷惘不解,將信遞給進誠,手上微感乏力,他輕輕握了下我的手,示意我別想太多,才接過信去看。
  「叔叔這次不是開玩笑,我感覺得出他分別的心情,他真的要走,但為什麼?好好的為什麼要走?」我茫然思索:「原來媽咪去世那晚,在房裡對叔叔說的,就是請他照顧我,媽咪……」想到媽咪,眼光不覺瞧向花瓶旁鑲滿貝殼的相框,那是叔叔為著僅存一張媽咪與我合影的照片親手作的,每個貝殼都是他從沙灘上用心揀來,巧思地黏上,木板和玻璃也都是親自裁切,雖稱不上極品,卻滿滿藏著他深邃的想念。
  相框裡的照片已微微泛黃,聽媽咪說,這是我出生滿周歲那天,芝敏阿姨幫我和媽咪照的。我實在看不出那個娃娃是我,但媽咪真美,清麗的秀色有種出塵的仙質,加上唇邊淺淺的笑,那個笑容……
  我的腦海閃過那夜,就在這裡,媽咪就躺在這裡,窗外的淒風似乎又將眼前的百合一片片吹落,落在她的枕邊、她的臉龐,帶著殘留的淚,一抹淡淡的笑容,就是這抹微笑,和照片裡的一樣,好美!只是我再也看不見了,看不見了……
  「帆帆!帆帆!妳怎麼了?」
  我從沈思裡驚醒,只覺眼前溼溼的,手中不知何時握著貝殼相框,玻璃表面斑斑點點濺滿溫熱的眼淚。
  「又在想伯母了,對不對?」進誠關切問,遞上一張面紙。我點點頭,接過面紙,先將相框擦拭乾淨,眼睛眨了眨,想再看一次媽咪的笑容,又是長串淚珠滾落;他拿過面紙,蹲下身替我細細將臉上淚痕拭淨,柔聲安慰:「帆帆,別哭了,伯母也很想妳喔!她在笑妳,這麼大了還哭,羞羞羞!」
  我被他逗笑,把相框小心放回花瓶旁,忽然記起叔叔的信,心內一沈:「你看完了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搖搖頭,閃過一樣迷惘的神色,似乎怕我失望,努力想說些讓我安心的話:「我打到大賣場問一下。」進誠是對的,那是叔叔上班的地方,在那裡應該會有些消息,進誠走出房間。
  我拿起信又讀了一遍,以手支額苦苦思索,他為什麼要走?只因為我長大了,所以就要走了嗎?不!不會的!叔叔知道,如果因為這樣他離開我,我會很傷心,他不會做讓我傷心的事;他心裡是捨不得的,他在流淚,信上有他的眼淚,他捨不得,我知道,十二年了,他照顧我整整十二年,只因媽咪的一句話,他就照顧我直到現在,他對媽咪的愛是那麼深,因為愛媽咪,他也這樣愛我,是因為他曉得媽咪從沒愛過他,他生氣了,他要走了,不!叔叔心胸沒有這麼狹窄,如果他心胸狹窄,也不會照顧我十二年。其實,假如媽咪知道叔叔這十二年為我做的一切,她早就愛上他,但真的會嗎?媽咪對爸爸的思念,從我懂事以來,思念就在漫延,即使媽咪臨終前,那抹別世的微笑,也在思念著他,那是她留給爸爸最後一次的想念,其實她在他方,也在永遠想念他吧!媽咪對爸爸的鍾情,實不亞於叔叔對她的執著,那媽咪心中是沒法再住第二人了。
  「唉!叔叔,媽咪雖然不能愛你,但小帆好愛好愛你,小帆不知道爸爸愛不愛我,但小帆知道叔叔很愛我,我已不曉得幾萬遍,在心中喊你作爸爸,從我們勾小指頭那天起,我就在內心這樣喊著,只是叔叔你說沒叫我可以喊爸爸,我不能喊,我很乖,遵守我們間的約定,但我已好幾次因感動喊出來,叔叔你沒聽見,但我真的有喊,只因小帆好愛好愛你,叔叔你知道嗎?叔叔!看在小帆對你的想念,對你的敬愛,你不要走,好不好?留下來,不要走!唉!」我深深嘆了口氣:「但真的是這個原因嗎?叔叔的離開是因為媽咪不愛他,這個想法太不成熟了,叔叔不是這樣的人,那到底為什麼?我不相信只因為我長大了,他就要離開這個理由,這是一個藉口,令我傷心的藉口,然而實情是什麼?叔叔你在想什麼?你在那裡嗎?」抬起頭,詢問的眼神望向門外,望向自門外走來的進誠,他也正看著我,四目相交,互換一個沈默的對答,他的眼光告訴我,叔叔不在那裡,不是今天不在,是明天、後天都不在。
  我還是問道:「有嗎?他在那裡嗎?」進誠似在思考該如何告訴我,他想要很輕地對我述說一個很重的事實。
  「你不要騙我,叔叔不在那裡對不對?」我盼望他說我猜錯了,但是……,咬咬牙,他點了點頭。
  「大賣場說他昨天已辭去那裡的工作,問了幾個叔叔的好朋友,都說他離去得很倉促,什麼也沒交待,他們還問我他為什麼辭職。」進誠說著,已上前握住我的手:「也許過幾天陳叔叔想通了,就會回來了,帆帆,妳先別太難過。」他安慰著,話聲充滿關懷,努力撐住我幾欲塌落的思緒,輕輕搖著手。
  站起來,焦急地,其實我已有些氣惱:「我們趕快去把叔叔找回來!」拉著他就往外衝。
  進誠拉住我,溫柔地理了理我驚慌失措的長髮:「小心走,別撞到了。」牽著我走出房門。叔叔既然執意離開,我們又如何找得到他,這是一個很簡單的道理,誰都明白,進誠也明白,但他並不說破,只是那句關切的「小心走,別撞到了」,便再沒說別的,沈卓地,要為一個他已決定呵護終生的人,扛起屬於這人所有的笑與悲傷,穩穩牽著我走出家門,走下了樓,走進這茫茫紛擾的俗世塵流。
  機車發動了,從中山北路到天母西路,從石牌到淡水,我們駛過無數他可能駐足的角落,不知錯認幾百張熟悉卻漠然的臉孔,重複說著「對不起」是尷尬的,是失望的,許多的失望加起來,變作絕望,變成沮喪。
  「叔叔,你在哪?你在哪……」我內心不斷問著,時間一分一秒飛逝,像迎面呼嘯的急風,那樣快、那樣利,吹亂安全帽下的長髮,吹亂了我的心。黃昏悄悄睡下,夜色慢慢站起,一下子天上地上都閃爍著星,又是夜裡的一個白天,屬於歡樂人們的白天,絢麗的、繽紛的,亮著光的招牌映照人群的笑語,一聲聲流連在熱鬧的街,飯香、菜香、酒香、肉香,男人的味道,女性的芬芳,都興奮狂野奔竄在這屬於放肆的白天;安全島上結實星芒的路樹,似乎提醒著我們紅燈綠酒的世界延伸了多遠,車喧人喊中,我們的引擎是唯一的悲嘯,擁著兩個心在剝落的人,懷裡深埋著冬天,那結冰的季節,眨眼已掠過一間烘焙屋,依稀還能感覺金黃色的溫度,像是守候遊子的燈火,只是屬於我們的溫暖已經熄滅,被一個親愛的親人驟然帶走,我們要把他找回來。
  從鬧區到郊區,從近山到靠海,夜在不知不覺沈沒,溫度在一點一滴沈沒,我的心在愈來愈深的沈沒,縮緊脖子,雙手更依賴地抱住他,像是抱住還有溫度的希望。春,應該是和煦的季節,卻有雙剪刀般的素手,於陽光流浪的時刻,冷厲地抓傷人們的血和臟腑,那樣的寒是深邃的,當你察覺時已在骨髓中結霜;偶然視線望向遠天,一輪要圓不圓的冷月,似乎也在春寒裡懺慄的月,而我心裡也有這麼一個月,在看完那封信以前,它曾是一輪又大又圓的滿月,一輪幸福的滿月,它提醒著我,我是那麼幸福,擁有多少被愛的幸福,媽咪、叔叔,還有進誠,他們的愛構成這輪心上的滿月,媽咪是月,叔叔是月的圓,進誠則是月光,那充滿精神卻無限溫柔的光芒。
  十二年前的一個雨夜,這輪月曾經那麼傷心地失落過,被一位非親非故的陌生人苦心地找回來,從此他不再是陌生人,其實從第一天病房握緊他的掌心開始,我就不覺得他陌生,反而有股重逢的第六感,只是當時我並不如何清晰想過;為了我,他小心尋回那輪月,他化作月的圓,讓我心上天天升起滿月,在那裡又大又圓地亮著,努力維持著我的笑,我的快樂。進誠的出現,使滿月的月華加倍絢爛,像一圈無可挑剔的玉幣藏於胸懷,溫熱著我的心,使它從不冷卻,我已找不到任何標準要求我所過分擁有的幸福,在不知不覺間充溢的幸福。
  但現在……,月缺了,是那般還沒心裡準備地缺了,彷彿完整的生日蛋糕被人偷吃了一塊,月華拚命想挽回這待崩圮的頹勢,卻只是更清晰彰顯逐漸黯淡的輝煌,如同今晚的月,此時我正望著的,冷冷的,要圓不圓的夜月;其實還能說是圓嗎?當他決定要走的時候,月圓已無聲無息走向過去,叔叔!你的離別在毀滅一個完全的幸福,你曉得嗎?曉得嗎……
  機車猛地煞住,心神的恍惚使我誤以為身子仍在飛馳。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老查居士新書4-明月依然在心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問安
2008/08/31 23:30

羽白吉祥

閱讀你的小說才是一大快事

我仍在學習中

祝如意

羽白(p507980071111) 於 2008-09-03 08:21 回覆:
居士早安
謝謝您的鼓勵
您如此謙虛
我更要好好學習

祝安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