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河畔的吟遊詩人(三)
2022/01/31 10:49:22瀏覽3884|回應0|推薦11

之1 之2

三、

歐洲文藝復興時期,遍地不是藝術家,便是欣賞藝術的觀眾。在英格蘭綠草如茵的河畔,莎士比亞與同好搭建了環球劇場,迎接川流不息的人潮。

不管是早期上演的喜劇或歷史劇,或晚期的四大悲劇,觀眾屏息聆聽的是男女主角於劇情轉折時,在河畔所吟詠的詩歌。像在「羅密歐與茱麗葉」中,兩人初相見,莎士比亞便讓男主角以優美的十四行詩,對旁人詠嘆她的美麗。

火炬不如那位女孩明亮
她像非洲女人 深黑臉頰上的璀璨珠環
像落入凡塵的珍珠

所有人世的詩句
都不足於形容 她每一吋的美麗

她周旋在一群女伴間
像潔白的鴿子步入鴨群中
當舞音歇止後
我要前去握她那纖細的手

我的歲月 以及從前的愛戀
都消逝無蹤
因為直到今夜 我才遇見人間真正的美

我只怕我的一雙髒手
污瀆了我聖潔的女神

閱讀莎士比亞的14行詩,總有熱情奔放的感覺,不知東西方的民族性不同,抑或文藝復興時期的河畔月光太詩意,劇場的觀眾太熱情,讓莎翁劃下不朽的詩句。

在現代的台北城,當然無法複製當年的氛圍,國家劇院裡的人太正襟危坐,一些劇場的演出太超現代,演出的往往是深奧的哲理,而非單純的愛戀之美。

但某年的冬季,與台北愛詩社的朋友,登高到台北最高的101樓上,在環形空間內,想像在文藝復興時期的環球劇場內,倒是以iPad賦詩一首。沒有愛芬或泰晤士河,但月光灑在台北城,宛若一條光河,我也剎那讓吟遊詩人沙翁附身。

星夜的告白
詩詞創作/路仁教授
音樂創作/路仁鋼琴曲130號

不曉得是不是造物者的遊戲
讓世間的生命都分為男與女

又要他們耗盡時光去追尋
追尋被分割的另一半

而我 幸運地
走過這麼多年之後
終於遇見妳

妳一定是我被分割的另一邊
不然初見面時
為何  我會覺得已經相守了億萬年

在這億萬年間
妳曾是海底的魚
在我悠游過妳身邊時
錯身而過

我曾是洪荒世界裡的鳥
飛呀飛 那個世紀太亂
我尋不到妳

我以為當我流著汗水
修築金字塔時

妳披著面紗從我身旁走過
一定會跨越階級的鴻溝
給我一個吻

但妳怒罵詛咒我
這個卑微的奴隸

我流著淚 把傷痛流盡
直到人類可以用機器蓋高塔時
才敢出來找妳

今夜 在台北最高的樓上
在煙火滿天的時候
讓我說 我真的真的愛妳

〈續讀之4

( 創作散文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ybook678&aid=171488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