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子夜啁啾
2009/02/16 23:42:30瀏覽970|回應1|推薦17
前此住在伊州。三月,儘管節候緩轉,春氣漸發,而每當寒風臨襟迎來,含蓄的春神瞬間屈服隱匿,任凜冽的冬威繼續發酵。總要盼到四月中旬,春,這才豁然舒開了雙臂,挾著回暖的氣息,融化新鮮的雪水,撫育出燦爛的萬紫千紅......。

然而,此時此地,二月的南方,我已開始享受南遷以來的第一個春季。

話說三星期前,連續幾個午後,總驚見如林鳥陣,自藍天撲地而來,紛紛落在家家戶戶的前庭後院。群鳥在枯黃的草坪上輕盈跳躍,吱吱喳喳,密密相隨,黑壓壓一望無際,蔚為奇觀。又忽然間,驚弓也似,同步啪啪振翅,旋風一般飛逝,不知所向。

難道是春天的腳步近了嗎?

不可能的,才陰曆十二月初啊!朋友方才電話中還提到:伊州香檳此刻正在下大雪。

可就在當天深夜,寢前閱讀時,一向沉寂的院落,出現異乎尋常的動靜,隱隱約約聽到一陣陣圓柔的鳥語,低聲在空氣中流轉,
啁啁啾啾,為入夢的黑夜,譜出神秘的氣氛。

我被這詩樣的輕聲細語吸引住,因而終夜處於半清醒狀態,在鳥語啁啾中
睡睡醒醒。直到清晨,那鳴聲忽然化作活潑清脆的啼音,將我完全喚醒時,我耳際嗡嗡的,猶似昨夜啁啾。

子夜裡,我何嘗聽過這樣的鳥鳴聲?

睡眠不足,思路混沌,於是捐棄書報,不如忙碌家務,竟然在廚房及浴廁的接缝處,發現一群空前碩大的巨蟻,綿綿密密,爬成一列長征的隊伍。

向來聽說,許多動物具有萬物之靈的人類所不及的第六感。猛想起在深夜交耳
呢喃的鳥群,是否有意透露天機?那麼白天所見黑壓壓的鳥陣,也是不祥的訊息囉!

回憶一兩個月前,德州大水氾濫,去年前年飛機一再失事。還有蘇聯大地震,還有......。

那麼,下一場人間的輪迴浩劫,究將指向何方?

思想至此,那
曾經被我讚歎甚至寧為失眠的啁啾之音,不再悅耳了。開始嗅到一絲陰沉的氣息,在四周漫散。

帶著迷茫的心情,度過兩個雨天。雨稍歇,我透過窗玻璃往外看,欲探尋有無積水。驚訝地發現原本枯黃的草坪透出了一層嫩綠,上面稀稀疏疏挺立著鮮亮的小黃花,繼而發現籬邊枝梢上也暴開了一列嫩葉,在空中迎風招展。

此情此景,令我心情豁然開朗,喜悅升騰,內心產生一份積極的期待 ── 終於入夜,果真如我所料,天籟般的鳥語
又開始在院落的枝梢處婉轉起伏

這一夜,我闔上床頭書,刻意清醒,要靜靜、專心地聽它。寰宇清靈,毫無喧擾,不見光塵,我聽到最純潔的啁啾之音,
溫雅從容,在黑夜中繚繞,聲聲流瀉充滿生機的旋律,傳遞報春的喜氣!

不必懷疑,這一切都是迎春的訊息!


其後,又是春雨交連。滌淨臺階,沐浴園景,養出更豐潤的五色芬芳。空氣裡處處透露清新的春氣,大地復甦的氣象已毫無隱遁的餘地。我開心極了,再也沒有比春天來臨更令我興奮的消息。

今晨出門,車過處,只見道旁一片紛紅駭綠,隨風掀浪;高高矮矮的樹上,百花爭奇鬥豔,推推搡搡,競先展露春跡。迎著滿目春色,我不禁哼起了「快樂頌」,想那深夜裡噤不住聲的鳥兒,當也是這等心情。

伊州五年,我總嘆春光來遲,如今南方春意特早,我竟然曾有質疑之心,差點辜負了這大好時光。人世的杞憂,荒唐可笑!

案前入座,展開信箋,文字裡我夾入春花一瓣。但願抵達伊州之日,花氣猶在,邀友人分享這春來的喜悅!

今宵,我又捨不得入夢。想要靜聆:子夜啁啾!
﹝原載  一九九二年五月一日  世界日報副刊﹞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elodiepan&aid=2653338

 回應文章

阿丁正傳™©®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妳1992 文
2009/03/04 08:06

子夜啁啾

鳥雀林木頻啁啾

透露天機足堪憂

迷茫心情何所似

最終喜悅上心頭


舊金山阿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