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理性與浪漫精神代表——胡適
2007/07/23 10:49:20瀏覽6368|回應26|推薦22

「五四運動」八十三周年紀念日,台北市政府特別舉辦「五四」知名人士書畫展,以彰顯前人思想和藝術造詣之丰采,追念其事績,並學習其奮起為時代先驅之精神。在展出的八十二位「五四」人物中,我們赫然發現其中有三十七位與台灣有關,而其中又以胡適對台灣影響最大。就如同台北市政府之前紀念「二二八」一般,所有重要的歷史紀念日,其意義並不局限於一時一地,而是在普遍價值中與時俱進,成為進步動力的泉源。因此,在今年「五四」這天,英九希望能再一次審視這段歷史,並呼應當前的政治、社會與人文環境,尋找新的思考和出發。

「五四」的策源地是北京,隨後遍及全中國,這段過程已被反覆探討研究,大家都很熟悉,因此,這次英九比較側重的是「五四」與台灣的精神連繫。

「五四運動」發生幾年後,旅京台籍作家張我軍即在《台灣民報》上發表〈致台灣青年的一封信〉、〈新文學運動意義〉等一系列評論文章,將「五四」的新文學思潮直接注入了台灣的文壇,開啟了台灣新文學的時代。無論今天的評論家如何界定台灣文學史,大抵上,「五四」對日據時代台灣新文學直接、深遠的影響已是定論。儘管後來又有其他的歷史因素加進來,不過一九四五年台灣光復以後,「五四」所標榜的自由、求新的知識份子精神又以另外一種途徑在台灣播種生根。

一九四九年兩岸分立後,「五四」的代表人物胡適博士選擇在台灣定居,繼續傳播自由和人權的理念、作育英才、獎掖後進,並擔任中央研究院院長,奠定台灣高等學術研究的精神。可以說,經由張我軍先生,戰前台灣吸收了「五四」新文學運動的創新活力;而透過胡適博士,戰後台灣直接繼承了「五四」自由派知識份子自由與人權的信念,以及敢於直言的風骨。

英九要借用總統府資政彭明敏先生的親身經歷來說明胡適先生精神遺產中的一小件。彭資政曾幾度形容胡適先生與他的師生情誼是「一則很美的故事」,容我節錄他的回憶錄《自由的滋味》中一小段:「胡適先生在中央研究院的一次會議上,心臟病猝發而倒地,我趕回家,並乘計程車到南港去,到達那裡時,他已經去世了,躺在地上,覆蓋一席白巾。我端詳他的面孔,他的神情就與生前全神貫注說話時一模一樣。……在我們將近十年的交往期間,這位最仁慈、最親切的學者,對我始終隱匿他私人幫助我完成在加拿大的進修這個事實。我也太天真,太不夠經驗,毫無意想到有這種可能。於是,我失去了一位最諒解我而最不自私的前輩和支持者。」這段話讀來令人動容,原來當年彭先生赴國外求學過程中,胡適先生曾大力協助這位素昧平生的年輕學者,彭先生當時的感受可想而知。

彭明敏先生日後的政治主張以及走過的人生之路,大家都不陌生,而這麼多年之後,他仍稱胡適先生為「最諒解我而最不自私的前輩和支持者」。

胡適先生代表的正是「五四」海納百川、兼容並蓄並且帶一點浪漫色彩的人文精神,足見在思想的世界中,自由、人權、民主這些概念是不分地域的;在人性的領域中,寬容和尊重這些價值也是穿越時空的。它們共同促成了人與人之間的相互信賴、幫助和感念,從而設定了人類文明的高度道德規範。胡適先生是一位偉大的思想家,他的許多名言被反覆引述,其精義即在於實證的態度和理性的精神。他堅持自由與人權,卻也強調容忍和理性,甚至說過「容忍比自由更重要」的話,因為這兩者互為表裡,缺一不可。

由於講求實證,強調漸變而非激變,在很長一段時間裡,許多人對胡適感到不理解。或許是,在貧窮動亂的中國社會中,人們滿懷挫折感,一步登天的激進主張往往有其吸引力,加上政治上的壓制,反抗意志很容易轉化為革命的熱情,胡適有關民主與容忍並存的主張極易被誤解為軟弱和沒有誠意。問題是,一旦激進的革命思想付諸於行動,革命所要求的嚴密組織和思想紀律,勢必又回頭過來排除異己和限制自由。此時,人權的意涵不是被扭曲就是被壟斷,成為人權的反面。事實上,一旦激進思想取得了正當性,各種打擊異己、破壞人權的做法往往更肆無忌憚,更無反省的能力。這種活生生的實例,國內外俯拾皆是。

這便是胡適自由與人權的思想精髓,它是以容忍、理性、溝通、尊重等價值為基礎的。一九四九年以後,中國大陸經過了三十年激進的政治烏托邦實驗,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共產黨才醒悟過來,獲得一個與胡適思想近似的結論「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至於胡適先生生前最後十二年與台灣密切的關係,文史界已有詳實的紀錄,尤其由近年公開的相關信函和日記中,人們可以清楚的看到,胡適先生在言論自由、憲政體制以至雷震案上對蔣中正總統的坦率直言。雷震先生創辦的《自由中國》雜誌,由評論時政、宣揚民主,逐步走向結合本省人和外省人的組黨運動,成了台灣光復時期最重要的思想啟蒙和民主運動。其中,胡適始終扮演精神領袖的角色。

儘管此事最後以挫敗告終,但播下的自由思想種子卻深植於新一代青年的心中,為日後台灣的民主事業做了重要的準備。這便是胡適對台灣深遠的影響,他在艱困的環境中,繼續傳播民主與自由的信念,努力創造良好的學術氣氛和環境,並經由諸如彭明敏先生日後的感念之詞,在台灣這塊寶地上,留下了令人景仰的人格典範。

四十年後的今天,台灣享有中國歷史上空前的自由,民主憲政有了長足的進步,如果胡適先生能親眼看見這一切,必然會感到欣慰與驕傲。不過另一方面,我們的民主仍然稚嫩,民主的機制仍待完善,法治的水準仍待提升,自由的內涵仍待充實,許多非理性失衡的現象四處可見,包括政黨之間的衝突,人與人之間普遍缺乏互信,表現於外的就是相互對立、彼此醜化、揭人隱私等等。其結果便是,權力相互制衡的民主體制成了權力相互衝撞的殺戮戰場,反映在社會上的則是許多人厭煩、冷漠、疏離和分裂的情緒。

如果這種情況繼續下去,必將成為民主的逆流,導致不良的後果。儘管如此,我們對民主政治的信心不應有絲毫的動搖,畢竟它反映了人類的終極價值,更是幾代人共同在台灣奮鬥的成果。在此,英九認為,胡適先生的思想和言行風範對今天的台灣仍極具啟發作用,人權和自由必須與包容和理性結合一起。人與人之間的尊重、理解和互助帶來社會基本的凝聚力,也只有在這個基礎上,不同的個人、社群和黨派才會接受與遵守共同的規範。如此,權力制衡的機能始能正面運作,人權和自由才能深入生活,落實為普遍的價值,而不致為政治強者單方面操弄解釋,形成道德的扭曲和墮落。

因此,當我們紀念「五四」的此刻,仍需借重胡適實證精神中的理性和責任,以及其背後的尊重、關愛、溝通和互助等價值。就如同四十多年前,胡適先生與彭明敏的深厚情誼,不僅是他們個人的互動,那種承繼「五四」時代的知識與情感融合的象徵,無論對任何時刻的台灣而言,都具有進步的意義。

(本文發表於二○○二年五月四日)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aying9&aid=1108928

 回應文章 頁/共 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d
2007/08/13 20:57

lorten
等級:1
留言加入好友
恩來加油
2007/07/30 00:39

恩來說得很有道理

中國幅員太遼闊,  共產黨無法治理得很完善

所以應該縮小國土面積

最好讓台灣獨立,  西藏獨立, 新疆也獨立

東北獨立,  華南獨立, 華北獨立

或是以經濟狀況分割也行

這樣的中國容易治理一點

大家那麼愛中國,  多幾個何妨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恩来
2007/07/27 18:01

跟台独分子谈民族大义是对牛弹琴.除了国共内战撤退到台的新移民,台湾早期移民僻寓小岛,文教落后,与中华文明绝缘数百年,还受过日本的50年奴化,所以基本不懂做中国人的幸运和自豪.和台独谈只要强调"台湾自古属于中国","割据台湾是要受到历史惩罚的"就可以了,两岸的谈判是中国人之间的谈判,台独分子没有席位.


釣魚島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和則兩利,鬥則兩敗,這句話只是用嘴巴說,會比較容易.
2007/07/27 15:35

和則兩利,鬥則兩敗,這句話只是用嘴巴說,會比較容易.


 真的落實到實際,是難於上青天的眼界和魄力.

分裂大可不必,對於台灣來說,大陸這一塊土地也是屬於你們的,為何要主動放棄這屬於你的權益和利益?

對於大陸來說,台灣需要的不僅是經濟上的利益,還有尊嚴上的獨立.為何要抹煞台灣人民這樣多年來的意識形態?強悍而無理.一中只是大陸的嗎?不對,一中也是台灣的.是華人共有的,既然共有,那資源同有,利益同有,尊嚴同有,人權同有,這才合情合理.這才順應民意.

  想一想,如果62年蔣介石反功大陸成功,讓共產黨被迫遷往一個島嶼,由國民黨來制定反分裂法,由國民黨提出九二共識,回歸中華民國,不然就武力解決.那共產黨會接受嗎?肯定不會.

 換一個角度,想一想自己.不要逼人太甚.因為台灣即使得不到國際的承認,它也以國家的形式和尊嚴走過了這幾十年.它是深得台灣人民承認的.看起來大陸打擊的是台獨分子,然而政治形勢是聯系在一起,大陸實際上傷害到的是台灣人民的尊嚴.

  這一點,我平時和台灣朋友接觸就可以很明顯的感覺出來.

  如果還背著歷史的包袱放不下,那兩岸問題永遠也無法順利的解決.大陸的利益是同享台灣的,權利亦是,孫中山的英靈還葬在南京,還受萬人膜拜.國父所創立的國民黨卻只能在失去權利與民意的一中政策下掙扎徘徊.孫中山先生,如果在天有靈,也會忍不住感嘆,大陸,你就是如此僵硬難化嗎?如此不公平嗎?

  國民黨應該有更大的政治舞台,從情理上說,應該是,從實際上說,更該如此,因為國民黨和其他一些相對受到台灣人民信賴的政黨,實際上充當著台灣人保護神的角色,只有這些正派的為民的政黨獲得同樣的尊嚴和平等,台灣人民才會信任大陸.不然,為何支持台獨的政黨會一再,一而再,的被人民選舉 當選,這就是台灣民意最好的證明.大陸千萬不要再自做多情.惟我獨尊了~不然,贏了天下,輸了民心,政權也將面臨前所未有的復雜磨難,真是情何以堪啊?

    融合所有有能力有魄力的政黨,共同執政中國,立場公正,權益平等.一中才可能實現,才可能成真.中國才能避免分裂.進入到民主共和國的實質!

   我是個小民,我要說一句肺腑之話~我期待多黨執政,這樣對我們人民最有利,一來避免戰火,二來平衡格局,三來彼此監督,那貪污與腐敗將無容身之地,而不是現在的大陸,從中央到地方,鞭長莫及.難以督管到位.官場又是官官相護,為共同的利益互相協助,這就是一黨制的弊端.讓人民苦不堪言.為何一再要我們等待再等待呢,明明有更好的執政方式,可以讓我們獲得更多.為何不?歷史早就過去,共產黨與國民黨早就不是當年的黨派了.為何不以全新的理念對這全新的局勢做出安排和考量?

       就看胡錦濤的智慧與魄力了!和則兩利,鬥則兩敗.不是看起來那樣簡單的.


老身上来了!哦耶!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大陸的民主才是強姦民意
2007/07/26 15:54

大陸的民主才是強姦民意。從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日起,大陸的民主就往後倒退了不知多少倍!!!民主就應該是能自由表達自己的意志。百家爭鳴、百花齊放,那才繁榮昌盛,不是嗎?可是現在呢?放眼中國大陸,哪裏都只有一種花在盛開,到處都只有一種聲音在高歌。在全球化和多元化已經成爲民衆的普遍共識的現在,大陸卻還是呈現者一元化的狀態,這不是相當的不正常嗎?那大陸所謂的民意又是什麽呢?事實是,根本就毫無民意可言,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執政黨在說了算!它想怎樣就可以怎樣!大陸實行的是委託代理制,也就是人民先選出區一級的政府,然後再由區一級的再選出市一級的,最後再選出國家級的。也就是一級委託一級。可是,大陸的《立法法》中有明確規定:委託代理制只能是一次性的。也就是說只能委託一次。那也就是說,最多委託到產生市一級的政府,而國家級的依然應該由人民自己選舉產生!可是,事實是,國家級的是由市一級的選舉產生的!這説明了什麽?我想應該不言自明了吧!!!所以說,大陸的民主根本就是強姦民意!!!而臺灣的民主至少在前進,我想,若要兩岸統一那至少得大陸的執政黨不再執政才行。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
2007/07/25 23:10

把统一愿望说成是全体中国人(两岸统括)的愿望(即使如阁下持异见)不能算错误说法,绝大多数不愿见武统也是实情.我同意楼下的台湾缺欠"法制"的观点,鸡毛蒜皮的不提,把扁的言行较之民国现行宪法,就明显违背,台首带头肆无忌惮地违宪,法制从何谈起?

有个台湾精英曾说过:台湾的民主就是选举,马英九先生也坦承台湾缺少民主精神,民主渗入社会制度的不应该只是形式,而是精神.台湾叫民主?我看是南辕北辙,离民主日行日远.中国的民主之路有待一代代民族的"脊梁"去探索谋求,决非有现成可抄袭照搬.台湾的民主实践只可当作镜子和教训.民主存在于市井并泽被市井,但民主的精神却产生于少数先行者的深刻探索.

两岸统一的途径是和是战取决于是否存在和平谈判的基础,而基础是唯一的__瘌子头上的跳蚤__法理一中.有一中就必须谈判,否则大陆武统师出无名,道义上也承受不起国际压力.去除"一中",从何处奢望和平?除非大陆可以平静地接受分裂,从历史和现实看,不存在(昔日积贫积弱的大陆尚不能容忍美国控制北朝鲜,今日新兴的世界一极能袖手接受台湾独立?).未来有多种可能,答案都一一对应,应该不难解.


釣魚島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政治如果脫離市井,那政治就是獨斷獨行。千萬不要美其名曰~中華文明的水准雲雲。
2007/07/25 22:32

 中華文明的水准首先是要尊重歷史,尊重史實。

歷史就是中華民國就是中國,國民黨首先統治中國。

 而後被共產黨推翻,而被迫遷居台灣。

而今統一,是不是請國民黨回來繼續統治一個中國啊?

照這個邏輯?這也合情合理。

統一是這個意思嗎?好像不是吧。

統一好像是要收編台灣各黨在共產黨的領導下吧。

臣服別人,你願意嗎?將心比心。

中華文明最重要的道德基礎,就是公平公正。

現在不再是任何政黨說的算的年代,兩岸的人民有權利選擇未來。

台灣的民意我不知道,我不在台灣,但是大陸的民意我知道。

為何很多不同的想法和聲音都被歸納總結為一個立場,支持統一?

這就是民主的真諦??這就是中華文明的水准?

水准就是民主的餡餅放在廚窗裡,艷羨世人!

可是我們卻吃不到嘴裡。

哦~真荒唐,自欺欺人的笑柄。


老身上来了!哦耶!

釣魚島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江东客
2007/07/25 22:12

 我的那些話不是說你,千萬不要這樣沒有自信的全都打包收在自己名下.

我罵的是那些騙人的信息.

 還有,你說的很對,我對民主的認識有市井混混的水准,因為人民來源於市井.

 我即使為人師表,也堅持要混於市井,因為真實即市井.

 我即使生與官宦之家,也堅持要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

不像一些人給你一個顏色,你就是啥顏色的.

 我即使在大陸,也不接受被灌輸為所謂"為政治利益配合"的民主意識.

對我來說,一中不重要,台獨不重要,公投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到底是人民的旨意,

還是操控下政府的旨意?還是渲染下民主的變質?


老身上来了!哦耶!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我說
2007/07/25 21:31
關於臺灣,民主是大大有的,法治是絕對缺乏的,不然扁扁早就下臺了,所以說,民主與法治雙管齊下才是根本啊。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恩来
2007/07/25 17:44

对你没有恶意的评价:你对"民主"的认识不出于市井贩夫走卒的水准,无论你在大陆还是台湾,对中华文明的体会不切认知不深.与君道不同,无须恶语相向.

頁/共 3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