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 民族精神堡壘 里拉修道院 Rila Monastery 【保加利亞】
2018/01/10 00:00:00瀏覽5112|回應13|推薦111

Sep 23, 2017

今早告別史高比耶(Skopje),也就告別了馬其頓共和國─這個曾經和我國有過早夭的外交關係而令我產生矛盾情結的國家。

早早就從飯店出發,今天將由史高比耶一路往東行,目的地是保加利亞的里拉(Rila) ,等在前頭的是漫漫長途的跨越邊境之路。馬其頓境內有許多山地和丘陵,一個早上也就在綿延起伏的丘陵和山路之間行進,視野無限延伸的壯闊景色,使得拉車路途便得輕鬆而寫意!

經過兩個多小時的車程,抵達馬其頓和保加利亞的邊關。車子排隊等候、海關人員收驗護照再發還,百無聊賴的通關程序前後整整耗去1個小時。東歐這些國家的邊關人員通常保守嚴肅,領隊囑咐最好不要拍照。剛開始我確實謹守吩咐,然等著等著…實在無聊,就開始作怪─把相機壓低藏在玻璃窗下面以「Live」模式對著窗外拍照,後來發現根本沒人理會,索性大喇喇地把相機高高舉起用觀景窗拍照,下圖就是在兩國邊界中間拍到的馬其頓和保加利亞國旗。

保加利亞共和國(Republic of Bulgaria)速覽

保加利亞共和國位於歐洲東南部的巴爾幹半島上,與羅馬尼亞、塞爾維亞、馬其頓、希臘及土耳其接壤,東部濱臨黑海。巴爾幹(Balkan)山脈將保加利亞分為北部的多瑙河平原和南部的色雷斯低地。西南部是羅多彼(Rhodope)山脈,其穆薩拉峰(Musala)高2925公尺是保加利亞和巴爾幹半島的最高點。

在新石器時代,有組織的史前文化在當前的保加利亞土地上開始發展。現在的保加利亞,北部相當於古代默西亞王國(Mercia,七國時代的王國,今英格蘭境內)東部,而南部相當於古代色雷斯(Thrace,是東歐的歷史學和地理學上的概念。今天的色雷斯包括了保加利亞南部、希臘北部和土耳其的歐洲部分)北部。保加利亞古代居民為色雷斯人。西元1年前後此地成為羅馬帝國的一部分,分屬色雷斯省與默西亞省。隨後由拜占廷帝國繼承統治。

6世紀大量斯拉夫人來到這裡,與少量由阿斯帕魯克汗(Asparukh of Bulgaria)率領,從黑海北岸與北高加索遷移到默西亞的講突厥語的保加爾人融合,產生了保加利亞人。681年,阿斯帕魯克汗擊敗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二世,與之立約,正式獲得拜占廷之多瑙河以南、巴爾幹山脈以北地區,建立保加利亞第一帝國(First Bulgarian Empire,約681年~1018年)。此後3百年間,保加利亞是一個強大的獨立帝國,主宰了大部分巴爾幹地區,並在中世紀成為斯拉夫人的文化中心,其勢力足以與拜占廷抗衡,曾多次兵臨君士坦丁堡城下。直到1018年,被稱為「保加利亞人的屠夫」的拜占廷皇帝巴西爾二世(Basil II,958年~1025年,曾經把上千名保加利亞俘虜的眼睛全部挖去,只留下了一個人的一隻眼睛,讓他帶領所有人返回保加利亞本土。),將第一保加利亞王國併入拜占廷帝國,但允許其自治。

1185年,彼得四世(Peter IV)和伊凡•阿森一世(Ivan Asen I)率領保加利亞人再次起義,迫使拜占廷於1187年承認其獨立,保加利亞第二帝國(Second Bulgarian Empire,1185—1396年)於焉建立。在伊凡•阿森二世(Ivan Asen II,1218—1241年)時期,帝國勢力達到頂峰,商業和文化蓬勃發展。國都塔諾沃(Tarnovo)強大的經濟和宗教影響力使其成為“第三羅馬”,超越已經衰落的君士坦丁堡。

隨著1396年第二保加利亞帝國的崩解,其領土受鄂圖曼帝國統治了近5百年。在鄂圖曼體系下,保加利亞人的文化、宗教備受壓制,導致保加利亞人的伊斯蘭化。近5個世紀間雖爆發了幾次保加利亞叛亂,然皆功敗垂成。18世紀,西歐的啟蒙運動激發了保加利亞民族意識的覺醒,促成了1876年的起義,然結局是3萬名保加利亞人被屠殺。1877年,俄羅斯以解放斯拉夫兄弟為藉口發動了又一次俄土戰爭,並且通過《柏林條約》使保加利亞獲得了自治的地位,於1885年建立第三個保加利亞國家(Third Bulgarian state)

接下來的幾年,與鄰國發生了幾起衝突,促使保加利亞在兩次世界大戰中與德國接軌。1946年成為蘇聯領導的東歐集團的一部分,成為一黨社會主義國家。隨著東歐劇變,1990年保加利亞決定實行多黨制,國名改為保加利亞共和國。華沙條約組織解散後,保加利亞於2004年加入北約。通過政治和經濟的改革,於2007年成為歐盟的一員。


通過邊界關卡進入保加利亞國境,惟距離目的地仍有一段遙遠的路程。保加利亞也是個多山的國家,除了中部有巴爾幹山脈橫貫,西南部還有羅多彼(Rhodope)山脈及里拉(Rila)山等,山地丘陵占了國土半數面積。道路時而在一望無際的丘陵間筆直延伸,時而蜿蜒在綠意盎然的山林之間。

幾處路段道路兩旁的樹木吸引得我目不轉睛,那是修長筆直的白楊樹,這些美麗的白楊讓我聯想到印象派的風景畫。但窗外的風景倏忽而過不易拍照,兩次移位到遊覽車的最前座,卻又抓不準時機,勉強拍到幾張。不過,這個時節的樹木正在醞釀秋天的色彩,枝頭的樹葉已經微黃輕染,醉人的季節景觀呼之欲出!


里拉修道院(Rila Monastery)

穿過山林綠野、越過平原村落,行行復行行…..將近下午兩點鐘之時終於來到里拉,很有效率的用過午餐,進入今天的重頭戲、也是唯一的參觀景點─里拉修道院,正好是下午3點鐘。(因拍照光線欠佳,山頭圖取自網路)

里拉修道院(Rila Monastery)位於首府索非亞以南約120公里處,是保加利亞最大和最著名的東正教修道院,也是最重要的文化、歷史和建築古蹟之一。修道院隱身在保加利亞西南邊的里拉山自然公園內,坐落在海拔1147公尺的里爾斯卡(Rilska)河谷中。整個修道院建築群佔地面積8800平方公尺,呈長方形,以高塔和主教堂所在的內院為中心。高聳的石牆四面環繞,整個建築結構看起來更像是一座城堡。(下圖載自網路)

里拉聖修道院成立於10世紀上半葉,其歷史直接關係到第一個保加利亞的隱士─里拉的聖伊凡(St. Ivan of Rila,876 - 946年)。傳統上認為這個修道院始建於沙皇彼得一世統治時期(Tsar Peter I,927-968年),當時的隱士聖伊凡住在此地一處沒有任何物質的山洞裡修行,其後追隨而來的門徒在距離山洞不遠處興建了小型修道院。

里拉聖修道院的前(左)、後(右)大門

修道院最初建在聖人居住的洞穴附近,14世紀初期毀於地震,由封建領主赫里烏(Hrelyu)在現址重建,同時增建了赫里烏塔(Tower of Hrelyu),厚實的高塔具有藏匿及防禦功能,是修道院的要塞,也是僧侶在遇到麻煩時的居所。這座完成於1335年的赫里烏塔,是現今里拉修道院建築群中最古老的建築。


里拉修道院自成立以來,一直得到保加利亞統治者的支持和尊重,第二保加利亞帝國幾乎所有的沙皇都曾有大規模的捐獻,直到被鄂圖曼征服為止。從12世紀開始到14世紀達到了頂峰,成為巴爾幹國家第二個修士團的大本營。幾個世紀以來,里拉修道院一直是保加利亞的民族精神、教育和文化中心。然而,隨著14世紀末鄂圖曼帝國的到來,修道院在15世紀中葉遭到無數突襲和破壞。15世紀末,里拉修道院獲得重建,聖伊凡的聖物也於1469年遷回里拉修道院。

1833年的一場大火焚毀大半的修道院,赫里烏塔是倖存的建築。在保加利亞舉國富人的幫助下,由著名的建築師Alexi Rilets領導於1862年完成重建,包括在赫里烏塔增建了一座鐘樓、在修道院內建立了一所學校,並興建了修道院的主教堂─聖母誕生教堂。

今日所見的聖母誕生教堂,是由建築師Pavel Ioanov建於1834到1837年間。教堂有五個圓頂、兩個小教堂和三個祭壇壁龕。由於修道院是在鄂圖曼統治時期重建,庭院的柱廊及圓頂的條紋裝飾,受到馬穆路克風格(Mamluk,是中世紀的阿拉伯奴隸兵,曾統治埃及3百年之久;Mamluk風格,是伊斯蘭藝術中融合埃及和敘利亞的特殊風格。)的影響,此種風格在征服埃及後的鄂圖曼帝國普受歡迎,也因此讓這座東正教堂洋溢些許伊斯蘭風情。

許多藝術工匠聯手打造出精緻華麗的教堂內部,其中最珍貴而著名的是Samokov和Bansko花了5年時間打造的的木雕聖像畫屏及壁畫,精雕細琢的木雕鍍上金箔,東正教堂特有的聖屏金碧輝煌神聖莊嚴,令人嘆為觀止!教堂也珍藏了許多14至19世紀的宗教寶物。

聖母誕生教堂大門

金碧輝煌的聖像畫屏 (教堂內部禁止拍照,下圖載自網路)

佈滿教堂外牆及迴廊穹頂的壁畫,是許多大師聯手完成於1846年的創作,描繪著一篇又一篇的聖經故事、教會傳統及當地歷史。雖非教徒,但在導遊解說下,欣賞宗教藝術之餘也饒富看圖說故事的趣味。

最後的晚餐

末日審判

教堂四周環繞著四層樓(不含地下室)的居住建築群,包含有300個房間、4個禮拜堂、1個修道院長的房間、1個以其罕見的大型器皿而著名的廚房、1個收藏有250件手稿和9千件舊印刷品的圖書館、以及1個捐助者的房間。

高聳而完整的石牆和小窗戶,類似於一個堡壘而不像是修道院。彩繪著紅黑線條的白色拱廊,環繞著整座修道院長長延伸,廣場上參差錯落的石板間滲雜著小草,庭院深深的修道院瀰漫著古樸靜寂的氛圍!

在保加利亞民族復興時期(18-19世紀),里拉修道院在大保加利亞境內的城鎮和鄉村建立了大約50個教區教會,由受過良好教育的里拉僧侶主持宗教儀式,並於當地建立學校興辦教育,在外族統治時期充當了保加利亞語言和文化的保存者,並作為保加利亞革命者的庇護場所。

19世紀末期,在修道院迴廊中建立了一個博物館,展示了幾個世紀以來有關修道院的歷史文物。其中最有價值的展品是拉斐爾十字架(Rafail's Cross),這是拉斐爾神父用精緻的微型木雕裝飾的木製十字架。雕刻大師以放大鏡雕塑了36個聖經場景及超過600個的微型數字,歷時12年終於1802年完成此一傑作,然他卻因為過度辛勞而導致失明。 (下圖載自網路)


保加利亞受到拜占廷文化深刻影響,包括東正教的信仰在內。里拉修道院不僅是保加利亞民族復興式建築最重要的傑作之一,更蘊含著保加利亞宗教文化及藝術瑰寶,1983年名列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自1991年以來,它完全歸保加利亞東正教的聖會所轄。2002年,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曾訪問里拉修道院。

西元330年,因為日耳曼民族入侵,羅馬的君士坦丁大帝遷都君士坦丁堡,並成立君士坦丁堡教會,與羅馬教會互爭首席地位。隨著政治、經濟、文化的差異,東西兩派之間的衝突與矛盾日益尖銳,終於在公元1,054年正式分裂,分裂後的東派自居正統,故自稱「正教」,全盛時期含括俄羅斯及整個巴爾幹地區。15世紀鄂圖曼帝國的伊斯蘭勢力西侵改變了巴爾幹的宗教屬性,待伊斯蘭政權遭到推翻後,巴爾幹東部的國家多數重回東正教的懷抱。

匆匆結束里拉修道院1個小時的參觀活動,行程繼續往北行,今晚將落腳保加利亞首都索菲亞(Sofia)。蔚藍的天空飄著朵朵白雲,耀眼的陽光照耀著時而乾涸、時而蒼翠的大地,秋高氣爽的遼闊原野令人無比舒心暢意!

又是2個小時的路程,來到索菲亞市區已是向晚黃昏,金色斜陽照映得城市一片金黃燦然!

今晚下榻的五星飯店 Hotel Marinela,是一家在索菲亞當地數一數二的新式飯店。黑白色調的豪華大廳顯得時尚而氣派,融入中國元素的裝置─天花板的半圓摺扇、鑲嵌中國文字的牆面─最是令人印象深刻!看到西方人對於中華文化的嚮往與巧妙運用,作為華夏子民的我不禁感到與有榮焉!


抵達保加利亞的第一晚,在富於當地特色的餐廳用餐,傳統佳餚配著嘹亮的歌聲與純樸的舞蹈,酒酣耳熱之際感受著保加利亞的傳統風情!

感謝~~~

2018/01/24 11:48
Dear Bianca
特前來恭喜您所發表「民族精神堡壘 里拉修道院 Rila Monastery 【保加利亞】」一文,已經登上聯合新聞網首頁,旅遊頻道│下拉選單│編輯精選,歡迎有空前往觀看。^_^

非常謝謝您的好文分享,此推薦是利用轉址的方式連結到您的文章。如此文有原因不希望被推薦,請到電小二訪客簿留言,會盡快協助取下。
電小二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sami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好棒的文章
2018/02/08 17:45
2017年中本來報名參加「保加利亞和羅馬尼亞之旅」,後因人數不足而未能成行,妳這篇文章可供我下次去旅遊的參考。
Bianca(kuopaiyen) 於 2018-02-08 22:39 回覆:

這趟旅遊的四個國家──阿爾巴尼亞、馬其頓、保加利亞和羅馬尼亞,在歐洲都屬較貧窮落後的國家,其中保加利亞和羅馬尼亞確實較具觀光價值,除非特別喜歡,否則應可略過前兩個國家。

謝謝您的美言迴響!


天涯孤鴻···花窗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1/22 00:14

多少能人巧匠的心血,完成那樣華麗,宏偉,壯觀的彩畫

建築非常特殊,宗教藝術是人們對神的崇敬

往往也是藝術的巔峰和極致

Bianca(kuopaiyen) 於 2018-01-24 20:26 回覆:

姐姐說的極是!

人們因為對於宗教的虔誠信仰,寧願傾其畢生之力、嘔心瀝血創作藝術的巔峰和極致之作,以表達其崇敬和虔誠。

一如我們所見的宏偉教堂、絢麗壁畫...那麼的震懾人心!


牛仔3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今年七月
2018/01/21 00:02

將跟一群熟女半自助旅行去羅馬尼亞和保加利亞

嘿嘿,剛好妳介紹了

這幾日就來慢慢翻閱囉

Bianca(kuopaiyen) 於 2018-01-21 22:52 回覆:

這次用12天旅行了四個國家,如假包換的走馬看花,真的很不喜歡這種感覺!

四國中,保加利亞和羅馬尼亞相對較可觀。只是金拍謝~我手腳慢,至今保加利亞才寫了第一篇...害羞

相信妳的半自助旅行一定豐富而精彩得多!得意


雲大少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1/20 23:31

原來曾經被鄂圖曼征服過

 

教堂的圓頂畫真是密密麻麻~很華麗哩

 

Bianca(kuopaiyen) 於 2018-01-21 22:44 回覆:

從14世紀末一直到19世紀末,保加利亞被鄂圖曼土耳其整整統治了5百年呢!

里拉修道院的教堂外牆滿布著宗教壁畫,一幅又一幅描繪著聖經故事,充分表達保加利亞人對於東正教的虔誠信仰。

謝謝雲大少爺的迴響!得意


Charles Lin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1/18 17:09

謝謝Bianca資訊,突厥也是保加利亞祖先之一,還真令人訝異 !

突厥這個民族軔性還真強,唐朝打敗東及西突厥後,殘部就一路西奔到現在土耳其,16&17世紀,源自突厥的鄂圖曼帝國曾兩度包圍維也納,維也納靠先前勒索英國的錢,所蓋成的城牆守住了,否則歐洲又是另一番局面。現在有個總部在伊斯坦堡的Turkic Council,全名是Cooperation Council of Turkic Speaking States,成員包括土耳其,哈薩克,吉爾吉斯,亞賽拜然,也可稱"突厥聯盟"。

Bianca(kuopaiyen) 於 2018-01-21 22:38 回覆:

還是 Charles 大哥厲害──學識淵博縱貫古今,對於突厥人後來的發展也瞭如指掌!

根據維基百科:

保加利亞祖先之一的保加爾人(Bulgars),是從公元二世紀起,在歐洲不同地區定居的遊牧民族,分散生活歐洲的東部和東南部地區,為巴爾卡爾人與保加利亞人、楚瓦什人、塔塔爾族的先祖,為突厥人的一支(另一説法是來自帕米爾,與塔吉克人有關的東伊朗人),使用鄂爾渾文書寫他們的保加爾語(他們可能受匈人統治接受突厥語),與今天的伏爾加韃靼人(中國的塔塔爾族大多為伏爾加韃靼)及楚瓦什人有聯繫(這支在伏爾加河中游建國)。

若依此脈絡關係推演,鄂圖曼帝國統治保加利亞五百年,也不完全算是"異族"入侵了。這又是研究歷史的趣味之一!

謝謝您的知性迴響~讓我又多認識了 Turkic Council !崇拜


神仙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1/12 23:24

Bianca晚安:

處在多種族多語言的巴爾幹半島,又是幾經強盛帝國夾縫中生存,

統一已不昜戰亂卻是頻繁,因此每一個國家獨立的路幾乎都走得顛

顛簸簸迂迴曲折,其脈絡也是盤根錯節理還亂。不過有一點是值得

欣慰的是,都和古文明和建築沾到邊。

在單調的路上出現幾顆筆直的白楊樹確實讓路增色不少,否則就像

路失去了靈魂一樣。

修道院教堂建築和在俄國看到的東正教教堂有點類似,只是這裡的

壁畫好像複雜了些。提起修道院,總讓人想到宗教隱密,苦修---如

中國少林寺般的神秘與敬畏。也因為有這股力量,往往在戰亂的年

代成為避難與傳承文化的場所。Bianca該還記得真善美的電影,那

位家庭教師瑪麗亞就是阿爾卑斯山上一所修道院的修女,後來瑪麗

亞和崔普上校帶著七個小孩逃離時,也是在修道院的修女掩護下躱

過了納粹的追捕。

今天是入冬以來最冷的一天,多保重啦。

Bianca(kuopaiyen) 於 2018-01-13 23:50 回覆:

神仙晚安!

放眼我們生存的這個世界,會發現不論中外、不論東西方,人類歷史的發展邏輯其實大同小異,國與國、民族與民族的勢力此消彼長,同樣是歐洲這塊土地,數千年來的國界版圖更迭豈是我們所能理得清的。強權如羅馬帝國尚且有衰亡的一天,弱小國家也就只能在歷史長河中隨波逐流了!也如同您所說,每一個國家獨立的路幾乎都走得顛顛簸簸迂迴曲折!

在東南歐國家似乎比較常見白楊樹,我好喜歡這種樹,因為它的樹形好美,並且常出現在風景畫中。也因為難得一見,就希望能多留住些美麗的畫面!

神仙說到少林寺讓我眼睛一亮(心有靈犀)!前些時我家老公看了一齣大陸劇《少林問道》,我偶而也湊過去看一下,少林和尚不惜犧牲個人修為淌入江湖,只為了拯救黎民蒼生。里拉修道院在鄂圖曼統治時代以入世的精神擔負起民族復興與文化傳承的重責大任,其精神意涵就如少林問道。我想這應該是它普受尊崇的原因!

《真善美》電影中,修道院的修女掩護瑪麗亞和崔普上校一家人的情節既緊張又溫馨,如此美好感人的電影怎能忘得了呢!雖然文學、電影中也不乏對修道院的陰暗負面描繪,但像里拉修道院、像《真善美》電影中的修道院,濟世救人的高貴情操是很令人感佩的!

今天又刷新紀錄~入冬以來最冷的一天,這兩天把去年冬天去歐洲的裝備都穿上身了!神仙也多保重喔!


曉澄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1/11 21:21

隱士及門徒在山林之間,逐漸建立的修道院,遠離塵囂,避免爭鬥,與世隔絕的清心無慾,或許是得到支持尊重及免於戰亂的主因吧!

這回跟著妳的圖片感覺:修道院及教堂中的藝術創作,雖然豐富,雖然盡述宗教故事,色彩鮮豔,但細看每一幅畫的藝術筆觸,總覺得欠缺了些什麽,”很規矩很保守很虔誠很寫實的誠懇創作,但缺少藝術家的獨特風格”,是我的感覺。在這修道院中,憑著一份宗教熱忱,完成鉅作。好奇,首都皇宮中的創作,是否別有一番風彩。但以一個教徒的角度來看,那一份虔誠的用心盡力,已然足矣!

訝異,修道院如城堡一般,而且零亂而不一致的建築構造,似乎少了份循(尋)道者的和諧氣息。

好奇,此地對黑白條紋愛好的由來,以往的不和諧,反成今日的時尚感。

或許不同時空的認知差異,以及生活的薰陶,造成對歷史產生了複雜矛盾的心境!

此次光是照片給我的印象,或許不如妳身處其境之中時,所能得到的想法與感受吧!

Bianca(kuopaiyen) 於 2018-01-12 23:52 回覆:

西方的修道院相當於東方的佛門淨地,修士們過著自給自足、安貧樂道、與世無爭的清修生活,本來是非常出世的。但里拉修道院在那些古老的年月裡,除了維護東正教傳統、興辦教育,甚至成為革命著的庇護場所,在鄂圖曼統治時代以入世的精神擔負起民族復興與文化傳承的重責大任,成為一方神聖的精神堡壘。我想這應該是它普受尊崇的原因!

里拉修道院重建的年代也是在鄂圖曼統治時代,當時鄂圖曼帝國對伊斯蘭以外的異教徒課以重稅,逼得保加利亞人紛紛改信伊斯蘭教。里拉修道院是極少數能維持東正教正統的聖地,所以(我猜的)保加利亞人傾全力來打造、裝飾這座教堂,那份虔誠的宗教熱忱是令人感佩的。然大量的宗教壁畫畢竟都是19世紀的手筆,藝術我不敢評價,但和我們慣常見到的中世紀壁畫風格有著落差,或許這也是您"覺得欠缺了些什麽"的原因之一吧!

教堂的黑白條紋是受到當時風行的Mamluk風格影響,因此這座東正教堂洋溢伊斯蘭風情。環繞四周的修道院居所,外觀像一座堅實的城堡,而裡面的迴廊色調明朗風格華麗,的確顛覆了我們對於修道院的傳統印象!但飯店的黑白條紋是復古是時尚尚未深究!

我喜歡曉澄的"肺腑之言"──"此次光是照片給我的印象,或許不如妳身處其境之中時,所能得到的想法與感受吧!" 別說是您,在我匆忙的參觀過程中我只能處理視覺印象,至於內心的感受...多數來自於文字資料所醞釀!還有一件事我實在不忍心寫在主文當中,臨離開前去了修道院的洗手間,慘不忍睹的情狀讓我非常不願想起....這些貧窮落後的國家總是時不時地驚嚇我們!

本以為閉關中無需交代,結果還是勞了您跑來!


航迷老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1/11 11:50

對東正教漸有些理解,古歐洲的族群 原本信仰多神 基督教分為天主、基督教後,東正教就在這些共產制度的國家傳布,信徒們將對宗教的崇敬 以繪像的方式呈現,好像任何宗教都一樣,至於像里拉修道院這樣,連教堂外壁都滿布壁畫的,確實就少見了,也值得細細欣賞。

里拉修道院讓我吃驚,雖是從網上下載的外觀照片,教堂周圍裝飾精美的多層建築像保疊也很氣派,教堂本身就像天堂一樣,外牆上生動描繪的故事安靜而神聖,這是令人耳目一新的一段旅程。

修道院與周圍群山之間的對比,教堂的黑白紅三色條紋我有點熟悉,和我在西班牙見過的一些教堂有點相似,都有著精美和細膩感。

前往的途中兩側森林茂盛,猶如一幅幅的油畫,層次豐富,色彩生動,的確,里拉修道院,這是一個奇跡,矗立于重重群山中的里拉修道院,色彩是那麼的濃重,在無邊的綠色中,兀自美麗著。

這座里拉修道院簡樸和莊重,回到索菲亞,下榻新穎的飯店,應該已經是夕陽西下時刻,在享受傳統的當地美食和歌舞表演時,里拉的安靜和寧謐,好像是已在另外的世界中嘍~

Bianca(kuopaiyen) 於 2018-01-11 22:38 回覆:

羅馬帝國各分西東之後,11世紀東羅馬(拜占庭)帝國的君士坦丁堡教會與羅馬教會正式分裂,分裂後的東派自居正統而自稱「正教」,全盛時期含括俄羅斯及整個巴爾幹地區。而這些地區的國家,後來確實有許多是經歷過社會主意政體的。

里拉修道院的教堂是東正教堂,但由於修道院是在鄂圖曼統治時期重建,受到當時風行的馬穆路克風格影響,也因此讓這座東正教堂洋溢些許伊斯蘭風情。教堂外牆滿布著宗教壁畫,真的比較少見,一幅又一幅描繪著聖經故事,也顯示出保加利亞人對於東正教的虔誠信仰,只可惜時間有限無法細賞。教堂黑白紅三色條紋的裝飾,比較常見於伊斯蘭的清真寺,我第一個想到的也是西班牙哥多華的大清真寺。

環繞著教堂四周的修道院居所,外觀像一座堅實的城堡,而裡面裝飾精美的白色迴廊,色調明朗風格華麗,大大顛覆我們對於修道院的傳統印象;而周圍群山的綠意襯托,讓這座風格獨特的修道院更顯德耀眼奪目!

一整天只有修道院一個景點,所幸路途中的山林綠野景色壯闊,猶如一幅幅美麗的風景畫,使得拉車變得既輕鬆又賞心悅目!

進入索菲亞市區的飯店已經是夕陽西下時刻,「在享受傳統的當地美食和歌舞表演時,里拉的安靜和寧謐,好像是已在另外的世界中嘍」~大哥貼切地揣摩出我在旅途中的心境,其實怕吵的我對於傳統歌舞表演並沒那麼醉心哩!

天氣好冷,大哥早起運動要注意保暖喔!


重陽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1/10 22:39

里拉修道院座落在山谷中, 佔地廣大有如一座城堡一樣.

教堂圓拱型柱廊, 其mamluk建築風格十分奇特, 內部彩繪聖經故事色彩豐富令人歎為觀止!

下榻索菲亞的旅館, 中文文字的壁飾、現代化的裝潢, 還有精彩的傳統歌舞表演, 肯定是一次難忘的經驗!

謝謝Bianca精彩的分享~

Bianca(kuopaiyen) 於 2018-01-10 23:05 回覆:

里拉修道院的建築結構較像是一座城堡,和我們對於修道院的既有印象不太一樣!

由於修道院是在鄂圖曼統治時期重建,採用當時風行的Mamluk風格裝飾,色調明朗風格華麗,也因此讓這座東正教堂洋溢些許伊斯蘭風情。

東西方的異文化總是彼此吸引,飯店的中國元素裝置,看在炎黃子孫的眼裡不免暗自得意!而晚餐的歌舞表演,則換過來讓我們領略保加利亞的傳統風情,也算是文化交流唄!得意

謝謝重陽!天冷多保重喔!


竹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1/10 16:34

傳統印象中,修道院不是都很嚴肅刻板?建築也是很枯燥單調的灰黑色?

這家里拉修院院倒是顛覆傳統,改以顏色鮮明對比的條紋來面對世人。

五星級飯店裡鑲嵌的中文牆面不禁讓人莞爾,還包括了簡、繁字和不同字體

屋頂天花板上的扇子裝飾,有創意

保加利亞,好像是以玫瑰和精油聞名,Bianca沒空手而回吧?


        
Bianca(kuopaiyen) 於 2018-01-10 22:49 回覆:

如同阿姐所說,我們對於修道院的傳統印象不脫簡樸、清冷、嚴肅而壓抑...。里拉修道院的建築結構既像是一座城堡,加上色調明朗風格華麗,的確大大顛覆了我們的既有印象!

飯店裡鑲嵌的中文牆面和扇子裝飾真的很有意思,東西方的異文化總是彼此吸引,看到我們的傳家寶在異國發光不免在心裡暗自得意呢!

阿姐內行喔!保加利亞盛產玫瑰,但多數售予西歐先進國家提煉精油及相關製品,保加利亞本身只生產一些廉價的精油及身體保養用品,75ml的護手霜一條只要1歐元。我扛了一堆回來送人,送者受者皆大歡喜!得意

天氣好冷,阿姐外出趴趴照要穿乎燒燒喔!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