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研讀「羅姆尼的錢財之累」-聯合早報網2012.7.27
2012/07/28 09:04:51瀏覽372|回應0|推薦3


羅姆尼的錢財之累

[于時語] (2012-07-27)

美國總統大選已經全面展開。時下經濟和就業持續不振雖然有長期結構性原因,選民眼目中現任總統還是要負直接責任。所以許多論客分析指出:即便一個“大路貨(generic)”共和黨候選人,今秋也該有很大勝算。

在這樣的天時地利下,羅姆尼的行情還是不見高漲,這不能不怪罪到這位億萬富翁的“人和”因素了。

美國的金權政治遠過歐洲,仇富心理也遠為淡薄,政客的財富決不稀奇。例如參議院向來有百萬富翁俱樂部之稱,就是奧巴馬總統的資產也已超過千萬美元。羅姆尼也算不上最富有的總統候選人──2004年民主黨克里的家庭資產就多過羅姆尼(克里現任太太繼承了亨氏食品公司家族的財富)。羅姆尼目前的麻煩,來自他的發財途徑和理財方式。

羅姆尼的發跡,其實顯示了美國社會上昇機會的狹窄化。“美國夢”過去確有相當的機會均等成分,不少石油、汽車、化學大亨都是從社會底層白手起家,發跡同時也創造了美國巨大的製造業。即便上世紀中期,沃爾頓(Sam Walton)也是從小雜貨店老闆開始,逐漸發展為世上最大的沃爾瑪連鎖店。

近幾十年來,新一代美國巨富幾乎毫無例外地來自兩個領域:高科技和金融業,而且兩者還有一個重要的共同前提:精英教育。除了微軟、雅虎、谷歌、亞馬遜、面簿(Facebook)等高科技公司的創始人之外,華爾街更是常春藤校友的天下。哈佛商學院畢業後創辦貝恩資本(Bain Capital)私募基金集團的羅姆尼,就是由精英教育進入金融業發財的典型。

對於共和黨今天最主要的草根群體藍領白人階層而言,這種社會上升途徑無異天方夜譚。更糟糕的是,2008年的金融海嘯和最新曝光的銀行業操弄拆借利率醜聞都揭示:金融業已經成為巧取豪奪自身最大利益的樂園,毫不顧及這種自私行為對社會的傷害。

奧巴馬攻擊羅姆尼發跡手段

去年秋季,在評論奧巴馬的“階級鬥爭”連任戰略時,我就預言羅姆尼發財史會成為奧巴馬的砲彈:貝恩集團的一個重要手段,便是購買接管經營不善的美國企業,大批解僱原有員工,轉向海外生產來提高效率,再高價出售這些公司。1994年馬薩諸塞州聯邦參議員選戰中,愛德華·肯尼迪便是大肆渲染這裡的“階級鬥爭”,為受到外包威脅的美國工人“請命”,後來居上擊敗羅姆尼。

受華爾街金權影響,連民主黨前總統克林頓前些時候也出面為貝恩集團之類的金融資本說好話,稱讚它們的運作增進了美國的經濟效率和競爭力。但是這也披露了一個無奈現實:在全球化時代,美國藍領階層明顯缺乏競爭力而不斷沉淪,成為當今美國社會怨氣的主要來源。美國奧運會隊員服裝在中國製造引起的最新爭議,再次說明就業外包的惡名,以及羅姆尼發財史的政治包袱。

針對羅姆尼財產又有兩個最新的“重磅砲彈”:提前出版的8月一期《名利場》雜誌詳細報導羅姆尼的大量海外資產,以及《波士頓環球報》揭露羅姆尼1999年名義上離職之後三年之中,實際仍然是貝恩集團的大老闆。後者使得羅姆尼難以推卸貝恩資本在後三年中​​將大宗美國職位外包海外的責任;前者的殺傷力也不小,不僅披露羅姆尼通過各種海外“避稅樂園”來逃避美國稅務,大宗海外資產更是針對美國經濟和美元下跌的對沖策略,從理財角度不失精明之舉,但從政治角度,卻是授人以柄的“不愛國”證據。

總之,羅姆尼不僅是美國財富新貴的典型個案,也展現了上層精英與藍領中下階層在社會機會和實際生活上的巨大差異。羅姆尼成為總統候選人,因此也披露了共和黨的上層金錢勢力和下層草根基礎之間的尷尬矛盾。

出於種族和“價值”因素,奧巴馬對羅姆尼金錢資產的攻擊,仍然難以贏回多數藍領白人的選票,但是足以削弱他們對羅姆尼的熱情和投票率,正如共和黨控制的“紅州”政府紛紛立法,規定必須持有價格不菲的身份證件才能投票,以打擊民主黨下層草根的投票率。這是今秋大選的一個看點。

羅姆尼的錢財之累,表明美國的金權政治仍然受到社會透明度的製約。對比之下,國際傳媒對中國高層家族的財富(若干竟然超過了億萬富翁羅姆尼)和海外資產的調查,遭到北京的嚴密封鎖,顯示政治腐敗仍然是中國的一大痼疾。

作者在北美從事科研工作

《聯合早報網》

( 知識學習隨堂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zer6699&aid=6674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