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我所认识的李洪志·三》(景占义著)
2011/12/22 07:48:37瀏覽778|回應0|推薦0


八、石膏像的故事

1996年春天,河北省邯郸市一个雕塑家刘某某,也是“法轮功”学员,他为了修炼“法轮功”上层次,为了弘扬“法轮功”,在没有征得任何人意见的情况下, 自己偷偷为李洪志做了一个半身石膏像,面目特征完全按李洪志的照片做的,为了把李洪志刻画成神,特意仿照佛教寺庙中释迦牟尼的形象,在李洪志的头顶刻上卷 卷的发髻,大耳下垂,单手合十,两腿双盘,打坐在莲花座上,身后是金光四射的佛光背影。为了刻此雕像,刘费尽了心机,也着实付出了辛勤的汗水。

石膏像做好以后,送到北京“研究会”,“研究会”的主要成员看了以后,许多人为之称赞,也有些人提了一些意见,认为石膏像许多地方不像李洪志,需要修改。 为了做成十全十美的雕像,“研究会”责成刘桂荣把李洪志的各个角度、各个方位、各种不同时期的照片收集起来,交给刘某某做为参考,对石膏像进行全面修改。 刘又用很长时间细心雕塑,总算基本完成。

“研究会”向李洪志做了汇报,虽然李洪志和“研究会”没有指令叫雕他的像,但下面学员的做法与李洪志想把自己塑造成神的心理不谋而合,满足了李洪志的心理需求。

果然,没过几天李洪志便亲临“研究会”,我当时也在场。李非常仔细、非常认真地看了雕像,用赞许的语气说:“雕得不错。”李洪志的表情甚是高兴,赞赏并肯 定了这个石膏像后,就兴冲冲地大步走进里屋,把我和老刘叫到放石膏像的桌子旁,面对石膏像依次坐下来。李洪志故弄玄虚地说:“这个像体现了我在人间的形 象,但我在另外空间不是这个样子。”我不解地问:“师父,你在另外空间是什么样子?”

李神秘地说:“就像石膏像这样,卷卷的头发,穿着金色的袈裟,坐在莲花座上,全身发着金光灿灿的光。还有很多条龙在我头上转,有时从我的鼻子出来,又钻到 耳朵里,有时从嘴里出来又钻到鼻子里。”李洪志在讲述他在另外空间的形象时显得很自信,脸不红、心不慌,泰然自若,好像另外空间真有那么一回事。我和老刘 被李洪志描述他在另外空间的“佛的形象”惊呆了。

李走了,我们却为难起来。李洪志把自己说成是宇宙中最大的佛,把释迦牟尼说得一文不值,可他描述自己的形象除了有很多龙以外,几乎同佛教寺庙里的释迦牟尼 塑像没有两样。另外,如果在李洪志的脑袋上刻上几条龙,有的正从嘴里钻出来,有的龙头已经钻进鼻孔里,龙尾还露在鼻孔外,那样雕出的李洪志是个什么玩意 儿?这下可难住了这位从事多年雕塑的专家了。刘冥思苦想了半天,然后对我说: “我大半生雕塑了许多佛像,还没有遇到这种情况。是不是宇宙中的佛基本都一样?唯有师父是宇宙的‘主佛’,才跟一般的佛不一样,头上才有许多条龙。怎样才 能在佛头上雕出那么多龙呢?要不在两个耳垂下面雕上两条龙,就像耳环一样?不过也不理想,还是征求‘研究会’主要成员的意见吧!”

在征得“研究会”同意后,经过多次反复修改,最后由“研究会”拍板定稿,算是基本上定型了,这才把石膏像运回邯郸。

邯郸的一些“法轮功”学员听说要为李洪志做“法像”,在一些人建议下筹集了资金,然后准备把石膏像送到山东一个铜件铸造厂,按石膏像的样板铸造一个铜制的硕大的李洪志“法像”。

这时我在北京,知道这一情况后,就向“研究会”作了汇报。 “研究会”反复研究后,认为时机不成熟,主要是怕引起宗教界的反对并受到政府的追查。“研究会”向李洪志汇报了他们的意见,李洪志感到泱泱不快。本来李洪 志已经梦想着自己高大的金身塑像矗立在高山峻岭之巅,正被无数信徒顶礼膜拜的宏大场面,这一即将实现的梦想现在却被“研究会”的几个滑头的政客一言否决, 李洪志自然心里不舒服。但是他又觉得“研究会”的意见有几分道理,他不得不同意“研究会”的意见。可是把自己打造成“神”的目的没达到,他还是不死心,经 过与“研究会”密谋后,决定塑像暂时不要做,但是石膏像要妥善保存,不得损坏,时机成熟时再拿出来做成大的、铜的塑像。

通过石膏像的故事,不得不叫人深思许多问题。如果当初李洪志就不想叫学员给他塑“佛像”,石膏像一拿到“研究会”,李洪志就应该立即制止。可是他却多次亲 自去看石膏像,并亲自面授修改意见。这说明李洪志本心就想为自己塑“佛像”,只是在“研究会”一些人的极力劝阻下,不得不暂时放掉原来的想法。

神化在世教主是邪教同正教最本质的区别之一,这一观点不是共产党的发明创造,而是西方国家政府和学者在“法轮功”产生之前就提出来的。例如,美国的玛格丽 特?辛格的《邪教在我们中间》,斯蒂文?啥桑的《走出邪教》,德国的库尔特一赫尔穆特·埃穆特的《反邪教手册》,法国政府的《反邪教部际委员会报告》,他 们都提出神化在世教主是邪教的主要特征之一。

像释迦牟尼、耶和华和穆罕默德这些正教的创始人,都是在他们去世后很多年才被信众祟拜为神的,信徒们在他们去世很多年后,为了纪念他们或传教的需要才为他们塑像的。

这些伟大的宗教领袖在世时都非常谦虚,平易近人,没有一个同意信徒把自己捧为神的。佛经记载,有信徒问释迦牟尼:“您是佛吗?”释迦牟尼说:“不是。”信 徒问:“您是神吗?”释迦牟尼说:“不是。”信徒问:“那您是什 么? ”释迦牟尼回答:“我是醒悟了的人。”释迦牟尼在世时,从不把自己看成佛,他在临终遗言中说:“我没有想过你们这些弟子是我的,众生是我的。我不过是你们 当中的一个,常常和你们在一起。我从不压迫别人,我也不会要人来服从我。”在伊斯兰教中,穆斯林祟拜的是“真主”。按教义规定不能用形象描绘他,更不能为 他造像、设像和画像。

我们再看看李洪志。李洪志本身就是人,却在自己还活着的时候把自己封为神。自“法轮功”传出以后,李洪志为自己印了多少“法身像”,制作了多少“法像章”已经无从查证了。

“法轮功”宣称自己不是宗教,但从李洪志造“佛像”这件事来看却胜过宗教。他为了骗取人们对他的崇拜,把中国历史上的唐太宗、康熙、岳飞等许多杰出人物都 说成是他过去的化身,就连许多释迦牟尼的佛像也说成是他给开的光,甚至说香港的那尊铜佛像就是他的化身,言下之意他比释迦牟尼高多了,反正这些都无法考证 了,管你常人爱不爱听,管你宗教界乐不乐意,只要能唬住“法轮功”信徒,在他们心目中树立起自己“神”的形象就行。

李洪志说,他在另外空间的形象中有许多条龙在围绕他的头转,这完全是为他自己树立帝王和神灵的形象,为了神化自己而编造的谎言。

在中国历史上龙是王权的标志,皇帝被称为“真龙天子”,皇帝的子孙称为“龙子龙孙”,御用物品常常冠以龙字,如龙冠、龙袍、龙旗、龙辇、龙床等。另外,龙 还是中国亿万苍生祟敬的神灵,人们认为它能兴云布雨、倒海翻江,或飞腾于宇宙之间,或潜伏于波涛之内,是神秘和强劲有力的象征,更用龙比喻圣贤或英雄,视 为祥瑞吉兆或保护神。李洪志在对雕像提出修改意见时要求在他的头上雕刻出若干条龙,充分暴露出他想当人间的帝王或成为宇宙“主佛”的野心,暴露出他逐渐膨 胀的巨大欲念。

像我这样零距离跟随李洪志多年的人,每天都能亲耳听到、亲眼看到生活中的李洪志的一言一行,我们对李洪志太了解了,他根本不是什么宇宙中最大的“佛”,更 不是“神”。他也有人的感情,人的弱点,人的欲望,他也无法抵御几千年来龙在中国人民心目中神圣的诱惑力,他更无法抵御想成为“真龙天子”的巨大诱惑。原 因很简单,李洪志是人,他也有七情六欲,甚至比常人还要执著。

中国道教的创始人老子曾说过:“道生之,德畜之;物形之,势成之。是以万物莫不尊道而贵德。道之尊,德之贵,夫莫之命而常自然。故道生之,德畜之;长之育 之,成之孰之,养之覆之;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是谓玄德”。意思是说:“道”生育万物,“德”养育万物;“道”使万物有了形态,“德”使万物得 以完善。所以万物无不以“道”为尊,无不以“德”为至爱。“道”所以受到尊重,“德”之所以受到爱戴,因为他们对万物不加施而顺其自然。所以“道”生育万 物,“德”养育万物;让其生长,让其发育,让其结籽,让其成熟,照顾万物,保护万物。生育万物而不据为已有,造就而不自恃有功,扶植而不作主宰。这是多么 深远玄冥的德,这是中华民族几千年来对道德内涵的精辟论述。李洪志的做法与老子所说的理完全背道而驰了,他不仅恃功而且要作宇宙的主宰,他即无“道”又无 “德”。

这一切虽已过去多年了,但现在看来仍令人深思啊!

九、人类最大的悲哀是自私和不真

李洪志在《转法轮》一书中说:“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玄奥超常的科学,如果开辟这一理论,就必须以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否则宇宙的真相 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的框框里爬行。”许多年来,我虔诚投入学法、修心加上练功,放弃常人的名、利、情,附合“真、善、忍”去修炼。几年 过去了,我和我身边发生的许多事情叫我对李洪志所说的话产生了疑惑。

2005年4月24日,在纽约召开的2005年曼哈顿国际法会上,李洪志讲:“修炼的人是以脱离世间、成就生命圆满为目的的,执著任何世间的得失、利益都 圆满不了,因为修炼人在世间修炼中就是要去掉常人所执著的各种各样的心才能成神。不然的话,世间上的任何一颗心,任何牵挂的因素,都是一把锁住人离不开的 锁。”李洪志要求学员这样做,可是李洪志他自己做的怎么样呢?

原“法轮功”研究会负责人之一李昌曾讲过:“法轮功”学员当初敬重李洪志,就在于他所宣扬的义务奉献传播功法上,他不仅仅欺骗了一般学员,就是对“法轮 功”研究会也实行分别控制为他所用,进行欺骗。例如,他制定专人为他管钱,并要管钱的刘桂荣不许对任何人透露资金数目。

1994年11月,长春有人投诉李洪志偷逃税款和敛财问题时,我们向他建议建立收支帐目,按规定交纳税款。他表面答应,同意建立收支帐目按章纳税,但背地 里却指使管钱的刘桂荣把收支记录材料烧掉!从而使建帐、查帐工作无法进行。事实上他把传功所得的钱全部占有了。他在北京购买两套住宅,我去过一处住宅,这 就是法华寺,他召我们去的地方,并规定我们不许对外透露他的住所。他有进口高档小车,也有国产普通小车,他只让我们知道他有国产小车。可以说李洪志的欺骗 和敛财行为被揭露,是我们从被蒙蔽中解脱出来的重要原因。

据参与“4?25事件”的姚某提供的材科称:

李洪志有宝马牌高档车,放在北京东旭花园的别墅内。他还经常带着他的随从人员去某高档饭店去吃烤肉,这个是吃什么都已觉不出什么味的“佛”,居然还常去那儿高消费。

李洪志敛财有一特点,就是在用人方面是过一段时间换一批人。如早期用汤某某、刘某某、王某某、米某某。中期用纪某某、姚某、李某某等。而这些人在钱上互相都不联系,所以也发现不了李洪志敛财的行为。李洪志真可称得上“理财高手”!

从上面的事实可以看出,李洪志他所说的要放下名、利、情只是个幌子,在其后面却隐藏着从精神上控制“法轮功”练习者,在物质上享受着“法轮功”练习者的“供奉”。

有些情况我后来才知道,让我触目惊心,李洪志通过办学习班,非法出版发行传功讲法录音带、录像带、书籍等出版物得到的营业额达1.34亿人民币,仅通过在 全国办的56期培训班他就收费284万元人民币,他在香港的三个帐户上还有1,100余万元港币存款,后来移居美国到处“讲法”又获多少利润只有他自己知 道。

李洪志一家人在美国过着美国中产阶层的生活,他却美其名日: “我(指李洪志)传你们法中可没有说当师父的必须与同修人同样苦修啊!度人的神是救人来的,不能和人一样。释迦牟尼佛也好,耶稣神也好,在世间是为了人吃 了很多苦,实际上他们可以完全不那样(见李洪志在2005年2月2 6日美西国际法会上讲法)。”这真是骗了人家的钱,还要说你不但应该给我,而且给的不够。

李洪志自己心里明明知道在骗人,却偏偏找出理由为自己辩解和涂脂抹粉。再看看美国一般“法轮功”学员的生活,比如像美国龙泉寺负责财务与采购的谭淑君,2002年变卖了所有财产全部贡献给了“法轮功”,结果因病不就医、不吃药而死于法会上。

谭淑君对“法轮功”的贡献是巨大的,李洪志心里非常清楚,当初李洪志移居美国之前,谭淑君与另外一些人在美国就搞起了“法轮功”活动,在美国许多州建立了 “法轮功”练功点,可以说谭淑君为李洪志传“法轮功”立下了汗马功劳,这是许多人的共识。如果李洪志是救人的大佛,理应救她免于一死,因为还没到“法正人 间”或“功成圆满”的时候,更不应该死在庄严的法会上。

在后边我还要专门介绍谭淑君的情况。谭的死引起了强烈的震动,有些人已开始怀疑李洪志是不是在骗人。在美国有不少人为了弘法、正法、除恶工作,有的变卖财 产了,有的离婚了,有的身体不行了,大家放下人间一切情,一心希望“功成圆满”,等李洪志安排回到来的世界中去。等啊!等啊!十几年过去了,谁看见一个人 “圆满”啦?完全成了十足骗人的谎言。“法正人间”恐怕已变成永远实现不了的神秘梦境。

老子说:“古之善为道者,非以明民,将以愚之。”意为自古以来,善于遵循大道之人,不是向人们灌输一些技巧,而是使人们懂得敦厚纯朴的道理并遵行之。由此 可见,纯朴厚道是人极宝贵的也是最起码的道德标准。而李洪志说一套做一套,口喊“真、善、忍”,背后却是假、恶、贪。现在真相大白于天下,李洪志不管使出 任何绝顶的神机妙算,挖空心思的苦思对策,但是在你身边跟你这么多年的人的对你太了解了,这些人揭发的事实,你是无法否认的吧!

十、是人,不是“佛”

在“法轮功”学员的心目中,李洪志是“佛”,是“神”,而不是人。其实,学员的这种心理是李洪志灌输给学员的,是李洪志自己把自己神化的。但是,我们这些同李洪志有过零距离接触的人,有机会亲眼看到、亲耳听到过李洪志作为人的一面。

在我们看来,李洪志根本不是“佛”和“神”,他也有七情六欲,他爱吃烤肉,爱坐名车,爱穿名牌服装,喜欢拥有并享受高档住宅,他和老婆也经常吵嘴,他对金钱充满了欲望。

他早期来北京传功时,住在一名女学员家里时,那名女学员曾到中央信访部门告李洪志对她行为不轨。

下面就谈谈我所听到看到的李洪志的凡人小事。

李洪志1952年7月7日生于中国吉林省公主岭市,曾在长春市珠江路小学、第四中学、第四十八中学读书,初中毕业。
1970~1978年,在201部队八一军马场,吉林省林警总队吹小号。
1978年~1982年,在省警总队招待所当服务员。
1982年~1991年,转业到长春粮油公司保卫科工作。
1991年停薪留职。
1992年5月开始传播“法轮功”。
1988年李洪志跟气功师李卫东练过禅密功,后又跟气功师于光生练过九宫八卦掌,后去泰国学了舞蹈动作。

“法轮功”的五套功法动作是由李洪志和李品超共同设计的。李洪志早期的“讲法”原稿经过其合作者刘凤才作了70多处的大修改,而不是李的原创。

1992年5月,李洪志出山传功,不久在北京成立了“法轮大法研究会”,很快传至全国,共成立了39个“法轮功”辅导总站,总站下面设立了1,900多个“法轮功辅导站”,2 6,000多个“练功点”。

1998年以后发展更大,为了严格管理而制定了“法轮大法辅导站的要求”、“法轮大法弟子传法传功的规定”、“法轮大法辅导员的标准”、“法轮大法修炼者须知”等文件,由此可见“法轮功”的组织严密。

作为“宇宙主佛”,对于宇宙、自然也包含地球和人类的过去、现在和将来完完全全可以说清楚的“佛”,怎么还要向一般的气功师去学习,令人不可思议。噢!李 洪志原来就有“佛眼”开的大智大慧,只不过是来到这宇宙的中心,也是被称为垃圾站的地球上传法来的时候,叫李卫东、于光生、李品超、刘凤才给启发一下,起 到打开李洪志原本存在脑海中已数亿亿年的记忆开关的作用。

如果不这样理解,李洪志所创的“法轮功”是跟别人学的,然后自己汇百家而成?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其实,李洪志就是后学的,而偏偏把自己说得神乎其神。不说破天,人家能相信吗?谎言说上万遍,是假也变成真。
李洪志是怎样移民美国的呢?1995年“法轮功”学员美国人汤森来到北京,被“法轮大法研究会”主要负责人之一李昌找到研究会办公地点。

李昌对汤森讲了一个庞大的计划,中心思想是打算在世界各国都要成立“法轮佛学会”,将来时机成熟,还要成立“世界法轮佛学会”,这个“世界法轮佛会”的地 址设在美国德州的休斯顿,并说“世界法轮佛学会”的章程都写好了,经办人也找到了,是李的朋友,此人在休斯顿工作,是一个台湾人。那个台湾人在休斯顿给 “法轮功”提供了一栋楼,而且会帮助办理一切手续,并明确“世界法轮佛学会”会长肯定是李洪志,这个学会下设一些理事,李洪志的妻子李瑞也安排了职务。

而后汤森带着李昌给的文件、李昌给台湾人的信和台湾人的联系电话回到美国。经联系,那个台湾人根本不合作,实际上是一场骗局。

汤森在离开北京时,李昌干叮咛万嘱咐,此事包括带走的文件不要告诉叶浩。后来证实,原来“世界法轮佛学会”的组阁中,李昌被任命为“世界法轮佛学会”中国 地区理事,在组阁中连叶浩的名字都没提。由此可见,“法轮大法研究会”成员中为争名夺利而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互相利用,各有各的政治野心,而且从这些事 实看,他们的政治野心是何等庞大。

用欺世盗名的谎言骗取了多少善良的心,表面上叫大家修炼上层次,修佛、修道,实际上他们是有计划地一步一步把修炼者当做垫脚石,用各种手段包括政治手段,为实现他们的野心而传“法轮功”。

1996年,在北京“法轮大法研究会”多次催促下,自然是在李洪志同意和指挥下,在美国加州申办成立了一个非赢利性的民间团体——“法轮佛学会”。美国加州有关单位给了一个“免税号”的证明文件。

1996年9月,李洪志到美,汤森把批下来的法律手续交给他看时,就是一张有“免税号”的表格。他一看冷冷地说:“我要的不是这个”,就还给了汤森。

李洪志要的是像中国的工商营业执照,以便可以证明“法轮功”在美国已取得合法地位,还能赚到大钱,还可以在世界各地进行宣传,扩大“法轮功”的影响,壮大 “法轮功”的组织。要知道,在美国申办这样一个可以免税的民间团体组织是非常困难的,给了一个“免税号”证明文件已是很不容易的事了,做为“宇宙无所不知,什么事都能办到,为了拯救人类的大佛”,连这么一点常识都不知道,把美国的情况跟中国等量齐观,令人难以理解,李洪志在这件事上充分暴露出他是人,不 是“佛”。

1996年10月14日,李洪志在休斯顿召开的法会上,宣布“美国法轮佛学会”正式成立。会后要求美国尽量多地建立辅导站。

李洪志让建立这么多的辅导站,不完全为了壮大“法轮功”组织,他当时正以“特殊人才”名义申请移民美国,他急需证明自己是“特殊人才”和已经为美国社会作出重要“贡献”的证据。

如果“美国法轮佛学会”成立后,还建立了20几个“法轮功”辅导站,美国移民局能说李洪志不是“特殊人才”吗?因此,李洪志创立“法轮功”的另一目的是要实现他的美国梦。

当时机成熟以后,1996年9月,李洪志通过香港的一个家住洛杉矶名叫季美玲的美国人,办理了去美国的签证。李洪志到了洛杉矶后就住在季家,并在美与歌唱演员关贵敏等人进行了“法轮功”活动,后又回至中国。

后来,李洪志在1998年3月全家正式办移民手续去美国,在旧金山入关。李洪志办移民美国手续花了多少“法轮功”修炼者的血汗钱,他自己清楚,经办人关贵敏清楚。

1998年4月,在纽约开法会,许多人来到在纽约居住的“法轮功”某学员家,李洪志就像刘姥姥初进大观园,站在落地窗前感叹地说:“怪不得李瑞(李洪志之 妻)说纽约好,这么多的高楼大厦真漂亮,加州就没有。”李洪志此话暴露了他到美国贪图享受的心理,殊不知美国人才不眷恋高楼大厦而情有独钟的是西部别墅式 的房子结构,更人性化。可见李洪志见少识浅,更暴露出李洪志不是什么大佛,是个世上平平常常的人。不然,这宇宙之大佛怎么对小小的纽约竟感到如此的惊喜 呢?

李洪志在说这话时,他肯定忘记了他在大庭广众之下描述佛的世界如何壮美绝伦了,这怎不叫人怀疑李洪志说的是真话。

李洪志一直标谤自己是大佛,对外讲自己是常吃素的,他在讲法时说一个鸡蛋就是一条生命,大法弟子不能吃,可很多人亲眼看过他吃鸡蛋。李洪志和别人一起吃饭 时,如果别人不说出来他正在吃肉,他会继续吃,如果哪位提出来了,他便立即不吃了,然后拂袖而去,不知道是生气,还是警告乱说话的人不许胡说,而使他扫 兴。

李洪志在北京时住过叶浩的家中,我也曾去过,看见在李洪志住的房间内有练功的垫子。叶浩说是李洪志练功用的,我当时很惊讶,师父是佛呀!他的身体是佛体转生,自然天生自带无数的功能,怎么也需要练功?

在李洪志住的房间里,我还发现李洪志用于练书法的一些写的不好而报废的宣纸,以及李洪志为了在北京买房而研究的房地产广告,其中包括一些房型图,上面用不同颜色的笔圈起来,有好多张。

现在我想明白了,李洪志为了在公开场合表演时,除了“法轮功”五套功法外,还有打大手印,总要表演时像那么一回事,所以他才偷着练。

他的书法不行,背着人练书法,也是为了到处题字时把字写得好一些。偷着研究房地产广告是为了买到更好的房子。这都说明他不是“佛”,而是和常人一样的有着七情六欲,甚至在某些方面比常人更加执著的人。

李洪志原在长春一家粮店工作,他出来传功后,他的妻子李瑞在家照顾孩子,生活相当苦。可是自从“法轮功”传开以后,大家都非常羡慕李瑞,有这样一个大师当丈夫非常幸福。

李洪志曾对其妻李瑞讲:“他们说你幸福你就幸福了?难道让我单独渡你么?”说明李瑞当时没有学“法轮功”,李洪志的一些话明明是对李瑞的批评。而李瑞却不理解,李瑞在以后与很多人交谈中经常炫耀这句话。这就叫人无法理解,难道这么大的佛,怎么找这么一位普普通通的妻子呢?

李洪志第一次在长春传法时,有的学员递条子问: “你女儿身体不好,这是怎么回事?”李讲:“你们修十辈子也达不到我女儿的水平。”并称其女儿是菩萨。李常带她去开会,会后让她负责清场,想说明她是有很大法力的。这一切说明李洪志不但把自己神化为“宇宙主佛”,把他妻子和孩子也神化了,以便把他们全家在“法轮功”中都树立起神圣的地位。

怪不得“法轮大法研究会”负责人李昌在考虑“世界法轮佛学会”组成成员时,把李洪志妻子李瑞的职位也安排了呢!

现在李洪志不仅把其妻子、女儿弄到了美国,将其母亲、弟弟等人也全弄到了美国。可见李洪志口是心非表现得十足,叫我们修炼人放下情,可他自己却是对其母 “情深似海”,对其妻“情意绵绵”,对其女儿“爱女如命”,因此可以说李洪志是七情六欲具全的常人。试问当你把你的亲人与朋友全弄到美国的时候,考虑没考虑“法轮功”修炼者心中的感受呢?从这些活生生的实例中可以看出,李洪志就是凡人,自命是“宇宙主佛”,确实是骗人的谎言。


十一、美国人是怎样看待李洪志敛财的


1999年11月,《华尔街时报》记者Craig S.Smith报导一篇名为《中国教主实现美国梦》的文章,揭露李洪志在美国所过的并非能用“很少的稿费”维持的豪华生活。

报导中称,李洪志本人不得不承认他在美国纽约皇后区拥有一栋当时价值二十九万美元(约合二百六十万人民币)的连幢住宅。

此外,记者还发掘出一份房产记录证明,一栋位于新泽西普林斯顿,价值五十八万美元(约合五百万人民币)的豪宅的主人正是李洪志的妻子李瑞。据说这是在李洪志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其妻李瑞接受一个名叫Sun.John“法轮功”学员捐赠的。

记者Craig调查显示,这座位于高档社区的神秘住宅面积达4,600平方英尺(约六百平方米)。在搬进去之前曾经进行过豪华装修,仅仅后院的游泳池就耗资两万四千美元。

众所周知,美国房屋过户手续很复杂,合同文件往往长达百页或上千页,需要双方专业律师解释。一个不懂英文的李瑞敢在房屋过户合同上签字,而且连李洪志都不知道的情况下,真是笑话。

此事通过“法轮功”的组织媒体郑重其事地发表出来,世界各国,特别是美国读者把它当做笑柄来传。

至此,不难看出,李洪志是怎样从一个穷的小职员,每月只有70美元收入的人,在短短几年内实现了移居美国梦。这是就连美国人也要奋斗一生才能实现,靠的是“高明”的骗术。

1998年春天,我在纽约参加一次法会,会议期间,我与美国“法轮佛学会”主要成员谈话中,得知如下的故事:

在纽约的关健雄是旅美华人,搞房地产生意“法轮功”辅导员。他在纽约有一栋三层的楼房,曾多次与叶浩商定,决定将该楼的第一层与第三层捐给“法轮功”纽约 辅导站。第一层是全通的,可以做开会活动用,准备在那里成立一个“法轮功”活动中心,另一个为音像制品公司,对外挂两块牌子。

当时,李洪志把公司的名子都起好了。那栋房子二楼留给关健雄家人住,三楼的其中一套房留给“纽约法轮功辅导站”负责人易某居住,一套留给叶浩居住,另一套留给李洪志临时居住,李洪志也完全赞同并正式批准了。

在李洪志多次讲法中,特别是在《转法轮》一书中讲“法轮功”是松散管理,不搞实体,这是共识。怎么在纽约又挂起办实体公司的牌子呢?后来,此事遭到众多人的置疑和反对,不得不暂停办理。

由此可见,李洪志和“法轮功”一些骨干,名义上叫人修炼,实际上是他们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人,为自己捞取利益,而他们还装做正人君子。这充分表明他们没有佛心和善念,打着修炼的旗号骗取了多少善良、纯正和痴迷的人。

十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我从北京回到邯郸后,接到国内外许多“法轮功”练习者打来的电话,咨询和切磋在练功过程中出现的问题。

有的人远道来邯郸,向我提出许多离奇古怪的问题。有人问: “我们认为师父给你题词,让你在‘法轮功’传偏时‘正法’,这正好说明你是从很高层次下来帮助师父传法的,自然你的‘天目’是开到‘佛眼’境界的。你能告诉我,我是从宇宙中哪个层次下来的吗?”

我说:“连我自巳都不知道我是从哪个层次下来的,我怎么知道你呢?你不用管那么多了,只管修吧!”

可是不久,1996年6月26日李洪志“给大法石家庄总站的信”发表了,全文如下:

大法石家庄总站:

关于你们的心得交流会受阻一事,我知道了,原因有三,你们也一定会总结这次教训。其实这一次直接波及了北京,以至全国的大法活动,对大法在今后的正常活动有一定的负作用。我想你们也一定会 认识到,以后会做得更好。

再有关于景占义的报告会,我再说几句,景占义的情况是为了从科学一面来证实大法的科学性,叫科技界、学术界来认识大法为目的。而不是叫其在学员中宣讲,这样做,一点好处都没有,只能使新学员或学法不实的弟子起执著心,而学得好的弟子不必听这些报告照样会坚修大法。

还有更重要一点,我传法两年,给弟子们实修两年,在弟子们实修的两年中,我不叫任何与实修无关的活动干扰给学员已经安排好的一步一步有序的提高过程。如果 报告不是给科学、学术界讲证实大法的科学性,而是给正在时间有限的修炼弟子讲,你们想一想还有比这对学员的干扰更大吗?为了不干扰学员,我都不和学员见 面,学员一见我,最起码几天内心定不下来,那么就会打乱我叫法身给学员安排的顺序。这件事我和研究会讲过,可能是没对景占义讲清楚,事情过去了大家都不要 找责任,我想主要是你们没有认识到而已。但是今后就要注意,我们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以后千秋万代大法的流传奠定基础,传下一个完好、正确、无误的修炼形 式呀!我今天指出这件事不是批评,而是修正修炼形式,留给后人。

转发各地辅导站
李洪志

一九九六年六月二十六日
 
自从这封信公布以后,在“法轮功”学员中引起轩然大波,一时间议论纷纷。

有人说:“老景出来‘弘法’都是在师父指示下,由‘研究会’具体安排的,他的报告都是事先在‘研究会’主要成员都在的情况下,先让老景讲一遍后,才让他上台讲的。怎么说老景的报告起了负面影响呢?为什么说老景的报告对‘法轮功’的传播起到了干扰作用呢?这真是叫人弄不清了。”

也有人说:“师父不是说把老景的报告扩大、扩大、再扩大,‘把地球翻个个儿也可以吗?‘研究会’都是按照师父的要求安排老景给学员讲的,今天又说老景的报告不应该在学员中讲。让讲的是师父,不让讲的也是师父,师父是宇宙中最大的佛,怎么能说话出尔反尔呢?这不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吗?”

又有人直言不讳地对我说:“从对你报告的处理上,我真想不通了。什么是真修呢?你一直完完全全听师父的话,不考虑任何个人问题,一切服从大法的安排,到头来落个破坏大法的魔,叫我们怎么也理解不了。总之,师父怎么做都是对的,你怎么做也不对。”

当然,也有很多过去朝夕相处的同修现在反目为仇,视我为另类,见了我就远远地躲开了,怕我的魔性影响他们修炼。

我当时分析李洪志写这封信的原因有几条:

第一,按照李洪志的歪理,修炼要渡过一个一个的难关,每过一关,修炼的层次可能就上一个台阶。这些难关有的是“消业”,有的是李洪志故意给设的,以提高你的心性。我当时还相信“法轮功”,所以当时我认为这是李洪志故意给我设的难关;

第二,是怕我的报告会勾起学员的执著心。我的报告讲的是通过练“法轮功”出现了“功能”,如继续宣传这个报告,怕学员一味去追求“功能”,不去专心致志地读《转法轮》和练功了,起了执著心,不“实修”了。

怀着这样的想法,我一方面对来自“法轮功”内部的种种压力泰然处之,另一方面仍然虔诚地信仰“法轮功”,参加“法轮功”的“法会”等重要活动。

后来,事态的发展让我感到问题并不像我想像的那么简单。1998年,我前往美国参加了“法轮功”的“美国纽约法会”,叶浩发现我出现在听众席上,他几次跑到我的跟前,大声喊着同一句话:“老景也来啦?!”

经他这样一番折腾,很多学员注意到我,议论纷纷。李洪志很快便知道我来美国参加“法会”了,他训斥“研究会”的人:“怎么老景在这个会上还要发言?不行, 不能讲。”又说:“听说老景现在又与丁才印搞什么科研课题?”意思是说老景不在国内实修,跑到美国来干什么?是不是有意扩大他的影响。

丁才印是美国宇航局的一名工程师,“法轮功”骨干学员。我曾听说过丁才印的大名,但却不认识丁才印,从未与丁见过面。

叶浩为了打击我,编造了许多谎言,向李洪志诬告我,其中就包括虚构的,我跟丁才印一起搞科研课题。

听李洪志这么一问,在场的人便说:“景占义根本不认识丁才印,也从未与丁才印见过面,他们怎么会在一起搞什么科研课题?”

李洪志被学员问呆了,缓了半天神儿,才意识到自己说了错话。他气急败坏地问叶浩:“老叶,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叶浩很不自在,吞吞吐吐地把话题扯到别的地方。

这件事很快就传开了,很多学员在私下悄悄议论,有的说: “李洪志说自己是宇宙中最大的‘主佛’,怎么连这么点儿小事,真伪都辨不清,还要弟子去给他纠正错误,帮他澄清真相?”有的说:“这事不怪师父,要怪就怪叶浩,是叶浩编造谎言忽悠师父,成心让师父出丑,说错话,损害师父形象。真不知道叶浩安的什么心!”

后来,在日内瓦召开的一次小型“法会”上,李洪志谈到我的时候再次举起了大棒子。

经历了这些事情后,我终于冷静下来,终于明白了:李洪志是想把我打翻在地,再踏上一万只脚,让我永世不得翻身。

当我从思想上彻底摆脱了“法轮功”的禁锢后,重新审视思考这一事件时,便有了比较清醒的认识:随着我的名声愈来愈大,无形中削弱了“法轮功”学员对李洪志无限祟拜和绝对敬仰之心,对李洪志“法轮功”教主的地位产生了威胁,这当然是李洪志绝对不允许的。

当初把我树起来的是李洪志,他为了实现用科学理论证明“法轮功”的“科学性”,在知识界扩大“法轮功”组织和影响的目的而把我当作炮弹打出去,但是这个阴谋产生了一个他绝对没有料到,也绝对不愿意看到的副产品,就是我成了大部分“法轮功”学员所景仰的新的偶像。

李洪志担心,如果不立即把我打倒、搞臭,迟早有一天“法轮功”的头上会升起两个主。因此,他必须把我置之死地。更可恶的是,李洪志谋划现在抛出了所谓的系 列文章《九评共产党》,大骂共产党在“文化大革命”中如何如何整人,而他打击我的方法同“文化大革命”有什么区别?李洪志现在口口声声叫喊要“解体党文化”,可他自己的骨子里却浸满了他要“解体”的“党文化”。这就是李洪志:满嘴仁义道德,一肚子假、恶、骗!
 

( 在地生活中彰投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kxs&aid=5954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