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惡馬」馳騁來去
2017/09/16 01:08:45瀏覽1292|回應3|推薦50

日前德州受「哈維」颶風深創,水患未退,「惡馬」颶風(Hurricane Irma)在東大西洋蠢蠢欲動。

氣象人員密切注意之際,媒體也開始新一輪預測,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要激發弗州人的恐懼,例如用「世紀風暴」(Epoch Storm)這樣的名詞。

畢竟上一次弗州經歷大颶風是2005年十月,「威馬」(Hurricane Wilma)襲擊南部的邁阿密。對於中弗州地帶,則是2004年的八、九月,接連四個禮拜之內,三個大颶風來襲。

此後12、3年間,相對平靜無事。同時期,弗州增加三百萬人口,其中多數可能未曾經歷颶風。

上禮拜二,「惡馬」逼近波多黎各,弗州州長發佈戒備訊息。先生開車去加油,回來說相接的超市,瓶裝水和一些罐頭食品都賣光了。家庭站(Home Depot)也說擋窗戶的木板缺貨。

見識過颶風的弗州居民作基本準備之餘,多半處變不驚,也慶幸有個善於規劃的行政團隊。州長每天發佈新聞報導,有條不紊列出何處居民該撤離,或其他應變事宜。

禮拜三,弗州最南部熱門旅遊區西礁嶼群島(Key West)的遊客和居民開始疏散,學校停課。禮拜四南部邁阿密地區的學校也開始停課。

禮拜四晚上州長再宣佈全弗州所有學校,包括大學,全停課到下個禮拜二。

另外,收費公路停止收費,方便疏散的居民。各地加油站被呼籲儘量延長營業時間,深夜必要時,可派警察前往保護安全。

與此同時,大貨車的載重量限制暫時取消,讓需要的物資,例如汽油、食品、水、擋風材料可以輸進來。也因此,超市本來空曠的貨架,禮拜五幾乎又補滿了。

其實禮拜四、五,全州的天氣多是太陽高照。也許在台灣,有人要開罵,天氣如此好,為何那麼早就停課?

這裡沒有人抱怨批評!大家有共識,颶風動向難以百分百預測準確,超預備總比預備不足好。而且公立學校的校車必要時,可以用來接送需要去風災庇護站的人。

禮拜六下午,「惡馬」奔馳過古巴北邊,以四級颶風的力道衝上西礁嶼的一個小島,然後又轉入墨西哥灣。

原本以為會直接受衝擊的邁阿密,以及弗州東岸城市的居民,稍微鬆了一口氣,可是仍然要防範氣流帶來的大雨,和大西洋的漲潮。

墨西哥灣的水域在夏季溫度很高,這就是為何之前「哈維」會帶著那麼多水氣,形成豪雨,在德州東南區泛濫成災。

「惡馬」如果在墨西哥灣逗留太久再沿弗州西岸北上,可能也會帶來洪汎。現在換西岸城市的居民注目以待了。

禮拜天(九月10日)下午降成三級颶風的「惡馬」從弗州西南的Marco 島登陸,接著沿北微偏西北方向前進。禮拜天晚上抵達弗州中部。八點半左右,我們這裡停電了。

風驟雨疾,終夜不歇。拉開窗簾,曚曨灰黑,依稀看到鄰居後院高樹的枝椏如影魅,在空中大幅度的搖過來擺過去。呼嘯的風聲,有朋友形容如同低空掠過的飛機群。

2004年「查理」(Hurricane Charley)也是從弗州西南登陸,然後以未曾有過的對角線前進,直穿過奧蘭多,到大西洋出海。

「查理」是三級颶風,力道比已經變成一級的「惡馬」強悍許多,那時造成許多屋頂破損,大樹連根拔起,但它的進展速度也快;「惡馬」卻是徐步而行。80英哩上下的風速迴轉盤旋,整夜考驗建築物和大樹的承耐力。

禮拜一早晨,陽光明媚,仿佛一夜的暴風雨只是夢魘;然而出門看到鄰居們已忙著收拾前後院散佈的斷椏殘枝。

弗州在1992年邁阿密受颶風「安德魯」重創之後,建築法規有很多改變,例如大門質材必須能承受至少三級颶風的衝擊。2004年之後,屋頂的材料要能承受至少時速110英哩的風速。

由於屋頂的年限將至,社區裡多戶人家前年開始陸續換新屋頂,我們也是。但我們隔鄰沒有換,他們的屋頂就被吹得散落好多片,斑駁狼藉。

2004年夏,我們那晚正在看電視奧運開幕典禮,忽然就斷電了,整整五天沒有電力,運動迷的小兒子每天靠手提收音機聽奧運轉播。

這次我們有心理準備,可能也要在酷暑裡熬過一些日子,而且情況可能更糟,因為上次有些店家在颶風過就開門營業,這次卻不同,弗州所有的Walmart店全關,其他超市也是,想買袋冰置入冰箱也不可能。

因此,全州有六百萬戶斷電,我們社區居然停電兩天後電力就恢復,真是讓我們喜出望外。網路雖然還不通,我們也不在意了。

我對於天災前後,必須服勤的執法和醫護人員,還有災後的清理、修繕人員和投入救助的志工總是深懷敬意和感謝。

以前我的父親任職電信工程部門。每次颱風期間他總是不在家,盡責的駐守救急中心,等著風稍停雨暫歇,第一時間就要出去修理受損的電話線。

弗州這次早作準備,州長已經和總統聯絡好,聯邦救災部門(FEMA)準備好物資輸入的協助。此外,全州設立四千個庇護站提供避難協助。外地甚至遠至加拿大來的電力工程車和人員上週末就進駐弗州各地。還有七千名國民兵和其他職守的軍人也在各臨時基地等候參與清理、修復和維持秩序。

雖然受創最嚴重的西礁嶼需要更長時間才能大致恢復樣貌,但這次「惡馬」越過弗州南部人口最多的邁阿密;甚至二次登陸後,也沒有再照著預測,沿墨西哥灣北上,直擊西岸的雙子大城坦帕和聖彼得堡,已經讓損害減少很多。

暴風雨考驗建築結構,災難也顯露人的生命本質。

住在坦帕、任職保險業的好友告訴我,前陣子他們才加班,忙完德州的水災理賠申請,接著弗州的風災就來了。

她公司的老闆原先撤離到外地,風雨過後星夜兼程趕回。公司雖然也停電,趕緊借了一個小辦公室讓沒離開的員工上班。家裡有電的同事日夜工作,他們說不僅是為公司,也是幫助受災的人,敬業的精神讓她非常感動。

然而,歷經風劫後平安的人,也不會視一切為僥倖走運或理所當然。

我們州長在颶風來前,有記者詢問需要什麼幫助時,他在敘述事宜之前先說了一句:「最重要的就是為我們禱告!(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s to pray for us.)」

上週末在大衛營,白宮政要們聚集討論國事。禮拜天早上,副總統彭斯帶領大家一起為弗州風災戒備和救災事宜禱告。求神憐憫,降低災害。

全美各地的家族成員、朋友,眾教會,甚至遠在加拿大好友的禱告小組也為弗州的情況代禱。

「諸天宣佈神的榮耀; 穹蒼傳揚他的作為。」自然萬象的威力,讓人知悉自己的渺小。家園雖損,人得保全,恆是神的恩慈憐憫。

PS:從九月七日學校開始停課,這個禮拜也完全停課,下禮拜一總算又開始上課了。

六百多萬戶的停電,到昨天(9/16),已修復95%。速度算快的了。未修復的多半在西礁嶼地區)。其他清理繼續進行。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chen50&aid=108585695

 回應文章

旭日初昇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09/17 09:33

颶風威力之大破壞力之強,我是親身體驗過的,請參閱拙作浩劫(http://classic-blog.udn.com/hwangrs/4197583)

客旅貞吟(jchen50) 於 2017-09-18 04:55 回覆:

我想你描述的這個颶風是Ivan,在蹂躪加勒比海一些國家之後,轉入墨西哥灣,夾帶大量水氣,在2004年九月16日左右以四級颶風的強度,登陸美國阿拉巴馬州,附近的一些州,包含弗州北部,都受到損害,許多地區嚴重淹水。

2004年的這幾個登陸的颶風都是四、五級的強烈風速。破壞力非常驚人。加勒比海的島國,鐵皮屋頂或是浪板屋頂,絕對經不起那樣風速的摧殘。

今年這個Irma,登陸美國弗州之前也是嚴重損害了加勒比海的Antigua。去年搭南加勒比海的遊輪,才去過這個樸實的小島。


新天新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09/16 16:45
好詳盡的說明。
這裡面有許多是臺灣人應該學習的態度,政府部門應該學習的應變。這兩天在報紙看見一則社論並丟出提問,提到小小的臺灣島國,若要像佛州這次撤離,政府部門該如何撤?
客旅貞吟(jchen50) 於 2017-09-17 02:23 回覆:

我個人認為,美國的災前防備的目標是'人命關天',以人身安全為考量。家園可重建,受損的物品房屋可保險理賠,但人命失去,無法復得。

弗州現任州長的治績很好,也許改天寫一篇關於他的事情。

台灣是海島,無法疏散到其他地方,但可以加強庇護站的設置和準備。還有做好水土保持,避免土石流,洪災,乃是必要。台灣年年都會經歷大小颱風,因應政策必須有長遠性,不是應付一時而已。


沙漠之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09/16 09:32

美國的颶風,是不是就是臺灣的颱風?

客旅貞吟(jchen50) 於 2017-09-17 02:16 回覆:

是的。大西洋形成的風暴稱為颶風,太平洋的稱為颱風,印度洋的稱為Monsoon(不知道中文翻譯名詞)。

都是夏季或是水溫高,低氣壓形成的巨大氣流,夾帶許多水氣。這些季節風暴除了風大,帶來的豪雨如果降落陸地也常釀成水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