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空行者之戀
2008/12/23 09:47:11瀏覽2416|回應3|推薦28

 

   

空行者之戀

雪洞

風雪不斷數日之後,由山洞外照進來些許的陽光,讓懸掛於上的冰柱,閃閃發光地折射著,顯得有些刺眼,空行者從深度禪定中,慢慢的睜開雙眼,緩緩出定… 冷冽清爽的空氣,緩緩的充入他停止呼吸數日,只有小腹丹田胎息微熱的身體。

長期禪定的修練,早已改變他的身體循環與皮膚分子結構,所以此時他沒有任何寒冷的感覺,有的只是氣脈通暢周身柔軟的喜樂內觸。在這一刻,他看似孤獨一人,但是因為心靈平靜的無比澄清,沒有任何渴望 [5],他覺得自己從來沒有這樣的滿足快樂過。 

頭幾次來到這山洞,他靠的是長途跋涉費力的攀登旅程,經過長久修練以後,他得到四禪以上定力進而修得「神足通」的飛行能力 [1];所以之後,每當需要獨處修習禪定時,他只需專一念力,彈指可至。由於定中練習「生滅無常觀」,此刻的他,心理上已達「初果」見法境界[4] 

待人接物雖然還沒有完全「船過水無痕」、「秋水共長天一色」的四果阿羅漢(Arahat)平等心,多數時候,他還是自處於正念裡,只見生滅來去。平常看來,他似乎就只是身處大都會裡的市井小民,平凡百姓,日常作息只是以境練心而已。

雪地陽光的折射十分刺眼,所以他得戴上墨鏡,仍舊得盤腿靜靜的坐著:剛出定,不能馬上行動以免傷到筋骨,所以必須等待腿部經脈的完全活絡才能起身,此刻出定以後平靜的心湖,就會漸漸浮起「影像」「概念」如常,

不過這些並不干擾他,影像就祇是出現而已,頭一個浮出的,卻是那女人的影像… 他自己也不禁微笑。  

修練 

其實,這是這一陣才發生的。在空行者現在的心理境界裡,他對女人的愛,不是性幻想或肉慾式的,而是一種熱情融入生命,純粹對美的動容,他的心動,不全是那女人的美,也在於其他面向:她的生命態度,她的故事,或是任何一種對生命動盪的主動宣示;就像溶入一部歌劇、一部好電影那樣的愛戀。

在「欲界」[5] 的平常人,有兩個基本問題要解決,所謂「食色性也」:總是要重複的經由「渴望」連結像蹺蹺板一樣在滿足與匱乏之間重複上下不止。根據老子的觀察,這是世間萬物運作的自然律:「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交流)以為和()[6]。如果沒有過度的貪求,這世間其實就只是和諧的自然之美而已。 

古老中國的道家與印度的瑜伽行者[3],很早就發現,這種陰陽和諧的發生,並不一定要藉由「外在」的來源獲得;經過身心修練,如果在「內部」找到這種和諧樂觸,它會是源源不絕於自身氣脈(或七脈輪)之中,而不會像外在感官的供給一般,  

會時有時無的匱乏。所以練氣或瑜伽行者看來,正確修定的話,表象看來是欲薄或是禁欲苦行者,飲食簡單,而內在其實卻是身心富裕,神采昂揚;佛典裡對「初禪」以上的定樂都有詳細的描述。  

有些人一知半解或誤解這種身心狀態的描述,就在小說裡虛構出一個「葵花寶典」的武功密笈,把這些精神修練者(如沙門、神父等)想成是不正常的「太監」或「陰陽人」。當然,它更不是一些似是而非「性力崇拜」(Tantra)喇嘛教的「雙修」,或無知或有心的詐財騙色技倆。  

內部精神層次提升的修練者,只是外表上有著和諧與平衡,男人會同時具有女性的溫柔敏銳,女人也會同時俱有陽剛爆發的力量;他們並不一定需要一般來自感官身體上「海底輪」[3]的快樂滿足,對世界、人類,他們有著從「心輪」發出純粹柏拉圖式的愛。 

追尋  

對一個修定又有神通的人而言,心中有雜念,很容易退失定力與神通(《大智度論》裡有說到「仙人墮處」,因為看到漂亮MM當場從空中掉下來…啊…,一定很痛…)  

他並不是不明白這個道理,只是他並不打算壓抑這種憶戀。有修定經驗的人都知道「你所抵抗的東西會持續存在,你所靜觀的東西則會漸漸消失。」對抗常常只是會加深雜念,生出更多的憤怒,所以他就決定誠實不人為的讓自己的愛流出,靜待因緣決定他的心,何去何從,只要他能始終保持自覺的念處。  

回到自己的住處,也有另一種快樂的感覺,因為那女子是他的鄰居,就在附近小學教書,常常在公園,不期而遇,或是在雜貨店裡,會不經意聽到她與老闆娘的對話。都幾乎成了他生活的一部份了,除非他要逃走,不面對真實的自己,那這樣,這女子的影像恐怕會跟著他一輩子;或者,好幾輩子…  

迴入   

他終於決定去面對她,他願意冒著失去定力,失去飛行能力的險,讓他自己從這種感情裡成長出來,於是,他跑去面試並應聘到那間小學,與她一起同事教書。第一次正式的介紹;她說:「第一次教書嗎? 很面熟,我們好像在那兒見過…」他說:「是第一次,嗯,我也覺你很熟悉…」                   

後記  

智慧上解脫煩惱的聖者(初果以上),都是無情冷酷,脫離人間的嗎? 根據原始經典,解脫者到阿羅漢,有著各種各樣的面貌,佛陀弟子裡的阿難,其言行可說是感情最豐富,   

解脫者的性情中人;佛陀入涅盤時,其他阿羅漢大多只有深悟因緣的沉默,阿難還只有初果的證量,所以表現了悲傷。事實上,後來大乘佛教的潮流,倒是反映了更多阿難的人道關懷。  

本文的靈感也部份來自三島由紀夫的短篇歷史解讀小說《志賀寺上人之戀》[2]和很久以前看過的賴聲川的電影「飛俠阿達」[7],小說裡的上人因愛上太子妃而感到「破功」的恐懼,覺得很可能不能去到淨土,後來,他選擇面對太子妃,終而放下自己的恐懼往生;日本佛教以遁世歸趨淨土的佛教為主流,所以有此一解讀。  

本文則是想像現代心靈修鍊者,是否可以有一種不即不離世間的一種面向,沒有抗拒批判,只有和諧,只有因緣、得失放下的過程。這其實也是吾人所理解到的佛教《般若》、龍樹《大智度論》的「深觀廣行,不求速成」的本意吧。 

或曰: 「不俗即仙骨,多情乃佛心」 

又,故事純屬虛構,若有雷同,純屬巧合...

  

[參考資料]

 

[1]  第四章 《佛教神通─漢譯佛典神通故事敘事研究》  丁敏著   法鼓文化 

[2] 《志賀寺上人之戀》   三島由紀夫著    姚巧梅譯

       http://skuo.lu.googlepages.com/chih_he_ssu.htm 

[3] 《脈輪能量書    奧修    沙微塔譯       生命潛能 

[4]  初果、見法  

  https://blog.udn.com/emptytraveler/592328 

  https://blog.udn.com/mettayogi/1602854

[5] 欲界(desire sphere)、色界(fine material sphere) 

一般常人「欲界」的身心若能由靜坐達到「初禪」定以上的「色界」, 因氣脈通暢有喜樂輕快感;自然降低「欲界」粗重習性如(食色)貪欲、 睡眠、憤怒、後悔、 胡思亂想、不安疑心等 (五蓋)

「色界」眾生身心都是同一性別的世界,所以沒有男女性慾的需求不是禁欲主義的那種壓抑,而是「精」「氣」「神」飽滿後自然發生的。又,根據佛典記載;佛國淨土百姓多是「單一性別、中性」的「大丈夫相」(如《無量壽經》等一般淨土經典),不是性別歧視,只是印度當時男重女卑習俗的一種表達;這世界如果沒有男歡女愛的佔有,只有單純柏拉圖式的愛,問題可能少一大半吧(?)… No way to verify anyway …

 https://blog.udn.com/emptytraveler/724898 

[6]  42章,《道德經》 老子 

[7] 飛俠阿達

http://www.wretch.cc/blog/rogerlunghu/4149194

http://www.hkbookcity.com/showbook2.php?serial_no=

     Lovers in Japan

Lovers, keep on the road you're on
Runners, until the race is run
Soldiers, you've got to soldier on
Sometimes even right is wrong

They are turning my head out
To see what I'm all about
Keeping my head down
To see what it feels like now
But I have no doubt
One day, we are gonna get out

Tonight maybe we're gonna run
Dreaming of the Osaka sun
Ohh ohh...
Dreaming of when the morning comes

They are turning my head out
To see what I'm all about
Keeping my head down
To see what it feels like now
But I have no doubt
One day the sun will come out

Ooh...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emptytraveler&aid=2497337

 回應文章

悅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09/04/09 11:51
雖然故事純屬虛構,若有雷同,純屬巧合﹐可是。。.。。.。還是忍不住要把這個因
雪地陽光折射十分刺眼,所以戴上墨鏡的空行者與本文作者連在一起。誰叫他們都
戴墨鏡而且又有個意思一樣的名字....

Empty Traveler (emptytraveler) 於 2009-04-10 01:12 回覆:

戴墨鏡一段 有點天外飛來一筆 姑且叫做 Personalization 吧

最近我們看了一部電影 Becoming Jane

是 Jane Austin 寫實的傳記,才知道 這位寫"傲慢與偏見"的

偉大英國女作家 作品裡雖都是 happy ending

可現實生活並未與她深愛的人結合 ...

(所以現代的我們算是幸運的 沒有19世紀那種社會階級貧富差距的問題)

 我想 一篇圓滿結局的短故事  也可以是生命中「未完成」故事的

精神結局(spiritual closure) 吧 ...


水 羚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心清無塵
2008/12/25 12:29

心清水現月

意定天無雲

一片自在

              水  Merry Christmas

Empty Traveler (emptytraveler) 於 2008-12-26 05:16 回覆:

火宅生蓮花

娑婆化淨土

皆向菩提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你所抵抗的東西會持續存在,你所靜觀的東西則會漸漸消失
2008/12/24 06:55

我認同不壓抑,讓自己去愛去面對去學習會提昇得更快 , 正是這句

「你所抵抗的東西會持續存在,你所靜觀的東西則會漸漸消失」

Empty Traveler (emptytraveler) 於 2008-12-25 01:47 回覆:

謝謝您的閱讀 .. 我分享這兩句 就是覺得

"抵抗"是一個概念的執取 : 我們害怕這 害怕那 如果睜開眼

往往發現只是一個過程 在別人把自己打倒以前 自己就先把自己打倒一半了

多幾次這"靜觀"的經驗 真的可以在不安動盪之中 見到自己生命的寧靜

這種生命經驗 是佛陀要傳達的訊息 ... 體會到才重要...

是不是屬於一個"佛教徒" 其實 不是重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