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刻骨銘心(二)
2007/05/15 08:34:20瀏覽816|回應1|推薦4

—.—

士敏不是不了解,餐桌上窒悶的氣氛要全怪他。有誰會在面對一張鐵青黑板臉時還吃得下東西?

可他就是笑不出來呀。

「你就是缺一頓眼淚。」早他一年出國留學的學長,在安頓好他後離去前曾語重心長道:「哭不出來的痛會一直壓在心底。久了,心、肝、肺都會凝結壓縮成硬塊,連個性都會跟著硬起來。那你還是你嗎?」

跟笑一樣,他也哭不出來。巧燕走的那一刻,把他所有的一切都帶走了。他會呼吸,他能吃能睡,他聽進教授們所有的傳道授業,他的論文連標點符號都挑不出錯來。他活著,僅此而已。

這次做足了心理建設他踏上拋棄了十三年的故鄉,以為自己那顆如死水般的心會重新歡欣跳動,以為去慈恩園可以像去超市買日用品般坦然隨意。沒有。當年安放巧燕骨罈時他拒絕前往,今天他順著工作人員指示一格一格的找到黃巧燕的名字時,他發現自己的感覺跟十三年前一樣;仍然只有恨和怨。

他恨,恨巧燕拋下他。他怨,怨老天對他不公。

站在巧燕的骨罈格子前,任憑回憶紛至沓來,一幕幕兩人相處的場景如電影畫面在小格上不停快速播放。像是抽離了自己,他站在一旁看著木然的男人封閉了心門,只是呆望著黄巧燕的骨罈木板。

他沒掉眼淚,但光站在那發呆竟呆了兩小時。

趕到父母家已八點,兩老和弟弟、弟妹都餓著肚子在等他。知道兩個姪子已吃過飯回房玩耍、寫功課,並沒使他好過一點。滿懷愧咎他立刻洗了手坐下,給大家倒了酒仰頭乾了自己這杯以示道歉,這之後他食不知味的又發起呆來。但另一部份的他仍能感受到同桌其他四人的小心翼翼。

「什麼?」士敏抬頭看母親。她好像對他說了什麼。

「我說,」做母親的放下筷子:「我真不該做這道黃魚和水晶肘子。這也是巧燕最愛的兩道菜,每次來都求我做給她吃。」

聞言士敏一震。低頭看看眼前小碟子,弟弟夾給他的一塊魚肉和晶亮帶皮一塊半肥肉,好端端的仍在那,他動都沒動。「不,」士敏頓了一下,努力振作自己:「對不起,是我不好。媽,麻煩妳再熱一次。我在國外特別想念媽做的這兩道菜。爸,再來一杯。士捷,我該敬你一杯。」

潘士捷知道大哥在努力讓父母安心,立刻笑咪咪配合道:「該我先敬大哥。謝謝大哥幫兩個姪兒存入的大筆教育基金,大哥隨意,我乾了。」

士敏幫他再斟滿,舉杯誠摯道:「謝謝你和弟妹在我不在家的日子獨力盡孝、侍俸爸媽。罰大哥兩杯。」士敏一口氣乾了兩杯烈酒,不善飲的他立刻感到天旋地轉,一屁股跌坐回椅子。

「別喝了。」媽媽把加熟好的菜一一放回桌上:「洒入愁腸傷身,多吃點菜吧。」

「不,我還沒敬妳和爸呢。不孝子——」

士敏刻意的玩笑被母親手一揮給打斷:「別敬了,你爸不能喝酒的,今天喝了一杯還是十二年來第一次。吃菜吃菜。」媽媽低頭扒口飯咀嚼、吞下,再淡然道:「抽個時間去看看黃伯伯、黃媽媽吧。當年不是人家堅持把巧燕的壽險理賠要你拿走,咱們家可是沒半點能力供你出國留學。直到今天人家還是把你當半子在念著你。年紀不小了,做人的分寸你也該有所拿捏。失去獨生女,人家都——」

「等等,等等。」士敏單手外推阻止了母親滔滔不絕訓話,閉上眼壓下一陣暈眩和耳嗚:「我剛才聽到了什麼?」睜開眼他看向父親,不祥的感覺讓他想吐:「爸,你酒量很好的,這十二年為什麼不能喝酒?」

父母都沒說話,士敏手腳發冷地看向弟弟,士捷扮出個笑容,想安撫倏地臉色蒼白的大哥:「沒事了啦。你去美國第二年爸因為咽喉癌開過刀,現在……」

弟弟還在說什麼士敏全沒聽見,視線落在父親的碟子裡;除了蔬菜沒一絲肉。以前父子倆都會搶肘子的肥肉部份。抬眼看已知卻忽視的清瘦長者:「怎麼沒人通和我?」士敏低喃。沒人回答。他眼皮發熟面向弟弟:「怎麼不通知我?」聲音高亢微顫:「為什麼不通知我?這是我爸呀!」

想到十年前很可能在他不知情下失去了親愛的父親,士敏背脊發涼、渾身冒冷汗,聲音再出來竟是哽咽的:「我是這麼不被信賴的人嗎?」

身旁的父親嘆口氣拍拍他背:「你不和道你自己在巧燕走後的樣子有多嚇人,能把你弄出國離開這傷心之地,我們全鬆了口氣。是我不准大家通知你的。其實你不曉得,幸虧你,我才能咬牙熬了過來。我可不想在你『活過來』之前斷了我們的父子緣。我奮鬥過,也戰勝了自己,士敏,你呢?」

士敏注視著做了一輩子大學工友的父親,他的第一個好朋友。知道自己這十幾年來可以如此自私、任性,全是因為他知道有這位『老朋友』在撐著他。他回來了,但仍不是他……

「巧燕死得好痛、好慘。」士敏以初次摔破膝蓋時跟父親訴苦的語氣道:「被大火燒成那樣還拖了兩天才走。她好痛。我好痛。」

「嗯,」父親了解的點點頭:「其實巧燕痛過了頭根本沒痛感了。是你跟她父母痛。士敏啊,」再拍拍他背:「中年得女,人家失去的可是獨生寶貝啊。明天去看看他們吧。」長者站起來:「來,咱們爺兒倆好久沒一起散步了,陪我出去走走,順便跟我說說在美國你都在做什麼。」

士敏猶豫了一下,接著微笑接受了父親的邀請。要說誰能把他潘士敏拼湊回原來的樣兒,除了他這位老朋友,再沒別人了。尤其背後傳來母親酸溜溜的那聲熟悉「哼」,更加深了士敏嘴角的笑紋。

決定回家,是對的。

(未完待續)

20070104

《backpacker1947-darkgreen原創小說,嚴禁轉貼,謝謝!》

位看倌亦為士敏痛。

( 創作浪漫言情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darkgreen&aid=960417

 回應文章

欣然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re
2008/02/26 21:57
Dear墨綠,看著這段文:...哭不出來的痛會一直壓在心底。久了,心、肝、肺都會凝結壓縮成硬塊,連個性都會跟著硬起來。...心裡的難過有了說明。

好友罹癌,探望她,聽著她親口說出病情,我以為自己是夠平穩了,還能陪著她雲淡風清的聊著。現在知道了,是壓著哭不出來的痛...

欣然

墨綠(darkgreen) 於 2008-02-27 10:26 回覆:

這種時候,最能體會無法正確使人類語言的無力感。

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