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Butterfly【限】(六)
2009/05/19 08:50:54瀏覽735|回應0|推薦4

  他們不再對話,這樣的冷戰勢必要維持好一陣子。宣明從外頭帶回來晚餐,惠珍也不再為他烹煮湯餚。宣明晚歸也不捎來電話,惠珍偶而感覺他是待在另一個女人身邊。

  惠珍在網路上與蔣哥、豹紋女等人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她試問豹紋女怎麼熬過情慾過後的罪惡感,以及與丈夫後來的相處方式。她依然害怕失去宣明,儘管那樣的心境已慢慢被恨意取代。宣明不再跟她交歡做愛,反而是趁她睡著、洗澡,甚至是看電視時猛地一陣將她上半身壓低,強行進入她。做愛的姿態越低形同獸慾般的發洩。夫妻聯誼會像是送給了宣明慾望之盒,開啟了便無關閉的可能。她既愛著卻也懷恨在心,想逃出去卻又捨不得離開。反覆的情緒像是變形蟲般無固定形狀地蔓延。

  數日之後,在豹紋女的慫恿與勸導下,按耐不住自己的慾望。惠珍參與了豹紋女跟蔣哥辦的夫妻聯誼活動。這次包含了兩對夫婦跟惠珍一個單女,五個人的遊戲一樣盡興。少了宣明之後,她感覺自己更能放得開,更能縱情享受情慾之樂。

  宣明繼續維持著對惠珍的洩慾以及偷情對象的歡愉,而惠珍的出口便是享受夫妻聯誼活動時的快慰。兩人也不再同床,宣明搬遷到書房、沙發上睡。他們沒再有爭執,往往是冷漠相對。

  總是接近夜晚時離開、隔天才歸來的惠珍,宣明隱隱約約地知道她去哪兒了。宣明也明目張膽地把偷情對象帶回家來,他們在惠珍的床上做愛,吃煮用的是惠珍的廚具。隔天回來的惠珍看見兩人份、未洗滌的餐具,她落淚了,卻也無話可說。

  惠珍已無法從宣明身上得到愛,原本所給予的愛也逐漸地消逝。家中的一切也越見分明壁壘,宣明把自己的衣物等等都擺進書房。

  終於到了某個晚上,宣明又趁惠珍睡著時強暴她,惠珍也沒懦弱地接受他,反而是一把將他推開,隨即又給宣明一個耳光。

  宣明把耳光還回給惠珍。

  夜晚是如此地漫長而緩慢,宣明不顧一切地盡其所能欲強暴惠珍。體力耗盡的惠珍最終仍是讓宣明的東西從她的臀下頂進。

  洩慾完了的宣明回到書房,這是第一次惠珍打他耳光。兩人的情感或許就這麼結束了,他不知該怎麼琢磨自己的心情,一來是終於從這惡性循環的婚姻中解脫,二來偏偏對惠珍有一股親人般的不捨。


  離婚協議書攤在茶几上頭,上頭已蓋好惠珍的戳印與簽名。宣明看著它不自在地發抖起來。惠珍不在家裡,打電話也不接。宣明一個人喝著悶酒,那張離婚協議書仍是真實地躺在那兒。他可以選擇撕破那張離婚協議書,或是拿出印鑑蓋上。但宣明只是一杯接著一杯地喝酒。

  有些已發生、驟成過去的無法挽回,兩人參加夫妻聯誼活動的事,男人背叛女人偷情、兩人的情感變質。單純時體會不了簡單的美好,喧囂如麻時才看見混亂的本質。

  突地一陣脾氣上來,他將酒杯扔碎在地,又將桌上的酒瓶掃下地板。像是發了狂一樣,他任意發洩地摧毀家中的一切。他不願放手讓惠珍離開,可酒醉的雙手卻無法挽回。

  等摧毀到自己失去了身為男人的自信,體力也不堪負荷時,他撥起了電話給另外一個女人。酒醉不清醒的他拿了鑰匙出門。他失去了一個家,但還有另外一個會願意撫慰他的女人。

  離婚協議書依舊平靜地擺在那兒,紅色的戳印因重複兩次而印漬模糊了,宣明酒醉的右手在上頭潦草地寫下名字。那是宣判兩人的愛情自由,也是宣判一段關係的結束。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ranko&aid=29624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