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女人簡歷之十三: 生命的破綻
2010/01/29 01:38:00瀏覽2043|回應21|推薦227

碧蕾曾經去看過一個星相師,那是當她生命陷入極端低潮,不知道每個下一分秒將如何往前走去的時期,八十多歲的老星相師對她說:''姑娘,每個生命都有一個破綻,這個破綻就是生命的命題,在命題之下,每個生命都是一齣戲,而妳的生命命題就是,如何填滿妳的靈魂。''

去看星相師的那年,碧蕾二十七歲,讀完社會學,已經進入市政府的殘障部門工作兩年。在這兩年當中,她竟然愛上了部門主管,用''竟然''來形容她對主管的愛戀,是因為一方面,她當時已經有一個同居多年的男友,二方面,主管是個有家室的人。

而且,這只是單方面的愛戀。

碧蕾的主管是一個溫文有禮,愛護屬下的長官,五十多歲的他,因為長期練中國氣功,顯得氣色飽滿,精神煥發,彷若年方四十的中年人。他為了提高辦公室的和諧氣氛,以及同事的工作效率,每個星期一早上剛上班的第一個小時,總是帶領著大家一起在會議廳裡練習氣功。

碧蕾跟著大家練習氣功的時候,如果主管立在她面前對她做單獨指導,她會有一股無形昇自心底深處的豐盈感覺,她會覺得自己彷彿是一顆散發著光能的圓月,無盡飽滿無盡充實,而這種來自主管的豐盈感覺,讓碧蕾感到她跟主管似乎是同一個靈魂,或者說,她感到主管的靈魂融入了她的軀體,因此她的軀體不再空虛。

空虛,這是碧蕾從小常有的感覺。

她五歲的時候,父母離了婚,從此,每當母親忙碌的時候,她就住到父親處,而父親忙碌的時候,她又回到母親身邊,讀中學時,父親母親各自結了婚,碧蕾繼續在父親跟他的妻子的家,以及母親跟她的丈夫的家之間來回遊蕩,她常常有一種不知道哪個是她的家的迷惑感,有時她會跟人半開玩笑地這麼說:''我沒有家,我從來沒有一個家。''

碧蕾自己也搞不清楚,空虛的感覺是來自沒有家的感覺,還是自己心裡本就是一片空蕩,或許在她跨進生命的門檻時,忘了把靈魂裝進身體裡,母親不總是說嗎,還沒趕到醫院,她已經在救護車裡迫不急待地誕生了。

而心裡空蕩的感覺,讓她經常在清晨初醒的朦朧時刻,以為自己正飄昇在天花板上俯視著自己躺在床上的軀體,空空蕩蕩的軀體。她會乍然坐起,驚懼地探觸著自己的手腳,然後望向床邊梳妝台的鏡子,眼睛問著鏡子裡的眼睛:''這是我嗎?還是這只是一個沒有靈魂的軀體?''

十七歲那年,碧蕾死命地愛上了一個同班同學,用''死命''來形容碧蕾的愛情,絶無誇張之處,她的愛情是讓全身的每個細胞只為對方而活,男孩說他喜歡看武打影片,碧蕾就捨棄一向喜歡的文藝片,也變得喜歡武打影片,男孩說假日去釣魚,碧蕾就忘了她本來嫌魚腥從不吃魚的習慣,男孩說考試時沒準備好,碧蕾就冒險讓他抄襲。

談戀愛的碧蕾就像一塊乾燥的海綿,不斷吸收週遭的水,毫無選擇地,一心一意只想讓自己成為對方,百分之百,那是一種身體裡塞得滿滿的感覺。

直到有一天,男孩坦率地對她說:''跟妳在一起真無聊,我想我們還是分手吧。''

身體裡乍然抽走了男孩的靈魂,碧蕾才大夢初醒般地發覺,原來自己從來不是自己,這種醒來的感覺讓她無法抑制地痛恨起自己,好一段時日,她幾乎天天對自己說:''妳出賣了妳的靈魂。''

靈魂?我有靈魂嗎?

落了單的碧蕾重新墜入了無比空蕩的感覺裡,直到她又死命地愛上了另一個男子,這回是一個波斯人,她的大學同學。

為了波斯情人,她停止了吃豬肉,開始吃她一向厭惡的羊肉,她戒了煙,因為波斯人說,波斯女人是不抽煙的,她甚至願意為他退出天主教教會,改信回教,她總是對波斯人說:''我希望,我們將來以回教儀式結婚。''

但是,這一天並沒有到來,當波斯人讀完大學,並被一家奧地利公司雇用為駐伊朗的業務代表時,波斯人才跟碧蕾說出在老家早已結婚,以及他的妻子跟兩個孩子正等著他回去團聚的實情。

波斯人走後的半年裡,碧蕾幾乎每天到附近一家波斯小飲食店喝咖啡發呆,滿室燒烤羊肉的味道卻怎麼也填不滿她空蕩的軀體,這次,她沒有像上次那樣痛恨自己,她幾乎沒有力氣痛恨自己了,只是任心臟一陣一陣抽緊,日日夜夜,好像要把空蕩的軀體抽緊縮小到最微小的空間,好讓空虛的感覺減少到最低,而這種縮小自我的過程卻讓她油然升起一股哀傷感,無邊無際的哀傷。

就在她面臨崩潰的邊緣時,她認識了現在的男朋友,一個腳踏實地的男子,他的實在性把碧蕾從絕望的邊緣拯救了回來,雖然這次碧蕾並沒有死命地愛上他。

或許正是因為沒有死命愛上男友,才讓碧蕾逐漸走出了空虛的感覺,正確地說,是碧蕾把觸角縮回了軀體裡,她不再敏感地舔著身上每一分寸的疑惑、渴望,不再精細地感觸著空蕩與圓滿之間的哀傷跟喜悅。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碧蕾回復了正常的思考力,而在正常的日子下,她完成了大學學業,順利地進入了市政府的殘障部門工作,每個身邊的人都對她說:''妳終於找到了一個好男人。''

縮回了觸角,把自己磨縮得圓滾有若光滑的卵石般的碧蕾,也總是用沒有高低音調的圓滾聲音回答道:''呵呵,可不是嗎?''

時間軌道,就像上了潤滑油般地圓滾,讓碧蕾無須艱澀地探討生命的意義,無須審視軀體裡是否住著一個靈魂,如果不是碧蕾愛上了主管。

在市政府殘障部門工作的兩年裡,碧蕾一點一滴累積著愛的甦醒,每一點每一滴的甦醒,都在每一分每一寸地擴張著她的軀體,逐漸,啊,逐漸地,碧蕾又回復了舊日的習慣,經常,在清晨初醒的朦朧時刻,她會以為自己正飄昇在天花板上俯視著自己躺在床上的軀體,空空蕩蕩的軀體。她會乍然坐起,驚懼地探觸著自己的手腳,然後望向床邊梳妝台的鏡子,眼睛問著鏡子裡的眼睛:''這是我嗎?還是這只是一個沒有靈魂的軀體?''

男友安撫著她的身體的堅實手掌,卻只是讓她更加渴望另一雙手,那雙每個星期一早上練氣功時偶而會碰觸到她身體的主管的手,那雙手,讓她有一股無形昇自心底深處的豐盈感覺,她會覺得自己彷彿是一顆散發著光能的圓月,無盡飽滿無盡充實,正是這股豐盈的感覺,讓她無法自抑地回復了從前思考生命意義的老習慣,而也正是這股豐盈的感覺,讓她看到自己的軀體原來是如此的空虛。

不知從何時起,她開始順手收集起主管的小東西,例如,他桌上的原子筆,他扔掉的小紙條,或是他隨手送她的一顆巧克力,她把這些零碎小東西收藏在一個小箱子裡,在某些特別讓她感到空虛的日子裡,她就打開箱子,撫著這個嗅著那個,想從一件件收集的小東西感受那股豐盈的感覺。

而逐漸地,只是收集零碎小東西似乎已經滿足不了她心靈的空虛感,她開始收集比較更具意義的東西,例如,手機,把偷來的主管私人手機藏在她車子裡的那段剛開始的日子,經常響起的手機嘀嘀聲,以及手機上顯示的字號,總是讓她不由得產生一種跟主管靠得很近的親密感。

另外,她也偷了一張主管跟愛貓的合照。 主管常常在辦公室向大家述說他的愛貓的趣事,他述說愛貓時一臉溫柔的表情,讓碧蕾感動得只想摟住這隻貓,也摟住貓身體裡主管的愛,於是,有一天,碧蕾從主管家的院子裡,偷偷抱走了這隻貓,帶回家裡時,她只對男朋友說是同事家抱來的。

把主管的貓養在家裡,讓她覺得日子充實了許多,每當她陷入低潮,心裡空蕩得著慌的時刻,她就抱著貓在屋子裡來回走著,像是抱著一顆靈魂,她甚至經常在夜裡爬起來找貓,如果她醒來時突然發現貓不睡在房間裡。

她的本就不喜歡貓的男朋友受不了了,趁著她有一次出差幾天,偷偷把貓送給了鄉下的一個農夫,等她回來時,男朋友騙她貓跑走了,沒了貓,她崩潰得幾乎不成人樣,每天必須靠安眠藥才能入睡。

她心裡懷著一股無法解脫的歉疚感,覺得對不起貓,覺得對不起主管,每當她情緒陷入低潮的時刻,她會不由自主地升起一種混亂的感覺,感覺主管的靈魂正指著她的軀體說著:''我必須把我的靈魂收回來。''

就是在這樣生命陷入極端低潮,不知道每個下一分秒將如何往前走去的時期,碧蕾去看了星相師,八十多歲的老星相師對她說:''姑娘,每個生命都有一個破綻,這個破綻就是生命的命題,在命題之下,每個生命都是一齣戲,而妳的生命命題就是,如何填滿妳的靈魂。''

是的,每個生命都有一個破綻。

而在這樣一個有破綻的日子裡,這個連她自己都無法解釋清楚的日子裡,她做了一件事情,一件或許連老星相師都無法預見的事情。

這天,她跟主管一起出公差,辦完公事,他們一起在一家餐館吃了中飯,碧蕾趁著主管上廁所的時候,偷偷把她的安眠藥滲入了主管的可樂杯裡,他們喝完飲料付了賬以後,走出餐館,正朝著車子走去時,主管有點搖晃著身體,神色恍惚地說道:''奇怪,我怎麼這麼疲倦?''

坐進車裡,主管含糊說了句:''奇怪,或許我得先打個盹再開車。''才說完,主管就靠著椅子睡著了。

坐在旁邊的碧蕾,靜靜地看著沉睡的主管,過了一會兒,她終於鼓起勇氣,用手輕輕撫摸著主管的頭髮,眼睛,嘴唇,把手放在他的心上感觸著,感觸著他的靈魂,''多麼真實啊,親愛的靈魂。''碧蕾喃喃自語著。

然後,她抬起身,湊向主管,無限溫柔地,她輕輕吻著,吻著他的面頰,吻著他的嘴唇,一股無形昇自心底深處的豐盈感覺,讓她覺得,啊,她覺得自己彷彿是一顆散發著光能的圓月,無盡飽滿無盡充實……。

( 創作小說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lackmoon&aid=3549654

 回應文章 頁/共 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nature or nurture
2010/12/14 02:49
看起來,每個病態的男女都來自一個不正常的家庭,父母離異,單親父親或母親,這又回到我之前提到的“是nature 還是nurture對人影響更大。實在是一個發人深省的課題。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10-12-14 16:32 回覆:
我個人總是這麼想,天生之遺傳就像一個背包,當人誕生時,就已經扛著這麼一個背包來到世界,而後天的環境影響,會讓我們在時間的演變中,一點一點地掏出背包裡的東西,而且是掏出那個配合當時環境的特定東西,呵呵,這純是我個人的想法。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思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毀滅
2010/02/22 07:18
主角已經快走向毀滅了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10-02-22 18:59 回覆:
呵呵,沒有靈魂的軀體,多少像個行尸走肉吧?跟毀滅也差不多了,
或者反過來說,沒有靈魂的軀體,也無所謂毀滅不毀滅了。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宏哥菩薩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更大的破綻..
2010/02/10 02:07

黑月的愛情故事   

總有 坎坷和淒楚的男(女)主角..

相信這也是 現實社會的真實愛情反映

碧雷她雖然滿足地填滿了她失落的靈魂 (在最深處 有無悔 豐盈的笑..)

在星象師所預言 她生命的破綻  是否已算化解?

亦或  仍有潛藏更大的 破綻呢???

要寫續嗎?....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10-02-10 03:27 回覆:
呵呵,宏哥菩薩啊,破綻好像填不滿了,只怕會越破越大。

至於續集,想到故事女主角越補越大的破綻,我寫故事的手竟然微
微抖了起來……。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東方焱淼 【靜讀清修】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好奇特
2010/02/07 04:27
第一次來你的格子,看你的故事,看得心驚。這故事的遞近層次,寫得很順暢,寫到她偷了主管的手機,我的心驚得一抖,這已經超出了暗戀可以接受的範圍。心智上的偏離與瘋狂,被你風輕雲淡的寫進,下一個情節,故事轉而變得詭異;結尾的懸念更令故事,達到一種近乎窒息的高潮。

讓我想起多年前讀到的一個小短篇,名字都忘了,只記得是講一個可憐的小女孩,被迫去做一個富人家新生嬰兒的保姆,但受盡責打和虐待;尤其是嬰兒沒日夜的啼哭,令她心力交瘁,因她是不可以睡的。主人更會因哭聲而懲罰她。她痛恨這個會哭的嬰兒,視其為災難;全身心的想找出方法,令其停止哭聲;故事的結尾,是她把嬰兒掐死了,那盼望以久的寧靜,令她身心疲備,又心滿意足的躺在嬰兒身邊的地板上,昏睡了過去。故事竟止於此,但那份入骨的驚駭,令讀者合上書頁還在掙扎裡,至少我至今還在揣想,她事後,會死於非命的各種可能。。。

你的故事令我又一次想起,這纇令人心驚肉跳的人物和他們的命運。

謝謝分享!!!你的短篇,好精彩!!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10-02-07 21:06 回覆:
你第一次來,肯定會抖索啊。

基本上我認為,人性裡隱藏了太多黑暗面,我們每天除了睡覺時說的
夢話是百分之百真實以外,其他時候多少總是帶著一副面具,我喜歡
敘述面具下面的真實面孔,衣服遮蓋下的靈魂。

很高興我也因此能認識你。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牛仔3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枯槁的龜裂
2010/02/06 15:23

昨天借到一本書:"爸爸,我們去哪裡?"(法文版翻譯書)

一個連生了兩個重度殘障的家庭,婚姻破裂,單親爸爸獨立撫養...

他在生命的過程中,坦言無法耐心承受這種缺陷兒給予生活的壓力

屢屢有壞念頭產生...

我要說的是:人的心思意念都不是完美的,世界上如果每個人都是完美,閻羅王就要餓死了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10-02-07 20:53 回覆:
牛仔3號有一個悲天憫人的胸懷,因此才會這麼說:人的心思意念都
不是完美的……。

如果能夠接受這個每個人都是不完美的前提,我們就比較容易督促自
己去了解他人的心思,畢竟自己也是不完美的,也有希望他人將心比
心的時刻。

你說的這個故事不是神話,而是天天都在發生的事實,有不少做父母
的人受不了嬰兒的哭鬧,經常怒氣衝天地處罰嬰兒,最常使用的處罰
方式是抓起嬰兒猛力甩動,有些嬰兒因此脊椎骨受傷害而成為殘障。

但是,在指責這樣的殘忍行為之餘,我們仍須督促自己,研討如何避
免社會發生這樣的殘忍行為,這才是促進人類社會更完美的理性方式。

與你共勉。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Jacque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這個破綻 就是生命的命題 ...
2010/02/03 05:58
好像有一個。格式
死命。失去了自己。
滿足。自我的投射。

It seems to me that the purpose of one's life is to make it whole first ...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10-02-03 18:45 回覆:
我這麼想,人基本上是在追求最大的幸福,但是在追求最大幸福的同時,
卻往往設法繞過生命的命題,以為假裝不知道有生命的命題,日子可以
過得輕鬆些幸福些。
我想,除非拋棄了自己的靈魂,才拋棄得了生命的破綻,而拋棄了靈魂,
呵呵,說得驚悚些,照鏡子時可能會看不到自己的影像,或是看到另一
個不屬於自己的影像……。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翔任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月亮狀態的靈魂
2010/02/02 00:54

只能繼續墮入盈虧的循環。黑月的故事以滿月來結束,其實有種懸宕反諷的味道。不管之前的把自己掏空掉的付出,或是現在的一點一滴的偷竊,都是破綻。她都處於棄兒狀態的恐懼。

不過話說回來,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這種月亮的靈魂狀態。人的本質本來就是孤單的。翔任想引台灣一位獨樹一格的心理學教授余德慧的話來說明靈魂的本質狀態:

1. 人的靈魂首先是直接在肉體的生活被指認出來的,但還是模糊的。

2. 而在跌落在事情的裂隙中,靈魂第一次被指出。此時,人的生存不再受事情的托襯維護,人掉落在另一種生存狀態,也就是「無事」的生存。

3. 靈魂的釋出反應,在無邊失我的存在之中焦慮、害怕、哭泣。

4. 當事情過去之後,世界暫時得到縫合,而靈魂回歸到深處隱退。

5. 安置騷動的狀態,是最難成就的。如何看透我不再只是我,我與世界其實有著秘密的締結,甚至我們的愛和付出,都只不過宇宙自我生成而幻化出來的?這是最深最難的課題。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10-02-02 01:58 回覆:
如果我們用大宇宙的眼光來看每個微小靈魂的掙扎,一切就變得很虛幻了,
我經常這麼想,如果生命就像一條繩子,那麼,這條繩的頭尾會不會
相交。

而,冬天的枯木在春天長出新葉,四季每年在輪迴,以及潮漲潮落月缺月
圓,這些大自然的現象經常讓我覺得,人的靈魂也是處於一種呼氣吸氣擴
大縮小的狀態,可能因此,人的一生也總是處於一種高潮低潮的變動狀態,
而你引介的余德慧教授的理論,更讓我有這樣靈魂伸縮的想法。

寫這個故事的心情的確有些反諷的味道,可能正是因此才沒有為故事做定
論,讓它open的原因應該就是出於這種靈魂伸縮的想法吧,我的意思是,
當靈魂回歸到深處引退之後,它過了一段時間還是會再度被指出,而掉落
於裂隙狀態,於是它必須釋出反應而逐漸膨脹,像拉滿的弓,等到一切釋
放之後,它又回歸深處引退。

而且我想,滿月的狀況下,人的願望、喜悅、恐懼、悲傷、憤怒等情緒會
膨脹到極限,這時,很多平日隱藏的因子都會輕易地釋放而出,就像故事
中的女主角一樣。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跌跌撞撞!
2010/02/01 23:22

 多切實的話~~~對我!

但心中仍感謝老天 在每次的摔跤後

總讓我嚐到更甜更香的收獲

生命因破綻而教會我感恩 也提醒我生命的圓就快融滿

是這樣嗎 ?我敬愛的黑月!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10-02-01 23:38 回覆:
親愛的紅火花

我想,生命的破綻是一個陷阱,也是一個自我解放的機會,正如你說的,
摔跤之後反而得到更甜更香的收穫。這就是智慧。
祝你一切安好!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little sophi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心情
2010/02/01 10:12
讀了三次,每一回的感受都不太一樣~

☆《故事與生命》
每個人生都有故事,卻不一定每個故事都有生命。

☆《心蝕》
一朵開不了的花,往往藏匿著一隻蟲。 碧蕾這朵含苞的玫瑰很美,於是有人把她
插在瓶中,放在案頭,可是她的花瓣怎麼也不肯張開,於是,她將自己倒掛,想要
製成乾燥花;直到始終緊閉的花瓣出現了空洞,一隻蟲兒探出頭來,碧蕾才恍然大
悟,原來自己已被蟲身佔據,花心已被蟲齒蛀蝕。
是的,我知道這種畫面很噁心,但其中或許也藏匿著某種真理...。

☆《天空》
那空而靜白的地方,是我靈魂出入的門窗,天空一樣的孤獨裡,有我真正的自
由。而跌跌撞撞的碧蕾,只是還在不斷地尋找自己的「天空」。

☆《等待》
碧蕾在每一年的去年的秋天落盡葉子之後,至今依然一身枯枝,不曾顯露任何復
甦的景象。天氣還好冷好冷,然而在冬天的外衣下,已經悄悄地醒了春天的靈
魂。
我願,我盼,也這麼相信著。

^ ^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10-02-01 18:36 回覆:
小索飛雅的善良心地,總是在期盼著一些美好的,即使在故事女主角
的靈魂裡正啃蝕著一隻蟲。

很多人一輩子就是這麼跌跌撞撞地,不斷地尋找自己的天空,那個可
以讓靈魂終於自由倘佯的天地。或許甚至可以說,每個人都在尋找自
己的天空,只是尋找的過程及遭遇不一樣。

這個故事的結尾是一個沒有答案的結尾,這表示,以後的發展可能
是[心蝕],可能是[天空],可能是[等待]……。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阿勇(ayon)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勇敢去愛
2010/01/30 19:37
愛情是勇敢的

偷偷摸摸 勉為其難 甚或下藥迷昏 都是下下策 得到的愛 不會持久 也經不起考驗

若發生在女男之間 更是

現實生活 很多這樣的狀況 只是那個藥(黑月用這麼強烈的東西 我覺得應該是隱喻)
換成女主角用盡各種方法(有時不擇手段)以博取青睞

單方面的愛 很苦的 不耍點手段  是得不到的  ...............

.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10-01-31 02:30 回覆:
有種人,愛情雖然是單方面的,但是並不以為苦,左攻右擊地只想
征服愛人,被罵厚臉皮都不在乎。
有種人,愛情也是單方面的,但是卻愛得苦兮兮,一輩子捧著傷口,
再也無法全心愛另一個人。

不管這樣或那樣,如你說的,愛情需要勇氣,而且必須是勇敢的。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頁/共 3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