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TOTTORO本尊的日記
2010/11/07 12:30:29瀏覽309|回應0|推薦2
TOTTORO的媽麻註解
這一篇是TOTTORO在去年(2009/11/11)所寫的。是剛剛才被診斷出糖尿病時的喵喵喵!

今天終於輪到本尊來寫日記。沒錯,我是四條腿的
TOTTORO;雖然替家裡「買魚罐頭」的錢並不是我賺的,但是我才是如假包換的老大。

我們家裡除了那隻很愛尖叫的肖查某(名字叫STORMY「暴風雨」的小鸚鵡),表面上,另外的兩隻兩條腿的動物是我們這個幫派的頭人(他們稱呼自己為爸巴、媽麻)﹔但是真正可以在家裡呼風喚雨的還是TOTTORO我。至於其他那三隻整天像無頭蒼蠅一樣晃來晃去的肖狗們其實不值得一提,但是既然他們對我頗為尊敬而且還算是不錯的玩具(偶爾可以從我的高台寶座上玩玩他們的尾巴),所以我就免為其難的忍受他們的存在。

不過今天我想聊的是我們家的「媽麻」。雖然我還蠻喜歡她的,但是作為一隻誠實的貓我必須說,她是一個非常奇怪的愛哭鬼。

先談她的奇怪好了。明明自己有名字,但經常會偷用我的名號然後稱呼她自己為兩條腿的TOTTORO,而且也沒有事先經過我的同意。她另一個毛病是容易心軟到有點濫情的地步。前幾天她下班回來時表情有點鬱卒,「爸巴」發現了就問她怎麼回事﹖結果她很難過的說,「今天作實驗必須殺很多隻老鼠,一整天心裡都很不好受。我怎麼會選到這一行的呢?」結果啊,等到晚餐的時間她還是跟我一樣吃烤雞吃得很開心!這下子,她又跟「爸巴」說:「我真的是個hypocrite(偽善的傢伙),明明不喜歡殺生但還是會吃肉吃得很開心。」真是個困惑可笑的人,不過大部份的人類都是這樣子的。

至於她的愛哭,在我看來應該是跟她的心軟和濫情有關係。他們每次在家看電影的時候,管它是真實的或者是虛擬的故事,每回看到感動的地方,「媽麻」就會開始找面紙。除了哭到眼紅鼻子腫以外,還會很大聲的擤鼻涕;用無限把鼻涕和N把淚來形容絕對一點也不過份。不過呢,我一直到幾天前才真正見識到她哭功的可怕


最近
TOTTORO我龍體微恙。沒辦法,年紀大了就是會有一些毛病;我都已經快16歲了,雖然還是英姿煥發但換算成人類的年齡也大概有80歲出頭了。總之,「媽麻」注意到我有頻尿、喝很多水、雖然食慾還是很好但體重減輕、加上我比較沒花時間整理自己的毛‥等等症狀,她猜測我可能有糖尿病,所以帶我去獸醫院做血液和尿液的檢查。結果很快就出爐了,沒錯﹗我真的中獎了,患有糖尿病而且需要每天接受胰島素的注射。好加在的是這點小事還難不倒我們家的「媽麻」,她雖然古怪但是套句「爸巴」的話:我們家的「媽麻」很好用!因此,從上個禮拜起我就得每天在家挨兩次針。


這個胰島素的皮下針打起來其實沒什麼感覺,加上「媽麻」每次都是趁著早晚餵我吃飯的時候,摸摸我的背部幾秒鐘後就一針解決掉了。很多時候我正在享受美味的鮪魚或鮭魚罐頭,根本也不知道她對我動了什麼手腳。比較討厭的是,我們還得在近期內作出一份可靠的血糖曲線,才能決定到底目前給我的胰島素劑量是否恰當。也就是說,從吃飯加打針之前以外,「媽麻」必須要每4個小時採血一次,然後用量血糖的儀錶來測我的血糖濃度;整個曲線通常需要12或24小時的記錄。總而言之一句話,煩死啦;我因此當然得採取不合作運動。

結果上星期四晚上當我在對「媽麻」抗議的時候,她竟然突然流起眼淚。太過份了吧?被採血的是我耶,她有什麼好哭的?弄了半天我才搞清楚原來是因為「爸巴」當時在電腦上播放大話新聞,結果正好在報導一位由台灣南部騎腳踏車上台北求職的男士,只因為要省錢竟然沒有吃飯只靠喝水度過了三天。據說這位先生的打扮乾淨整齊,還穿著皮鞋希望讓僱主留下好印象。由於他的身上只有50元的新台幣,為了留著錢打電話找工作,每次餓了就只好灌水灌到「飽」為止。

也難怪「媽麻」會這麼的心酸。我現在因為糖尿病,每天吃的是從獸醫訂購的特殊飼料(高纖、高蛋白、和低碳水化合物的處方)外加魚罐頭,更不用提胰島素還有量血糖的費用了。結果,這個南台灣的先生過的日子怎麼比我的差這麼多,50元的新台幣連美金兩塊錢都不到呢。我還以為台灣已經是開發中接近已開發的國家了;聽說台北的貓纜(此貓與我無關)花了幾十億還不能用,還有那個什麼胡來胡去的捷運也追加到七百多億了還天天出包,這麼錢多多的國家為什麼辛苦的失業人會沒有社會福利和救濟的制度呢?怎麼會這麼悽慘?

看到「媽麻」眼淚稀裡嘩啦還不停的找面紙,本來在準備晚餐的「爸巴」也靠過來安慰她。沒想到他自己的眼眶也是紅的﹗唉呀呀,難怪人家說什麼鍋配什麼蓋,這兩隻還真是一對寶。

記得去年中國的三聚氰胺毒奶事件波及到台灣的時候,我曾經聽「媽麻」在抱怨台灣政府的無能。她還說,「難道臺灣人命不值錢,還是做美國的狗貓比較好?!」她是把2007年在美國發生的寵物三聚氰胺毒飼料,拿來跟2008年台灣進口中國的三聚氰胺毒奶製品的事件作比較。至少美國寵物的主人還可以依法獲得一些賠償(肇事的公司同意支付兩千四百萬美金的和解金),但是台灣的受害者呢?公權力去哪裡了?好像一切真的是無疾而終了。


看來「媽麻」的激動不是沒有道理的,連我也覺得法治的社會比較好。至少當貓還不錯,狗兒呢就免談了。  
( 心情隨筆家庭親子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OTTORO&aid=45748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