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苦主的心聲] 我也曾經是噪音的受害者
2023/02/09 12:07:53瀏覽818|回應3|推薦19

這幾天看到台灣某藝人被樓下鄰居控訴製造噪音的新聞,而且整個事件好像越演越烈。我看了兩三則報導,大概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是我也不想再追細節了,因爲我曾置身於類似的情況中,往事不堪回首,深怕勾起過往的記憶會造成PTSD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我也曾經是樓上鄰居噪音的受害者。

我離開台灣很久了,不知道現在大家跟鄰居多是用怎樣的互動模式?現在大家還是像以前一樣敦親睦鄰、以和為貴、犧牲小我完成大我嗎?還是隨著個人意識、個人權利、個人自由的高漲而有所修正呢?碰到噪音的問題應該如何處理?是迂迴婉轉地暗示,還是直接按門鈴講清楚說明白呢?被鄰居投訴時,是馬上道歉虛心受教,還是覺得對方干涉了你在家裏任意活動的自由呢?

以我在紐約的經驗來説,這個情況有點棘手:

第一點,在美國有兩種對象絕對不能批評,第一是別人的小孩,第二是別人的寵物。我抱怨樓上鄰居太吵,馬上就被戴上“沒愛心”的帽子。孰知我犯了雙重罪:我的樓上是一個踢足球的十歲小男孩和一隻聲音高亢的狗狗。他們每天從下午三點放學後就一直玩到半夜,跑來跑去又叫又閙,精力非常旺盛。有好一陣子我根本變成害怕回家的人。

第二點,不像汽車或演唱會的噪音,樓上鄰居跑來跑去的聲音難以“量化”評估,所以大多陷入見仁見智的困境。除了用肉耳聽,還有什麼工具呢?而且你要找誰來當公正的第三者呢 ?(註:我老公是最有力的證人,但不算公正的第三者。)

以我的經驗來説,我常常形容樓上的噪音有如“大象奔跑”。這種激烈地走動奔跑的噪音不是只有聲音而已,還有伴隨的震動,而這種震動才是最讓我難以忍受的,不但讓人頭暈眼花,太頻繁的時候還有頭昏想吐的感覺。

碰到這情況,我們也只能自己承受,即使叫別人來聽也不一定聽得出個所以然。我曾經叫其他鄰居、大樓經理、保全室的人來聽,但他們頂多來聽個十五分鐘就走了,根本無法捕捉到“大象連夜奔跑”的規模和全貌。而且在這種時候,大多數的局外人都不想介入或搧風點火,所以每個人都會對我說“你太敏感了”。對,我不否認每個人對噪音的忍受度都不同,但噪音明明是存在的事實,竟然想以我太敏感結案,這不是有模糊焦點、規避責任之嫌嗎?

本來是一樁單純的噪音事件,但我的感受不但得不到理解,還被漠視/簡化成一句“敏感”,所以我這個苦主訴苦不成,還變成被嘲弄/羞辱/指責的對象,真讓我滿腹委屈,於是“受到不公待遇” 的感覺油然而生。這種結合了憤怒 (我寧靜的生活被破壞)、恐懼 (每天想到時間差不多大象又要開始跑了,我就會不寒而慄)、無助 (樓上這小孩才十歲,還要跑多少年啊)、冤屈 (不被理解還反被嘲弄/羞辱/指責) 的負面情緒對身心造成很大的壓力。

第三點,如果是租的就算了,但樓上樓下都是屋主,要搬走並不是那麼容易,畢竟錢都已經花下去了,而且這麽吵的房子要怎麼轉手呢?從我的角度想,既然在房子下了一定的投資,我當然對我的生活品質也有一定的要求。就好比如果我是住在汽車旅館本來期望就不高,所以被吵也就算了,但如果我是住在五星級的飯店竟然碰到吵鬧不休的鄰居,當然要投訴啊!再説,"家" 本來就應該是一個安全的空間 safe space,在我的家裏,我應該享有安靜放鬆、不被打擾的權利。你有你的自由,我也有我的權利啊!

第四點,以我的經驗,除非從根本下手,也就是減少引起噪音行爲,不然加層地毯之類的效果是不大的,頂多是從“大象奔跑”變成“大象走路”,但震動的感覺是去除不掉的。況且樓上鄰居可能還認爲加了防護之後,可以更恣意奔放,母湯啊!這個時候樓上覺得他們已經從善如流做了一些處理,但樓下的我還是每天被吵/被震到眼冒金星怒火中燒 (還得在内心掙扎該怎麽繼續投訴),擦槍走火就是這樣開始的。他們覺得我愛抱怨愛找碴,我則覺得他們享特權 (有$$$的白人家庭,似乎早已打點好大樓上下所有人)、拿塊地毯敷衍我,而且他們自始至終都沒有約束小孩的行爲,根本沒誠意。(我承認這是我太天真了,在美國怎可能要求別人管教小孩?我沒被管教就該偷笑了。)

因為我也是曾是投訴無門的苦主,我知道那種無力感。一開始我也是想忍一忍就算了,畢竟跟鄰居是長久的關係,但我也是忍到受不了才會開始向外求救,可是誰料到會受到打壓?我事後回想,我當時之所以會像打不死的蟑螂,鍥而不捨地找各個管道投訴,就是為了出一口氣,簡言之就是不想忍了,而且就算忍也不想白白地、默默地忍。至少我也要"製造一點噪音" make some noise,才不會被當隱形人。

就我的觀察,不管在台灣或國外都有羞辱/指責受害者 shame/blame the victim 的傾向: 是你太敏感、愛抱怨、情緒化、不理性、抗壓性低、小題大作、歇斯底里 (有時候甚至連更年期都變成一項罪名),而且整個社會普遍對於因壓力焦慮而產生的身心問題尚不夠重視及缺乏同理心 empathy。殊不知,若長期困擾的問題懸而未決也是會累積負面情緒,這些負面情緒也是會爆發的。

當然時代在改變,很多意識有待培養。就像現在的人越來越注重過敏的問題。小時候很少聽到有人過敏,就算有,一般人的反應大概是“哎喲,你怎麽這麽沒用!你看,我們吃一樣的東西,我根本都沒事,你怎麽有事?”

希望有一天身心問題也能夠受到一樣的重視,苦主們(受害者或者受到影響的人)不要再被嘲弄/羞辱/指責。

謹在此分享一些個人的經驗。祝大家平安健康無煩惱!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NY220&aid=178329544

 回應文章

吹起了自然風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3/03/05 12:56

在台北  若是鄰人有唱卡拉ok , 晚上十點就要關掉.  否則違反公共條法 可以找警察約束.

倘若樓上有小孩跑動,  若真妨礙生活  可請里長調和 通常有用的.


nothing special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3/02/13 09:00

很是同情,但沒有良方可建議。
曾經也是辦公室噪音的受害者,好在,戴上耳機聽音樂,再長、再吵也就過去了。只能說,試著轉移自己的注意力focus到自己喜愛的活動,或許有些許幫助。

我個人最怕的是抽菸的汙染,一點點的菸味都會讓我咳嗽不已,空氣中的菸味是躲也躲不了,無法以他事、他物轉移注意力的。

NY220(NY220) 於 2023-02-13 12:41 回覆:
Thanks for sharing your experience! 我試過很多方法都沒辦法轉移注意力,舉凡古典音樂,大自然蟲鳴鳥叫流水潺潺的音樂,降噪耳機,太極,瑜伽,腹式呼吸,拍打經絡,靜坐冥想,甚至聽佛法開示,都無法平息心中的怒火。我想我是覺得"我的私人空間被侵犯"了,所以有 fight or flight "戰或逃" 的反應。

Sir Norton 黑幫哪裡黑?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3/02/11 02:22
如果不身歴噪音其境,少人能預知自己的敏感度和承受值,譬如我廿多年下來、仍不太受得了開放式的辦公室cubicles的「公共噪音」,自然的試過千奇百怪的方法,但仍然且戰且走。🌈🦋

希望 - 您漸能得致舒解, one way or another ~ 💦🌱
NY220(NY220) 於 2023-02-11 11:36 回覆:
Thanks for your kindness! 我現在算是解脫了!樓上那家人在紐約的疫情初始之時就搬到郊區了,但他們樓上的房子還留著,現在大概偶爾週末才會回來,能有這樣的發展我真是謝天謝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