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戰略】【國際】對俄烏戰爭的新觀察
2023/10/31 14:28:00瀏覽355544|回應49|推薦4
從戰事在二月一開始,我們就不斷觀察到俄方偏離戰略和戰術最優解的行動。例如應該出動至少40萬人的戰爭卻只用了10萬正規部隊;對烏克蘭的民用設施始終保護愛惜有加;寧可犧牲1000多名士兵的生命也要嘗試儘早和解;對歐盟的狠毒打擊忍氣吞聲,消極應對;對前綫兵力對比懸殊的劣勢,不但不試圖彌補,反而放任規模持續下降。然後就是後方的安全保障工作很鬆懈,導致破壞事件層出不窮。

這裏顯然有兩個迥然不同的可能性:1)Putin政權因爲能力和智慧有限,所以不知道采行最優解;2)俄國有特殊國情,在政略層面否決了戰略和戰術上的考慮。原本我事先就明白自己不懂俄文,對俄國的社會文化和政治體制也遠不如對英美、西歐那樣熟悉,因而最早是接受《可能2》為自動選項(Default),但半年多下來,俄方選擇次優解的案例纍積太多,慢慢地評估必須向《可能1》傾斜。雖然我一直很小心地不推論到底或説死,但博客必須遵從Occam’s Razor,而在一個多月前最簡單的解釋還是《可能1》。

然而經過最新的一些發展,這個根據既有已知事實的客觀評估又必須扭轉過來了。首先是戰場上的一些戰術細節:用幾個三綫營去守幾千平方公里的Kharkov州土地,還勉强可以說是兵力不足前提下不得已的措施,但後來連防衛Lyman也只願意投入兩個營,在Kherson前綫更加離譜,明明就近有著强大的炮兵和預備隊,卻放任烏軍一個減編旅橫衝直撞,這已經不再是“無能”或“錯誤”能解釋的,必須是有意爲之。

在戰略方面,已經忍氣吞聲六個多月,卻忽然做出一連串明顯超過最低需求的强勢運作,包括東烏四州不止正式獨立,而且一步直接兼并;增兵不是5-10萬的最低額,而是一次動員30萬;烏克蘭、波蘭和英國在幾個月前就要求或威脅對俄方做核打擊,但Putin到九月中忽然翻出舊賬,反復高調談自己的核反擊能力,平白賦予美方新的宣傳口實。

綜合以上的新訊息,《可能1》不再能解釋事態發展的脈絡,科學分析不得不接受浮面上似乎較爲錯綜複雜的《可能2》,而且可以據此來進一步倒推俄方的國情内幕。換句話説,今年Putin所有的“次優解”,都可以用一個簡單的假設來解釋,亦即他的優先考慮始終是俄國國内的民情和民意。

過去30年的俄國,已經和當年的蘇聯南轅北轍,不但不再有各級共產黨部作爲組織全民動員的骨幹和管道,就連主流民意也被西方宣傳媒體徹底滲透洗腦。我以前解釋過,有許多跡象指出Putin本人在2004年北約再次東擴之後,就認清昂撒霸權主義的真面目,知道退無可退。但國民思想和社會體制已經腐爛,他不得不審慎緩慢、按部就班地來;而重新教育民衆,是必須先掃清財閥和政棍之後才能顧及的任務。

所以他一直到最近幾年才有餘裕可以立法禁止外國資助的NGO和媒體。而即便如此,在今年二月戰事初起之際,絕大多數的俄國百姓也還不理解歐美的真正目的在於推翻既有政權、然後肢解國家。因而一方面他沒有立刻發起動員或派遣義務兵的政治本錢,必須只靠志願役兵員,也就不可能速戰速決;另一方面他也必須在歐美和烏克蘭各式各樣的敵對和仇恨行爲下委曲求全,才能排除任何藉口,方便國民客觀理解是非對錯的真相。

這裏我想提醒讀者,俄軍和美軍不同,後者是全募兵制,就連國民警衛隊(National Guard)都可以由總統簡單一紙命令派到地球的另一端去進行侵略戰爭,而沒有重大的政治後果。相對的,前者之中招募來的合同兵只充當戰力的骨幹,人數其實不多,而且契約中實戰以六個月爲期,所以仗打到八月就自然會有遠征軍(Expedition Force)兵力進一步萎縮的問題。現在民意沸騰,一致對外的共識已經達成,動員之後外逃的青壯男尚且有幾萬人;若是年初就動員,不但外逃人數可能以數十萬計,内部也必然會有大規模的示威抗議。

人性是一旦選邊站,就不容易換邊;Putin對烏克蘭基礎設施和民衆住宅的溫柔手段,除了在國際外交上有好處之外,也有防止己方國民因戰爭的殘酷而產生主觀反感的效應。

要預防這次針對Kerch Bridge的恐襲,就必須在國内做出戒嚴級別的警戒措施,然而這裏俄國也同樣欠缺中國習以爲常的社會凝聚力。即使是美國,在 911之後各地風聲鶴唳,到處攔車搜查,也是有了明確的災難才行得通的。

總之,Putin一直很耐心地等待全體國民追趕上國際現實,現在俄國民氣可用,冬天將至,烏克蘭繼續搜刮幾乎無人居住的平方公里毫無實際意義,徒然將部隊暴露在前緣的空曠平野,方便俄軍一次性地分割、包圍、消滅,然後北約就會面臨核武升級的誘惑,所以Putin事先警告。以上是我對年底戰事進展的最新預期。

【後註一,2022/10/28】上周美國宣佈將一個旅的101空降師部隊派往Romania,網絡上立刻出現許多“北約準備直接參與烏克蘭戰事”的臆測(例如《The Americans Are Evil》;這裏他的大結論“The Americans Are Evil”是對的,但軍事方面的分析是錯的)。其實這是非專業人士的誤讀;我原本以爲會有讀者來發問,等了幾天還是沒有,乾脆在後註欄簡單解釋一下。

要做出正確的解讀,我們須要先考慮另外兩件事實:首先,Biden在將近半年前就已經派遣82空降師的一個旅到Romania,這次是單純的一比一換防;其次,雖然82和101師都是二戰功勛部隊,並且沿用“空降”“Airborne”這個名字至今,但在戰後漫長的精簡、現代化過程中,其組織和訓練早已分歧化,獲得了不同的任務和特長。其中只有82師還算真正的傳統空降部隊,其官兵必須有傘降的能力和經驗;101師實際上轉化為“空中騎兵”(或稱“空中突擊”“Air Assault”,是現代版的Dragoon龍騎兵),靠著運輸直升機做機動。所以在戰術層面,這兩個師並不具有100%的替換性,只有在戰略層面,才同屬美國陸軍唯二的師級輕步兵單位,沒有什麽重型機械化裝備,可以相對廉價快速地緊急長途部署到戰略前緣。然而正因如此,他們非常不適合單獨對抗現代化多兵種協同的重裝敵軍,頂多只能做幾天或幾周的遲滯作戰。

綜合前述的分析,我們可以簡單看出,美國NeoCon或許有計劃要直接介入戰事,但部署101空降師這件事與其沒有任何因果關係,甚至不算是升級威脅。本周真正值得關注的俄烏戰爭新聞,是烏克蘭的髒彈計劃:我在兩三個月前就報導過烏方正在做準備,現在俄方顯然得到新情報,認爲已經進展到即將施行的地步,所以必須抖出來,警告整個西方政壇,希望智商正常的那一部分人足以制衡NeoCon。

【後註二,2022/10/31】兩天前俄國官方高調指控北溪一二號的爆炸是由英軍執行的,所用的根據被整理列舉在這個英文網站(參見《THE MEDIOCRITY OF BRITISH INTELLIGENCE VIVIDLY DISPLAYED IN STRING OF TERRORIST ATTACKS AGAINST RUSSIA》),有興趣的讀者可以自行詳閲。其中最有趣的(但尚未證實,必須Take with a grain of salt),是在爆炸發生後一分鐘内,當時的英國首相Truss就送了一個短信給美國國務卿Blinken,内容是“Its done!”大家可以將其拿來和昨天英國政府忽然公開承認Truss手機曾被俄方監聽的消息(已證實,參見《‘Total mess’: Liz Truss ‘phone hack by Russia’ needs investigation, say Tory MPs》)做對比參照。

【後註三,2022/11/2】雖然俄國依舊沒有對Truss發認罪短信給Blinken的指控提供客觀證據,但一連幾天下來,英美連否認斥責都不敢,顯然正是因爲俄方對證據引而不發,怕太早撒謊會被立刻反駁揭穿(可能是從1960年U2事件學的乖)。至此可以95%確認這事的真實性,那麽過去這個月有兩條原本莫名其妙的新聞,現在也一下豁然開朗:首先是10月18日,英國防相Ben Wallace忽然緊急飛到華盛頓(參見《Defence Secretary Ben Wallace flew to US for emergency talks with Pentagon due to security concerns》),以討論“Putin的核威脅”和其他“國安事項”;當時就引發質疑,讓人納悶有什麽重要話題敏感到不能通過視頻會議來討論。然後在10月30日,有Truss的前任隨扈泄露消息,說她在首相任期的最後幾天,癡迷於天氣預報裏的風向圖,擔心輻射微塵會吹到首相官邸(參見《Liz Trusss Putin radiation terror》)。在公海突襲外國的基礎設施,當然是戰爭行爲,俄方有核打擊的Casus Belli。此外,Truss在這個不能公開討論的危機爆發兩天後(10月20日)就忽然乖乖辭職,必然也有此事的影響,不確定的只是影響的大小程度罷了。

【後註四,2022/11/29】兩個多月前的烏軍夏秋攻勢一發生,我就指出當地即將進入泥濘季節,會對烏方的進展做出天然限制,有利俄方增援部署,而且新占領大片鄉下農地的烏克蘭士兵必須生活在戰壕裏,會是很慘的Misery。最近這一周,西方媒體普遍報導了這一現象(當然順便扭曲事實,說它一直有利烏方),參見《How Ukraine’s mud became a secret weapon in its defense against Russia》《Amid the Slog of Mud Season, the Ukrainian Military Keeps Advancing》《Mud season in Ukraine leaves Russian tanks stuck in mire》《Russia-Ukraine War: A view from the muddied trenches》《Harrowing pics show Ukraine troops in knee-deep muddy trenches & blasted trees compared to horrors of WWI a century ago》《The Bloody Battle For Bakhmut》以及内含的照片(例如下圖)。其實這裏若是要做真正客觀深入的報導分析,就應該專注在今年歐洲的冬天相對較暖,所以一方面稍稍緩和了天然氣的需求量,另一方面也推遲烏克蘭戰區土壤凍結的時程,裝甲集群的攻勢必須等下個月了。

【後註五,2022/11/30】Ursula von der Leyen昨天念稿演講時,内容沒有過濾好,爲了强調有必要沒收原屬俄國的3000億歐元外匯(這似乎是她最近的頭號工作方向,歐盟議會通過議案,將俄國定義為State Sponsor of Terrorism很可能就是為此事做鋪墊),無意間證實烏軍陣亡人數超過十萬人;然而一旦被細心聽衆注意並開始瘋傳,所有的官方記錄都被撤下換爲清洗過的版本,參見《Comparison between the first video posted by Ursula von der Leyen and the second video that was cut》《Mention of 100,000 Ukrainian soldiers killed during war removed from address of Head of European Commission》。我原本估計雙方戰損比不超過10:1;那麽既然俄軍陣亡人數還只有七千(《BBC》在三月成立一支團隊,專門在俄國各地收集訃聞以做獨立統計,結果始終低於官方數字,也就無法大做文章;這裏我采用較高的後者),烏軍應該在七萬以下,結果實際數目更爲慘烈。考慮到第一階段戰損比並不高,這代表著戰事在四月進入第二階段以來,戰損比在15:1以上;這是世界戰史上極爲少見的懸殊比例,而且俄方是以1:3的兵力來進攻堅固工事,更加匪夷所思。我實在想不到任何前例;如果有熟悉軍事歷史的讀者要指教,請在留言欄做後續討論。

【後註六,2022/12/08】昨天新出現一篇評論俄烏戰爭的文章(參見《Lessons From the U.S. Civil War Show Why Ukraine Cant Win》),拿美國南北戰爭來做類比,從而解釋烏克蘭毫無勝算;這剛好是半年多前我在視頻訪談中就提過的論點。不過我覺得特別有意思的,在於它居然能發表在《Newsweek》上;這是昂撒主流媒體首次登出如此誠實的評論,顯然上個月美國國防部看出戰情即將急轉直下的專業意見,已經被美國執政精英集團所接受,並開始為扭轉宣傳敘事預做些許鋪墊。

【後註七,2022/12/16】這篇正文和後續討論都預期俄軍即將發動冬季攻勢,不過我也解釋了,雖然可以確定烏克蘭占地高位水綫已過,但俄方反攻的時間點卻有很大的彈性,尤其重要的前提是Surovikin必須判斷對方兵力已被消耗到足夠的程度。剛剛看到《經濟學人》對烏克蘭領導階層的專訪(參見《Volodymyr Zelensky and his generals explain why the war hangs in the balance》),恰恰給出了烏方對這些問題的觀點,包括(1)他們同樣預期俄軍將發動冬季攻勢;(2)他們同樣預期俄軍會從北面出兵,再次威脅基輔;(3)他們預期攻勢會發起於一月底或二月初;(4)他們因此而用心保留預備隊,部署在基輔周邊。如果這些預備隊夠强,那麽Surovikin選擇我在留言欄討論第九樓“這個15:1是上限...”所列舉的簡單變招(以北綫為助攻,Donbas為主攻)和將計就計(用少數部隊在邊境恐嚇烏克蘭,同時以絕對優勢兵力步步爲營,逐一剿滅Donbas的敵軍)的機率都會因而上升。

【後註八,2022/12/16】上個月Zelensky的妻子公開要求北約設立軍事審判庭(Tribunal),準備對Putin和俄軍高層做戰爭罪起訴。當時我還以爲只是他們一家的瘋狂,但剛剛注意到英國司法部長(Attorney General)的演講(參見《Legal Response to Russia’s War in Ukraine》),他們居然是認真的。從這裏我們可以看出以下幾點:(1)NeoCon搞顔色革命,有著國際性、全方位的高度協作;(2)國際法體系是他們當前試圖繼續扭曲以完全占用的目標之一;(3)他們之中至少負責搞文宣的那部分,真正相信烏軍即將勝利,俄國即將崩潰,體現出絕對的邪惡與愚蠢的組合。

【後註九,2022/12/18】車臣領導人Kadyrov剛剛在他的Telegram賬戶上以中文發稿(參見https://t.me/RKadyrov_95/3203),呼籲全球穆斯林認清英美為真正敵人,統一戰綫共同抗戰。可嘆的是,居然還有許多華人自願做人類史上最邪惡民族的畜牲走狗。

【後註十,2022/12/21】俄國國防部剛剛提出進一步擴軍計劃(參見《俄罗斯防长绍伊古提议扩军》),想要將總兵力提升到150萬人。在年初時,俄軍規模是101萬;八月通過擴軍法案,準備在未來幾年增長14萬,所以此次的建議是要再增加35萬人。兩次增加的共49萬人,都將是合同兵;原本的20萬(只佔全部兵員的1/5!這是過去這年打得捉襟見肘的基本原因),會因而提升到大約70萬人,而且重點放在空軍、陸軍航空兵、炮兵以及兩栖和空降部隊,足夠同時到境外打兩場烏克蘭(亦即中型)戰爭,或者直接面對北約的一場大型戰爭。俄軍可能是看出北約是紙老虎,所以不必繼續計劃在自己國内打縱深消耗戰,預設戰場轉爲Belarus、Finland和Baltic nations。

此外,義務兵役的年齡會從18嵗調高到21嵗,如此新兵較為成熟穩健,事先具備專業志向和技能,方便軍方挑選適合簽合同的人選。

【後註十一,2022/12/28】昂撒宣傳體系在這次俄烏戰爭中,做爲單向的NeoCon傳聲筒,其論述基本可以預先假定是謊言;即便是所謂的“智庫”(例如Institute for the Study of War,ISW,就是由惡名昭彰的NeoCon專爲戰爭宣傳而設立的)或專家,大多也是製造假新聞的專業戶。不過如果用心深挖,依舊可以找到極少數的專業性文章,包括這一篇(參見《Preliminary Lessons in Conventional Warfighting from Russia’s Invasion of Ukraine: February–July 2022》)來自英國皇家聯合軍種研究院(Royal United Services Institute,RUSI,1831年由滑鐵盧戰役的功臣Wellington公爵設立)的軍事分析報告,雖然仍然受昂撒偏見影響,卻也有不少確實數據細節值得軍迷參考,例如在第二階段雙方都大批量將無人機用於炮兵觀察校射,其中烏方的小型旋翼機平均存活3架次,而固定翼機型則能存活6架次,但整體只有1/3的任務成功,其它除被擊毀之外,是受電子干擾無功而返。從這裏可以看出,中國軍事論壇上將俄軍描述成挨打弱鷄的“共識”,其實是因爲不懂實戰、不掌握真相而做的胡亂猜測。戰爭不是鬥獸棋,沒有任何武器是100%有效的;俄軍對抗北約全力支持下的烏克蘭,當然無法拉出代差,還有著兵力上的劣勢,根本不可能迅速地全面壓倒對方,只能將素質、技術上的部分優勢逐步纍積起來,審慎地轉化為懸殊的殺傷比例,已經是人力可及的極限。大陸許多軍事評論者誇誇而談,事先自我臉上貼金,不但必須事後撒謊狡辯,即使碰巧談到俄方真正的失誤,也類似拿著電腦分析來指責Magnus Carlsen下臭棋,全然忽略後者是世界冠軍這個事實。

【後註十二,2022/12/28】剛剛才注意到三周前波蘭國防部宣佈將在明年初動員徵召20萬公民進行預備役訓練(參見《Poland to train 200,000 reservists in 2023: officials》),這是在將正規部隊從15萬人加倍成爲30萬人之外的額外作爲;很巧的是,這個總額35萬人的擴軍和【後註十】所討論的俄國擴軍計劃規模完全一致,而且發生在後者之前兩周。這裏還有一個有趣的細節,在於其中包含3000名非戰鬥性職務,亦即醫生、護士、駕駛等等,頗類似於新占領地區的軍政府所需。

【後註十三,2023/01/19】本周稍早,俄國進行了新一輪的導彈襲擊(題外話:自十月動員、進入戰事第3或者2A階段後,俄方基本每隔7-10天發動一輪導彈襲擊,早期專注在打擊電力傳輸,後來烏軍投入資源試圖攔截之後,轉為優先消滅防空系統,最近烏方放棄保護次要目標,俄軍又改爲兩者兼顧,展現出靈活的策略調整),其中一枚不幸落在Dnipro市的一棟公寓上,造成罕見的大批平民死傷。烏克蘭政府當然趁機大做文章;然而總統特別助理、實質上的宣傳部長Oleksiy Arestovich居然一反常態,高調出面宣稱該事件源自受烏軍攔截後的導彈殘骸,並非俄國有意襲擊住宅區。他當然立刻被開除,隨即被列入納粹民兵的“烏克蘭之敵”名單上。因爲此事實在太詭異反常,邏輯上不能排除Arestovich看出烏方即將崩盤,所以想學習Draghi提早跑路的可能性。如果後續他成功離開烏克蘭,那麽這個解釋的可信度會大幅提升;反之,如果他被“鋤奸”,那麽一時大意(吸毒太多?)犯錯才是合理的評估。當然還有第三個可能,亦即他受夠了天天撒謊的任務,已經失去理性應對態勢的能力,在死亡威脅下依舊瘋狂地說實話。

【後註十四,2023/01/19】昨天烏克蘭内政部長、第一副部長和分管公安的副部長共乘一架直升機在基輔墜毀身亡。這裏已知的事實是這三人正是主管納粹民兵和警察體系的最高層,所以冒險共乘直升機明顯有違一般法規。其次,有目擊者證實該機在空中就已起火,所以可以排除駕駛員失誤或機械故障,基本不是炸彈就是導彈所擊落。至於動機,有謠言說這三人搜集倒賣軍品的黑料,勒索Zelensky、SBU(情報局兼秘密警察)和軍方合作的貪腐集團,所以被滅口(參見《ARE THE UKRAINIAN POLITICAL ELITE STARTING TO EAT EACH OTHER?》),不過沒有提供實證,只能説是一個有若干合理性的推測,請勿輕信。

【後註十五,2023/01/20】Wagner集團剛剛改行拍電影,以實彈射擊(指火炮)拍攝出品了一部“Лучшие в АДУ”“Best in hell”,把去年夏天Popasna戰役的實戰經驗重現在銀幕上,據稱是描述現代巷戰遠遠最精確的影片(依舊不是100%精確,例如人物太冷靜、場景太乾净等等,但戰術很專業),值得軍迷去體驗。

【後註十六,2023/01/21】今天Medvedev在針對Borrell的囘懟中,正式用“新衛國戰爭”“New Patriotic War”來描述當前以烏克蘭為前綫與北約的對抗(參見《Medvedev calls war with Ukraine "new Patriotic War"》),大家可以拿來與三個月前我在《龍行天下》節目中所説的“第三次衛國戰爭”做對照。

【後註十七,2023/02/03】昨天上《龍行天下》節目(參見《俄烏戰爭會擴大嗎?"》)期間,提到過去這一年Putin的戰略政略總目標有三個階段的轉折(和“特別軍事作業”的階段並不完全吻合),可能沒有説得太清楚,所以在此重述一次。去年二月戰事初起,Putin的任務在於防止北約擴張到烏克蘭,同時避免俄國本身被歐美的經濟金融戰所擊潰,所以威嚇逼和以儘快結束戰鬥,是值得冒險的投機。到了四月,烏方明顯拒絕投降,而俄國的經濟態勢遠好於早先的預估,於是他在軍事上繼續遵守人道原則,但改爲持久消耗戰,不在乎攻城略地,只消耗烏克蘭的有生戰力,以求一方面激發國内的國族認同,另一方面也鞏固第三世界的同情與支持。經過夏秋的攻防,北約不斷升級支援烏克蘭的武器供應,Putin在十一月前後確定歐美的軍工產業和整體國力的衰退程度遠超預期,原本計劃的國土防禦戰略不再有必要,可以轉守為攻,以有限出擊威懾北約東擴,於是一方面推動軍工生產,擴充產能至全面戰爭的層次,以求在烏克蘭戰場上預先消耗北約的武備,另一方面先動員30萬人,解決當務之急,然後增兵50萬,提供未來和北約正面對抗的本錢。換句話說,俄國已經進入一個介於冷戰和三戰之間的狀態(“溫戰”),未來這一年,即使烏克蘭因人力耗盡而崩潰,俄方依舊會維持極爲强硬的攻擊態勢;我很樂意等著看看Neocon騎虎難下的窘態。

【後註十八,2023/02/08】曾在1969年揭發越戰美萊村屠殺(Mỹ Lai massacre)的名記者Seymour Hersh剛剛發表新調查報告(參見《How America Took Out The Nord Stream Pipeline"》),指出北溪爆破案是Sullivan指揮CIA在挪威支援下所為;目前還不能確定内容的準確度(尤其沒有提及英國的參與,讓我有所保留,畢竟故意泄露扭曲的故事細節,以破壞爆料者的名譽,是CIA的故技),但值得大家參考。

【後註十九,2023/02/09】雖然Seymour Hersh的整體敘事依舊有待進一步驗證,他所説的:爆破北溪的引信是由來自挪威的P8海巡機提早幾個小時用專門設計的聲納浮標來引發,這個細節已有旁證,參見《Recap of the Nordstream2-night cred Monkey Werx US."》

【後註二十,2023/02/10】《MoA》並不認同Seymour Hersh所説的炸藥安裝時間點;軍迷可以參考《Some Small Corrections To Seymour Hershs New Nord Stream Revelations"》

【後註二十一,2023/02/10】下圖來自一名波蘭軍官的自媒體賬戶,是他根據軍事常識所推測的俄軍可能攻擊方向,基本和過去幾個月我在《龍行天下》所談的相吻合,列印在此供讀者參考。

【後註二十二,2023/02/12】過去一年,我反復提醒讀者,烏克蘭享有北約C4ISR體系的全力支持,但《Washington Post》的這篇報導(參見《Ukraine’s rocket campaign reliant on U.S. precision targeting》)依舊值得注意,因爲它首次承認“Ukrainian officials say that they almost never launch HIMARS rounds without detailed coordinates provided by U.S. military personnel situated elsewhere in Europe”“基本所有的HIMARS攻擊目標都是美軍代爲指定的”。當然主流媒體願意招供,是不得已的事,因爲此事在去年11月就由駭客集團“Joker DNR”獲得美國國防部下屬的National Geospatial-Intelligence Agency (NGA,國家地理空間情報局)機密文件證實了,參見《The Kids Are Not Alright》

【後註二十三,2023/02/22】歐美媒體喜歡譏笑俄系武器便宜粗糙,以致中國民間被洗腦後也流行“傻大黑粗”這個形容詞。實際上的差別在於俄國的武器從200多年前的第一次衛國戰爭之後,就一直是爲抵抗超級强權和其所掌控的聯盟而設計的,歐美則主要用來打第三世界殖民地。有軍事常識的讀者可以看一看這個視頻《RUSSIAN 2S1 GVOZDIKA VS. AMERICAN M109 PALADIN》,對比一下俄美自行火炮的操作程序,尤其注意射速、人手配置、訓練要求、以及排烟能力等等。M109 Paladin是美軍現役裝備,也是國軍正在求著購買的“世界先進”武器。

【後註二十四,2023/02/25】Putin的年度國情咨文(參見《俄罗斯总统普京2023国情咨文》)發表至今已有三天,但很可惜的,華語世界沒有出現任何一個能做出精確總結的評論,所以我覺得有必要在此簡單提示。Putin講話的重點,在於俄烏戰爭只是護盾,是爲國家復興提供外在條件的諸多手段之一;評量國力和治理水平的最終標準是經濟民生,而真正的長期復興基礎還是全民向心力,反映在國家民族意識和社會傳統文化之上。大家可以拿這些論點來和本文【後註十七】以及《從SWIFT制裁俄國,看中國的對應之道》【後註三十七】的討論做對照。

【後註二十五,2023/03/03】烏克蘭的一名軍官在上周公佈了虜獲的俄軍新作戰準則(“Manual”,參見https://twitter.com/Tatarigami_UA/status/1629722073487613953),很值得軍迷去瞭解。簡單地説,BTG被轉化為“Assault Detachment”“突擊群”,削減了機動運輸以及中遠程野戰防空和反坦克火力,大幅加强了無人機、2S9迫榴炮、RPO雲爆彈和30mm榴彈槍的配備,並將支援火力控制權極度下放(例如重迫擊炮也下放到排,榴彈炮下放到連或排,空軍下放到營級)。這個轉變似乎是去年九月到十一月之間完成的,極可能參考了Wagner在Popasna的作戰經驗,參見【後註十五】。

【後註二十六,2023/03/19】國際刑事法庭(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ICC)以極爲可笑的藉口(從烏東被炮擊八年的地區撤離孩童)起訴Putin。這裏的實際作用當然是ICC對自身信譽的閹割,連帶著也進一步打擊西方主導的國際機構和秩序,那麽爲什麽歐盟的深層政府會强行推動這件傻事呢?繼續對民衆洗腦當然是一個考慮,但我想指出此事還有一個更陰險的用意,亦即即使有歐洲國家在當前的抗議風潮下發生政權更替,新政府想要和俄國和解也無從著手,因爲Putin已經被司法體系定義為戰犯,任何接觸都會是非法的。

【後註二十七,2023/03/20】兩年前ICC選擇英國籍的Karim Khan出任總檢察長時,博客曾討論他的職業生涯,發現他主要作爲被告律師,在非洲國家聲譽不錯,因此這次為深層政府和昂撒集團賣命演出,有些不尋常。結果反建制派網紅Kim Dotcom指出一個巧合(參見《Twitter》),Karim的弟弟Imran Ahmad Khan原本是英國國會議員,後來因爲性侵男童而入獄,卻恰恰在上個月底順利減刑提早出獄,參見《Paedophile former MP released from prison》

【後註二十八,2023/06/16】昨天上《龍行天下》節目(參見《23.06.16【觀點│龍行天下】烏克蘭大反攻是真的嗎?》)時,提到烏軍經過12天的第一波攻勢,唯一的戰果是在南綫東段有4-5公里的進展(在Velyka Novozilka鎮的南面郊區,原本是俄軍的突出部),包括幾個村落。然而這裏其實是俄軍防綫的前沿地帶,有17公里作爲緩衝,完全符合《蘇聯陸軍作業及戰術準則》中,師級野戰防禦陣地的標準配置(亦即非特殊要塞地帶);這個前沿緩衝地帶,軍事術語叫做“эшелон безопасности”,一般翻譯為“Security Echelon”“安全警戒梯隊”,參見前述作戰準則的第六章第二節、以及98頁的示意圖。

【後註二十九,2023/06/24】Wagner公然反叛,震驚世界,留言欄發問者眾,我在此統一評論作答。不過新聞剛發生,訊息既不可靠也不完整,不足以論斷確認有多少非理性因素存在,請仔細閲讀,理解邏輯分析條路,不要憑浮面印象妄做非黑即白的定論。

首先請注意,此事至今還只算兵變(Mutiny)而不是政變(Coup),這是因爲Wagner並沒有試圖(事實上也不可能成功)進軍Moscow或威脅Putin和中央政府,所針對的依舊只是國防部系統和Shoigu。與此同時,Prigozhin仍然專注在作秀,不論是懟俄國正規軍體系或安撫自家士兵,行爲本質總在於以愛國為招牌煽動輿論,那麽如果行動對俄烏戰事有太大的戰術層面影響,立刻就會喪失正當性。所以總結起來,持續鬧大而對戰局扯實際後腿、甚至動搖國本的機率實在不大。

冷靜旁觀者眼中真正未知的,在於事先有沒有Putin的知情同意。故意容許兵變,並非絕無道理,首先可以在當前壓倒性戰術勝利消息不斷傳出的前提下,鼓勵北約繼續既有的添油戰法而不是迅速大幅升級,以確保溫水煮青蛙的戰略能順利持續。我在上周《龍行天下》節目(參見《23.06.16【觀點│龍行天下】烏克蘭大反攻是真的嗎?》中已經明確强調,在本次“春季攻勢”徹底暴露了烏方在軍事上的絕對劣勢之後,北約因絕望而進一步升級、由波蘭下場參戰,是俄方在戰略上的最大隱憂。Wagner兵變為昂撒宣傳體系提供了絕佳的撒謊題材,特別方便轉移歐美民衆對實際戰爭結果的注意力(在喪失公信力並被明確標識為“Fake News”之後,轉移民衆注意力已經成爲整個昂撒主流媒體的首要任務,例如Titanic旅游潛艇在6月18日出事,明明美國海軍在第一時間就監聽到内爆Implosion,卻故意先不做報導,假裝還有救,大肆炒作了幾天,其用意很明顯是因爲Hunter Biden剛好即將對逃稅認罪,必須有其他的熱門新聞當頭條;請注意,認罪的事到6月20日才公開,所以主流媒體並不是事後被動袒護,而是事先就主動統一協作),消弭三戰危險於無形。至於事後能名正言順地以相對嚴厲並廉價的手段解決一群原本就桀驁不馴、現在又已坐大的驕兵,將他們所依賴的國内民意支持度釜底抽薪,反倒是次要的考慮。

當然我們也還不能否決Prigozhin純屬腦子發熱的可能性,亦即此次兵變是他和Wagner決策集團反復懟國防部太多次之後的非理性發癲(可能有幕後Putin下令收縮Wagner的因素;這也是幾個月前我在受訪問時預期過的議題),不過“兵諫”一般只會有反效果,Shoigu因此下臺的機率不大。整體來看,我們可以確定此事若不鬧大,其實對俄國是件好事,只有内情還有待繼續觀察,要看最終如何收場,尤其是Prigozhin個人的結局,才能蓋棺論定:如果他被槍斃,顯然Putin並不是在下大棋;反之若是他順利潛逃(UAE?)或獲得赦免,那麽明顯是場戲;但最可能的是表面上下獄,這個内情就要撲朔迷離一段時間了。

【後註三十,2023/06/24】最新消息是Prigozhin在任何人喪命之前(至少俄國正規軍沒有開槍)就果斷結束兵變,這果然越來越像是在演戲(因爲“内戰”還能避免“過激”反應,這要在動亂之初立即貫徹到好幾個城市的基層士兵層面,顯然不是易事);我們等著看Putin如何處置他吧。

【後註三十一,2023/06/24】又有消息傳出,Prigozhin將接受Belarus的政治庇護;這的確是比總統特赦要更漂亮完美的結局,否則公開叛變還一點事都沒有,有些説不過去。但選擇Belarus而不是UAE,對聰明人來説,依舊擺明了Putin對“叛徒”Prigozhin的親善和體諒。

【後註三十二,2023/06/25】兵變事件的演化異常迅速,不到48小時,俄方已經宣佈要將Wagner收編入正規序列。正如我在一開始的分析,若是沒有這次兵變把Wagner的民意支持釜底抽薪,如此輕鬆又强勢的收編是不可能的。於是英文自媒體上(參見《RUSSIA’S ACADEMY AWARD WINNING PERFORMANCE FOR BEST COUP, PRIGOZHIN SCORES BEST ACTOR》;相對的,主流媒體純屬假新聞,不值一提)終於有人領悟到兵變的幕後真相。

至於華語世界,博客堅持事實和邏輯、以科學方法探索真相,很不幸地似乎是獨一無二的存在,而論證的普適性、永久性以及正確性,卻只能是這個求真態度的結果,於是一般媒體的所謂評論,實質上成爲娛樂性的聊天扯淡,只博聽衆一時之爽;若不抄襲復讀,就只能依靠群衆的記憶迅速消退或者邏輯能力匱乏來掩飾自己的淺薄和謬誤。正是基於這個本質上的差異,博客不但可以、而且必須要求新讀者復習舊文;畢竟把公共事務的討論當成娛樂事項,既是愚民的本能反應,也是西方體制迅速腐朽的重要背景因素,所以關心長遠國運的知識分子絕對必須全力排斥避免。

【後註三十三,2023/08/17】我從俄烏戰事一開始就反復指出,烏克蘭眼中的主戰綫其實在於宣傳,軍事行動反而是配合宣傳需要不得不勉强爲之的輔助行爲。既然有以抹黑和洗地為專業的歐美主流媒體兜底,憑空捏造和指鹿爲馬自然輕鬆寫意、順口成章,以致於只要烏克蘭高官嘴巴在動,就基本可以確定他在撒謊,以下是一個最新案例。

在俄方因對方完全忽視條約責任而退出黑海運糧協議之後,昨天竟有一艘貨輪“Joseph Schulte”號從Odessa出發,駛離黑海,於是所有西方媒體大肆慶祝“打破俄軍封鎖”、“人道主義勝利”,無數附庸傳媒忠實翻譯復述。但如同以往成千上萬的歐美謊言,細節完全經不住推敲。首先,Joseph Schulte是一艘集裝箱貨輪,不是運糧船;其次,它在今年2月入港卸貨之後,就被烏克蘭當局非法扣押(沒有正當理由,應該是爲了索賄),連船員都驅逐出境;第三,這艘船雖然由德國Bernhard Schulte集團負責經營,實際產權卻是中國政府通過銀行所擁有的國有資產,在香港注冊;再加上歐美主流媒體對船上是否載貨,顯然有意地語焉不詳,考慮到烏克蘭至今基本只有農產品和礦產品可以出口,烏方的敘事絕無可能成立。

那麽事實真相是什麽呢?其實從上述的細節已經呼之欲出:中方資產被烏克蘭海盜(穿警察制服和西裝的海盜一樣是海盜)扣押之後,外交部(雖然已知實際公開出面與烏克蘭交涉的是香港官員)必然在幕後積極營救,但半年下來沒有結果,只能是烏方待價而沽,直到北約宣傳體系有需要刊登“打破俄軍封鎖”的頭條,才終於放行。然而這裏最令人玩味的是俄軍在行動上居然完美配合,所以幕後必然有他們很在乎的第三方協調者;但俄國官方和媒體卻又都惜字如金、假裝無視,徹底違反其行爲慣例,連那個第三方是誰,也只通過一個民間軍事網站(DIMA,參見下圖)泄露。據我所知,全世界既喜歡如此低調,又能向俄國做出這些要求的,只有一個國家,還剛好是資產被扣的苦主,這樣的三重巧合,當然賦予這個解釋極高的可信度。

以上的分析,是我參考了《Why This Ship Was Allowed To Leave Ukraine》一文所討論的事實證據和結論後,補充的邏輯推演。原文還提到其作者私下接觸了Bernhard Schulte的内部人員,得到直接確認;不過這是一面之詞,單獨地看證據力並不太高,反而是間接的邏輯辯證更加嚴謹。此外,從Yellen不受中國外交部款待,反過來玩成與民間女公知共享佳餚的“親民”舉動,到烏克蘭海盜放行中國被擄船隻,被説成“打破俄軍封鎖”,可以看出歐美”精英“僅存的那一點腦細胞,基本都用到公關造假、欺騙國内外民衆去了,中國金融、教育和學術界偏偏還在積極引進“西方先進經驗”,實屬愚不可及。

【後註三十四,2023/09/21】我曾反復評論,只要烏克蘭官員嘴巴在動,就可以確定他們在説謊,這裏又多了一個例證:Zelensky前天在聯合國給演講,因爲聽者寥寥,烏克蘭官方新聞剪接了滿座的存檔視頻播出,參見《LETS FACT CHECK: Ukrainian media added more audience to Zelenskyys UN speech???》

【後註三十五,2023/10/05】美國陸軍戰爭學院最近發表一篇新論文(參見《A Call to Action: Lessons from Ukraine for the Future Force》),認爲俄烏戰爭反映了美軍在多方面落伍的事實,亟待全面反思並重組。如果俄軍真如主流媒體所説的那樣不堪一擊、死傷慘重,美軍内部專業研究會做出前述的反省嗎?

【後註三十六,2023/11/07】下圖是來自Mediazona的俄軍陣亡人數最新統計數字,號稱至11月1日共爲25913人。這裏有兩點要提醒讀者:首先Mediazona是堅決反對Putin的帶路黨媒體,所以其統計細節絕對是盡力讓俄方難看,很可能包含了東烏民兵和其他非正規部隊,所以25913應該被視爲實際數字的上限。其次是即使由敵對方來做統計,俄軍也明顯在今年2月之後越打越好,在維持前綫戰鬥强度和對敵殺傷的前提下,每周陣亡數字仍然持續下降,即便烏克蘭在6月開始“春季大反攻”之後也不受影響,最新數據已達到開戰以來的最低。

【後註三十七,2023/11/13】過去兩年來我一直試圖解釋,俄方在這次戰爭中其實打得可圈可點,尤其越到高層次的政經外交戰綫越是亮眼。現在被“軍事專家”們捧在殿堂上膜拜多年的以色列也開打了一個月,其部隊在現代武器環境下面對弱了千倍都不止的對手表現如何?經濟層面的對比當然更重要:俄國在西方和日韓的全面制裁下,第一年的GDP只下降了2.3%,還順便完成了整個經貿體系脫離歐美的壯舉;現在以色列有著美國的無限援助,GDP卻被預估會下降11%,參見《Israels Economy Set to Shrink 11% as Hamas War Escalates: JPMorgan》

治理國家和管理經濟顯然並沒有鍵盤俠所想象的那麽容易,尤其在戰爭狀況下。原本一切分析,都應該是基於事實和邏輯的嚴謹辯證,這是博客一貫的原則。可笑的是,越是沒有依據完整認知架構對相關事件做過千百個事先預測、並獲得超過隨機結果至少一個數量級以上勝率的人,反而越是喜歡在公共論壇上妄做空口論斷。

【後註三十八,2024/01/13】我在過去兩年反復强調,俄烏戰爭的最大輸家,除了烏克蘭以外,當屬去工業化過程被急劇加速的德國。下圖是德國的人均發電功率歷史,因Merkel去核政策,在2017年之後逐步從900W下降至2022年的800W,但其後一年之内就劇降到640W(損失主要來自天然氣,在下圖中是灰色長條的一部分),甚至低於1978年的水平。

德國去工業化的最大直接受益者,當然是美國。下圖是我在多次演講和博文中提起的美國工廠建設花費,從2022年初的每年800億美元(年度化Annualized的數字,原始數據是每月65億)漲到2023年11月的每年2100多億(相當於每月180多億)。

然而另外一個主要受益者卻很少受到關注,亦即俄國。從下圖可以看出,2019至2022年,俄國機床總產能(不是機床生產機械元件的裝機量,而是生產機床的產能)增加71%,鍛壓機增加117%。俄國與美國的差別,在於德方廠商將產能直接搬遷到後者,而前者則是不再從德國進口機械產品,所以必須尋求自主替代。

【後註三十九,2024/02/24】自整整兩年前俄烏戰爭開始之後,我們反復看到德國在賣國政客主導下,强勢超越此前的作死冠軍英國,成爲先進工業國中最大的輸家,尤其在化工、冶金、機械、汽車等等重要產業都發生急劇的去工業化,產能向美國大幅轉移。今天看到一篇新聞,連瑞士光伏公司Meyer Burger也決定關閉在德國的既有廠房,也就是歐洲最大的光伏生產厰,轉而在美國的Colorado和Arizona各新建一個生產基地,參見《Meyer Burger prepares to shut down plant in Germany》);此事尤其有趣的觀察點,在於Meyer Burger將此決定歸罪於中國,《欧洲最大光伏组件厂宣布即将关门,CEO怪上中国》,可以簡單看出中美宣傳能力的差別。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engyuanWang&aid=177266891

 回應文章 頁/共 5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Real
等級:3
留言加入好友
果然來了
2024/02/10 02:50

春節前夕,tucker carlson發佈了他采訪普丁。也許是封禁rt的反彈效果,視頻異常火爆僅10個小時就有了4百萬觀看。

雖然普丁所説以博客觀點來看沒太多新意,我還是十分享受了普丁親口講述這些故事。

采訪還算比較溫和,沒有太多刁鑽問題。但是最後十分鐘,讓我感到有一點異常。tucker著重重複問追問了幾遍普丁是否想要和平談判。這點在普丁前面的敘述中早已涵蓋了,例如2022年Boris毀掉的那場談判。但是tucker最後幾分鐘還是多次追問了。

考慮到博客觀點是華盛頓急著想要談判,這不僅讓人覺得。tucker并不是希拉里所説的“有用的傻子”,而是帶著的任務來的。爲了給黃金十億宣傳俄急著談判。

所以之後我一直在等一則新聞,紐約時報沒有辜負期待:普丁對美國:讓我們來就烏克蘭談判吧(Putin to U.S.: Let’s Make a Deal on Ukraine (on My Terms))。https://www.nytimes.com/2024/02/09/world/europe/putin-ukraine-deal-tucker-carlson-interview.html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4-02-16 02:48 回覆:
很好的總結,顯然你對博客的論述頗有心得。

Real
等級:3
留言加入好友
Lira之死
2024/01/19 18:04

今日才看到greyzone消息Gonzalo已經于烏克蘭監禁中去世。十分不幸,他終究還沒能逃離美烏的迫害。

另外,等了半個月似乎沒看到有人討論。我想順帶問一下,年初烏向克里米亞平民市區發動這幾輪空襲是想幹嘛?勾引俄國反擊衝突升級,以便讓美進一步加注?但是這説到底是率先針對平民的恐襲,就不怕這種狗急跳墻的行徑起反效果嗎。以的對平民作戰經鬧得鷄飛狗跳了,他怎麽這麽自信?雖然這事結果上講好像真沒激起什麽水花。。。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4-01-20 01:43 回覆:
爲了製造俄烏戰爭雙方仍然打得有來有回的假象,方便要錢。

王孟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3/11/25 00:33
上善若水水利万物 问: 

  刚刚看了王博说的那个Mediazona媒体,一打开全是和政府唱反调和丑化俄方的内容,我找到那篇死亡统计的文章,看到里面11月3号把数据更新到35,780人,内文说排除了自称为 DPR顿涅斯克人民共和国 和 LPR 卢甘斯克共和国的部队造成的伤亡,不依赖乌克兰发布的尸体照片(即使附有随附文档),因为这些照片很难核实。不过有看到分类里包括一些瓦格那部队的统计https://en.zona.media/article/2022/05/11/casualties_eng不过很好奇乌军的伤亡数字是多少?连西方媒体都说很可能接近50万人,从6月开始的春季大反攻以来乌军每天阵亡800到1千多,现在的开始的阿夫迪夫卡绞肉机乌方可能每天也差不多,如果真是50万人伤亡,那从2022年2月开始,平均也是每天800多只是有时候高有时候低,有时去年进攻哈尔科夫乌军有时一天可达2000-3000人伤亡,低的时候也有300-500,有些旅被打掉重建过好几次或是退下去修整补充兵员在上如果依造军事专家的估计的乌最大动员潜力大约是全国控制区人口的百分之6来估算,乌克兰在苏联解体前有5200万人口、2014克里米亚回归前剩4500万,回归后剩4300万,开战前有大量人口跑去欧洲当难民真实是以难民身份接受社会福利和打工的,还有一部份去了俄罗斯,还有的已经变成俄领土,那么如果以乌克兰控制区只剩剩2500万人口来估计就是150万人的最大动员浅力,那么假如乌军50万的伤亡数据是真实的以接近部队的1/3了,想知道崩溃的临界点会是那个地方,除了财政外还有人口动员潜力来估算 (2023/11/09 01:18)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3-11-25 00:34 回覆:
《Mediazona》原本是去年初戰事一起,就拿了《BBC》的錢來做統計打工的,美其名為“合作”。值得被MI6的馬甲信任,那當然是根正苗紅的帶路黨。可笑的是,可能正因爲《BBC》所强加的程序標準,算出來的俄軍傷亡數字一直不如英國人所願,不但拿不出手,而且反過來打臉無數的昂撒主流媒體,所以到今年初左右,《BBC》就開始假裝和自己沒關係,不再提起了。現在只有《Mediazona》覺得投入的資源棄之可惜,所以還在繼續。

至於烏方的傷亡數字,因爲報導被嚴密封鎖,所以找不到可信的直接證據。從各種側面消息來推敲,我自己的粗略估計是以正態分佈而言,中心值為40萬,標準差6萬,其中一半死亡,另一半重傷殘疾。至於動員潛力,倒還不是完全耗盡:警察和公務員只有部分上了戰場,大學生還沒有動;這裏後者可能代表著中低層官員以及其他土豪階級的子弟,動起來有些困難。

 (2023/11/09 10:55)

王孟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3/11/25 00:32
Apus 问: 

 Prague的确前几天有大规模抗议,https://europeanconservative.com/articles/news/massive-anti-war-anti-globalism-protest-in-prague/,只不过王先生那条后注不小心引用到2022年9月的抗议报道了。 (2023/09/21 12:10)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3-11-25 00:33 回覆:
所以質疑中宣部尸位素餐、不聞不問也是合理的。

 (2023/09/21 12:28)

王孟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3/11/25 00:31
wl5624492 问: 

 王先生,您好。【后注34】中的消息,无论从网址、落款时间、对应的配图、推文,均显示该事件发生于2022年9月3日(周六),即一年前。这一条评论很不严谨,是否需要重新核实一下? (2023/09/19 22:14)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3-11-25 00:32 回覆:
你是對的,我搜索冷門新聞網站時眼睛看花了,已刪除。謝謝。

不過原本對歐美主流媒體的批評,仍舊是有效的。

 (2023/09/20 09:26)

王孟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3/11/25 00:30
AbzX5 问: 

 但是A2的结论似乎看上去比B更强,如果没有B做支撑,A2光凭A1难以独自成立。A2表演如果要成立,即便普京一方没有主导,也最起码两方要有一定默契,A1普京事先知情恐怕不太够,否则这假戏演着演着真了怎么办?现在假如继续讨论C成立的分支,在B因矛盾而被去掉后,A2的成立至少需要“在当时双方有一定默契”这一论断来支撑,姑且称为B2。B2能否得到一些旁证? (2023/08/25 13:45)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3-11-25 00:31 回覆:
A1和A2都由當時就列舉的十數條事實證據直接支持。

 (2023/08/26 01:58)

王孟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3/11/25 00:29
rongbing mu 问: 

 感谢您的分析,学到了很多。如您所说,最难判断的就是外人没有条件分析Prigozhin是否是愚蠢到认为在俄国叛变还能事后生还,还不急着逃命。他难道不知道必死无疑吗?那么假设他过度愚蠢的概率极小,论述B的可能性根据Bayesian Rule自动上升,是他死亡前的合理推测。那我们接受Prigozhin被Putin事后处罚这一可能再复盘,当初Prigozhin发配Belarus可能不是一个有效的信息点?因为这既可以能解释为Putin懒得向西方装点自导自演的叛变,也可以解释为Putin已经动了杀意,那么发配Belarus待Wagner整合完毕再秋后算账也是个合理的处理。这么安排的前提是Prigozhin愚蠢到相信事后Putin会饶了他并乖乖照做,那么Prigozhin是个极品蠢蛋的可能性又上升了。还是让人难以置信。综观Prigozhin的发家史,他可以说是一个没有专业素质,完全依附于Kremlin的关系户代理人。这样的人能步步高升的必要条件难道不是对忠诚和眼力劲吗?您认为有没有可能是Kremlin里的确存在着一个庞大且Putin不完全掌握的帝俄fraction? (2023/08/24 05:45)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3-11-25 00:30 回覆:
恃寵而驕是人性;Prigozhin以Putin親信的身份發跡,出任Wagner頭目做出一些結果,幾年下來過度膨脹也很自然。但Putin這樣的雄主,從來就不可能放任Wagner繼續擴張成爲獨立山頭;很不幸的,如果論述C成立,就代表Prigozhin沒有文化、不懂歷史,以爲還可以撒撒嬌、鬧鬧脾氣。而Putin先好言哄騙,等Wagner完成重組才果斷出手,期間Priogozhin被安撫得乖乖的,這同樣足以印證論述A2,亦即兵變自始至終就是場表演。順便提一下,不要以爲“沒有文化、不懂歷史”的標簽只能用在Prigozhin這樣的商人身上,其實99.9999%的媒體和自媒體都適用。這裏我指的是有關俄國國防部長Shoigu貪腐和無能的許多傳聞,早已深入人心、成爲國際“常識”,例如他的“日式豪宅”就曾刊在《觀察者網》上。然而對中國歷史(或者Asimov的《基地》系列)稍有涉獵的人都知道,自古帝王術最忌諱的就是功臣,尤其立下開疆擴土大功的名將,在强勢皇帝手下向來很難有善終,而典型能減低猜忌危險的手段就是故意高調貪腐,表明不在乎輿論、不收買人心。Putin早就準備了對Georgia和Ukraine用兵的可能,後者甚至真正發展為第三次衛國戰爭,那麽這場戰爭的主導將領當然是十幾年前就可以預見會是潛在威脅。預先安排讓他的聲名掃地,其實是Putin體諒Shoigu的高明做法:事先解除猜忌,好讓他專心辦事;而Shoigu則心甘情願地配合,展現了遠高於Prigozhin的政治智慧。我們作爲第三方觀察者,他是否貪腐無能不但不是重點,根本就不值得也不應該討論,因爲不論是不是事實,他都必須做做樣子,因而任何所謂“證據”都沒有實際意義。

 (2023/08/27 02:51)

王孟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3/11/25 00:28
rongbing mu 问: 

 太出乎意料了,Prigozhin的死亡和Surovikin的离职是否改变您对瓦格纳政变的看法?如果是普京事后算账的话,也处理地非常蹊跷。 (2023/08/24 02:17)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3-11-25 00:29 回覆:
先考慮證據:Prigozhin墜機並不絕對一定是暗殺,也可能是意外;尤其俄方獵殺叛徒,一般不會牽連無辜,所以毒殺才是最常用手段。然而時間上太過巧合,從Bayesian機率來考慮,必須接受暗殺作爲主要可能,值得基於這個假設做進一步探討(邏輯推論總有許多分岔,限於篇幅,除非是博客正文重點分析,否則次要可能一般會被忽略,例如下面討論的Prigozhin非理性選擇在兩個月前就是次要可能)。

至於Surovikin,他被逮捕的傳聞已經在西方主流媒體登了兩個月;這些MSM的可信度非常低,而最新證實的消息是他的空天軍司令職位剛被解除,也與“早被逮捕”有矛盾,所以當前局面存疑,他可能仍以陸軍高官身份在前綫任職。這條綫不宜過度解讀。

回顧我在兩個月前所列舉的許多直接證據,其實它們所指證的是“Putin事先知曉兵變”以及“Prigozhin發動兵變是場表演”(讓我們稱之為“論述A1”和“A2”),更强的“Putin事先主導兵變”(“論述B”)只有間接綫索,其中最重要的是Putin所面臨的戰略需要,亦即(1)誤導西方戰略判斷;(2)解除尾大不掉的獨立軍頭,重新統一指揮體系。不過請注意,這兩個戰略需要是論述B的必要條件而不是充分條件;論述B本身並非整體論證的承力結構(這裏以工程結構來與邏輯論述做類比),只是作爲一個可能結論(裝修類負載)被提起。而“Prigozhin事後被Putin下令暗殺”作爲“論述C”,在上述的衆多事實證據和邏輯敘事裏面,也只與論述B有矛盾。

因而在假設論述C是正確的前提下,博客之前所作的邏輯論證並未被推翻,只須做簡單的重新裝修,也就是剔除論述B(以及附帶的,“誤導西方戰略判斷”從因變成果)。換句話説,當Putin命令Prigozhin重組Wagner,將外圍成員改編入正規軍,核心份子重新專注於非洲業務的時候,Prigozhin並不心甘情願,而是在Putin全程瞭解和關注下,强行以假兵變做為抗議手段。這場兵變依舊是個表演,依舊有官方的事先知情和配合,不過幕後是Prigozhin違背Putin的意願一意孤行,所以必須有秋後算賬。兩個月前我之所以認爲這是次要可能而未加著墨,正在於俄方對叛徒嚴厲懲戒的傳統:Prigozhin如果是理性的,就不會做出這個選擇,而做邏輯論證向來必須優先考慮所有主要玩家都智商在綫的假設(否則沒有邏輯確定性,無法做後續推論;還記得我多年前反復説過的,對像是台灣政客那些蠢人做預測非常困難嗎?)。但假設理性是一個Rule of Thumb,只在事實與邏輯不足以做結論的時候才可行;現在有了新的、更強的事實證據和邏輯涵義,有所修正補充是科學探討進步的正常過程。

 (2023/08/24 05:45)

王孟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3/11/25 00:27
系色 问: 

 “恭喜”王先生的影响力能吸引到1450了。不过这位语言逻辑明显不过关,会不会是1450ai的运用?既然1450找上门来,那先生身在国外,可要保护好自己。 (2023/08/23 08:02)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3-11-25 00:28 回覆:
瘋子和白癡到處都是,美式體制又有意培養,是他們排斥邏輯真相、維持虛幻敘事的防護手段之一,不過像台灣這樣把發癲和犯蠢搞成全民運動,還是很驚人的,偏偏大陸的教育官員居然還急著取經,唉。

 (2023/08/23 09:30)

王孟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3/11/25 00:26
上善若水水利万物 问: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usH-I9q9Y Россия1 俄罗斯第1频道国家电视台公布 柳叶刀产品53升级成峰群无人机升级后从发射管发射,能够使用AI图像识别计算机视觉辨识目标,最后以峰群战术攻击,很可能至少是半主动俄罗斯柳叶刀无人机总设计师说开发者扎哈罗夫(Alexander Zakharov)首次接受俄罗斯媒体采访,这也是手术刀工厂第一次曝光的影片,虽然没有揭露具体产量,扎哈罗夫表示目前产量翻了50倍,他需要一辆电动滑板车才能够在各个生产车间之间移动。并且宣布目前下一个型号即将导入无人机蜂群(Drone Swarm)技术,手术刀自杀无人机族本身也进入了下一个发展阶段,称为「Izdeliye-53」(物件-53)。最大的变化在于导入无人机蜂群的概念。根据札哈罗夫的说法,他们为现行的2种手术刀无人机制和物件53版,开发了一套全新的发射器从垂直发射管内发射无人机蜂群将能够对群体目标进行打击,当1架手术刀发现敌人装甲车辆或者集聚点之后,它能够将信息传递给其它无人机,然后它们一起摧毁目标。另外今年初版本的柳叶刀残骸被拆解分析后发现内部使用NVIDIA的Jetson TX2模块作为其板载控制设备,以及AMD旗下的美国公司Xilinx的Xilinx Zynq SoC模块可编程逻辑FPGA芯片https://mil.in.ua/uk/news/v-ukrayini-pokazaly-nachynku-trofejnogo-lantseta/我的想法是如果用深度学习算法事先在大型人工智能平台上用GPU做训练,训练完毕之后就不必用这么昂贵的芯片,可以用一片小小的廉价ASIC芯片可能几十美元就自动识别坦克自走炮这些东西的外型,而且又省电增大航程 不需要把FPGA装上无人机,所以今年初的柳叶刀自杀无人机版本可能还是测试版,就类似人脸辨识技术一样不需要人来辨识,毕竟连手机都能实现人脸辨识,俄军不可能想不到,所以他的升级几乎是预料之中和必然的事情另外俄罗斯在喀山创建大型无人机工厂,西方还公布了卫星侦察照片,今年底会投产国产化的沙贺德136早期版本是从伊朗引进后来不断改良升级,工厂建成之后和之前手工生产比起来成本会降低10倍 (2023/08/11 16:43)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3-11-25 00:27 回覆:
這是我在上個月《龍行天下》談過的話題,亦即俄國的軍工產能已經大半趕上需求,連制導彈藥都可以近乎無限量供應,這是史無前例的(海灣戰爭中,美軍制導彈藥摧枯拉朽,其實是媒體扭曲吹捧出來的假象;事實上僅占很小的個位數百分比,而且命中率也被大幅造假提升,例如博客多次討論過的Patriot系統)。目前除了中大型察打一體無人機和超大型滑翔炸彈之外,戰術級的攻擊手段供應無缺。俄軍當前傷亡的最重要因素,在於對烏方的偵察無人機和制導彈藥的壓制,雖然優於對方,但和100%也還有相當一段距離。

 (2023/08/12 03:08)
頁/共 5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