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浮光-6
2016/03/05 20:33:23瀏覽220|回應2|推薦0

<浮光-6>

「啊~我還要回去煮飯呢,顧著說話都忘了時間了。阿桑下次再來聊呃。」有人已經先溜了。

 

  「我也是。阿桑有空家裡坐啦。」又走了一個。只剩下帶著孫子的微胖的中年阿嬤。

 

  「阿桑!」她叫。眼睛直望著坤嫂看。「也許他已經先回去了?天氣熱妳也早些回去了吧。」

 

  坤嫂不知想什麼想的入了神。

 

  「啊桑!」那中年的阿嬤再叫。「聽說下午會變天呃,可能會下雨、還會變冷,今年第一個寒流要來了……也許妳孫子已經先回去了……阿桑。」她忍不住伸手輕輕的拍拍她。

 

  坤嫂突然驚恐的瞪大雙眼望住她,那張又黑又瘦、滿臉皺紋的老臉及輕輕晃過臉龐的像被風雨戳破的蛛絲般霜白的銀絲將那中年阿嬤嚇了一跳,她本能的往後退了一步。

 

  「妳說阿孫耶可能已經先回家了呵?」坤嫂失神又迫切的問。

 

  「嗯……是啦,一定是這樣。」中年的阿嬤忽然怪起自己多嘴了,但她實在不忍心,不忍心說出那個殘酷的實情。當作沒發生過也許比較好過日子。

 

  一句話,她笑了。她就是需要有個人、或者很多人當面向她說出這些話,說她的孫子確實就在某個地方,某個她知道的地方。雖然她不知道到底他去了哪裡?為什麼一直跟她玩躲貓貓?都不小了呢!但至少知道在哪裡,她可以在家裡等他回來,她今天要炸好吃的雞肉塊給他吃。

 

  「我今天打算要多炸一塊肉給我阿孫吃呢!」她熱切的說,邊戴好斗笠準備回家。「我孫子真的太瘦小了,要給他多吃些肉,他很喜歡吃雞排呢,都說我炸的雞排最好吃了。」她藏不住想與人分享的喜悅。

 

  「真的啊!改天妳也炸一塊來我吃。」中年的阿嬤拉起一直在身邊繞著轉的小男孩,要他跟阿婆說再見。「天氣要變冷了,記得要穿溫暖些呢!阿桑。」她又叮嚀一次。

 

  「呵……妳也是,再見啦,你好可愛,我孫子以前小時候也是,就像這樣,眼睛細細長長的,身上雖然沒啥肉,卻很靈活可愛。」坤嫂逗逗小男孩,讓他害臊的躲進自己阿嬤的屁股後,只聽他阿嬤要他跟阿婆說再見,他才探出頭來,快快的拋下一句:「再見!」然後一溜煙跑了。

 

  「別用跑的,不聽,等下跌倒莫要哭哦!

 

  望著遠去的小男孩,坤嫂還流連在乖孫的童年記憶裡,轉身離去時也不捨的告別乖孫早已遠去的童年。

 

 

  天比預期的要早變了風勢,坤嫂早該回家去的,但她就是不想。看看一天的陰沉,早上的太陽哪去啦?怎麼才一眨眼的工夫全變了。

 

  她的腳好酸,又酸又痛,但她停不下來,一邊搓揉著膝蓋骨,一邊推著小板車往前慢慢的跺去,風一陣陣的有了涼意,但她將思緒集中在心裡那一個……她也說不定的,卻讓她心悶痛了好多日的一個、像是缺口的洞,很深很深的,她努力的丟了好多東西,企圖將它填滿,但就是沒辦法。

 

  那個洞繼續在擴大、擴大,牽引著她的身子、她酸軟無力的腳不停的往前走去,去尋一個地方,她的乖孫耶其實哪裡都沒去,就一直呆在那個地方,她一直都知道的,一個令她充滿畏懼、心驚,並且可能會要了她的老命的地方。

 

  她覺得自己就像那個繞著他們轉的小男孩那樣,也一直繞著那個乖孫存在的地方轉,卻又故意讓自己到處碰壁般,尋不到正確的方向。

 

  但天要下雨了,她想起天要變冷了,乖孫有帶外套嗎?下雨了沒有雨傘會淋溼的。她搜尋小板車內那一堆雜物,一時說不出那些都是什麼東西,但就是沒有傘,也沒有外套。

 

  她有些為難,一顆心老是左邊右邊徘徊著,拿不定自己該怎麼辦?她是要回去拿傘跟外套呢?還是先去那裡?萬一她回去拿的時候,乖孫又走了怎辦?她真的好久好久都沒見過阿孫耶囉!雖然他們都說他已經先回家去了,但每次話一說過,她就覺得他們的話都不能聽,因為她的心裡其實很清楚的。

 

  乖孫耶「一直」都在那個地方,「一直」都在那個地方等她。

 

  她終於在轉涼的陰風中下了一個決定。她要先去見見阿孫耶,她的乖孫耶,然後再帶他回家,這樣也許他就不會淋到雨、吹到寒風、也許這樣過後她就不會再像現在這樣找不到他。

 

  她在風中落下兩行熱的淚。毅然決然的往心中那個所在前去,不懼一切的阻礙。

 

 

  當那一團小小的黑點在眼中不停的擴大擴大時,坤嫂什麼都聽不見也看不到其他的,時間的縮影在糢糊的瞳孔裡悄悄的靜止。

 

  一個瘦小的身影忽然向她奔來,在離她不遠的地方又轉身跑去。

 

  乖孫耶!她喊,聲音卻被困住了,出不來。

 

  那團烏漆摸黑的點瞬間清晰的被喚醒;那衝破天空濃密炙熱的烈焰乖孫說阿嬤我找到了可以做臨時工賺錢哦她嚇的腿都軟了好心的阿娥小姐纔扶著她到那裡卻叫她心驚肉跳驚恐萬分她哭喊著跪下去求求你們求求你們卻像要吞了嘴前的麥克風。

 

  殘塌的鋼骨狼狽的令人觸目驚心,坤嫂遠遠的便停下了腳步,全身無力加上胸口鬱悶。

 

如果她在這裡倒下去了,她不知道自己是否閉的了眼睛。

 

  她只能是呆呆的望著,鬱塞的胸口讓她哀不出一聲,跨不了一步,但她卻清楚的聽見感受自己猛烈的心跳。

 

  阿孫耶,我的乖孫耶,你活著的命這麼苦,連死也這麼悽慘……他們都不讓我看……連你的最後一眼……都燒的像根黑炭……

 

  坤嫂張開著口,哦哦哦的乾嗆著,一臉的濁氣。幾個住戶家裡出來了男人抓住她的手,用些力拍打著她的背部嚷著,她聽不見男人嘴裡喊著什麼,另一個女人急急端了茶水往這兒奔來,對著她的口灌進幾口水,流濕了頸下胸前一片。

 

  一個急嗆一聲咳,終於順過了那一口氣。

 

  「阿婆要哭就哭吧!大聲的哭出來心裡也好受些。」

 

  「阿桑啊!妳要看開哪!日子總是要過的,可憐哟!

 

  坤嫂茫然的望著眼前的人,沒有,沒有乖孫耶。

 

  她望向遠遠那被火紋身的廢屋,影約中一個瘦小的身影穿梭來回在那團灰黑裡,一忽兒低身翻找著什麼、一忽兒沒去了身影、一忽兒奔了前來、一忽兒又急急遠去……

 

  「孫耶──」她不自覺跨前兩步,伸出手招著。「乖孫耶……」話未出口聲已哽咽。

 

 

 

   ……這是今年入冬第一個寒流來襲,在下午四時過後,一天陰陰沉沉的雲,風低低的嗚咽著,風中一個阿婆晃散了如蛛絲般銀白的髮,坐在臨河的路邊放聲嚎啕大哭,她的孫子在不久前那場炮竹工廠的大火裡失去年輕的寶貴生命,獨留下阿婆一人無依的活著,目前社會局已派人介入了解並加以協助……

 

  寫于2007/6 完

https://youtu.be/TxbRebcnosk

荒山亮--為你活下去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4455799&aid=48970944

 回應文章

喵永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03/06 12:27

資本主義下的底層是辛苦的,全世界通用。

但是,【快樂開心】還是找得到。也許真的有無價的東西。

知秋(中華民國派加油)(4455799) 於 2016-03-06 21:08 回覆:
快樂開心還是有的,即使很短暫

但甚麼是"無價"的呢?

當我們有了這個念頭,無價便有了沉沉的份量

有份量的東西,就會成為追尋的目標,就不再是"無價"的了吧

知秋(中華民國派加油)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03/05 21:26

2007年前後,我寫了一些小說,就是浮光讓我寫的很不捨

本來我有意將她拉長成長篇,且也下筆寫了不少,只是自己設定的內容太沉悶灰暗

不知寫了多少後,偏又遇初用硬碟,不知它性情,導致因電力不足而使檔案嚴重毀損

後來就沒再續寫

這麼多年前的文字當然不免失真生澀,只是看看今日大環境,做回收物的這些高齡阿公阿嬤只有更多沒有減少,甚至年齡層下降,時機如此差,不免內心感嘆,對我們這些底層的小人物來說,生活是否只會日益艱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