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我的「羅賓遜太太」
2014/12/02 04:58:38瀏覽2332|回應1|推薦10

(如果一柄斧,斧柄換了兩次,斧頭換了三次,那你還能計較,它是不是原來的那柄斧嗎?)

        誰是「羅賓遜太太」?你如果看過一部老電影「畢業生」(The Graduate),大概就知道我在說什麼。當年戲裡的Dustin Hoffman飾演一個大學剛畢業的學生,年輕俊俏,幾乎可以和後來「捍衛戰士」(Top Gun)裡的Tom Cruise相捋,難怪後來好萊塢把他們兩位湊到一起,演了一齣膾炙人口的「雨人」(Rain Man)

        話扯遠了。電影裡的「乳臭未乾」的畢業生,在一個性感熟女「羅賓遜太太」(Mrs. Robinson)的眼中,竟是如此的「秀色可餐」,套一句限制級的話,這位「人妻」恐怕「慾求不滿」,居然主動色誘這個生嫩可口的小帥哥。電影後來的發展十分荒謬,結局是「小帥哥」和「人妻」的「女兒」私奔!──不過想像一下,電影的年代是1968,彼時美國「嬉皮」正搞得如火如荼,因此這樣的情節或許也沒有那麼荒謬。

        好了,我要講我的故事了。不過先聲明,如果您期待什麼「一時天雷勾動地火,一發不可收拾」的畸戀,那大概會失望。

        時間拉回二十五年前,我考上預備軍官,到台南砲兵學校受訓。砲校所在的地方有一個很奇怪的名稱,叫「二王」,屬於永康鄉(後來改為永康市,現在是永康區)。永康離台南市區很近,因為高速公路的永康交流道,所以交通很方便,也相對繁榮一些,不過對於我這個台北下去的小孩,永康還是很鄉下,而二王更是鄉下的鄉下。

        我到砲校兩週之後,爸爸利用「懇親會」的週末來台南看我,而且還「運用特權」把我帶出營區吃頓好的「補一補」。老爸是法官,才剛離開台南高分院沒多久,所以這裡的朋友很多,一堆「長輩」殷勤勸菜,吃得我差點把舌頭都吞進去了。

        席間所談,除了他們「大人」的事兒之外,當然還是圍繞在我這個預備軍官身上,問我是否適應啦,糗我文學校出來當個少爺軍官啦等等。我當時才二十二歲,傻不愣登的,說一切都還好,只是放假出營區的時候得穿軍服,如果能有個地方可以換上便服就自在多了。這時候一個頭髮油得發亮的叔叔開口了,「這簡單,把便服放我家好了,我家離砲校走路才五分鐘。」

        上菜前爸爸跟我介紹過,這是魏律師──爸爸在台南任職時跟他認識的。老爸天生海派的個性,在台南那兩年名頭不小,人稱老大,連他自己都跟我誇口說「水旱碼頭,黑白兩道,同流不合污」,換句話說,勢力龐大,人面廣得很。我之所以能被「夾帶」出營區,當然也是靠他這幫在地朋友的關係。

        魏律師這麼幫忙,自然是看在老爸的面子上,我一向對長輩們執禮甚恭,滿口子謝謝魏叔叔。回砲校的時候在魏叔叔家停一下,他帶我進門,魏叔叔要我把便服放在一個五斗櫃裡,「我事務所在台南,有時候忙到禮拜六都得上班。你放假的時候就直接來,我不在沒關係,找我太太。」

        又兩個禮拜,到砲校後第一次放假,大夥兒都很興奮,我已經算好了,一出營區就直奔魏家,野雞車站就在他家門口不遠,換好便服馬上可以上車回台北,說不定還可以趕上晚上合唱團練唱,看看老朋友。當過兵的都知道,出營門服裝一定要整齊,皮鞋配件一定要光亮,否則被門口憲兵攔下來,好好一個假期就泡湯了。經過好一番折騰,終於出了砲校大門,不管三七二十一,穿街走巷到魏叔叔家按門鈴,門一打開,我嚇一大跳,準備好到嘴邊的「魏阿姨」忙不迭嚥了回去──魏叔叔五十好幾了,他太太怎麼這麼年輕?這才想到兩個禮拜前吃飯的時候,老爸那群朋友都稱讚「老魏」好福氣,魏叔叔也一副春風得意的模樣,原來一年多前他離婚再娶,眼前這位是他的現任太太!

        呃,我得坦白講,在那個年代(1980年代末期)的台灣,整個社會氛圍還是非常保守,甭說我剛離開的校園裡女同學都是脂粉未施,電視電影裡的女明星通常也都「包很緊」,可是這個,眼前的這個「魏阿姨」,除了「火辣」之外,實在找不到別的形容詞。八月中的台南當然燠熱難耐,但是,但是她穿得實在,實在太少了!那牛仔短褲真是短得不能再短,露出一雙修長的美腿;上半身,我的天,是一件鮮紅色的無袖衫,下面打個結,上面兩個釦子沒扣,令人「無法直視」。有人說,看美女是眼睛吃冰淇淋,可是這麼熱的天,我面對眼前的「前凸後翹」,突然一陣昏眩…..

        她熱情的招呼我進來,「真熱呀,要不要喝個果汁?還是酸梅湯?」

        我口乾舌燥的說不用了,我不渴,拿了便服就直衝廁所,以最快的速度換裝完畢──四週的軍事訓練,此時派上最大的用場──天真熱,搞得我滿頭大汗,滿臉通紅,但是雙手居然冰涼。終於收拾好了,在廁所裡已經想好說詞,出來道個謝,「不好意思,野雞車十分鐘之後就要開了,我得趕快走。」

「沒關係嘛,野雞車班次很多,在我這裡坐一會兒再走,看你熱成這個樣子,我給你開冷氣。」

我下意識的已經把腳步向大門移動,「不,不必了,謝謝,謝謝,我真的趕時間。」我的手已經摸到門把了,可是這個該死的鎖怎麼樣也打不開!

她走近我,伸出纖纖素手──為我開門,我們兩個人的距離大概只有十公分,我甚至可以聞到她的呼吸。「真的呀,那要不要我騎機車送你去?」,「不用了,很近,就在那兒。」我用手隨便一指,「走路很快,謝謝,謝謝。」

「那常來玩兒喔!」她眼睛靈活的一轉,滿臉笑容,「真的不多坐一會兒了?下次多留點時間,在家裡便飯。」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我這個臉嫩的膽小鬼,從此再也沒(敢)去過魏家。便服問題呢?我收假回砲校的時候跟一個同梯預官同車,他跟我說:「呆瓜,沒看到砲校對面有個二王軍用品店?大家出營門就往那裡鑽是幹嘛?」

        匆匆過了兩個月,砲校結訓,放「省親假」三天,就直接到部隊報到。我打了一個很大的帆布包,在車站等車,忽然看到一個油頭朝我迎面走來…..

「啊!魏叔叔,好久不見了!」不曉得為什麼,我有點緊張。

「怎麼?要離開砲校了?」,「對呀,結訓了,放完假就直接下部隊。」

魏叔叔點點頭,又搖搖頭,「你怎麼後來就沒來了?我太太說,上次你走得很匆忙,本來想留你吃飯的。」,「不好意思,那天真的很趕,而且我後來發現,便服直接放在二王軍品店就好了,所以後來就不麻煩了。」

他好像沒怎麼專心聽,「你要離開台南了?哎,真可惜,我太太後來跟我說,想把我女兒介紹給你。我女兒雖然不是她親生的,但是很疼她。我告訴你,討台南的老婆最好了,嫁妝多不說,不要聘金!」他又嘆了一口氣,「可惜可惜,像你這樣一表人才,台大畢業,令尊又是法界前輩,我們求都求不來….以後還會來台南吧?」

「是,是,一定,一定會,台南那麼好,我一定會來。」我已經有點語無倫次了,「何況還有魏叔叔、魏阿….在這兒,一定,一定會來看你們…..車來了,魏叔叔,不好意思,車來了。再見,再見。」

上了車,我忽然想到電影「畢業生」的情節,二十二歲的幼稚心靈裡竟然有一種奇妙的感覺。「別亂想,沒那回事兒。」不過還是不自由主的笑了出來。

田英奇

wcwang54@hotmail.com

 

(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10inch&aid=19444429

 回應文章

金大俠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哈哈
2015/08/10 11:19

哈哈

又,那我們在臺大或許還照過面!?


〈出作業〉

電影之路(十)——〈拍片囉——殺青日〉
電影之路(九)——〈拍片囉——處女秀〉
院內覓寶(世界日報家園版)
電影之路(八)——〈週末啦〉
田英奇的異想世界(10inch) 於 2015-08-10 14:57 回覆:

有可能,但是見面也不相識:)

田英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