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總是最傷心
2019/09/09 04:35:52瀏覽243|回應0|推薦7

過去

我認為我最大的資產就是所曾經歷過的喜怒哀樂

認識我的人

一看到我的外表都說我一定是一個個性開朗的人

不錯 煩事我都不放在心上

只有那百分之一的我不能捨棄也不願意

在我的回憶語錄中

太漏漏長

等有空 一篇篇的整理過在貼上網了

過去 去妳那兒

看到妳 聽到妳

我的感受是妳是非常需要我的友誼

雖然我也是

但是 我不能 我不能說什麼

也不能表示什麼 因為 緣已盡

但是畢竟是百萬字的長篇

過去 面對妳的時候

我只注意妳如水晶清澈的眼睛

在此時 當我想起時

就想起妳從眼神中

告訴多少心中的秘密

現在 我也告訴妳 執著的心

是對妳的回應

期盼 永恆不變

如今 我 知足常樂

因為 妳已告訴我 滿足與快樂

過去 我想的或許太天真了

感情的天地 不是我所能左右的

而又 那麼的渴望

但 總是失敗的收場

如今 仍然是這個結果

雖然 我已看得很開很開了

但仍免不了

要想到得失之間的輕重 我退卻了

過去 我守在妳的身邊

傾聽妳的輕聲細語

我 靜靜的傾聽著

將妳呢喃的細語

加入了我的記憶中

現在 我 輕聲細語

釋放出那沉重的記憶

那 曾是妳我共同的期望

但是 我只能對那半個月亮

( 一如昨夜 )

現在

我只剩下了記憶

卻不再圓滿

( 一如昨夜 )

記憶和我

孤獨的望著那半邊月

( 一如昨夜 )

問 為何 過去 尚在職場中時

我是一個受到人人歡迎的人

但是 我卻無法接受每一個人

雖然我希望 但也怕失望

所以 我不太想擁有希望

那樣 就不會有失望

曾幾何時 總有一天

我們會再次見面

或許那一天我們都已老矣

愛上妳不會後悔

讓我愛妳是我的福氣

要謝的是我

我不會要求妳能繼續愛我

只要妳知道我的心中 只有妳

過去 過去我不知道

如今我才知道 我過去多傻

我需要溫暖的時候

我找尋溫暖 我也找到了

但是 代價太高了

我的青春 我的感情

原來要得到別人的溫暖是要付出真心是還不夠的

過去 在妳的面前 我願意做一個傾聽者

感到很幸福 現在 在妳的面前

我緊張的像做錯事的孩子

緊張和怕被責罰

未來 在妳的面前 我很慚愧

但 我有 希望

願妳能當一個傾聽者

有時一語可以點破迷思

而那困擾的久久無法釋懷

經過一再挫折

省思到 人生能有幾何

可以用於活在後悔中

生活在自我中

只是 要再做個聆聽者

已經太遲了 過去了 不管妳是誰

過去了 不是嗎

記得我求妳的時候

妳給我的臉色

我何必 過去了 不是嗎

過去多少年來

我從來不存疑我的決定

為她守住的諾言 而這諾言

也讓我在多少個歲月裡 過得平淡

也就是 人的一生中別做太多的要求

過去我確實曾考慮過

妳在我心中的地位

是有多重要份量呢

妳是誰 或者說 妳是誰的影子

還是 我根本就不曾認真過

想的那麼多 結果 就是現在的局面

錯的太離譜了 難以彌補這一切過失

現在想通了 是不是太晚了呢

或者說 一切都已太遲了

雨下久了 總是會停歇的

過去和現在 對未來的期許

我希望藉由小雨帶走

我要用簡潔的辭彙表明

我對這個世界的認知

和我對於現在的社會的感情

過去的一切回味無窮

讓人無法割捨

雖然過去的一切傷痛已經因時間的磨練

已無感受可言

雖我已將過去的一切沉入我心底深處

但我仍不願捨棄

或許吧 在人生的旅途

我終將是一個孤獨客

過去的重創 傷心難過的時候

只有自己承擔 那種沉痛

只有自己知道

現在不斷的告訴自己

過去了就過去了吧

有些事想讓人懂

有些事 自己懂就好真的懂得人家的痛

才會知道什麼叫做痛

誠摯 誠摯的友誼

有如一杯醇郁的濃茶

不會醉人卻散發清香

這是人生最難得的感情

跨年小事

記得有一年 妳獨自去了象山步道

看那101的跨年煙火

雖然妳沒找我一起去

(我家附近) 卻有的是

那晚的天氣並不好

後來聽說妳回來後

膝蓋痛了很久

我喜愛的雨聲

雨滴在遮雨板再滴落在遮雨板

多美妙的音樂

雖然 我早與周公有約

卻在半睡半醒中 聆賞了 雨滴

大自然給予的 天籟

雖然 人們的樂器

不是很名貴

有塑膠板 有石棉板 有鐵皮板

還有合成的纖維板

和屋頂上的小水塘

多欣賞一下 大自然的演奏吧

這才是人生的享受

路 總不能是平坦

也不會總是崎嶇不平

生命 也是如此的受到歷練

不管身在何種的角落

永遠都會受到不同的考驗

情 也不會 心想事成

總會讓一個人品嚐到那甜酸苦辣

愛 也是如此

經營愛的事業

更是人生的一大考驗

親情的愛 捫心自問

我們經營的成功嗎

路不好走 尤其是情路

友誼之路或許平坦

但也會有摔跤的時候

愛情的路太艱辛了

妳有不能走的理由

我呢 當然了

經常讓我摔跤的不正是妳嗎

路是人走出來的

尤其是人生路

那道路 步道 小徑 小路 大路

人生的路 走得不論多坎坷

多平順 都是很辛苦的

道路上的行

卻也可以因人而美

我走過的路呢

當我回首望去

我只能感嘆一聲 無奈

在過去的一個遙遠年代

我曾經很用心很用心的愛過妳

只是妳沒問

我也沒有對妳說

因為 友情到愛情是一條很長很長的路要走

路慢慢的走

情慢慢的成長

切勿一下太熱

沒有情的柴火如何能長久溫暖

躲 我對妳心寒

我對妳已無情

我對妳望而卻步

電話響 是妳 電話響

還是妳 我對妳 決心放棄

躲躲藏藏 蹲在一個小鄉下的偏遠地帶

天不從人願 路過 還是 過路

啊 這是理由嗎 與妳相遇

多少年前 或是 多少年後

在妳我的心中 你我都已早已結合在一起

但是 在現實面 從重逢那一刻 我就決定

再躲妳一次 再離開妳一次 再

為何 妳已相當了解了 為何

遇到妳 要如何的對妳說

真的不知道如何的說

已經都不是對錯了

真的 只有無可奈何的說

妳想要繼續

我又還能說些什麼

或許說 那已經是不可能了

真的 遇到這晴空萬里的假日

心情也放鬆不少

因為 沒有霧朦朦的日子

尤其是河濱公園的步道

有盼望能見到妳

但是 時間上

有時仍會不經意的錯過了

望向妳出現身影的路口

今天的失望也是帶給明天的希望

過去 市面上的調味料

是純正的天然物提煉出來的 單純

現在 市面上的調味品

是化學合成的 要什麼有什麼

只要是想得到的 複雜化 但是容易取得

未來 看電視 打電話 都可以有味道的

啊 什麼味道 喔 我爐灶上的東西燒焦了

正如 感情 從單純到造假再來虛偽

是未來的感情世界 趨勢

只要 沒有什麼不可以的

( 補充說明 借口 )

如今 這個社會 已經不再直接的說三道四 而是 借別人之口

替自己找台階或給人家扣帽子

所以 有了我這個

借口 的感觸

這不是用錯字

(應該是 藉口 )

而是另類的 表達方式 人生中

上下台階是每天的人生

總也是均衡的 這就是人生

但也別太去斤斤計較

人生嗎 總有不如意的時候

想一下 今天 上了幾階台階 下了幾階 人生嗎

若真要去計較

人生就真的沒有意義了

人生中 錯失 只是一個借口

其實 都是在想 現在這個好呢

還是或許下一個會更好

是 機會主義者都會的心態

還是自私的作祟

錯失了 就不要再找

借口吧 人生中心若無情在

遇到人事物必有憎心

但在人生中

心若只有情在

終其一生都會一事無成

感情用事者的用事 優柔寡斷

一如我的人生

雖然如此 我也不願意去改變我的人生

有些人事物

有其朦朧之處是好的

而感情用事的人

可以看到其中

朦朧之美

這就是我的人生

活在一個充滿了自然美境中

還有何所求

對妳如同其他人一樣

淡了 沒有可以留戀的

要不 又能怎麼樣

更何況不可能持續下去的

也是不會有結果的事實

淡去一切不可能的 不

又能怎麼行 對於事情

可以重新做起

但是 感情

卻是永遠無法重來

失去了就永遠的失去了

對於感情 我從不做決定

有始有終或有始無終

是很難淡去的

情字這條路是非常的難走的

如今我停留在回憶中

我確實非常想要一個真實能和我談感情的

但是 現實是比感情重要多了

雖然我的看法與常人不一樣

我一直希望能找到一位能和我談情說愛的人

但是 太難了

對於妳待人的方法

我也無法忍受

雖然是人各有志

但是 妳或許太堅持已見

而無法容忍別人對妳的態度

妳要人家對妳好

這是不對的

妳未付出 而只想得到

天底下那有那麼好的事

總是最美麗 總是最遺憾

總是最殘缺 總是忘不掉

總是最傷心

我的情人 為何是空空的

難道說 目標不明確

我可以告訴你 我是巨蟹的

我的情人也是巨蟹的

可知道那份感覺是多麼美妙

禪坐清靜 這是我弟弟教我的

就如同寫作靈感

不能強求 不必強求 順其自然

暫時放棄一切

放開心靈 思想放空 一切是空

環境的影響

所見到的認知都認為社會是這樣的

所以 不太會接受別的觀念

也就是說 區域差異

對妳 我能擁有什麼

妳的一句話 妳的一個承諾

但 我曾擁有什麼

妳的一言一行 妳的玩世不恭

我曾想到過太多太久遠

經過深思 經過長考

我該對妳死了心

我不該對妳太費心

我不該的 對妳

如同其他人一樣

淡了 沒有可以留戀的

得到了又能怎麼樣

更何況不可能得到的

也是 不會有結果的事實

淡去一切不可能的

不 又能怎麼行 對妳 我非常了解

就如同我對自己的了解 妳是多渴望有我這個朋友

就如同我自己的渴望

為何不能再次的成為好朋友呢

為何要成為現在的情況

內心的燃燒

卻無法解開現在凍結的情形

對妳 我該了解什麼

但是 我不了解

對妳 我不該了解什麼

但是 我都了解了 對妳很期待

是我 最後一位 忘年之交

 

 

 

三川老人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ee72717015e&aid=129239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