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大學自主
2018/05/04 10:44:28瀏覽2487|回應1|推薦17

為什麼要「自主」?一個人能自主,就是健康的基本特質。生活能夠自理,能夠自己做決定,不需要別人攙扶,不需要別人照料。這就是身體的自主。經濟上能夠自主,就不用花別人的錢,不需要募款、集資、贊助,自己養活自己。就無需按照別人的思想去思想,可以自由的、獨立的做事,自己負責,這是自主!

舉例而言,一個人能夠健康的呼吸,本來就是這樣。等到需要插管輔助呼吸,就說明這個人快完蛋了。等到醫院拔管,那就是準備後事,要死了。呼吸本來就是自主,插管拔管是醫療行為。

「自主」與「自由」是自己走出來的,不是別人「給」的。誰都無法給你自主,只有你自己能。但是,要付出成長的代價!所以,用抗爭的手段,爭來所謂的自主,常常經不起檢驗。一旦,換當自己當頭的時候,就不一定能夠允許別人自主。因為,自主是成熟的品行,己立立人,己達達人,這才是真自主。爭權奪利得來的自主,是出於小我的慾望,能夠尊重別人自主的要求,幫助別人自主才是真正自主!

大學自主,也是一樣。拿人手短,吃人嘴軟。如果能夠百分之百經濟自主,那就最好。當然,這很不容易。所以,經濟上完全自主如果不能實現,要想完全自作主張,當然不是很容易。只能期盼施主不要干涉你。有些施主尊重你,屬於有民主素養,人文素養的施主。他負責給錢,不會來管你。就好比有些父母,只有付出,不會來干涉你!

但是,有些施主就不以為然,總想干涉你。

大學是一個什麼地方?做研究,教育英才的地方。更重要的,他是一國的國力展現,綜合了科技與人文的等等各種能力。這個地方強,整個國家就強。這個地方弱,整個國家就弱。他像是一個國家的智慧與聰明程度,這裡輸了,就輸了!如果是第一流的最高學府,這群應該是社會上人才最多,腦力最優的人才之地。這群人要誰來管理他們?哪個政府官員比他們優秀?這種英才就算不是聖賢,也決不是平庸愚劣者。他們可以思想上獨立,自己管理自己!如果把他們當小學生,事事要請示,要匯報,要以各種「規矩」、「規則」相繩,以符合老師的歡心,這是對待奴才,不是對待英才。對待奴才,就是「娼優蓄之」,就是把你當妓女或戲子一樣養著。我要用你,故給你官當。我不要你了,棄之如敝屣!被當娼優固然可悲,但是倖進之徒依然絡繹不絕。這局面若不改,知識份子無恥,就是國恥。被羞辱了,不知道要維護尊嚴,無恥之恥之更無恥。這時講什麼學術?

法律是最低標。對於大學教授,尤其是第一流的大學教授來說,談的應該是真理、智慧、創新、學術、人文,大學是一個高等思想腦力的中心,你認為這群人無法自治?如果他們連選個校長的能力都沒有?那麼這個國家就完蛋了!小學生都可以選班長了,難不成這些第一流的學者,連選校長的能力都沒有。所以,為什麼要尊重大學自治,其理在於此。

人生最無奈的,最痛苦的人就是和笨蛋相處,講的話頻律不一樣。更痛苦的事是,你必須被比你笨的人管理,統治,還必須迎合他們。如同一個高等教育的女子,必須聽命於小學都沒畢業的婆婆。多痛苦?第一流大學的教授,誰可以來管他?思想上故不用論,其實行政也是一樣。好的教育行政是用來幫助這些第一流的腦袋,讓他們充分發揮其學術專才。壞的行政就是把他們的手腳綁起來,事事用小法規去綑綁。這種體制下,人才一定留不住,至少幹也幹的很痛苦,只有庸才才會待下去。

所以,大學自主是一種精神,就是尊重知識份子,相信他們能夠做好自我管理。即便他們錯,也相信他們會對回來,有自我糾正缺失的能力。最怕就是政治鬥爭,用權力者的力量去干涉他們。其結果可能是統治者要的,最後的影響卻是喪失了學術的核心價值:思想自由。

談大學校長,應該檢視的是大處。學術成就是一個指標,比起那個標準,更重要的是身為大學祭酒的風範,這個是一生長久累積的,是有公評的。大學校長,尤其是台大校長,那位置不是一個「辦事員」、「奉公守法的官僚」那是低標準。高標準是,他具備什麼人格風範,能夠讓眾教授欽服,具有人格感染力。這是大學校長。要能從國家大器的角度思考,那才對!

如果官派校長,那能夠服眾嗎?又要才德兼備,又要讓官方滿意,兩者相權,我取前者。德才兼備者,誰決定?讓大學教授們自決!不是官方決定。

這幾年,動不動就用法律來修理人,結果真理、道德、人格......等等文明的更高價值無人聞問。譬如,闖紅燈雖然不是犯罪,但是也是違法。能夠說,曾經闖過紅燈就一概抹殺其人其它方面的優良表現嗎?拿聖賢的標準要求別人,自己聖賢到哪呢?人非聖賢,有錯了就改。知錯能改才是人,這比自詡從不犯錯的人更令人信服。曾經有錯了,那就永不錄用嗎?就踏上一腳,讓其永不翻身嗎?台灣價值,真要說這個,那絕不是「黨同伐異」的價值,你是我的人,通過我的思想考核,忠貞考核,那才是自己人,才是台灣人。我不認同這個歪理。台灣有些人反威權,對抗威權太久,結果自己也威權了!尼采說的,當你注視深淵的時候,別注視太久,因為深淵也在注視你!你被你反對的人同化了!不是嗎?

其次,要爭校園民主。我倒是覺得,學生也好,官員也好,學者也罷。對於自主的精神,應該別有創見。爭呢,要在真理上去爭。這個事件就當一個考題,官場現形,學閥也現形!

越謙卑的執政者,越是恭敬對待知識份子。反之,就是把人才逼走,把最高腦力的智庫奴才化。最後的結果,一定是給國家整體造成長久的傷害!

最後,我額外提一點。自己一天到晚要爭獨立,可是有沒有胸襟給別人獨立自主?一國的人民思想上,精神上,智識上都獨立,國家獨立可期。如果自己還是威權心態,如何以威權去反更大的威權?這個道理,百多年前日本的福澤諭吉就在「勸學篇」論述過。今天還不懂的,無法實踐的,只要爭自己的自主,不維護非我族類者的自主的,我對他們毫無期待!

拉拉雜雜談一點,算是茶餘飯後的閒聊!

( 時事評論教育文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omb&aid=111745339

 回應文章

山雨
等級:3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5/06 07:09
寫得真好!哭
月飛來(tomb) 於 2018-05-07 12:03 回覆:

謝謝

看一天新聞,不得不說點事。

其實向下沈淪不是一天兩天了,有辦法的直接走人。

今天寫臉書,有幾段:

他們哪懂聖賢之道。他們奪權是真,於是就極端的利用人們的不滿的心理,進行煽動仇富,並且用政治運動鬥爭這些人。把整個文明的架構鬥垮了。沒有了富人,沒有了比自己強的人了,換自己當頭了,生活就會改善嗎?自己就富有了嗎?就像一個班上,把功課好的前三名勒令轉學,其他人就會成績好嗎?把長的端正的鬥垮,歪瓜劣棗就變美女了嗎?心理上出口氣,改變不了自己的命運,素質沒變,可是鬥爭主義卻把人心搞爛了。

幹什麼都是看起來每個人一樣。所以,先出頭的一定被棒打,誰有什麼好事了不敢張揚。這種絕對平均主義的社會,滋長人的妒忌心理。去不掉妒忌心,就會有仇富心態,看不起,甚至敵視你那些敢於走自己的路的人。表現上,好像人人都得一樣,他幹什麼,你就得幹什麼。他怎麼認識的,就要你怎麼認識,你超出他的認識,他就妒忌得不行,不是替你高興。這種平均主義造就了一大群拿「平均值」來衡量自己,衡量別人,衡量一切的人,他看別人怎麼做,就跟著,怕掉隊,更怕超前,怕不被認同,怕被同修排斥,於是最大限度的保持著與絕大多數人的步伐一致。別人踢正步,自己也踢正步,別人行軍,自己也跟在後面,別人不踢了,咱也不踢了。

絕對平均主義的危害,還不只是這樣。他讓每個人用齊一的標準去互相監視,誰要敢做法上不一致,那都會被打壓的。可是,古人還說呢,見賢思齊,見不賢內自省。這些人不懂見賢思齊,他們心中的「階級」不是「聖賢才智平庸愚劣」,他們心中的階級是按組織架構的比序,誰權力大,誰就說了算。這種權力發展下去,就會去強加別人,定義別人,再下去就更不得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