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改變的痛苦X未知的恐懼
2014/04/18 19:25:43瀏覽226|回應1|推薦5

一樣又是隔了好久才寫網誌了。(笑)

最近在尋求改變與突破,期望自己成長為理想中的模樣。

不過,過程好痛苦啊……尤其是感覺不出自己有任何「變好」的模樣,

就覺得很沮喪懊惱,直想把自己一個人鎖起來。

  

我是幸運的,我知道。

我有一個任勞任怨,適時可以當出氣包的男朋友,

我生氣難過時,他也陪我難受。

還有一個無限支持我的老師,

總在我覺得快要被沼澤淹死時,告訴我哪裡有藤蔓,

可以用自己的力量拯救自己。

  

老師說「享受這樣的不舒服」。

這是改變的必經之路,在未來回頭看時,

我會很感謝自己曾經這麼努力,熬過了這個時期。

    

上次去爬山,不小心爬到很難爬的山,

全程幾乎90%都是走在山稜線上,

圓木棧道下,是懸空的,兩邊都是陡峭的山坡。

我跟榕兒兩個傻子,就看著觀光導覽覺得還不錯,

未深入調查就去爬山了。

沿路都是戴手套的人,因為不好爬,幾乎全程都要緊抓兩旁的繩索,

還有很多地方是坍方的OTZ

   

爬到一半,我超想哭的。但是也不能說放棄。

因為我就算放棄,我還是一樣要原路爬下去=皿=

那個時候,我第一次發覺原來「放棄」也是不容易的事情。

  

可是在平常生活中,「放棄」卻是最簡單的事情。

隨便喊聲「我不做了」,即使別人觀感差又怎麼樣?

反正我不想做,我放棄就好,回到自己的舒適圈窩著就好。

   

放棄的人,不知道自己錯過了什麼。

這是最可惜的事。

  

如果那天到半山腰放棄,決定下山,

那也不會知道原來自己的潛能這麼大!

(自詡為運動細胞很差的人,
可那天80°85°的山坡上上下下都平安爬完了……)

也沒有機會認識一對夫婦,帶我們走剩下的路、聽他們的故事。

   

而如果我放棄改變與突破呢?

那我可能永遠達不到我的理想生活了吧!

可是真的很不舒服啊,無時無刻,都很想放棄。

    

***

  

我老爹忽然要我六月休學去泰國美斯樂當中學國文老師。

我強力的拒絕了。

  

老爹一開始態度很強硬,我怎麼都說不過他。

後來,我就不接他的電話了。

再後來,我爹態度就軟化了,改為暑假要我去泰國學泰語。

(咦?這樣暑假後我回得來台灣嗎?)

 

雖然我很愛我父親,可是我一點都不想跟他一起生活。

這是先天不良,後天失調的結果。

我跟我母親關係很不好,不好到母親也不希望她的丈夫兒子跟我有所接觸。

小兒子是絕對禁止了,大兒子與丈夫沒辦法禁止,於是就從我這裡下手。

父親對我好一分,母親在父親背後就會對我壞三分。

搞得我後來看到父親就會默默自動迴避,因為我不想再承受母親的壓力。

   

(我始終納悶,為什麼母親的行徑如此矛盾?讓我精神痛苦到天天想自殺,可是在背後卻用一種我不能理解的方式關心我;而父親啊,為什麼你始終相信母親?不相信在你背後母親總是莫名的懲戒我?……錯的永遠是我。)

  

日久的疏遠,讓我跟我父親很陌生。

我最不喜歡的一點,就是父親批評我的老師。

對我來說,父母親僅只供我生活上肉體的安穩成長,

但是在我心理成長過程中,老師才是絕對的重要角色。

在我短短的人生裡,參與我重要時刻的人,都是學校老師;

會傾聽我、協助我面對成長問題的,還是老師。

  

對我來說,父親總是要求很高、不斷打擊我的人。

在父親面前,我無地自容。

我是那麼的醜陋,那麼的幼稚與不成熟。

每一次跟父親說話,都要有很大的勇氣。

每一次跟父親說完話,我都要再重建自己的信心與尊嚴。

  

去年暑假,回桃園家住兩個星期。

一次中飯的時間,Leo忽然問我,我以後想做什麼。

我沉默很久,因為我一點都不想回答,

因為我知道,我的幼稚夢想會被批評的體無完膚,變得可笑至極。

我看了父親一眼,沉默。

Leo一直鼓勵我慫恿我,要我說。

被逼得受不了,我說了,我想成立兒教基金會,幫助所有需要幫助的兒童。

我想要做教育訓練,我希望這個世界能夠越來越美好。

  

中間他們到底講了什麼我已經忘了。

但是,那一頓飯我只吃了剛開始的第一口。

剩下的喝淚水就喝飽了。

  

刑罰結束,我默默收拾餐桌。

父親後來把我叫進他的房間,像是嚴厲之後總是要懷柔一下。

在他們面前,我永遠口服心不服。

我倔強的說,我只是說不過你們而已。

父親說,那你就練好你的口才吧!

   

我回到房間幾乎崩潰。

大哥啊,我這人最不會辯論了啊。

而且為什麼要練口才跟你們辯?

難道不能好好「溝通」嗎?

為什麼要「辯論」?

TZ

    

以上。

所以我根本就不˙想˙跟˙他˙們˙一˙起˙住。

(目前我父親與兄弟都住泰國,母親也往返於台泰之間。)

對未知的恐懼,除了對泰國的陌生,忽然要我去那裏住一年之外,

還有就是要跟「家人」一起生活的恐懼。

  

對我來說,真的很難定義所謂的「家」與「家人」。

「家人」就是指有血緣關係的人嗎?恩,那我有家人。

「家」是指有血緣關係並住在一起的人的地方嗎?恩,那我也有家。

   

但如果「家人」是「很親密、看到了會很開心、相處會很舒坦」的人,

那……我也有,但不是那些有血緣關係的人。

   

我力求改變突破與成長,也是因為不想要被他們掌控我。

我可以照顧好自己,我有絕對的自信與能力可以完成許多事情……只要你們不在我身邊。

不過,這怎麼行呢?我總要把自己自信與肯定的一面展現給他們看,這樣他們才會放心的放手。

而我,也才能達到真正的自由。

 

 

by 穎兒  Fri.Apr.18th.2014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hink123&aid=12613767

 回應文章

木頭...發呆ing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4/19 11:07

我想大聲說的是:

穎兒是一個非常棒的人
一個我所認識的非常非常棒的孩子

葉 小梢(think123) 於 2014-05-15 02:34 回覆:
謝謝木頭姊姊,我會加油的。(抹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