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河‧江
2011/06/30 10:46:57瀏覽267|回應0|推薦40

貪狼武曲何難識,

子丑寅卯撫不平;

巨門破軍費思量,

戊己庚辛排不定。

正官七殺點點丁,

偏財傷官路畸形;

冠帶臨官生前事,

墓絕胎養逆申行。

上乾下離曰同人,

西日東月共為盟;

大限小限孰註定,

雙土植木何曾蔭。

天玄地道難知曉,

常我之事礙難明,

身前身後伴有情,

廣寒宮外聊取興?


最近報上有一則 華隆 頭份廠拆除的 新聞

那些句子是張建邦案上報一段時間後的某種感觸。當然的,隱藏間似乎不認為法務部門的氣勢能辦理,加上當時腦海中還週轉著一次跟位友人一起時,遇見了位他曾在華隆體系下任業務工作的友人,而除了傳聞中的「王子復仇」外,還聽那人提起過「捐款?那是那些老企業家沽名釣譽的事」、以及「利潤就攤在那裡,不論你們是用什麼方法,反正你們就把我將定單接進來就對了!」經其轉述的領導風格,以及他們巧於運用政府發展獎勵擴張的軌跡。

當然的,當時他們聊起的一些在商言商,腦海中轉過開物成務及政府的角色的,而當時因一篇雜誌剖析一位清朝名人的八字與一位近親長輩的命運,也打開過一本命理書籍,不過也看不懂吧,關於一個生辰的命定跟環境變遷後的分分秒秒間,以及封閉的體系與開放的學習,也只稍進到這些字元的分類歸類的歧想就再進不去的,包括某種似乎註定銷聲的定調,那所謂的政治倫理與商業倫理好像都仍在五里霧,都僅較能從又是某一波的爭鬥,想到終究付出最大的還是某一層的社會成本。

當然的,近日想起這些,則不知為何較想及印度教中學習及教授經典的婆羅門階級,與佛祖試圖建立的托缽與人群的接近,以及原本那本為襄助神職人員的教父教母制度,又怎麼發展成馬龍白蘭度那種教父的,當然的,教科書中「神聖羅馬帝國」的「神聖」,都忘了是國中還是高中遇上過的,於個人來說至少到了三十歲還不敵錄影帶的故事深刻,包括那種衝突的故事間也想不起那個不是一天造的「羅馬」,及宗教處在某種強勢政治間的式微,畢竟那種曾經統一過的宗教環境,包括目前都仍只能憑想像,而從來聽到的「成王敗寇」裡較情緒化的「成」,或是因為冨了再富那個禮都在暗處,以致漲價都很難歸公吧,而賺了錢要充實的國很多很難作短期的描述,虧了本又都是得自己期值該檢討的活該,都很不容易聽到到底是要「成」什麼了!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eedeyes&aid=5346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