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秋刀魚的海(16-23)
2008/07/21 13:29:50瀏覽259|回應1|推薦3

場:16     

景:甲板

時:夜      

-------

人:振平、船長、三車、大金剛、大副、二副、建興、三副、四車、志

生、慶榮、文成、建忠、徐復、金源、志明

△ 探照燈搜索的海面。(前後探照燈交會。)

△ 船長坐在駕駛室的右窗前眺。

△ 三車坐在餐室門口教大金剛編纜。大副站在右舷遠眺。

△ 振平站在右舷燈座上控燈側影。

△ 探照燈內跳起的魚群。

△ 平有點緊張的拿哨子吹哨。

△ 電鈴聲。

△ 海面上船隻右轉。

△ 旁白:(二副) 找到魚了,那燈就別一直照,要向船這邊拉,不然那魚會跑掉,現在先把燈固定,可以下來了!

振 平: 喔?

△ 二副返身往船頭方向跑,剛自門內走出的建興、三副、四車、志生、慶榮、文成 、建忠、徐復等緊隨。(建興、慶榮往船尾。)急速停車聲。

△ 左舷到達網邊的建忠、徐復、大金剛、大副、志生、小白臉、金源、文成。建忠、志生、金源解竹筒纜。

船 長:(探身在窗口) 好了,大副,下網!

△ 大副點頭,朝眾下手示,振平走至大副旁。

△ 振平、大副、志生、小白臉投網,抱起網底鐵鍊。

△ 船頭掌燈的二副身前的海面。

△ 大副控制鉸盤煞車時的表情,大金剛走過掩耳的表情。

△ 振平按控起纜馬達放纜的手部動作,隨浪漂浮離船的浮筒。

△ 船長在右窗口探身,笑著下視魚群。

△ 聚魚燈下鑽動聚集的魚群。

△ 振平站在窗口下的欄杆旁,建忠走來。

建 忠: 不錯喔!這次有不少,(回仰頭)你看船長高興的!

振 平:(回仰頭) 船長!高興喔!

船 長:(笑容中語末帶著嘲冷) 當然高興囉!不然我們抓魚的這時候不高興,是要什麼時候才高興。不是傻瓜說!

△ 平尬尬的低下頭,移步,大金剛手上拿著一包新樂園,朝平做著按打火機的手勢 。

△ 右舷聚魚燈及探照燈迴旋下的魚群。逐滅的聚魚燈下前游中的魚群。

△ 旁白(振平): 不知道怎樣,看到魚就沒法像船長那麼高興。

△ 旁白(建忠): 怎樣?你不高興喔?

△ 旁白(振平): 也不是,就是沒辦法笑成像船長這樣,呵,呵,不知道是不是船長十幾歲就上船還是怎樣,讀書讀壞了吧!

△ 旁白(建忠): 讀書讀壞了 ? 呵 …… ,怎麼說!

△ 旁白(振平): 呵, 「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魚之樂?」 呵 ……

△ 旁白(建忠): X!說這些我聽不懂的!

△ 旁白(振平): 聽不懂的好!聽不懂的好!呵!呵!

場:17               

景:平寢室

時:夜                

人:振平

-------

△ 平從苦笑中停住,又拿了塊口糧吃著,皺了下眉,輕笑了聲,思考狀。

場:18               

景:甲板

時:夜                

人:船長、振平、二副 

-------

△ 在中大浪上飄離船隻的竹浮筒。左舷聚魚燈亮,浮筒與船間浮游的少數秋刀魚。

△ 旁白:(船長) 普通而已,二、三十箱吧,今天的油錢有了。那你那邊呢?

△ 旁白:(阿海) 也差不多;X,那些魚都不知藏哪裡去了,煩惱喔!

△ 甲板上零散站立的船員。

△ 旁白:(船長) 是啊!現在照理說已經是魚群出現的時候了,不知道是今年比較 慢,還是我們沒經驗!

△ 船長拉著麥克風線及SSB話機線至右邊座位中間串出感應聲。

△ 旁白:(阿海) 是阿,X,無聊的很,唱歌給你聽好了!

船 長: 呵……,好啊!

△ 旁白:(阿海) X!就只會那一0一條,不然我開始唱啊囉,咳咳,「一時失志不用怨嘆,一時落魄不用膽寒………」

△ 船長探頭出窗外後,蹲下關著燈,長的感應聲。

△ 使力搖轉著探照燈的三副。

△ 漸滅燈具下的魚群。

△ 靠在起居室邊抽菸的大源、振平、建忠。

金 源: X!呵,呵,那阿海的聲音有夠難聽的!

建 忠: 是啊!就好像牛在吼一樣!

振 平: 呵!呵!唱歌唱人家高興的,這哪有關係。最少人敢唱對不,阿海還蠻可愛的,我還曾想過要不要跟他那艘船說!

建 忠: 嗯,他看起來比較有氣魄喔!那你又怎麼沒去跟他?

振 平: 那時候就跟了船長一個多月了,想說不好意思,同一間公司的,而且想說船長也還好,大副也年紀較大,第一次跑還是跟一個較有經驗的!       

△ 海上的浮筒,斜向船尾。

△ 三副仰頭看船長室窗口,手指著船尾。

三 副:(壓抑焦急的低聲)阿思當!阿思當!(日語:退後!退後!)

△ 船長看了眼三副,又看了眼船尾。

△ 旁白:(阿海) ………三分天註定」。X!唱不上去,音太高了。

船 長: 阿海仔,你等一會喔!

△ 麥克風及話機放置桌上的感應聲。

△ 船長探頭出窗外。

三 副:(壓抑焦急的低聲)阿思當啊!阿思當!

船 長: 我夠「 胡恩」(日語:前進) 呢 ?「阿思當」! 我怎麼不知道要 阿思當, 現在要是 阿思當 網要給攪進去的話要怎麼辦?我沒在傻說! (鄙夷的一眼) 大副!準備起網!

△ 船長按控了油壓舵,控船前進,短暫急促的引擎轉動聲。

△ 船長又探出頭看了看。

船 長: 大副!起網!

△ 左舷聚魚燈滅,紅燈下萬頭鑽動的魚群。

場:19               

景:平寢室

時:夜                

人:振平

-------

△ 平繼續吃著口糧,搖頭笑起。

△ 旁白:(平心誦聲)阿思當?胡恩? 呵……

場:20                

景:甲板

時:夜                 

人:船長、(某船長)、振平、二副

-------

△ 夜海。

△ 平站在駕駛艙窗口下的欄杆邊遠眺。

△ 旁白:(阿海) 齁!昨天也才做個兩天較累的而已,我那些「海牛仔」就有人受不了了!有一個還敢給我跑去睡覺你知道嗎?齁,你知道他給我跑到哪裡去睡嗎?

△ 旁白:(船長) 跑到哪裡去睡嗎?

△ 旁白:(阿海) 他那個頭腦還不錯呢,還知道去找一個桶把自己蓋起來睡,想說這樣我就找不到呢,害我還擔心了下,找大副去找,讓我大副給找出來了,我大副一氣之下就抓起來揍了囉!

△ 旁白:(船長) 小鬼頭是嗎?

△ 旁白:(阿海) 是啊!是我們以前哪會這樣,做到眼珠子快要爆出來還不是在做,就想說賭一口氣嘛,人家能做我們也能做,現在的小鬼頭也不知道是怎麼教育的,身體也越來越差!

△ 旁白:(船長) 是啊!一代好像不如一代了!

△ 旁白:(阿海) 不過那些小鬼頭也夠聰明的說,出來有一陣子了,吃的東西也吃的差不多了,知道到我這裡偷東西吃了說!

△ 旁白:(船長) 喔?那你怎麼處理!

△ 旁白:(阿海) 啊!我自己也是像那個年紀就上船來的,沒的吃的時候看人有的吃就最難過的,藏好點的,偶而拿一些放在較明顯的給他們拿,當不知道說,再點他們一下,說我的東西怎麼又那那麼快就吃完,讓他們知道節制,別太過份就好!不然能要怎麼?

△ 旁白:(船長) 嗯!

△ 旁白:(阿海) 那你現在快到我這邊了嗎?

△ 旁白:(船長) 還有一段。不過差沒多遠了,今天晚上我是打算邊抓邊過去!

△ 旁白:(阿海) 嗯,那就這樣囉!我們再聯絡!

△ 船頭邊趴在欄杆上的二副站起,伸腰,看了看,回走,站至平旁。

二 副:(哈欠) 那現在 是幾點了啊?

振 平: 不知道,十一、二點的樣子。今天又是一網都還沒下喔?

△ 平側身,二副抓著欄杆。

二 副: 像船長船開的那麼快怎麼找的到魚!

振 平: 喔?

二 副: 啦!我以前的船長才不像他這樣,像他這樣找到魚了也不等一下,魚就還沒靠過來了就起網,將船當成拖網船在開,又怎麼會抓有?

振 平: 那你就有 ...

△ 平眼睛移動了下。

△ 船長從窗口探出頭下看一眼,立刻又回去。

振 平: 船長好像聽到了啊!

二 副: 聽到就聽到了,也不怕他聽到了說,聽到了更好啊,省的說我沒跟他講!你剛剛要說什麼?

振 平: 呵!呵!就正想說船上就你較有經驗,怎麼不跟船長建議?

二 副: 建議?要怎麼建議!剛開始說的時候他們就不聽了,懶的說了,單上回那次,大副到現在看到我就還一副屎臉,我何苦來說,抓的不好我錢賺的少些而已,賭的勻稱些我不反而輕鬆,至少不用生悶氣!

△ 平苦笑。

 

場:21               

景:平寢室

時:夜                

人:振平

-------

△ 平搖頭後再咬一口口糧,大口間咬崩了一小塊。

場:22               

景:駕駛艙

時:夜                

人:船長、金源、振平     

-------

△ 海岸電台播放的路上通話表聲中。

△ 旁白:(船長)天這麼黑,風這麼大,爸爸捕魚去,為什麼還不回家。天這麼黑,風這麼大,爸爸………

△ 船長在左邊座位上抱著雙膝,看著窗外。

△ 平、源轉頭,源噗嗤笑後掩口。

△ 船長聽見噗嗤聲後回頭笑笑,又刻意複頌了兩句。

船 長: 你是在笑什麼?

金 源: 沒有啊!

△ 船長站起,走至電羅經前站了下,轉頭。

船 長: 我來捉弄她一下!

△ 船長走向SSB。

船 長:臺北台!臺北台!臺北海岸台!臺北海岸台!臺北台!臺北台!臺北海岸台!

△ 船長咪眼笑,放了放麥克風的按扣。

△ 旁白:(女聲)滿慶二號,首都一號,……

船 長:臺北台!(拉常尾音)臺北海岸台,(尾音故作低沈)臺北海岸台!

△ 旁白:(女聲)是哪一艘船啊?拜託你不要再鬧了好不好!

船 長:我沒有鬧啊!我這裡是華豐兩號,我要打電話,要掛號。

△ 旁白:(女聲)現在是播陸上通話表的時間,不接受掛號,你要掛號也拜托你等我先報完好嗎?

船 長:好的,那我等一下好了!

△ 船長關SSB。

船 長: 好玩喔?這個小姐一點都不幽默!

△ 右邊座位上朝船長笑看的平、源。

船 長: 齁,無聊的!

△ 船長搔了搔後頸坐下。

△ 平、源笑著回看前方,平拿鋼杯喝了口水。

船 長: 對了!你們還沒有看過我女兒寫給我的信喔,要不要看?

振 平: 好啊!

△ 船長離開。

△ 平、源互視,笑。

金 源: 船長今天日好像特別高興的樣子喔!

振 平: 嗯!

△ 船長拿了二張信紙,平站過接看,平微笑著看著一張信紙,源探頭。

△ 信紙:

.ㄅㄚㄅ′ㄚ:

  又好久沒有看到你了,媽媽說爸爸你在海上很辛苦的工作,要我們寫一封信

給你,爸爸你現在好嗎?

  我跟姊姊、弟弟有聽你的話用功讀書,姊姊這次考試得第一名,不過我有一

題數學寫錯了,剩九十五分,只拿了第三名,弟弟………

△ 船長手指指向信紙上注音的上聲。

△ 旁白:(船長、興奮的) 我這二女兒可愛喔?這個最貼我的心了!你看!他怕我沒注意到她是用注音符號跟我撒嬌,還故意把它給圖的大大的!

振 平: 嗯,船長,那你這女兒幾歲了?

船 長: 現在在讀三年級,大的五年級,兒子是明年才要入學。

△ 平交過一張信紙給源,繼續看著。

船 長: 我兒子還不會寫字,我老婆教他寫的樣子,才寫三個字,在這後頭。

振 平: 嗯!

△ 平點頭,看過交給源。

振 平: 船長!可不可以問你一個問題?

船 長: 要問什麼?問啊!

振 平: 是想問那你以後會讓你兒子跑船嗎?

船 長:(轉生氣嚴肅的) 我才沒在傻說!自己就在歹命囉,還給我兒子再歹命!

△ 平尬尬的低頭把頭轉開。

振 平: 那你認為跑船歹命,那怎麼有辦法在船上做那麼久?還做到船長?

船 長: 不然要在山頂 (陸上) 賺那種三百、五百的喔!女兒要學鋼琴,兒子要學心算,一個月沒個三、五萬塊打的過喔!

△ 平覺得問錯話的左手抓著右上臂,坐回座位。

場:23               

景:平寢室

時:夜                

人:振平、慶榮、金源、建興、志明

-------

△ 平微笑中收著口糧,放在一旁,拿煙點上,低頭翻了翻行事曆。

△ 角落七月的小月曆上二十一號起劃了五天的圈圈。

△ 跡近空白的行事曆上,二十一日處十一點上寫著「出港」,十二點上寫著「開始暈船」。

△ 旁白:(金源) 船長的字比你漂亮!

△ 平搖頭苦笑。

△ (溶接)筆記簿上船長的字跡。(筆記簿二行大小的字體,龍飛鳳舞,不依行列 、斜約三十度,最右邊寫著「陸軍##旅##團##連文書兵陳瑞欽」;其他位置散落著「長女陳淑娟」、「次女陳淑如」、「長子陳維嘉」,不規則重複著。)

△ 旁白:(金源) 在寫什麼?「 君子不重則不威 」?亂寫喔,這不是船長的簿子?

△ 旁白:(振平) 他就放在這裡啊,有很多人寫啊,不然你看!

△ 旁白:(金源) 嗯 !

△ 旁白:(振平) 要不要看船長寫什麼 ?

△ 旁白:(金源) 嗯,好啊!

△ 旁白:(振平) 這裡。看你看的出什麼嗎!

△ 旁白:(金源) 長女陳淑娟、長子陳維嘉,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

△ 旁白:(振平) 先想一下,別腦袋放在那裡打瞌睡!

△ 旁白:(金源) 就想不懂啊!

△ 旁白:(振平) 你看喔,照中國人寫字的習慣,這應該是他最先寫的,齁!船長不知道那天在想什麼,一、二十年前當兵的事也讓他給想了起來,可能他除了跑船就當兵當的最久吧!(疑慮狀)不過這是我猜的,每個人在想什麼,在什麼狀況下都不一樣,那得船長自己才知道!

△ 旁白:(金源) 嗯,那這裡呢!

△ 旁白:(振平) 這喔?這就不知道是不是他同時寫的了,要這樣就更難了解,不過你看,現在的人在想兒女 可能很少有人去想什長子、次女的,那戶口名簿跟帖子才這樣寫,看啊,看你要從哪一個方向看啊,你也可以看他哪個名子寫最多次,不過這也不一定有意思,不一定他是字寫了不滿意多寫幾次,一樣還是要船長自己才能夠知道,我也很少跟他接觸了!

△ 旁白:(金源) 嗯,那你看船長怎麼樣?

△ 旁白:(振平) 不錯啊!你沒聽三車說以前的船長還會將船員綁那在木頭放在海裡拖,看到快沒氣才拉起來的。船長魚多的時候還會去我們那裡幫忙排魚的,上次阿春不是在講,『別嫌了啦,他就還不曾看過有船長會下到冷凍庫去巡巡看看的! 』

△ 旁白:(金源) 嗯!

△ 旁白:(振平) 講到這我就又要說你了,你別每次有事沒事就打大金剛,那也不是我比較衛他,也不是說他媽媽拜托我多照顧他,是他人就這個樣子,也不是他願意的!

△ 旁白:(金源) 沒有啊,我最近沒有啊!

△ 旁白:(振平) 沒有就好,其實我很不敢說你的,我自己脾氣也不好,有時候也做不到,不過我們有時多替別人多想點,應該有好沒壞啦!

△ 旁白:(金源) 嗯。 (略停) 嘻…,我現在看懂了,船長寫的字比你漂亮!

△ 旁白:(振平) 呵……

△ 平自笑聲中停住,聳聳肩。

△ 榮進寢室 。

慶 榮 : 一個人在那裡笑什麼?又起什麼神經?

振 平: 沒有啊!

△ 榮鑽進舖位。

振 平: 怎麼?要睡覺了喔!不吃飯了啊?

慶 榮: 就頭暈暈的,不知道是早上轉載的累還沒有過,還是又暈船,廚師在開罐頭配醬菜,不要吃了,餓了再起來吃泡麵囉 。

△ 源手按著屁股邊跑邊喊進來。

金 源: 阿平!阿平!我想要大便,現在怎麼辦?

振 平: 要大便也跑來問我?要去就去啊,問我做什麼?

金 源: 就找不到地方放啊,廁所不能去,外面浪那麼大,還又下雨!

振 平: 不能忍住嗎?

金 源: 齁,快啦,幫忙想一下,就要大出來了啦!

振 平: 吱,我想想看喔,嗯,那報紙拿幾張去好了,車間門口蓋紙箱那裡不是有帆布,掀一角大大的,再丟進海裡就好囉,要是你們房間的人不反對,在房間放也可以啊!

金 源: 嗯!

△ 源急拿平舖位下的報紙,拿了一疊,丟下半疊在平床上,正要轉身。

振 平: 齁!等一下,X,讀書的人實在不該教你用這個,那怎麼說也算是字紙,不然用那個紙箱好了!

△ 平指地上的破紙箱。

金 源: X,現在還跟我說這個,一堆屎就快要放在褲底了!

△ 源拿著報紙急出去。

△ 平搖頭笑,低頭看了看零散的報紙,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枕頭處,一會後腳伸下床 ,取出兩張報紙注視著。

△ 報紙上大篇幅反共義士吳榮根緋聞案的報導、一小篇施明正絕食身亡的報導。

△ 平咬唇低頭。

△ 榮躬著腿抽菸的睡姿。

△ 平平視狀。

△ 旁白:(建興) 這報紙還你,還有沒有?

△ 旁白:(振平) 沒有了!要再去大車那裡拿 。 你拿那麼多都看完了啊?

△ 旁白:(建興) 是啊!

△ 旁白:(振平) 那你是在看什看的那麼快,不就那些打架、殺人的新聞看一看喔 ?

△ 旁白:(建興) 不然要看什麼 ?

△ 平搖搖頭。

△ 溶接電視新聞上蔣經國先生過世的報導。

△ 溶接電視新聞上朱高正暴跳如雷、趙少康護衛李登輝等的報導。

△ 溶接電視新聞上立委諸公對國代退位條例的抗爭。

△ 溶接平走過後甲板時興與榮扭打後被忠隔開的記憶。

△ 平翻看行事曆後的雜記欄。

△ 雜記欄。

△ 旁白:(振平)今天的風浪不小,原以為上船時暈過船後能有免疫的,但特別大的風浪還是出現些暈船的現象。

△ 平下床走出房間。

△ 旁白:(振平)前幾天跟報務員有過一段談話,上船也一個多月了,想麻煩他撥個電話回家,當初答應媽媽的。他向我問詢了些對其他人的認識,當問到我為何上船時,一時間我以白樺的《船》擋了擋,也許不夠坦白吧,有點說謊的感覺,我相信他也看出來了,不過能告訴他什麼?

△ 平站至餐室門口眺望。

△ (溶接)海面暴風雨下的惡浪。

△ 旁白:(振平)離開前向報務員借了兩本書,白先勇、施明正,都是我沒接觸過的作者。前者翻了翻,看過他的電影《孽子》,也許吧!佛洛依德加上認知心理 ,不想在太疲累的時候塞這些文字進去,後者翻了一翻,好像強烈干擾我向來的觀念,從文中所敘述的家族、商業、性、暴力,有種不忍的感覺,露骨的有點恐     怖,雖然對施明德過去似不曾了解,但總覺得這種敘述對於施家,或者他自己都     是傷害,常人不為的,是身為施明德大哥的一種壓力嘛?又不像!還是自戀呢?    他的家庭、年紀似也不應有這種強烈的發表欲!還是就是這些不應的迫力呢?也許該換個角度,按他編排的次序從他的詩作了解起。詩以言志,溫柔敦厚,也許他編排上已早做了埋設!報務員為何帶這兩本書船,倒是可以先了解一下。也許吧!首先該佩服他的坦白。

△ 明走至平旁塞一支煙進平嘴中,平伸手擋風時明笑看著平一眼後離開。

△ 旁白:(振平)不曉得這時候為什麼會想到弟弟,弟弟服役的時候,單位就在自己的旁邊,他本來就不是很活潑的人,有幾次看見他持槍站在大門那種感覺不知道該如何說,還是比較能接受他奉派擔任道路監工時的模樣,臉上還有些學以致用的陽光吧!他退伍的時候自己狀況又糟,自己也從來不是好榜樣,也很少跟他親近,自己上船的因素裡,是否也潛藏著這些呢!「 落網喔!落網喔! 」寫到這裡時,旁邊的阿榮在睡夢裡喊了兩聲,對於工作上的緊張,我又是否還有呢?我現在是個好船員嘛?不早了,早點睡吧!唉!人類總有不同的畏懼與希祈!

△ 平吸吐煙狀。

△ 旁白:(金源) 那我就不可憐喔,他還有他媽媽叫妳照顧他,我呢?

△ 旁白:(振平) 查甫子 (男人) 的什麼好比的不比?跟人家比可憐?

振 平:(低聲喃喃的) 查甫子?

△ 平再吸吐煙狀。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沙漠之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結局呢?
2008/08/11 16:37
我們等下文等很久了
你該不會說    "全劇終"    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