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廊.磐
2020/04/15 11:08:41瀏覽65|回應0|推薦0

這是二十多年前,一位來自義大利的修女返義省親歸來後的贈與。

當時對教堂的印象太淺薄,還是較僅從教室而來吧,而且受中國近代史中的「列強」,及「巴別城」與「未曾雕鑿的階」的糾葛,並未曾對這座教堂多加認識的,但是也一直在自己桌案上,與一位年近七十,曾任軍職,更後來才出家的寺廟管理員贈送的一卷《清淨法身佛》的錄音帶一塊。

當然的,幾年前在無意間看過《天使與魔鬼》的影片後,也找來過原著的(但動態的劇情及故事中,仍沒能感應出靜態的和諧與美感),而關於教義與教堂間,當時也稍僅稍搜尋了點文字介紹,而不久前或因義大利疫情的關係,MSN的新聞首頁上有一幅灰黯了的聖伯多祿廣場的照片出現了許久,加上或是稍早前也撞擊過一篇關於一本《自由的窄廊》的新聞,才更搜尋了些影片想看看那些列柱的設計,與那廣場之間的。



圖片摘自網頁:聖彼得大教堂平面導遊



不否認的這次的尋訪有些驚艷,甚至顛覆過不少過去「天下皆知」及「美之為美,斯惡已」的相對間,只不過從那無數的雕像圖騰與配置間,要僅只再回到那個廣場,或要看向《自由的窄廊》封面上的紅色與黑色,不知怎地,或多少也因為那篇《自由的窄廊》報導也提到了洪仲丘的姊姊,因此又糾纏了些許曾在美國參議院一頁中見到的一句「一個抗禦……反覆與激情的必要防護。」至於原本想尋訪的那向大眾展開雙臂的開放柱廊,還是又卡向了那兩段封閉了的廊道,及一點建設經費中關於那贖罪卷爭議的時空,至於【本命】與【主言】間,就更不知道該如何看向聖殤及三次不認,以及那曾有的文明中的忠孝仁愛信義和平了。


摘自網頁:聖彼得大教堂平面導遊

他是第一位信仰基督宗教的羅馬皇帝,在313年與李錫尼共同頒布《米蘭詔書》,承認在帝國轄境有信仰基督教的自由。

摘自維基百科:君士坦丁大帝

圖片摘自:聖彼得大教堂平面導遊

當時歐洲普遍處於文盲或半文盲狀態,除了教士以外,幾乎沒有人會讀書,而低級教士的水準也是很低的,同樣缺乏教育。為了改變這種狀況,查理曼廣納歐洲的優秀學者來到帝國,恢復和興辦學校與圖書館,形成了文藝復興的局面。

摘自維基百科:卡洛林文藝復興



(教堂門廊上分表堅毅、謹慎、自制、公正、仁慈、忠誠、教會、希望的雕像)

圖片摘自:聖彼得大教堂平面導遊


至於這一頁,則都忘了是民國八十幾年間拾獲的《國軍四書精讀本》的序頁,而也許吧,提到的日期跟自己退伍的日期頗是接近,是自己服役時還尚未出現的,因此也曾留下當提醒自己下部隊後初期,曾在中山室遇上分成四冊的《論語別裁》後,又在《革命軍》的家譜活動突然中檢討及自己因己身時空遭遇,曾在某些激情中,在服役前對《理想國》【衛士篇】對那種群婚共子辯證探討的誤解,而就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疫情的關係,一些酒店女公關染疫的新聞延續中,這位當年的總長已入土安葬的新聞竟是過後才知,至於希羅底與施洗者約翰間,又到底具有怎樣的仇怨,那「天地者性之本」的天與地,與「君師者治之本」的君與師,就不知道口罩的「世界盃」又會有怎樣的茶葉稅與健康捐了!而「free」的「自由」又到底是免稅,還是「先祖者類之本」推極的人類共同先祖,而在強森與川普間,別說是以利賽與撒都該那些被歸類的源頭很是模糊,在模具與射出及真空與蒸鍍間,又都快分不清楚「梅瑟」與「摩西」了!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eedeyes&aid=1323885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