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嘆.驚
2019/02/03 10:59:31瀏覽65|回應0|推薦0

教宗新年文告 哀嘆世人不團結且短視逐利

羅馬天主教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今天發表新年文告,他對於世界各地缺乏團結的情況表示哀嘆,並對於一昧追逐利益卻只令少數人得利的卑鄙行為提出警告。

方濟各在聖伯多祿大教堂(Saint PetersBasilica)主持傳統新年彌撒時說:「我們四周充滿多少分散和孤離。世界雖然全面連線,卻似乎越來越支離破碎。」

方濟各在布道中還向母性致敬。他表示,世界若是放眼未來,卻忘了「母親的注視」,便會缺乏遠見。

方濟各說:「這樣的世界,或許容易讓獲利增加,卻不再將他人視如己出。這世界能夠賺錢,卻非為了所有的人。我們雖然住在同個屋簷下,卻非如同兄弟姊妹。」

對方濟各而言,2018年是動盪的一年。天主教會飽受世界各地教會組織連串性醜聞衝擊,方濟各卻一直無法遏阻這類事件發生。

此外,教廷發言人與副手因不認同教廷的傳播策略,昨天突然雙雙請辭,令天主教會的危機感加深。

方濟各今天並未公開提及這起騷動,而是呼籲教徒繼續扎根於天主教會。他說:「團結比區分彼此更重要。」

方濟各並警告,若人們失去「對信仰的驚嘆」,天主教會恐淪為「保有過去的美麗博物館」。

網摘:新聞


摘自維基百科混沌理論_雙擺桿



關於《達文西密碼》,購下前曾在網頁上見到過不少次,而手上的這本,則是一次在電影台撞見幕女主角在女孩時無意間進入宗教儀式後才購下的,而也不曉得為什麼,翻開後卻並沒有辦法往下,擱置了有好幾年的時間。

是去年也是在電影台遇見《天使與魔鬼》,遇見時恰是開頭吧,情節也夠吸引力看完,過後查訪時,才看見原著作者是同一人,而或是經過這個一「洗」,雖然訂購的書到達很快,《達文西密碼》的故事不怎的卻也能吸引住,是又看完《達文西密碼》幾天後才打開《天使與魔鬼》的,而兩者看過了之後,才又想到已想不起當時翻不下的心情為何,只好打趣或是因為封面角落的某個名字吧,當時想起過某個人語焉不詳的評判。


服兵役時因為一本中山室的《論語別裁》,遇見過〈學記〉、〈經解〉等篇,三十歲左右也買下過一本《禮記》,不過要從頭看真的也是無法,較僅是查閱,而除了古文能力之外,似乎也有一種時空跨不過,也僅記得遇見「楞伽十門」的「藏乘分攝」時,曾稍曾將他歸諸給「藏」,感覺或得有些「剩」後才能靜心揣想。

也是去年才在一點《詩經》、《孔子家語》後訪了訪《大戴禮記》,而從維基文庫從篇目看起時,也不知為何,或者吧,幾年前有一個夢中,有一個拉得很長的「本」字,因此先看了〈本命〉,至於那「小節」、「中節」、「維綱」產生的恍然,跟第一篇〈主言〉中的「士」、「大夫」撞擊著,雖然以前因為「庸」字的古字「𠆌」,也稍想起過「亨」的遠祖,與「公」的目下「存在」之間。


當然的,稍再更看了看後,還是忍不住請購下一本,而一次無意中看到版權頁上印刷的年份是在我服兵役時,比我二十五年前買下的那本《禮記》更早印刷時,雖然不知道那個一刷是幾本,及是否是這幾十年來被一些浮出的顯學給驗蓋了,還是後來有更精闢的版本,就不知道該不該問若是當時遇見,有過那些〈哀公問五義〉、〈禮三本〉的區辨,能否更認識「艾雷克遜社會心理的八階段」的那張表格,及退伍後又會不會更想去念中文系了!

至於那遺落的三十七篇,則不知為何想起了「結界」的「結」與「界」了,或是吧,萬里長城及川普聯邦政府的目前關閉,那與「嫦娥四號」與「四個必須」梢又碰到了一起,至於那是對一般人是艱澀難懂,還是與一般不同的人的生活無關,還是跟《道德經》的「德」在「道」前「道」在「德」前,也因時因人而想像而有次第的爭議,或者因某些帝王臣工的短視而失落,就不知道「一切智如來」與「地藏王菩薩」若都告到底,能否有再現的一日了,而從這想起的川普,就不知為何想起了卡謬的《異鄉人》,與卡謬曾想探究的「薛西弗斯」神話之間了!

當然的,過去似乎也較僅停留在「一切智如來」與「地藏王菩薩」是兩個國王,至於都是什麼樣的國度,是否也有大小、興衰、強弱之間,一位是相對境域統籌有餘的較朝向修圓,而一位只能東籌西湊仍必須面對因其子民因困乏而產生的罪苦交加,而「千乘」的司馬如何與「萬乘」的司空對話,及「萬乘」的司徒又如何與「千乘」的司寇交流,是否仍得先淪為爭霸及爭主導的殘忍混沌後才能出現反思,及那個「統一」又該如何春夏秋冬,該如何釐辯某種「並時異世」,心、命與絕學之間,就不知道「喚起民眾」的「喚」,與「平等待我」的「幻」的「等引」間,那些眾與多間的相交與對換,會是在「驚」或者在「嘆」,是在「驚」與「嘆」之中,還是「驚」與「嘆」之內了!



禮有三本:天地者,性之本也;先祖者,類之本也;君師者,治之本也。無天地焉生?無先祖焉出?無君師焉治?三者偏亡,無安之人。

摘自:《大戴禮記》禮三本

分於道,謂之命;形於一,謂之性;化於陰陽,象形而發,謂之生;化窮數盡,謂之死。故命者,性之終也。則必有終矣。

摘自:《大戴禮記》本命


The first was in accord with the fundamental Profound Enlightened Mind of all the Buddhas high up in the ten directions and possessed the same merciful power as the Tathgata.

The second was in sympathy with all living beings in the six realms of existence here below in the ten directions and shared with them the same plea for compassion.

一者,上合十方諸佛本妙覺心,與佛如來同一慈力。二者,下合十方一切六道眾生,與諸眾生同一悲仰。

摘自:《楞嚴經》卷六



至於「華蓋並槓」(註)的「華蓋」與「槓」,是該「加冰」還是「減冰」,以及那「傳舍如連丁」的「傳舍」,又是該「恭」先還是從「允」,關於「自由」的「由」,那個關於「先祖者類之本」的「類」,就不知道現在是在「迴廊」的「迴」,還是在「迴廊」的「廊」了!而去年元旦教宗也曾舉出的那張戰爭中揹著弟弟屍體到火葬場的小孩相片,未來就更不知道會是在「相公」的「相」,還是在「相公」的「公」,而關於「郊」、「野」、「林」、「冋」,或也仍都只能在「城」與「市」的「媒」與「體」的「個」或「別」的「附」或「庸」了!

註:見《丹元子步天歌.紫微垣》,「傳舍如連丁」同。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eedeyes&aid=124518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