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身‧相vs.法‧象
2013/04/20 15:13:47瀏覽970|回應0|推薦43

(青‧頸vs.相‧象)

「當我二十一歲時,我聽一位智者說,銀幣英鎊金幣皆可拋,你的心可不能給人。珍珠紅寶石皆可割捨,但別輕易動心,但我當時才二十一歲,這些話對我都沒用。」
「……」
「當我二十一歲時,我聽一位智者說,胸膛內的一顆心..... 

取引自1953年版《鐵達尼號》(閱讀中的茱莉亞向心儀其女兒的大學生所朗誦的詩句)


那一年四十二、三吧,一天一早手機響起的時候,我正在一座橋上,在上工的途中,而過橋後停在路邊,聽到的則是家父有點發燒,也就先撥了電話告假,而將機車倒過頭後,卻被一個帶些不可思議的景象停了下來,那是不遠的山巒上,一尊以雲朵聚成的巨大佛菩薩像。
 
搖著頭中,對那幅景象應該浮出過好長一陣的傻笑吧,不過稍回過點神後,也許吧,多年來上工下工的駑鈍,腦海中所升出的竟是這樣的語句:
 
「不要這樣子,這樣我是會被嚇到的!」
 
當然的,關於子不語所謂的怪力亂神,雖然以前也遇到過《閱微草堂筆記》,不過關於宏觀與巨靈,在這個講究科學與技術的時代,字裡行間的化學,關於耳聞與眼見該怎麼思能怎麼想,當時仍缺少概念。
 
「說出去人家也只當我瘋子!」
 
當然的,就像那個上班的時間,那條只有上、下班時稍有車行的路上,也只有對向有車過來,而且速度都不慢。
 
「那能不能這樣,多給我些機緣去認識屬於這個部分的世界,或者你也讓更多人能夠見的到你,認識那個世界!」
 
當然的,或者同一幅景象是第二次看見了,雖然不在同一條路上,也相隔了六、七年了,而前一次所採的「恰」已較不足以化解某種無奇不有吧,對於那個玄妙,個人或也只能以這種稍慚更愧的態度,以某種「現實」稍去坦然些自己在當時或已是頗有怠惰的安分守己吧!


「他們讓你哭,或者不是因為星星。……我只會兩件事,喝醉還有幫助人。」
「謝謝,我不需要你的幫忙。」
「你非常獨特,喔,"非常獨特",這是文法的錯誤,只需要"獨特",不需要加"非常"。」
「你受傷了嗎?」
「我很好,請你好心的指出到酒吧的路。」
「你要回的是艙房。」
「親愛的"獨特"小姐,我要去的是酒吧!」
.......

取引自1953年版《鐵達尼號》(落寞的茱莉亞與喝醉了的已遭解職的神父的互動)


三十二歲時,曾經在家窩了三年多的,第一次是結束那種「窩」前遇見的。
 
一來家中當時也只有祖母及父母在,二來工作中有時的觸景傷情,在結束一個大學男生宿舍的工程後,以前稍覺得笨與傻的,一位學妹出國前寄給我的一本詩集,及一個學生劇團的影片,突然間翻攪了起來,當時曾跟家母說想留在家中三年。
 
那三年在某種剛開始的靜心,及資料的蒐集中,就遇上了楞伽經,而或是未經師導吧,某種浩瀚也陷入過許多五里霧,而末尾的半年,一期編劇班課程中,在老師的講解與欣賞過許多名片後,「羅馬不是一天」、「自己都是未濟」,一點認真說來也較只是稍有點有話想說對這個塵世的些許不滿,應該已經更釋出頗多了,原想時間到了過完年仍從找個工作開始,但又遇上家父生病,那到復建告一段落,又是八個多月之後。
 
家父病中脾氣算不小的,而也未能參過的楞伽,當時雖也稍給過一些淨觀,不過在某種相對塵世更深吧,背後的超然也未讀通,那個決定還多少在一次稍聽不下家父那「你弟弟比較不會那麼粗魯」的莽性下,一次扶他上床時或是也不夠專心下用偏了力的激出,而他提及的舍弟,又剛聽到他工作幾年後與同學合夥的投資,在景氣循環低點中獲利沒有最初想像,加上合夥的同學中有人想出國進修,而也稍想說家父吃飯、沐浴也達稍能自理了,而某種家中生活下來,坐著的時間實在太長,身體也覺衰退,問了他能不能回來多看一段時間,他也應好,在他沒有回來前,也就在下午時出去跑一會步,免的在一開始工作時會撐不下來,那次是在跑了段路後散步回來的途中遇見的。
 
當然的,不知道是不是對心理學中的幻聽、幻視也曾過眼過,認真說來第一次遇到時雖然也已是在宋七力事件後了,不過關於那則新聞,當時也稍較在「選舉」裡,一位大塊頭的刑警,及很多金額與人物的模糊,沒能有連結起來,關於「宇宙」、「光明」與「體」,甚至都沒有停下眼過,而隨著工作的動,與剛開始兩週的下工後回到家都只想躺下,連叫吃飯都一直拖的適應期過後,許許多多新聞報導中的八荒九垓,在某種浩瀚漂浮中,慢慢的都隨著工作忘的差不多了,過了有六、七年的時間。  



「畢宿五,你是寂寞的星星。」
「看看其他的星星,昴宿星團好多了,他們有七顆。」
「等一下,我數數看,我點名要回應,4、6、7,都在這裡!」
「你有沒有注意到,星星從來不遲到!」

取引自1953年版《鐵達尼號》(前段茱莉與神父談話之前神父望向夜空的自言自言)


世尊。憶念我昔無數恆河沙劫,於時有佛出現於世,名觀世音。我於彼佛發菩提心。彼佛教我從聞思修,入三摩地。初於聞中,入流亡所。所人既寂。動靜二相了然不生。如是漸增。聞所聞盡。盡聞不住。覺所覺空。空覺極圓。空所空滅。生滅既滅。寂滅現前。忽然超越世出世間。十方圓明。獲二殊勝。一者,上合十方諸佛本妙覺心,與佛如來同一慈力。二者,下合十方一切六道眾生,與諸眾生同一悲仰。......

摘自《楞嚴經》卷五



到了那陣子,工作公司的工作量也趨少,而較保守在家人與同事間的慣常,關於並不算養成習慣的閱讀,也都越來越偏狹,而稍後也再翻開過那三年中也請購下的《觀音菩薩與觀音法門》-----當初只是因為看見有心經的意譯,及請購下後也只多看一段大悲咒意譯的-----不過仍在某種浮生的心仍是隨著工作公司工作稍進來,在某些「高個」與「杞人」裡有種「時過而後學」的不知求進,也就仍在上工下工及陪祖母看段連續劇的生活中,又繼續的過了半年多。
 
說來慚愧,青少年起的燕朋逆師,讓自己於「師」及「學」一向稍是問號一堆,還是工作量也更少,及或也多陪些祖母的想法,在一年過完後才停了下來,不過一向也還硬朗的祖母,在過完年的一次檢查裡檢查出造血功能異常,於那年五月過世,還是守喪期間在一部《豐饒之海》後,在向一位網友發問「此生已盡,所辦已辦,不受後有」,經文瀏覽印象中一時間還少了「梵行已立」的,得他的「大慈大悲」的提點下,無意中翻開了也是十年前也請購下過的虛雲大師的《楞嚴經講義》,當時稍只純為同樣有個「楞」字的,才也帶點困難的跳過自己前次斷點的「腥臊」,看到了卷五「三十二應」前的這一段。 


「謝謝你沒有問我奇怪的行李。」

「你是牧師媽?」

「神父,正確的說上星期前我是,我侍奉上帝的職責與恩典,被永遠的終止了。」

「就是因為酒。你知道我怎麼開始酗酒,或者我給自己的理由是什麼?......,一個平民教區的神父,知道世界的苦難,他需要支持,所以我倚賴一點的白蘭地,剛開始真的只是一點點,人民說"這很正常,年輕神父得了重感冒",我習慣在七月中拿很多感冒藥。」

「......」

我現在可以聽見主教的聲音"你喜歡它們勝過上帝",上帝和我知道什麼好,但我停不下來,因為我心裡有個小惡魔。」

「......」

「在羅馬他們很仁慈,但他們做了決定,我被解職,他們為我禱告,早上被送回來。」

「......」

「如何在電報裡用十個字描述這事,告訴愛你為你犧牲的家人?所以親愛的小姐,你不是唯一一個有麻煩的人。」

取引自1953年版《鐵達尼號》(茱莉亞送神父回艙房後問需不需要找船醫來後的對話)


當然的,在三十歲初一位神父「更專心侍奉天主」的同時,也不知道是否有過聽見「胎裡素」的迷惑,至少在那位二十歲時就許下末願,當時已年近九十的神父曾給過個人一種道骨之感,而在某些的「阿難」中又少了佛教史的認識,有不知道他有成過家的迷惑,而那從小鄉間父母子女全的生活教育,還曾誤認為那是修道的基本條件,不知道感悟與俱緣的差別,而屬於自己青少年期發展時的「時輪」,自己又有許多太過原生中個體的自以為是及自縮,有過度關於列強與悲憫間的離散吧,而某種自立自強的觀念在「是幸福,是不幸,環境來造成」與「唱一首歌叫做生命,卻不知生命為何」間,一直有種頗深「本位」的燥,一直不太敢看向所謂的「群」的,而那在並非有心向學,就在心理學老師教導我們認識圖書館的作業中,曾偶遇見的一篇關於「自戀」的學報,關於自卑與自戀的探討迷淵一直到那時依舊沒有開朗的感覺,反而對自己某種「隔世」與「格式」的愚昧,有著諸多的難如。



「故學佛者,必詆禪。而諱義者,亦必宗玄。二家之徒更相非,而不知其相為用也。且禪者,六度之一也。顧豈異於佛哉。之奇以為禪出於佛,而玄出於義。不以佛廢禪。不以玄廢義。則其近之矣。」

摘自楞伽阿跋多羅寶經蔣之奇序


當然的,這幾年經常仍會翻開楞伽經序文中關於蔣之奇先生的這段語句,至於「單」與「複」的重重,關於「科」與「綜」立心、立命,與絕學、太平之間,也不知道為何自己老是會回到也是遇見楞伽經稍後,遇見的琉璃光七佛本願功德經時的感觸,一種關於「人家怎麼又會生出那種願力」的不解,至於那是不是在二十歲時在一種「家」、「人」及「社會問題」、「社會思想」間,當時仍停留在一種「家書」似的灰色,對於種種各有所宗、各有所學、各有所願,與一種國民教育及升學主義下與「你們要完全」的失根吧,畢竟一種國民教育裡雖然叛逆過一種家人「更好生活」的學,但在一種逐漸的多體多系間越來越多的何國與何民的隔閡下,卻有種發展曲線的灰也未曾多加認識吧,至於某種「嚴」與「格」的「不離」、「不棄」,與一種「幽」與「默」的「莫失」、「莫忘」,某種不動與動,基本上仍顯然是在理性與堅信夾著某種與「命格」與「皮革」的何正何業,與世「代」與時「議」的不知何是吧!
 
當然的,二十六歲時關於漁船上一位大車所感念過的「有一份工作上自信散發出的愉悅,至少也能讓周遭的人是在喜樂的氣氛中」,關於一般所謂的生命的態度裡,是不是到那時也稍沉溺到不知長進,至少當時雖未必能帶給周遭快樂,至少覺得不會干擾別人,而是否是那份愚痴與一些在一些雜卷上接觸過的「耳根圓通」與「六十耳順」那個「六十」與「圓通」無形連結過形成的怠惰,以及與一些法與完全間仍有的一些「十五未志於學」的游離,有一些「心魂」讓一向缺少一些仰與信的個人「撞見」了這些,就不知道了。 



在美國一本雜誌上發表在鐵達尼號上愛情故事、成為電影藍本的坎迪,在這次世紀大海難中大難不死後,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當上護士,到意大利為紅十字會服務,曾經照顧過美國作家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大戰結束後她則到亞洲遊歷,印度、日本、柬埔寨,還有中國,她更在北京定居,直至1949年、她90歲時與世長辭。

http://www.lifetv.com.my/node/44045


 
沉船時,他聽到的盡是在海中浮沉的乘客可怕叫聲。"那就像仲夏森林的蝗蟲聲。20、30分鐘後,這些可怕聲音逐漸靜下……。”他最心痛,那些半滿的救生艇只划離數百米遠,都沒折返救人,讓他的爸爸和一起跳船的好友都命喪大海。

http://www.lifetv.com.my/node/44043


關於劫與世,關於開放社會與封閉社會,關於「並時異世」、「施設緣起」,就不知道為何去年年底會想起相隔四十幾年的兩部《鐵達尼號》了,也許吧,還是過年前在HBO上撞見了部《我們撞到外星人》(Paul),一部兩年多前的院線電影,而那又先連及了三十好幾才在電視上看見的《外星人》,一部二十歲時的院線,當時僅稍較以一種城鄉差距及赤子之心戲劇虛擬下看待的外星人。
 
認真說來三十五歲時在一個編劇班的課程快結束時,老師曾帶我們去電影院看過部《郵差》的,關於片中的詩人聶魯達與郵差間的傳遞,在三十五歲的當時,個人存有過不少關於感知開啟與本質之間的矛盾的,當然的,關於聶魯達當時於個人完全陌生,因此對於那郵差稍比較在悲劇的解讀,而在那半年裡,之前似乎也只走進電影院看過一部《巨浪》(white squall),關於一艘青少年實習船沉沒的探討,而關於更理想的學習與現實間,那裡頭也有產生過矛盾,之後似乎就是《鐵達尼號》才讓我走進電影院了,而之後我就更罕的進電影院了。
 
那次走出電影院後,記得曾稍記下一些「印象」中的衝突點,例如白星輪船公司、賭贏的船票、手很美少了條腿的妓女、燒煤工人與汽車、佛洛依德、莫內、樂隊、李奧納多抱起的小孩與小孩父親的言語不通、船長的多年經驗反害等等,不過過後對那些衝突點,卻似乎只尋訪了一點的莫內就稍停下了,也許吧,當時較機械也需體力的工作下來,常稍是動都懶的動的,關於莫內或還是知道舍弟有幾本畫冊,回家時曾翻了翻,但包括那個「印象主義」的「印象」歸類,及「主義」的主何義何,一種浩瀚感隨著工作的並無相關,也就一直只是印象,又是幾年後剛知道有網路購物不久,整理幾個搬遷回家後許就位打開的箱子時,恰見了那張潦草寫下的紙片吧,不過當時找的到的卻是舊版本的《鐵達尼號》吧,而最近又再將兩個版本重看,則不知為何要自嘲起東方不敗了,也許吧,那次在觀看舊版本時就有種無形的比較,忘記了有位老師或也提醒過的「第一次看時將自己幾當觀眾」,有些觀點上可能被舊版本中的父親與母親的角色拉走,而這次雖然仍也是在那對夫妻上,不過倒是問起為什麼印象中,竟全然未曾留下那位因酗酒而失去神職的神父的,是不是當時有其他感應被過強的新版本裡的愛情,與那父母子女的比較印象而給淹過了,而關於那個「神職」的「神」與「職」,也不知自己的性自性在仍缺少離性自性下又是在怎樣的荒誕與經典中仍有偏頗。



莫內擅長光與影的實驗與表現技法。他最重要的風格是改變了陰影和輪廓線的畫法,在莫內的畫作中看不到非常明確的陰影,也看不到突顯或平塗式的輪廓線。
 
http://zh.wikipedia.org/wiki/%E8%8E%AB%E5%85%A7


 
高更的作品趨向於「原始」的風格。其用色和線條都較為粗獷。高更的作品中往往充滿具象徵性的物與人。現代藝術史中,高更往往被拿來........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AB%98%E6%9B%B4
 


至於1953年版出現的「普林斯頓」與「普渡」間,這次也不知為何能歧向到prince與 pure,也許吧,可能又是「壽者相」與「所得替代率」間仍有不少關於相與率的不解,在《台北的天空》與《台東人》又能如何的既科學又公平,稍停滯的太久吧,至於那之間的東邪西毒、藥師彌陀,東南西北、北西南東,金本位、信用本位,就不知道為什麼轉著「連任壓力」與「沒有連任壓力」的任與期了!


(圖片取引自維基百科)

婆蘇吉擁有長大的軀體,是一條巨型的蛇神。在印度創世神話「乳海攪拌」事件中,婆蘇吉擔當重要的角色。據說乳海之中蘊藏著長生不老的靈藥,以濕婆為首的眾神與魔族阿修羅們為了獲得蘇摩,幾經爭鬥之後協議合作,以婆蘇吉的身軀為絞繩,一端由阿修羅站在岸邊執持,另一端由眾神站在對岸執持,蛇身中間則盤纏著曼陀羅山,以曼陀羅山為攪棒向乳海作出激烈的攪拌,以求取得海底的蘇摩。期間婆蘇吉受不住劇痛,吐出劇毒,幾乎隨著乳海的波浪流毒於眾生,幸得濕婆將毒液喝光,但祂的咽喉也因此而被灼傷,頭頸也因此化成青黑色。最終眾神成功得到蘇摩,長生不老。

印度神話中的滅世洪水事件中,人類始祖摩奴在化身為魚的毗濕奴........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A9%86%E8%98%87%E5%90%89 


在印度神話中,神祇的壽命雖比凡人長久,但終究也有生老病死。諸神一直被這個問題困擾不休,後來更與阿修羅有激烈的爭執,梵天為了調停這場爭執,就與阿修羅和諸神一起相議,決定同心協力去攪拌大海,就可以令大海出現長生不老的靈藥——蘇摩,後來諸神和阿修羅都成功令乳海(因大海已被攪拌成乳海)出現蘇摩,但在接近尾聲的時候,負責綑綁著宇宙最高山峰——須彌山去攪拌大海的巨蛇婆蘇吉卻忍受不了劇痛,口中噴出有如海量的毒汁,毒汁濺到地上匯聚成江河,流入大海,毒害三界眾生。諸神在無計可施之下就決定找大神濕婆幫忙,濕婆不忍讓眾生受苦,只好硬生生地將毒汁吞進口中,毒性劇烈的汁液流經濕婆的咽喉,把濕婆的脖子燒成青黑色,因此,濕婆又被印度人稱為「尼拉坎陀」,意即青頸。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B9%BF%E5%A9%86


當然的,從路易十四皇冠上的寶石,到鋼鐵大王兒子手中的項鍊,那段歐陸與美陸的價值觀演進,屬於環境價值取向無形中形成所致的單向及值遇,關於每個個體父與母的原生環境,與累劫與一種漂泊的交替,而或許最近少年pi的父母關於「甘地夫人」後的行政波動也頗強吧,那個奇桑號的「巴拿馬」籍、「日本」幹部、「台灣」船員、「法國」廚師的國際間也頗有震盪吧,至於三十三、四歲在《觀音菩薩與觀音法門》的大悲咒意譯中曾見到的「青頸」兩字,當時產生的連結卻只有客語歌曲的「硬頸」及心理學上的青春期,那與四十好幾從三島由紀夫的「濕婆之妻迦梨」也曾試圖訪查的濕婆,當時似乎也並沒有「蘇摩」的印象的,至於濕婆、實破與毗濕奴、庇實努,及這些與那沒有四象的八卦,沒有兩儀的四象間,關於過度僵硬的存在與過度活潑的抽離表達,屬於浮出的與存在的「心」與「物」----關於那比利的父母又讓傑克的成長在一種管家環境中陷入怎樣私有財產困境,以及蘿絲的父母又是在怎樣的生活循環中致使家道無依的----那之間的核能與年金,與那之間靜的環境習慣與住,與動的環境習慣與不住,在或仍無法完全了解的「諸法無我」裡矛盾了好久,

或是吧,之前在觀看時都較在勞苦的狀態中,在兩個版本中,那些在船艙最底下的鏟煤工人都也頗有停留吧,也都更較在故事的概念於一般大眾的形成,雖然當時電影包括給自己的感覺電影都比較只能在娛樂而非育樂,甚至在嘗試倒轉以前留下的印象中--那一直反倒覺得一九六三的版本較為圓實的知覺印象中,關於浪漫與真實,或都忘了檢醒存在的方法回到觀念的感知前了,至於今年在剛看過教教宗本篤十六坐在兩位騎士間,說出「善待必須出外工作的人」的影片後不久,卻就又見到他辭去職務的訊息,就不知道屬於先驗的prince與 pure間,及許許多多屬於實踐與判斷的行政考量間,在一些「17」與「101」間,繼任的教宗對必須出外工作的人子女的教育,對於id的ear與eat,也能有更實與更際的理與想了!


「媽媽!你應該抗議,這位子真的不好,在房間的最角落,沒半個我們認識的人。」
「勇敢些,安妮特,壞事總會發生。」
……
……
「你的家庭聚會,只是帶他們回家的藉口?」
「是的,而且他們絕不會回去,他們將不再是無根無目標的旅館小孩。」
「如果是好旅館,又有什麼不好?」
「喔!理察,請你理智看待這件事,我們是美國人,……,冬天在聖莫里茲拉維,夏天在杜維爾,有什麼用,年年同樣無聊的行程。你看看安妮特!。」
「我有,我以他為榮,他風趣善辯,優雅有型。」
「他傲慢又道貌岸然。」

取引自1953年版《鐵達尼號》(啟航後在餐廳一角茱莉與安妮特及茱莉與理查的兩段對白)


至於「愛人的心是玻璃做的」、「豈伊地氣暖自有歲寒心」,倒不知現下為何想起了「蘭」、「荷」、「芙蓉」」、「枳」,也許吧,年輕時有一種屬於戰士環境的草莽標示,對於「先驗」都缺乏認識吧,某種烈士成了火兵的無形傾向下,凡事都仍隱性在偏向在一種打倒什麼反什麼的堅固,對於不愉快的環境感知經常很是排除的,甚至關於邏輯、分析、辯證、方法,都稍誤解成奸臣或老滑的,至於那虛明、融通、幽隱到顛倒的思維,或真的也是時過才認識吧,經常或隱或顯的存在著種懺悔的不知該恨該痛的。
  
當然的,二十七歲在一張擇日的帖子上見到過的一個四月十五日,與那年漁船回到高雄忘了算上國際換日線的四月十五日,那到三十六歲那年關於「白星輪船公司」的某些撞擊,那在一些所謂的解嚴後的情況,感覺似乎對星與白也沒能感覺更明晰,至於日與雲,勾與陳的二十四時的廣義與狹義,又仍有多少的類「勤做工」與「希臘化」、「核四廠」與「布希號」的矛盾,在《憤怒的葡萄》與《動物農莊》間又仍有著關於「應許」的「因」變化,與「之地」的「彝」醉倒,就不知道英烈千秋與宜是一家間,還有多少關於求與學與多少關於戶與口的問題,仍待怎樣時與識的互動去相容並續了!


大慧!彼世論者,乃有百千,但於後時後五百年,當破壞結集。惡覺因見盛故,惡弟子受。如是大慧!世論破壞結集。種種句味,因譬莊嚴,說外道事著自因緣,無有自通。大慧!彼諸外道,無自通論。於餘世論,廣說無量百千事門,.......

摘自《楞伽經》卷三智不得境


至於破壞集結與被集結壓住間,又該以怎樣正與確的「祂」在平衡,而陰魔與陽魔的希冀與應許又是何元何利,一些屬於鳥與魚的宿與命,那之間安與陪及安與倍頗混淆的,或是吧,二十幾歲時在一些大型武器邊稍忘記了學語時的「得無金丸懼」時,還曾對某種大的無解羨慕過的某種「穴鳥」,至今關於那仍有類似些正教與東正教對結構產生的印象與印象裡的結構衝突的,因此對於現代傳播的何糧與何藥,一直稍存有「自為自在」與「離性自性」疑惑的。

關於「溫柔敦厚」與「失之在亂」,三十幾歲時聽人家唱金包銀與海海人生,曾產生些對於不同年紀或不同處境的人,那是一種個體心理生活壓力上的釋放,還是整體錯誤認知肇因的迷惑,而現在關於權居權與實居實,倒不知為何想起了何立與何委了,也許吧,去年年底的一個夢,一些關於伊甸的晚課與默示的早課間,仍有著些關於淑雷與寬衡的能分區與不能分區吧,至於越久與越多間的本紀、表、書,與本紀、世家、列的何尊何崇,與那可傳不可傳,與何傳何不傳的法無法與本來法間,又頗有些對象性與普遍性的難偉可寧與可偉難寧,那其中又有些賈伯斯的縹與緲,與賈寶玉的伯與公價值觀的匯差,而勞動之母的資本,與勞動之父的天下為公間,又如何才能不只是變了調的過動與散漫,或是吧,從《我們撞到外星人》裡提到個三個奶頭的故事,在春節期間無意間又從家父多年前一冊觀世音菩薩靈感錄上,曾以一張紙片上寫下的三奶夫人又尋訪了下三奶夫人,曾遇見了三十六婆姐的資料中,一種在民俗藝陣找奶喝的小孩的迷思,至於這些又該如何與楊戩的嘯天犬與第三眼分析辨證,讓這個從電影電視到雲端的世間更能夠自由即自律,就不知道3.5吋與六十吋間的視聽與世音,又還需要怎樣的心與物的觀去調鼐了!


Near, far, wherever you are,
是近、是遠,無論你在何處
I believe that the heart does go on.
我相信這份心真地仍在繼續
Once more, you open the door.
再一次,你打開了門
And you're here in my heart,
又來到我心中
And my heart will go on and on.
於是我的心也將永遠繼續
 
Every night in my dreams I see you, I feel you.
每晚在夢中我都看到你、感覺到你
That is how I know you go on.
就是這樣,我知道你仍繼續著
Far across the distance and spaces between us,
遠渡我們之間的距離和空間
You have come to show you go on.
你已過來證明你仍在繼續
 
Love can touch us one time and last for a lifetime,
愛就這麼一次接觸了我們,卻能持續一輩子
And never let go till we're gone.
絕不放手在我們死之前
Love was when I loved you, one true time I hold to.
愛就是在我愛你時,我所堅持的那真實的一刻

In my life we'll always go on.
我這一生我們都將永遠繼續
You're here; there's nothing I fear,
你在這裡;我就什麼也不怕
And I know that my heart will go on.
我知道我的心將會繼續
We'll stay forever this way.
我們將永遠保持這樣
You are safe in my heart.
你在我心裏很安全
And my heart will go on and on.
於是我的心也將永遠繼續


這首放在1997年片尾的歌曲,當時在電影院中雖然有杜比音響,但旋律似乎並未起過感應,至於那是當時也有六七成的觀眾經過三個多小時後已有不少人離座的移動,或者那個結局的歸結在當時存在著很重一位報務員曾說的「你乾脆說遊艇好了」,個人稍有些不是純粹的觀眾,加上還是得透過字幕的英語聽力,在沒有字幕下並未曾有共鳴,還得是去年重看時再加上搜尋才注意及的。

當然的,雖然不多了,但當時仍殘留有些年輕時懵懂的遺憾,若僅從兩性之間解讀這首歌,是不是只會更遺憾,那個或遠或近會有所不同,不像現在較傾向那兩次類楞嚴經中色陰十魔中所提及的心魂情況,就不得而知了。


19年前,具有自由主義意識的美國女詩人薩拉·哈蒙來到義大利一個外省小鄉村,期間,雕塑家伊恩·格 雷森曾為她塑像。薩拉在那裏搞出不少風流韻事,並因義大利之行而生下私生女露西·哈蒙。薩拉去世後,留下了謎一般的日記與詩歌,其中一部分與露西的出生有關。15歲那年,露西從美國來到義大利度假,她就住在格雷森家。一個名叫尼科洛的小夥子得到了她的初吻並用一封情真意切的信打動了少女的芳心。這時的格雷森家熱鬧非凡,除了雕塑家夫妻倆,還有兩女一男,又有大女兒的美國男友和年邁的古玩商紀憲姆先生及身患白血症的作家亞曆克斯帕斯等人。

期間,亞曆克斯痛苦地愛上了露西,其他人也漸漸從她身上散發出的青春活力所吸引。尼科洛從土耳其度假回來後,一頭紮進了姑娘堆中,倒是其弟奧斯瓦爾多...

http://mail.waikeung.info/imovie.php?mod=view&viewid=267


沈醉在'POISON'的香水,夢想逃脫都市的孤獨男女!純真的墮落,顛覆年輕靈魂的性愛觀,每晚都夢想著逃脫……他們的唯一出路就是性愛!!

小時候在戲院被媽媽遺棄的秀琳,為了吃辣年糕和豬腸而賣身;司機敬一的爸爸一次在日本做違法事業而失蹤,那次的送行是他們見的最後一面,從此他不載機場的客人;賣笑的媽媽死後,帶給英樹……

http://www.wretch.cc/blog/proudhouse/16131402#


當然的,年前從這首歌不知怎地腦海中又連結向了《偷香》,也許吧,是片頭女主角聽音樂聽到睡著一幕的連結吧,關於這部比1997年的鐵達尼號還早一年上映的電影,則是我好多年後因看了勞士洛士奇的三情十誡後,稍想及了些導演對時代的脈絡的解讀與寄語後,也查訪貝托魯奇後遇上的,而年底整理裝箱前回想了下故事印象後,也再看了次,至於美的色與香的味又得經過怎樣的無色無味,才能找的出香的光及美的倫而不是偷,及或者香就是香光就是光,差異裡沒什麼芝蘭魚肆東海西洋,關於天性、地性、與人性中關於關於「誦經禮懺」仍有不全的「錯落、妄想、怠慢」,就不知道為何想起的是導演的對象性與觀眾的普遍性,關於審時定勢張力奇正與審時定世的宮與商了,也許吧,去年看著篇311的探討節目廣告轉台時,也撞到過的一則新聞中談及的日本社會的遊民增加數,與一位遊民談及自己反應較遲鈍、及某些遭遇過職場暴力對待的報導,一些屬於內政與外政的相對與相繫,某些屬於相介上的飄忽,仍有許多的雞排博士與台電四姬吧!


 「她是史上最大的交通工具,取他碩大無比的的意思,大代表可靠、豪華.... 」

「你聽過佛洛依德先生嗎?伊士美先生。」

「佛洛依德?他是乘客嗎?」

「他研究男性對尺寸的重視。」

摘自1997年版鐵達尼號(蘿絲與船東伊士美的一段對話)

「你能讓輪機室繼續運轉嗎?」
「我們會試著。」
「我們需要提供電力讓無線電報機運轉,我希望盡可能讓燈光繼續亮著,救援船來時,才能看到我們。」
「是的!」
「我想你知道,你可能沒有辦法離開這裡!」
「是的,有時候就是這樣。」
「希望你好運!」

摘自1953年版鐵達尼號(船長與輪機長關於職務與職責的談話)


在屬於族與群的世界裡,那人類隨著言詞(意)不通的交通發達從宗法走向的軍國,屬於上述前者蘿絲那潛藏被壓迫率直的直觀嗆辣,與後者輪機長那與視下到船艙為無須選擇的被解職神父間的情操服膺的忠實間,都不知道該不該說各有自來與自去的灌與注了,至於「唯知有我身不知有他身唯知有我苦不知有他苦唯知我求安樂不知他亦求安樂。」那從小也一向教育著的自由平等博愛,為何得到了三十歲初載家母到鄰鎮,在一個法會上見到「三軍陣亡將士及境內孤魂之位」後,在本只是尋找指月錄後遇到的梁皇寶懺,在那時見到才有著深深的難過,是那段工商變形後大家樂的彩與票的,還是那各有理各有想所謂政黨爭論下扁與擔的,當時以一種只能冷眼存有的怨,現下倒是都稍分不清了。


至於嚮往自由與逃避自由間的太陽星星地球月亮,紳士淑女大孩小孩,關於十七歲與五十歲,關於這屬於船頭的與屬於船尾的,就不知道三十年後或五十年後的導演又會怎麼解構這艘鐵達尼號了,而關於導引偏差激化的心理人格,與述而不作平面化的據以事達,就不知為何在思辨了會後,又仍想起傳統中國的忠孝仁愛與信義和平間的介與繫了,當然的,在一點少年pi的游泳池與大海的和平三號感後,關於這兩次大白天的目睹,在許多的無神有仁與有神害仁間,突然間倒覺得自己這幾年在東南的普賢與西北的閶闔那條線的連結中沉浮了太久,或者吧,還是得先去治療一下自己的粘粘及神經衰弱,再去尋訪其他了。




90年代的電影,節奏慢得,讓我胸腔憋悶到二分之一。是為了完整才看到完整。一直在心里默念,上床就快點儿上,販毒就快點販,死就快點儿去死。仿佛一個等熱鬧的低劣看客。但是片尾字幕打出來的時候,我眼淚流得那么傷心。 看右邊,電影海報那么唯美,但是畫面很粗糙,鏡頭里,是好像手机照片一樣的灰藍色, ......

http://tv.sogou.com/v?query=%B5%E7%D3%B0+%B6%BE%CF%E3


『不管是什麼,只要說出口不就成了故事?』
『呃…….,也許英語是這樣,可是在日語來說,故事裡總有創造的部分,我們不要聽創造的部分,我們要的是「清清楚楚的事實」。』
『但是只要說出口,只要用上了語言,不管英語還是日語,不就已經有點創造的味道了?光是觀察這個世界不就也是種創造嗎?』
『呃…….』
『世界並不是表面那個樣子,而是看我們如何去理解,在理解某樣東西…….』

摘自少年pi的奇幻漂流 


至於這在電影裡曾表達為被美國軍方所軟禁過的外星人,帶些無辜無奈也頗具靈童幽默感的外星人,就不知道為何想起不管是軍旅或者群,就仍有避免不了皇統與法制的矛盾了,至於青詞與黃詞的怎麼接與怎麼不接,那個對象性與普遍性的地界與天線,就師之否之的千重山萬里洋,與何為靈山上的妖樓與何為燈油下的黑官,就不知道聯合國與各國下的統領與人民,在關於堯與桀的忠與恕及一與貫,在少了些魂較易突顯魄中,對同一時間下的獻歲發春滔滔孟夏天高氣清霰雪無垠,關於無忝的正恩與正雲是又能如何釐的,而能源與年金的郎中塔與驚風散又可能及如何透過民意去中庸,那關於有時的有時與無閒的無閒,或者許許多多「清清楚楚的事實」都尚不足夠了解私有財產的某些背及歷史遺產的有些後吧! 


當然的,從舊曆年後稍是從一起高雄午夜造成一位吸毒者及幾位國中少女亡故的車禍,才試圖整理的這些感與觸,就不知道為何想不起了九年國教或者學校教育與社會宗尚教育的銜接了,或是吧,關於海洋之心與海洋之態,關於知的色受想,與知的發憲慮,就不知道山中的仁該如何廣智積福,水裡的智又該如何廣仁積露了,至於又是什麼力量希冀教主得衝衝衝的,及又是什麼力量反讓主教退退退的,有些貪與腐的量與質間的相關與相係,就不知為何想起了林志炫的「第一個音符」及那湖南衛視裡的商育了,認真說來有些視力已經不起那種舞台燈光又是射出又是旋轉的動,但或是沒有那些動或是又聽不到一些像是彭佳慧與順子那段「酒酐惝賣沒」與「一無所有」的美妙合聲吧,至於那早已是習慣用語門庭若市的那個若又包含了多少「井匱廚庫秤」---當然的,說來悲哀,過去關於二十八宿天王天律中的天雞,一直還稍帶著找不出聯繫,那還得到去年總統因釣魚台拜訪彭佳嶼島提出的養雞說時,才連向了學養的養了,至於戲劇突顯的劇與正常常遺忘的正間,就不知道又還需要更大及怎樣質去介與繫了 。


當然的,突然間也想到「寔」與「實」之間的演變,那是次查字典時無意間停留在這以往頗熟悉的字裡,至於那個「是」又是如何演變成「 貫」的,那似乎較不在書寫與手寫的繁與簡,而通用與權用間又曾有怎樣的十界十如, 及又將如何演變,那「是」字裡「日」下的是「足」或者「正」,或就更不知道了 !



 


「慢速前進」
「慢速前進」
「持平」
「持平,舵手」
「快速前進」
「快速前進」

取引自1953年版《鐵達尼號》(啟航時船長發令後大副的傳達)


當然的,屬於哲學的歷史裡,這位船長不曉得會不會也覺得有冤,至於屬於連與繫的藏與乘,法無法與本來法之間的力學又該如何著力?有些軌與跡能否較不是詭與急,就不知現下為何現下又想起了大國民了,也許吧,煽情的資訊超越,與急速育成間的互相侵犯,讓許多大愛與人間的律,越來越是江湖路上吧,至於屬於大部分家長都不得不信靠的國民教育,那慈與嚴間的孟母又能如何遷,關於物質及知識文明與大時代間,肯恩那最後手中鬆下的小屋的家的信念----那突然獲得財產的母親或不希望少了教育的兒子庸庸碌碌,及那父親也發問過的關於為什麼自己的小孩不能自己教養----或是集體教育及一些高等教育,也真的該也為些「小國民」稍多想想吧!



在密宗的禪定中,心觀的形象,代表著一些原型。因而對待它們需要格外謹慎。由於每個原型都具有雙重性--光明與黑暗--因此,當它突然從無意識的深處出現時,其力量的黑暗面就會引起虛妄的幻想,脫離現實。比如度母的原型包含了既滋養和創造萬物、又吞噬和毀滅萬物的自相矛盾方面。心理不健全的脆弱個個體,會因為原型以它意想不到的可怕一面出現而精神失常。我曾經不止一次地親眼看到,西方學生在專注一心的禪定過程中出現這種不幸的結果。

摘自《榮格心理學與西藏佛教》第六章 密宗佛教與榮格:聯繫、相似、差異


誦經禮懺恐有錯落、妄想、怠慢之處,故於結束之時誦持此咒,俾以懺洗補救上述諸過也。

補闕真言的意義

註:內中圖片翻攝自光碟及電視部分,若有侵權,還請告知刪除。 

( 心情隨筆其他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eedeyes&aid=7442053
 引用者清單(1)  
2014/10/05 00:51 【udn】 購買前先比價!TCV 達尼 汽車 學步車比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