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萊茵黃金:華格納「尼貝龍根的指環」序夜
2016/08/10 12:05:12瀏覽12594|回應10|推薦97

萊茵河畔,天神佛旦&侏儒阿爾貝里希&三位萊茵河女兒(1869年)

延伸閱讀:齊格飛:華格納歌劇「尼貝龍根的指環」第三部

萊茵河是德國最長的河流,蜿蜒流過與法國的邊境,除了風景優美,孕育無數生命之外,自古以來也誕生了不少的傳說。

尼貝龍根之歌」大約寫於十三世紀初,就是與萊茵河有關的一部日耳曼民族史詩,這民族來自於北歐,後來遷徙,一部分定居於萊茵河畔,現在德國正是由日耳曼民族為主幹,「尼貝龍根之歌」雖然作者不明,但很早就被認為是能與歌德的「浮士德」相比,足以代表德國的偉大史詩。

這史詩以神話般的形式寫成,後來常被改編或引用,最著名的是德國歌劇大師華格納窮後半生之力,完成的巨作「尼貝龍根的指環」,共由四齣歌劇所構成,演完需要四個晚上,大約十五個小時,這四齣歌劇分別是「萊茵的黃金」,「女武神」,「齊格飛」以及「諸神的黃昏」。

在小時候的故事書裡,曾經讀過鑽石「希望」的故事,這是世界現存最大的一顆藍鑽石,充滿神祕誘惑,但擁有它的人幾乎都慘遭橫禍,輕則破產,重則喪生,包括在法國大革命被送上斷頭台的路易十六夫婦,所以很多人都以為其受到詛咒。而「尼貝龍根的指環」也是個類似的故事,曾經有一個無比美麗,且具神力的指環,大家都在搶奪它,但好不容易搶到的人,下場卻都相當淒慘...俗語說:「富貴險中求」,最珍貴的東西,一向就代表著越大的危險;那極珍貴的東西,危險自然也就是無限大囉。

華格納將這部史詩,融合其他的北歐神話,加上現代寓意,再結合龐大的管弦樂團與聲樂技巧精湛的演唱家,壯觀如飛天遁地般的舞台,當今「指環」只要一演出,大概都是全球樂迷矚目的大事。

德布西認為在華格納的最後歌劇「帕西法爾」中,沒有一個角色願意犧牲自己。而我也想說在「萊茵的黃金」中,沒有一個角色真心稱讚他人,大家就像八仙過海,各顯神通一般,努力去爭奪指環,互不相讓,表現遠古世界的原始欲望,其實這些慾望仍然深植在現代社會之中,只是被文明巧妙偽裝了,也難怪所有聽過指環的人,都會覺得「心有戚戚焉」~因為太赤裸裸的攤開來放在面前了,只有坦然面對。
 

見以下影片,這是「萊茵的黃金」經典版本,是紀念指環在拜魯特劇院首演一百周年的製作,這個劇院是華格納當年自己規劃建造的。這個製作除了找來現代音樂大師布列茲來指揮拜魯特節慶管弦樂團外,導演謝侯(Patrice Chéreau)的舞台設計充滿概念性,將指環劇本中的深刻寓意挖掘出來,也成為日後歌劇演出的範本,有如此優秀的導演,所有的演唱家也發揮最佳的唱功及演技,特別要注意唱和平之神弗羅的Siegfred Jerusalem,日後將是最偉大的華格納男高音之一。

「指環」的序夜「萊茵的黃金」,是在靜悄悄中開始的,先是由低音大提琴所奏出的低音降E,然後疊上低音管的五度降B音(1:12),八支法國號一支一支的開始奏出琶音式的主題(1:22),好像在安靜中開始聚集的波浪,這旋律常被稱為「生成動機」或是「自然動機」,好像萬物的最起初狀態,所有的故事都是由此開始的,以後提到這類相關的事情又會再演奏,這就是所謂的「主導動機」~德布西後來稱之為每個角色名片的東西。

但華格納所作的遠超過於此,例如女神福萊雅在劇中象徵的是青春與生命,那以後不僅提到福萊雅時會奏出她的主導動機,連提到青春與生命相關的事也會。另外劇中天神佛旦的長矛,象徵的是信諾,那不僅提到長矛時會演奏主導動機,連要佛旦遵守信諾時也會聽到~現在知道華格納為什麼愛用神話為題材了吧?這可都是滿滿的象徵啊。

在波浪漸漸聚集後,終於由大提琴以六八拍子開始流動(2:26),再由其他的大提琴,中提琴,最後由第一第二小提琴等承接(3:44),終於形成如大河一般的巨流,不時出現的長笛高音好像濺出來的水花,八支法國號仍如開始一樣,以琶音交錯,最後所有的弦樂都以十六分音符快速奔流(4:10),這樣的表現手法將空間剛開始就擴展的極為開闊,那些繁複的音符與聲部交錯的華麗管弦樂法也讓人耳目一新,即使放眼整個指環,甚至華格納所有其他的歌劇作品,能有類似感覺的也是少之又少。

我們通過這洶湧的水流後,來到了萊茵河底,突然又恢復了平緩,一位女高音出場(在華格納原來的設定是要游泳的),她是
沃格琳德(這名字應該是來自於水的聲音),三位萊茵河女兒之一(以下稱為水仙女),唱著:嘩啦啦~嘩啦啦~(4:49)...這水流般的旋律等下會一直出現,還多半用長笛脫俗的高音,稱之為「萊茵河女兒動機」,她們的父親不是別的~正是萊茵河。

1876年在拜魯特劇院首演時的三位萊茵河女兒

另一位水仙女,女高音薇爾關德(5:02,這名字應該還是來自於水的聲音)問她是不是一個人在看守黃金?兩人開始追逐著嬉戲,然後次女高音,第三位水仙女芙洛絲希爾德要她們好好看守(5:23),不要再玩了~那這放在萊茵河底的黃金究竟是什麼?為何需要看守?原來這是世界最珍貴的寶藏,除了名貴外,還有一個不為人知的祕密....

但這看似比較嚴肅的芙洛絲希爾德也只是開玩笑而已,她也跳了下去,三人在水中恣意嬉戲,前奏部分再起,但突然轉為陰暗的小調。原來在河底黑暗的礁岩上,有個侏儒出現了(6:04)~他喜不自勝的看著這三位美麗的水仙女嬉戲,忍不住也想來參一腳,這就是男低音阿爾貝里希,「指環」的主角之一。他是侏儒,也就是尼貝龍根族人,生活在地底,有黑黑短短的身軀,還有蓬勃的生物本能,渾身是勁。

他驚嘆於水仙女的美麗,希望能和她們一起嬉戲,水仙女對此不速之客相當感冒,怕他偷走黃金(6:21),但阿爾貝里希卻只是一位單純的色狼~只是想一親芳澤而已(6:36)。三人於是放下警戒心,轉而教訓一下這個醜陋又臉皮厚的癡漢。

於是沃格琳德先遊到河底比較高的礁岩(7:11),要阿爾貝里希爬上來,阿爾貝里希笨拙魯莽的動機奏出(7:18),他在水中沒那麼敏捷,不是滑倒,就是被水嗆到連打好幾個噴嚏(7:34),好不容易接近沃格琳德了,這調皮的水仙女卻又往上游,最後一無所獲。另一個水仙女薇爾關德又游了下來(8:17),要他別再追沃格琳德了,「來追我吧!」長笛與法國號,大提琴等奏出誘惑的九和絃(8:20),阿爾貝里希如獲至寶,急忙要衝過去抱她(8:52),還要愛撫她,靠著她的胸部...薇爾關德驚訝於如此的熱情,但看看這位侏儒~黑不隆咚,又矮又駝背(9:16),她看了倒盡胃口,也游走了~阿爾貝里希氣的咒罵她(9:40)。第三位仙女芙洛絲希爾德又同樣與樂團用九和絃(10:04),深情款款的呼喚他,阿爾貝里希想抓住這最後的希望,芙洛絲希爾德還和他情歌對唱了一下(11:02),其實這只是個更大的玩笑~她也在調侃阿爾貝里希像癩蛤蟆一般的身材後跑掉了(11:21),其他的水仙女哄堂大笑,這位被玩了三次的小侏儒發出痛徹心扉的慘叫聲(11:55,半音下降的叫苦動機)~這其實是第一個警訊。

但水仙女們沒發現,仍然得意洋洋,她們的動機由長笛高亢奏出(12:16),玩興正濃呢~她們說:我們沒欺騙你,也沒玩弄你啊~是你自己抓不到我們的...阿爾貝里希此時已慾火焚身(12:57),精蟲衝腦,決定把這些水仙女抓住,逞其獸慾。先是一個充滿活力的三連音動機(13:17),後來又接到水仙女的動機(13:32),以及剛剛誘惑的九和絃等,象徵他們互相追逐的情景,但阿爾貝里希在水裡並沒敏捷的身手,最後還是一無所獲...水仙女的動機也停了下來(14:30)。
 

隨著弦樂平靜的流著,這三連音很快就轉為黃金的動機(14:47),原來陽光從上穿過水面,竟然讓礁岩開始發出光芒,這還不是陽光的反射,是真正的金光閃閃,隨著小號吹出的黃金動機(15:33),小提琴分為八部,以豐富的和聲與纖細的音階,表現黃金的光芒,這是華格納在管絃樂上的絕技,三位水仙女開始唱出萊茵黃金的讚歌(15:48,黃金讚歌的動機),這裡不只弦樂華麗,連木管也在每小節開始吹出顫音(16:24),好像灑花一樣~超夢幻的啦。

阿爾貝里希問是什麼在金光閃閃(16:52),沃格琳德、薇爾關德說黃金很珍貴,可以打造成指環,若是戴上了,簡單來說,就是可以征服全世界,比較有警覺心的芙洛絲希爾德趕快叫她們閉嘴(18:10),守護黃金重要。但其他兩位水仙女說別擔心啦~因為只有棄絕愛情的人才能把黃金打造成指環(18:40),而這小侏儒(這裡還故意降半音)那麼好色,那麼渴望愛情,怎麼可能?她唱的旋律是「指環」中很重要的「捨棄愛情動機」(18:40),刻意把大調第三音降了半音,好像變成小調,伴奏也用低沉的銅管樂,有送葬及不祥的意味,接下來的「指環動機」也很重要(19:03),這是一個先下後上的環形旋律,聽來卻有點麻木與僵硬...芙洛絲希爾德後來也加入嘲笑他的行列(19:48),但在得意之餘,也發現~ㄟ...這侏儒怎麼一動也不動了?

原來阿爾貝里希在自言自語(20:37):「...我能通過你們,來統治這世界嗎?...沒有愛情又如何?...我一樣也可以享樂...你們就繼續嘲笑我吧!尼貝龍根人將和你們平起平坐!」然後朝黃金的方向猛然奔去。三位水仙女以為他只是因為愛不到而發狂,但下一刻阿爾貝里希已搶到黃金,粗魯的說(21:17):「妳們這些水母~還不害怕嗎?我要奪取黃金,打成復仇的指環(指環的動機.21:41),萊茵河啊~請聽我說,我要詛咒愛情(捨棄愛情的動機,21:51)!

這時三位水仙女才發現不對,但已經來不及,阿爾貝里希抓了黃金就跑,衝向水底,一會就沒了蹤影,第一景結束,只聽到他粗野的嘲笑聲,弦樂轉為顫抖般的震音(22:20),連弦樂奏出的河水也變得湍急洶湧,然後是以英國管吹出的荒寂指環動機(23:11),黃金的光芒至此已完全消失,成了一片黑暗,我們只能遠離它了...等等~這指環到底是什麼,為何具有那麼大的力量呢?我個人以為這一定是絕美之稀世珍寶,讓所有人看到都為之瘋狂,而且它本身是由萊茵的黃金,配合詛咒愛情所打造的,其貴重可能超過了愛情,以至於擁有指環的人就可以號令世界,但相反的也會引來殺身之禍,因為大家都想要爭奪啊...


後來木管樂才開始推高(23:55),景觀慢慢也往上移,看到山頂有一座宮殿,此時第二景開始,剛剛不斷重複的「指環」動機(24:19),順利的轉換為四支華格納號與低音號吹出的「瓦哈拉的動機」(25:06),華格納號這種樂器較少見,聽來像法國號,但又比較響亮,而小號又為之加花,讓氣氛更莊重。兩者都是先下而後上的旋律,可聽出這「宮殿」,其實與指環是息息相關的,後面就會知道原因了。

宮殿裡住了兩位大神~分別是焦急不已的女神符麗卡(不是福利卡啦),與她的老公~正在睡大頭覺的天神佛旦。符麗卡把佛旦叫醒,要他別再睡了(26:11)~有大事要發生了。佛旦要她別擔心,並以威猛的聲音,頌讚著新完成宮殿的雄偉壯麗(27:04),宮殿的動機也由銅管吹奏達到高潮。

但符麗卡才不吃他這套,他指責佛旦為了拜託巨人們建城堡(28:08),竟然私下答應巨人在建好後,將自己的妹妹女神福萊雅給他們作為酬勞。佛旦要她放心,自有辦法解決。符麗卡又抱怨佛旦與巨人私底下協定時將她們姊妹支開(29:11)~簡直冷酷無情。佛旦反問她難道不想要如此漂亮的城堡嗎(29:52)?符麗卡說我要城堡是為了讓你好好待在家裡享受,就不會出去尋花問柳,才不是給你膨脹權力慾望用的...尷尬

兩人吵架,佛旦說我不是想著權力而已,愛情對我也很重要~當年為了娶妳我已經損失了一隻眼睛(31:44,所以佛旦現在是獨眼龍),這還不夠嗎?

隨後女神福萊雅驚慌的跑了過來,帶著高亢的福萊雅動機(32:26),要大家救救她,她不要去巨人那裏。佛旦問身旁的雷神多納(就是大家所熟知的雷神索爾)與和平之神弗羅(32:46),洛格怎還沒來,他是一位足智多謀,變化無常的火神~但符麗卡一聽就大怒:你還相信那個騙子嗎?

原來佛旦是要洛格發揮他的狡猾與善於說謊的專長,來欺騙老實做工的巨人,接受別的報酬。佛旦他知道不能把女神福萊雅交給巨人,她不但是自己妻子的姊妹,更是青春之神,她種的金蘋果諸神必須每天吃,才能維持青春活力,不然這些老妖怪早就老到該死囉~簡單說身為天神的佛旦,居然想要毀約。

只是在洛格還沒到之前,巨人就快來了,諸神竟然跑去藏龍了~只剩下哀叫的女神福萊雅與符麗卡姐妹(33:39)。隨後一陣地動山搖,粗野的銅管配合鼓用力敲擊(34:06),好像巨大的腳步聲,這就是巨人的動機,巨人法索特法夫納帶著大木棒登場,這兩人一好色一愛錢,是孔武有力,但為凡夫俗子的代表。他們來了後先說自己建這宮殿是多麼勞累(34:32)~「當你們在睡覺時,我們卻在努力的搬運巨大的石塊」~現在好不容易建好了,快付酬勞吧!

佛旦還裝死,巨人說(35:47):你是老人癡呆了嗎?按照契約,我們要女神福萊雅(35:55,福萊雅動機)做為報酬。佛旦要他們想想別的酬勞,此時佛旦的「長矛動機」,也就是代表他的誠信標誌(36:23),也被搞得亂七八糟,巨人大怒,認為他想賴帳(36:29),看來是碰到騙子了~說實在他們應該怎樣也想不到站在面前的美麗莊嚴諸神們,竟會是一群詐騙集團...

法索特警告佛旦,遵守契約是很重要的(37:58),不然何以能當崇高的天神?然後囉哩巴嗦了一堆~簡言之就是~要是不履行契約,大家就翻桌,開戰吧!

佛旦一八七六年拜魯特首演的扮相

佛旦還牽拖一堆(38:10),說之前的契約只是開玩笑啦~女神對你們沒用啦。說實在的,佛旦也太不瞭解好色的法索特了(應該是當時雇他時沒面試吧)~人家努力工作,就是想要一個可愛的老婆啊(39:13)~不然巨人是很寂寞的。何況比較愛錢的法夫納也知道~福萊雅所種的金蘋果價值非凡,可保他們青春不死,還可以順道弄死諸神,他唱的旋律就是「金蘋果動機」,其實這是從前一景的「萊茵河女兒動機」演化而來的(40:00)。

佛旦這時焦急的問洛格怎麼還沒來(40:48)~巨人卻已經開始搶人了,在旁的和平之神弗羅算是福萊雅的哥哥,也衝出去保護妹妹(41:13,金蘋果動機),多納甚至還敲響大槌(41:27),想嚇退巨人,但毫無作用,這一幕基本上就是告訴觀眾:諸神不只無恥,還很無能。

多納還想要拿槌去打巨人,但佛旦覺得自己還是遵守契約好了,於是拿自己的長矛阻止多納~這長茅也是他守信用的象徵,當然長矛/守信動機也隨行(42:02)。看來福萊雅已很難避免被諸神拋棄的命運了...
 

這時轉為四分之二拍子,如火一般蔓延的八個十六分音符以中提琴與大提琴快速奏出(42:57),盤旋往上,這就是火的動機~火神洛格終於來了,佛旦總算鬆了口氣。他一上來就展現其饒舌精神與狡猾性格,裝作不知道佛旦與巨人的約定,又稱讚巨人建造宮殿工程紮實(43:44),他有親自監工,這時也響起了瓦哈拉的動機。

佛旦說:你明明知道啊(44:53)~我當初會和巨人這樣約定,就是因為你答應會營救福萊雅。洛格還想再裝死(45:28),但諸神大怒,只好坦白了~他到處的找啊找,希望能找到一樣東西來代替女神福萊雅,讓巨人能接受,隨後福萊雅動機在管絃樂華麗的烘托中出場(47:47),洛格開始頌讚女人的美麗及神秘魅力,我以為只聽這段音樂,就可知華格納的音樂有多麼奇妙的力量,生命的起源就被這樣完全寫進幾小節中。

但話鋒一轉,洛格終於想到有一個尼貝龍根侏儒族的阿爾貝里希(49:06,黃金動機成為陰暗的小調),棄絕了愛情,只為了得到黃金統治世界,而失去黃金的萊因河水仙女們非常難過,希望天神佛旦能幫她們追回黃金(50:00)。巨人一聽開始竊竊私語,原來他們與身材天差地別的尼貝龍根族有過節(51:04),若黃金落到這些侏儒身上,恐怕很不妙...佛旦也知道黃金可以打造指環(52:07),但洛格明確告訴他要棄絕愛情的人才有可能(54:01,詛咒愛情動機)~你那麼喜歡尋花問柳,又有老婆了~還是省省吧!

諸神一聽這可不行(54:40),若沒指環,將來世界就等著被這些侏儒統治,諸神恐怕也得淪為侏儒的挖煤工人了...那該怎麼辦呢?洛格提供了最簡單的方法,用搶的(Raub,55:05)~啊,不是,是把被搶走的黃金,還給萊茵河的女兒。兩個巨人中比較實際的法夫納說(56:19):如果有這黃金,那我們就可以不要福萊雅了~佛旦大怒說:我為什麼要把黃金給你們(58:04)?為什麼要幫你對付侏儒?但巨人完全不理,把福萊雅給搶走了,嗆聲說請拿黃金來交換,諸神束手無策,情況慘不忍睹...

狡猾的洛格卻幸災樂禍(59:12),看著巨人踏過河水及岸邊,福萊雅被牢牢的抓住,滿臉恐懼。然後突然起了大霧,回頭一看諸神,竟然倒的倒趴的趴,尊貴完全掃地。洛格嘲笑說(1:00:41):「弗羅?別睡啦~現在還是白天。多納?你怎麼放下你的重槌了?符麗卡~妳的貴婦樣子跑哪去了?佛旦,你怎麼看起來像個老人家?...天啊

符麗卡(1:01:21):我好痛苦!...多納:我沒力氣了...弗羅:我心臟快要停了.....

洛格接下來的話,透露出他對諸神的輕蔑:「你們還不是靠福萊雅種的金蘋果(1:02:12,金蘋果動機),才能保持青春與活力,不然早就衰老而死了。我雖然也是神,但福萊雅卻對我很小氣,從不把蘋果給我吃,所以搞了半天我只能算個半神...但也好,如今你們都倒了~我卻沒事。諸神已經近黃昏了(1:03:58)!」這裡是第一次講出諸神的黃昏這樣的詞,但這是四部曲最後一部曲的名字,也是整個指環的最終,怎麼在這第一部中間就出現了呢?很不祥的預兆...

符麗卡雖已很衰弱,但仍然痛斥佛旦輕率的答應巨人(1:04:08),如今要等死了,還被洛格羞辱。佛旦無奈,只好打起精神,對洛格說(1:04:38):我們去尼貝海姆(侏儒的根據地)把黃金拿到手吧,來解救可憐的福萊雅(應該是解救自己吧~還在死要面子),洛格欣然應允,但又調侃他(1:05:12):要不要去聽一下萊茵河水仙女的哀求?...或是經過一下萊茵河吧?...佛旦氣的要他閉嘴。

硫磺開始噴出了(1:05:30),蔓延到整個舞台,弦樂也開始大規模震音製造這種瘖瘖啞啞的感覺,佛旦要大家好好休息,傍晚他就會回來,諸神用僅剩的氣力祝福他(1:05:57),然後他與洛格就跳入硫磺坑了(臭死了啦)~第二景結束。

指環寫作時十九世紀後半的礦坑

龐大的間奏曲很值得一聽,同樣也是將空間擴展,先是火神洛格的動機(1:06:17),然後是詛咒愛情的動機(1:06:39),也重複了好幾次,黃金的動機高揚後(1:07:44),就是由十八個打鐵用的鐵鉆所構成的合奏,這個節奏型被稱為「鍛造動機」(1:08:12),然後是由低音管奏出的陰暗「累積的動機(1:08:24)」,在阿爾貝里希魯莽的動機出現後(1:08:48),就進入了第三景,這裡是尼貝海姆,位在地下~也就是尼貝龍根人住的地方,奪得黃金的阿爾貝里希此時已君臨一切,正在壓迫同胞幫他用黃金鍛造各種寶物,儼然是個大型礦坑,或是地下蟻穴,在此工作的侏儒們忙進忙出。

阿爾貝里希的弟弟迷魅是個打鐵的工匠(1:09:05),卻遭到哥哥無情的拉扯質問,因為他沒按時完成魔盔的鍛造,他不斷哀叫,身上的魔盔卻掉了下去~原來他早就完成了,只是藏起來了啦。

阿爾貝里希立刻發飆,把魔盔搶走,戴到頭上,此時加裝了弱音器的四支法國號奏出魔幻的魔盔動機(1:09:35),他喃喃自語:「黑夜及霧,誰都看不見(1:10:28)」...竟然就真的隱形了,迷魅怎樣都看不見他,接下來就遭到隱形的鞭子狂抽,「你這小偷,接受懲罰吧!(1:10:48)」迷魅慘叫不停,阿爾貝里希嚎叫(嚎叫動機,1:11:06),宣布自己將是尼貝龍根人的君主,將要隱身監視每個人,不臣服的人,就等著吃皮鞭吧!!嘿嘿嘿

嚎叫動機此時提高八度(1:11:40),非常囂張,弦樂後來也奏出「1:11:47,鍛造動機」,此時佛旦與洛格來到了尼貝海姆,聽到迷魅的慘叫聲,他被打得皮開肉綻,洛格是認識他的,問說是怎麼回事。迷魅說阿爾貝里希以萊茵黃金打造的指環具有神奇魔力(1:13:00),大家都臣服於他,連他們這些愛做些小飾品的小侏儒(1:13:47),竟也被一群一群的被強迫鍛造那些可怕的魔物,尤其是自己,身為阿爾貝里希的弟弟竟然最慘~被強迫打造魔盔。他想若完成後,就把魔盔占為己有,到時換自己來奴役哥哥啦(1:15:34)!但...因為不知咒語(1:15:12,魔盔動機),最後只能被打...

洛格和佛旦都驚訝於魔盔的神力。然後迷魅一臉驚恐樣(1:17:00),原來阿爾貝里希來了...他在鍛造動機中現身(1:17:20),繼續催促著奴隸們快幹活,不要偷懶,然後他發現了洛格和佛旦,也兇惡的問候這兩位不速之客,對諸神全無禮貌(1:17:41)。他又恐嚇大家說自己可以隱身,無所不在,並把指環脫了下來做出命令狀(1:18:56),所有的奴隸們見狀,嚇的發出驚恐的叫聲,不敢再逗留了...指環初現其絕色與可怕的魔力。

阿爾貝里希要洛格和佛旦也趕快滾,以免阻礙他賺錢(1:19:26)。佛旦說我們是你的粉絲啊~特別來這崇仰你的神力。阿爾貝里希認為諸神根本是忌妒他,但洛格認為是靠自己火的熱力(1:20:01),才打造成指環的,阿爾貝里希卻全不領情,大概以前有上過這個狡猾騙子的當了...他大膽挑釁諸神,認為都是些言而無信的傢伙(事實上也是),他將累積財寶(累積的動機,1:21:17),並以指環的力量征服全世界~到時他將離開黑暗的地底(1:23:30),到光明的上界。當心啊~當心(1:24:36)!他將統治諸神,而那些不接受他求愛的水仙女,他也不屑,反正他已經詛咒愛情了...

佛旦一聽大怒,要殺阿爾貝里希,洛格知道只能用智取。於是他高聲讚嘆阿爾貝里希(1:25:02),就連星星月亮太陽,也都要臣服,洛格的動機原本是火勢蔓延一般的圓滑奏,現在成為快速的斷奏,反諷意味十足。但話鋒一轉~「那...萬一有人想趁你睡覺時偷取指環,你該怎麼辦?(1:25:38)」

你以為只有你聰明,別人都是笨蛋嗎?(1:26:39)」阿爾貝里希如是說,「我的魔盔可讓我變成任何東西,別人怎會知道那就是我呢?」洛格卻仍是不信,阿爾貝里希於是戴上魔盔(1:28:53,魔盔動機),要變成一隻巨龍。

於是指環中著名的「巨龍動機」響起(1:29:19),這是由華格納低音號與低八度的倍低音號合奏的詭異旋律,其中有增四度,減七度等音程,聽起來不祥的意味濃厚,巨龍就這樣在舞台上現身,血盆大口等著吞噬,我想不只是洛格,連觀眾都會嚇一大跳,這是指環最震撼的樂段之一,洛落大驚失色(1:30:03),只有佛旦哈哈大笑,他不知道是真的佩服,還是嘲諷阿爾貝里希將這魔術當成了偉大的神力呢?

 洛格看似驚魂未定(1:30:40),巨龍後來又變回阿爾貝里希,他更神氣了。但洛格說如要逃避危險(1:30:57),還是變小比較有用吧?阿爾貝里希於是要變成癩蛤蟆給他看。豎笛奏出了詭異的小三度(1:31:50),英國管以低音呻吟,癩蛤蟆現身了,兩人急忙抓到癩蛤蟆,將上面的魔盔取下,阿爾貝里希現出原形,被五花大綁,帶去天宮了~原來剛剛洛格的什麼讚美啦~害怕啦~都只是計策而已。

第三景結束,到第四景前又是一個間奏曲,剛開始是洛格的火的動機(1:32:22),接下來又是由十八支鐵鉆鍛造的動機(1:33:30),好像聽到尼貝龍根族打造黃金的聲音,再往上,聲音就消失了,反而聽到了巨人的腳步聲(1:34:08),佛旦與洛格就離開了尼貝海姆,回到諸神所在的山頂,這種手法是很有空間移動感的。

第四景比較繁雜一點,我們可以分成好幾部分會更明晰:

【私設刑堂】

阿爾貝里希被俘,帶到諸神所在。洛格嘲笑他說:這就是你想征服的世界(1:36:01)!阿爾貝里希痛罵他們是強盜~惡棍~這裡用了一堆以德語Sch開頭的罵人的話(1:36:27),這就是所謂的「頭韻」,華格納特別愛用。佛旦也嘲笑他那時要征服諸神的狂言,洛格則要他快付贖金以換取自由。

阿爾貝里希問你們要什麼?佛旦說要那些萊茵黃金阿爾貝里希用「指環動機」大罵(1:37:49):「這些囂貪的賊!」但他又想~有了指環,那些寶藏很容易再回來,於是他要求佛旦鬆開右手,以指環呼喚尼貝龍根族人,鍛造動機再起,又接上「累積的動機」(1:39:19),尼貝龍根族人被指環的神力嚇的魂飛魄散,趕緊帶著黃金一一從地下爬出來,阿爾貝里希大吼大叫要他們動作快一點。

然後阿爾貝里希說:黃金都給你了,快把我放開(1:40:44),洛格手上那個魔盔也一起還我吧?洛格卻說這也是贖金的一部份。阿爾貝里希又用指環動機罵(1:41:02):「這可惡的小偷!」但他又仔細想想,只要有指環,我弟弟迷魅仍會害怕我,再為我打造魔盔,所以算了吧~先脫身重要,他想這樣應該也夠了吧?

但佛旦看到他手上仍戴著指環,說這也必須當贖金交付。阿爾貝里希一聽大驚:「指環(1:41:58)?~免談!我為了指環故,生命皆可拋!」佛旦說(1:42:09)那你快去死啊~我不阻攔你(好毒)。阿爾貝里希說我的四肢與五官,都不比指環重要~但佛旦說:你這黃金還不是搶來的(1:42:48)?快說是由哪裡偷來的?阿爾貝里希又用德語Sch開頭的詞,以指環的動機罵了好幾句(1:43:04):「卑鄙啊!可恥啊!這指環是我棄絕愛情才得到的,為此我尼貝龍根族人受了多少的嘲笑與痛苦,而你卻不費吹灰之力就得到...我只是個卑微的侏儒,做錯了事的話,我一人承擔(1:44:19),而你呢?你是偉大的天神~永遠都去承擔罪孽過日子吧!!」

佛旦才不理他,強奪了指環(1:45:00),阿爾貝里希已經絕望...佛旦戴上指環,威風的說自己是諸神中最強大的主宰了,全部的管樂器瞬間揚起(1:45:26),好像要頌讚他~但只是一瞬間,怎又轉回由英國管及法國號等蒼白吹出的指環動機呢(1:45:40)?...

佛旦與洛格拷問阿爾貝里希(1869年)

所以,不要高興得太早...隨著一個個像鬼魅般的主題響起(1:46:16),這就是「災禍動機」,阿爾貝里希面帶悲慘的擰笑,幽幽的念咒:指環當初是我詛咒愛情獲得的,現在它也該受詛咒了(1:46:56,重要的詛咒動機)...沒人可以因為得到指環而幸福,得到他的人只有不安;得不到的人則是忌妒,或是為了互相搶奪而造成殺身之禍...直到指環再回到我手上為止(1:48:55)。好好拿著指環吧~(1:49:52,突然發怒)你無法逃脫我的詛咒!

阿爾貝里希被放開,走向濃霧裡,洛格問佛旦是否注意到阿爾貝里希的「臨別贈言」(1:50:32)?佛旦說隨便他怎麼講。美麗的女神福萊雅動機由小提琴向上清澈的奏出(1:50:48),霧也隨之飄散了,但定音鼓悄悄的打出巨人的節奏,暗示福萊雅仍在巨人手裡。弗羅與雷神多納等諸神此時才出現,看到佛旦與洛格回來了,而且帶來的是好消息,諸神都很開心(1:52:02,但用的伴奏竟然是災禍動機...@@),弗羅還以金蘋果動機為旋律,唱出:好久不見的和煦微風又來了(1:52:53),心中充滿喜悅,女神將給我們永恆的青春!

符麗卡看到妹妹福萊雅來了非常開心,但隨著巨人動機由大提琴旱地拔蔥響起(1:53:25),巨人法索特大叫:喂~別碰她,她還是我們的東西!

【與巨人討價還價】

好色的法索特抓住福萊雅不放,表示若要他放人,就要把黃金堆的和福萊雅一樣高才行(1:54:50,真是貪啊),佛旦對黃金沒啥興趣,就答應了~由此可見在他心中,根本就無視萊茵少女失去黃金的悲情。

諸神開始堆黃金了,巨人們指指點點,要他們堆緊一點不能有縫隙,洛格覺得不爽(1:56:53),要他們退遠點,巨人也不鳥他,佛旦與符麗卡也只能吞下恥辱,但雷神多納(就是索爾啦)跳了出來,拿大槌要打巨人(1:57:31)~事實上在北歐神話中,雷神可是巨人的天敵,但實在滿想看巨人被爆頭的...只是佛旦希望照約定來,不要再給人毀約的印象了啦,所以阻止了他。

黃金堆完後,比較現實的法夫納發現還能看到福萊雅的頭髮(1:58:15),於是要洛格把魔盔給她蓋上,好色的法索特開始不捨得福萊雅了(又要敲詐了)...由長笛吹的福萊雅動機響起(1:59:07),法索特說他還是看的到福萊雅的眼睛耶~這不用說,一定是要佛旦拿他手上的指環來換(1:59:44),佛旦當然拒絕,洛格打圓場說這是要還萊茵河女兒的,佛旦卻打臉他(2:00:06):「你莊孝維喔~我那麼辛苦得到的東西當然要留著自己用啊!」洛格錯愕...又對佛旦說:「但我答應了萊茵河女兒要把指環還給她們...」佛旦又打臉:「這你們的約定,怎能約束我?」洛格再次錯愕.....

巨人堅持一定要指環才行,諸神也勸佛旦給他們指環,但佛旦還是不肯,一場大戰看來不可避免了...這時岩石裂開,一束青光,長號吹出強烈的低音,大地之母愛爾達(女中音)來了。

【愛爾達的警告】從「自然動機」衍生而成的「愛爾達動機」(2:01:18),隨著華格納低音號緩緩吹出,愛爾達警告佛旦,要遠離指環的詛咒,因為她是大地之母,知道這世界的過去與未來。這時突然響起「災禍動機」(2:03:35),愛爾達說從自己的女兒「命運三女神」那裏,聽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危機。請聽我說!...一切將要終結...諸神黃昏的日子將來到。這在劇中是第二次講到這個不吉利的字眼了,終於由弦樂奏出像日落一般的「諸神黃昏主題」(2:04:23)。

佛旦還想再問清楚是怎麼回事,但愛爾達要他自己思考反省(2:05:30),就消失了,佛旦想把她抓住,但老婆符麗卡不准,雷神多納此時要巨人放心(2:06:15),不要走開,被俘的福萊雅則懷疑自己會被拯救。還好此時長矛/守信動機由長號奏出(2:07:02),佛旦終於決定聽愛爾達的,把指環給了巨人,福萊雅獲得拯救,大家都鬆了口氣,她的動機由弦樂快速而興高采烈的奏出(2:07:48)。

然後巨人的動機響起,兩個巨人現在是獲得了包括指環在內的世界最珍貴財寶,但卻引發了分贓不均的內鬨,法夫納認為是自己爭取到寶藏的(2:08:28),應該自己多分一點,法索特不甘心,要諸神們評評理(2:08:44),可見他們在心裡仍是尊重諸神的。

洛格要法索特保留指環就好,因為指環是這位好色巨人看到福萊雅的眼睛(2:08:57),才得到的,法索特就把指環搶了過來,法夫納大怒,用大木棒將他打死~定音鼓擊出讓人驚恐的巨響(2:09:14),很快阿爾貝里希詛咒指環的動機由長號奏出(2:09:42),連佛旦都為這位怨恨的侏儒之詛咒,在如此快的時間就印驗,感到毛骨悚然...

然後「災禍的動機」又響起(2:10:23),洛格也說還好佛旦剛剛放棄了指環,但佛旦仍愁眉不展(2:11:02),因為他知道自己為了建此城堡付出的代價是如何邪惡與龐大,再加上詛咒動機仍如陰魂不散般出現,雷神多納此時終於挺身而出,決定用巨雷及閃電(2:12:25),把這些晦氣及烏雲一掃而空,讓天際線恢復晴朗與清明。。
 

「萊茵的黃金」全劇的最大高潮即將來臨,第一、第二小提琴分為八部,中提琴分為六部,以極為纖細的方式描寫著天空與雲朵的變幻莫測,多納唱出了如號角的「雷神動機」(2:12:55),後來由華格納低音號與小號承接,最後弦樂以半音階急升方式達到高潮,定音鼓用力一擊,代表多納的大槌敲響(2:14:26),準備打開通往新城堡的道路。

然後彩虹橋的動機由法國號及低音豎笛,低音管,大提琴等朗朗的奏出(2:14:46),這也是一個上下起伏的環狀旋律,配以極為纖細美麗的六台豎琴及細分的弦樂華彩合奏,好像雷雨過後的彩虹,音符多的如同繁星點點:



弗羅請諸神們進入城堡,這時響起了「瓦哈拉動機」(2:15:38),在輕盈的彩虹橋旁聽來是多麼莊嚴穩固,佛旦看著夕陽燦爛,只是已近黃昏。想當自己忙碌勞累的一天,一切得來不易,是進入城堡得到安心和庇護的時候了...但這時他突然想到什麼,小號穿雲而出(2:17:44),奏出了第一次聽到的「寶劍」的動機,這是怎麼回事呢?

原來他想要創造出一種新的生命~那就是「人類」~普通的人,不是侏儒,也不是巨人,希望他能來保護諸神,不受巨人的襲擊或是阿爾貝里希的報復,諸神因為要執法,考慮的因素太多了,只有「人」才能想奪指懷就奪走,重點是這位「人」必須是自己小孩(肥水不落外人田啦),而這把神劍也將給他用,另外佛旦也將派出戰將把那些戰死的英靈拖來防衛自己,這將是指環第二部「女武神」的劇情了...而此時「寶劍動機」以三支小號光輝的吹奏出,佛旦以C大調三和絃展現其愛妻及威嚴的態度(2:18:13),邀請妻子符麗卡一起入住這「瓦哈爾神殿」,妻子卻茫然不知此名用意,佛旦說這名字是來自於他克服了恐懼而得來的勇氣(2:18:38),乍聽之下是如此~但瓦哈爾(Walhall)在德文的意思是與死去的亡靈有關,其實這暴露了佛旦將要找亡靈來保衛諸神的想法。

而洛格仍對佛旦先前打臉他耿耿於懷(2:18:59)~他看穿了諸神的真面目,不過也是一群強盜罷了,屬於萊茵河女兒的黃金也不想辦法還給她們。洛格決定以後自己走自己的路,他看出了諸神滅亡之路,已經開啟。但這時聽到了萊茵河傳來的萊茵河三女兒的歌聲(2:19:40),她們還在悲嘆失去了黃金,要強盜趕緊還給她們。佛旦覺得在要入新厝的吉時聽到這很晦氣,要她們閉嘴,洛格則說(2:20:23):「不要再緬懷黃金了啦~天神佛旦要我告訴妳們,以後沒有黃金了,從今以後,你們將沐浴在諸神的榮光裡!」諸神聞言得意大笑。

但萊茵河三女兒才不吃這一套,她們繼續唱著(2:20:53):「萊茵的黃金啊~萊茵的黃金啊!再次照耀這混濁的河底吧~真情只有在這裡存在,至於在上界那些人全是卑鄙無恥之徒!」但諸神已經不想理會,走向瓦哈爾天宮了~寶劍的動機再度響起(2:21:39),帶來了最後的壯大尾聲,「彩虹橋」的動機與「瓦哈拉」的動機之節奏結合在一起(2:21:57),但卻是用了降D大調這與剛剛神劍的C大調差極遠的調性,暗示著這不但不是光輝的結束,反而是災難的開始,但這時又有誰注意到呢?活在當下吧~最後「萊茵黃金」以諸神輝煌壯麗進入瓦哈爾宮結束。


此劇剛開始是一片洪荒的原始狀態,但各族群都各安其位,維持和諧,直到侏儒阿爾貝里希貪圖女色與黃金,以及佛旦建造雄偉宮殿的好大喜功,導致整個世界物慾橫流,充滿鬥爭,自然的和諧狀態不復存在,只要黃金沒有歸位於萊茵河女兒一天,這種狀態就會持續,世界就會繼續悲慘,而看似狡猾的洛格,應該已看清楚了這點,很希望將「指環」歸還她們,但遭到佛旦與貪念已起的巨人拒絕,就此失去最後一次機會,所以指環的下一部「女武神」還沒開始,悲劇是不是就已經開始彩排了?...

在1854年,華格納給一起在德勒斯登革命,後來被關進牢裡的好友雷克爾,寫了一封信,解釋了有關「指環」四部劇的許多想法,是相當重要的文獻。華格納先提到了男女之愛,是一切愛的本源,在這愛情中,可以無視世界的存在,齊格蒙與齊格林德就是最好的例子。後來他又提到了在指環序夜,「萊茵的黃金」中,大地之母愛爾達,警告佛旦的句子(以下為我翻譯華格納的信件):

「黑暗的日子要降臨諸神了,如果還在貪戀指環,你們這高貴的種族會在恥辱中滅亡。」或可以這樣說:「存在的事物都會滅亡,黑暗的日子要降臨諸神了,我忠告你們要放棄指環。」也就是,我們必須學會死亡。會害怕死亡就是因為缺乏愛,這種害怕會讓愛情失色。

萊茵河三個女兒曾拒絕了阿爾貝里希求愛,但這不是所有災難的根源,若不是諸神自己包藏了禍心,阿爾貝里希與指環也不能傷害他們。那災難的根源倒底在哪呢?在女武神第二幕佛旦與妻子符麗卡的對話裡,兩人看似仍是夫妻,但實際上已沒有愛情...這種情況在世間很多見,被結婚這名義所綁住的兩人,因為沒有愛而苦惱著。

佛旦隨著悲劇的進展,反而願意自我走向衰亡,這是我們能從人類的歷史中學到的所有的總合~也就是希望那必然的事情,降臨到自己的身上。這至高的自我毀滅意志,最終,將戰勝一切恐懼,產生出有愛的人物,那就是齊格飛!

齊格飛是我心中最完美的人,我盡一切努力描寫他。他的最高準則其實就是~活在當下,盡力而為。我們可由「諸神的黃昏」第三幕剛開始他與萊茵河三女神的場景看出,三女神警告他留下指環將有災禍與死亡,但他知道有比死亡的恐懼更好的事情,他了解指環的神力,卻不在意,只不過當成一個讓他學不到恐懼的紀念品,在他面前,所有神的光榮也要褪色!

走向滅亡不是因為對位法,而是在我們心中最深的感情所產生的,那就是體認到滅亡的必然性。我們認為這必然性是天生自然的(因為有生成,就有滅亡),而隨著劇情也伴隨著自然單純的音樂,到佛旦說出自己的沒落時,我們也會覺得這是必然的。。


這自然單純的音樂,指的可能就是劇中剛開始萊茵河那單純上行的旋律,以及由那所衍生的大地之母愛爾達動機,都象徵著世界的生成,而反向下降時,則意味著世界的滅亡,或所謂「諸神的黃昏」,這兩個動機很單純,卻都是「指環」重要的組成部分。

朋友雷克爾曾批評布倫希爾德死守著指環,華格納則反駁說,布倫希爾德在「諸神的黃昏」裡從愛情的天堂落入了殘酷的地獄中,才體會到指環的可怕,最終促成了她的犧牲,以及對諸神的指控。所以一向讓人覺得曲折離奇的「諸神的黃昏」劇情,其實有華格納的用意存在。而在「齊格飛」第三幕中,齊格飛與布倫希爾德最終歌頌著愛的死亡,也就是要強調此種滅亡的自然律。在齊格飛死亡時,他所想的也只有布倫希爾德,而讓布倫希爾德決心赴死時,也正是齊格飛死亡之時。。

在「指環」中,驗證了「凡生成,就有滅亡」這條自然律的存在,即使諸神也不能倖免。只有真愛,才能無懼於死亡,原因是當一方不在這世間時,另一方自然也會毫不猶豫的赴死,絕不獨活,自然對死亡就沒有恐懼,無論是「指環」或「崔斯坦與伊索德」,或許已經告訴了我們這一點。但無論如何,我覺得這樣的想法真的是滿可怕,但退一步來說,人間若無真愛,確實失去了生命中相當可貴的部分,活著也只是履行人在這社會中被賦予的義務而已,很多人由於無真愛可追尋,反而去追尋金錢,社會地位等,這也是劇中「指環」代表的意思~有了它,就有了一切財寶,甚至能統治世界。

但要獲得它?請先詛咒愛情吧!這正是劇中剛開始的設定。由於只知爭奪指環,失去了真愛,最後造成了無止盡的災禍,只有這位布倫希爾德,因為深受其害,又相信自己與齊格飛的真愛,才能不受指環的誘惑,勇敢將之投向萊茵河中,並發動大火毀滅曾貪心不已,如今卻失去生存意志的諸神,才能結束所有的災禍,全劇也就此結束。

文/劇本翻譯:夏爾克

本文下接:

歌劇「女武神」導聆

( 創作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atsubery&aid=67208328

 回應文章

jjmvx
2019/06/26 14:58
感謝分享!新竹當舖

雁~《史記》成語選輯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08/17 10:27

抽空回頭欣賞本文~覺得夏爾克兄此劇本翻譯得真神! 三太子笑

全篇既通俗又順暢,還夾帶一些俚語〈包括台語「裝肖維喔」、「肥水不落外人田啦」...等〉。

華格納所創作,由四部歌劇組成的「尼貝龍根的指環」劇情張力磅礡,場景壯麗活躍,人物刻劃深刻。

除可竝美歌德「浮士德」歌劇〈悲劇〉外,「尼貝龍根的指環」與世界三大神劇~韓德爾「彌賽亞」、海頓「創世紀」及孟德爾頌「伊利亞」相較,各有千秋。

「尼貝龍根的指環」是北歐不朽神話,也是可歌可泣史詩。

值中元節晨間,拜讀譯作,拙筆回應聊勝於無。見諒。

夏爾克(ratsubery) 於 2016-08-18 07:59 回覆:
謝謝雁大哥再過來看小弟拙文,並不吝讚許,甚感榮幸。小弟一向以為歌劇翻譯雖然以忠實為要,但畢竟許多歌劇年代久遠,古人文詞用法與今人未必相近,語言歷經百年也多少有了轉變,有時要照字面翻譯相當困難,所以我有些地方還是以意譯為主,只要意思到了,不妨用現今的語言去表達,更生動,也更容易了解,也不致曲解了作曲家的原意喔。

風樣女子的瘋樣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6/08/14 18:02
心理學者用神話剖析心理
你用歌劇剖析神話:)

雖說一天寫一些就有一堆,這一堆也是瀝血之作。
夏爾克(ratsubery) 於 2016-08-15 12:05 回覆:
風樣女子午安,這次寫指環雖然是滿開心的,寫的也很慢,但還是花了不少心力,同樣是喜歡寫作的人,果然能懂得的...午餐愉快喔。

Bianc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08/11 22:56

華格納的「尼貝龍根的指環」是歌劇巨構,而夏爾克這篇介紹也是巨構,斷斷續續花了一天才讀/聽完,太佩服你了!崇拜

說來慚愧,我曾參觀過貝魯特節慶劇院,卻未曾好好把「尼貝龍根的指環」完整聽過一遍,實在是因為它太龐大了!好吧,這次藉這個機會就來夏爾克這裡認真修學分。得意

夏爾克(ratsubery) 於 2016-08-13 12:37 回覆:
謝謝Bianca,不敢說是巨構,但滿長倒是真的,我先前有寫過第二部「女武神」,但內容看來比較簡略,需要再改裝~目的當然是要把指環四部劇都寫完囉。

雁~《史記》成語選輯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08/11 12:01
文長而詳贍;先推薦,容後細讀。。。 三太子嚇
夏爾克(ratsubery) 於 2016-08-11 12:50 回覆:
謝謝雁大哥,文真的太長了,只是歌劇的內容比這還多很多,要能寫的詳細又簡短真的滿難...

瑀璇心語udn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08/11 09:25

真的很長的一篇文章

,一定花了夏爾克許多時間。

當文字不再是文字,而化為鑲嵌劇情的呈現。

劇本的魔力就越來越大。

謝謝 夏爾克 

夏爾克(ratsubery) 於 2016-08-11 12:48 回覆:
一天寫一些,十幾天就可以寫一堆了,不好意思啦。瑀璇很了解我,我的想法就是用文字來演歌劇,當然不能取代真的歌劇啦,不過就是希望引起看的人興趣,進而去聽真的歌劇。

蒂兒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08/11 07:54

簡直是一篇小論文了。

夏爾克(ratsubery) 於 2016-08-11 12:44 回覆:
蒂兒午安~這還差得遠啦,少了嚴謹的論證,只是個人的感想而已,寫得很開心是真的。

羅希希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6/08/11 05:29

夏爾克(ratsubery) 於 2016-08-11 12:43 回覆:
謝謝羅兄與(豬兄)。

飛雪(好風如水)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08/10 13:32

生平還沒有看過一齣歌劇

但這幾年在金紡哥格裡欣賞了一齣又一齣

雖然沒有親臨其境,但享受了文字與影音的精采解說與演出

無法想像一部15小時演出的戲劇會是怎樣

但我想對於愛好者是種很過癮的享受

很開心臺灣有了第一座歌劇院,希望到時候能有機會去欣賞

謝謝金紡哥的分享

夏爾克(ratsubery) 於 2016-08-11 12:42 回覆:

先不聽音樂~用文字來看演出也可以啦,若有興趣再慢慢聽,反正音樂與文字都在那,不會跑的,飛雪有空可到台中歌劇院走走,該劇院的開幕歌劇,正是「萊茵的黃金」喔。


浮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08/10 13:14
每一回
透過您的文字導讀解說之後
再來觀賞相關影音
就覺得更能心領神會了
夏爾克(ratsubery) 於 2016-08-11 12:40 回覆:
謝謝浮生大哥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