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痛苦是一念之謬?
2012/03/02 11:36:01瀏覽1203|回應0|推薦269

 

學期新始,忙況漸加溫。仍按部就班照表操課,不過,進度顯然遲緩。。。寧以靈修的遲緩兒自居,也不要趕路,一直如是叮囑自己。但也警覺,不能刻意或無意識地延擱,因為太過沒長進,也會是終將離棄的藉口。……路已走了一半囉……暗暗欣喜於此次終於玩得起,也果然玩真的。

回顧已走了一半的路,彷彿終於驗證年輕時以鄭愁予的詩句自況:

我原是愛聽磬聲與鐸聲的……

儘管如此,也不忘提醒自己,可別把修持這事搞成知性活動。參悟終不同於思辨,雖然絕對經得起思辨。 

*            *             *

且展開新的一課:

Lesson 190: I choose the joy of God instead of pain.
我選擇上主的喜樂,而非痛苦。 
 

 顯然,此課與 Lesson 189 相互為用、相輔相成。前一課邀吾放空,這一課換個方式,邀吾「不必設防」。一切疾病,始於自感脆弱需保護,於是自衛,於是樹敵而有以致之。J 劈頭就說:痛苦是一念之謬 (a wrong perspective)一旦經驗到「痛」,不拘任何形式,皆是自欺的證據。乖乖,還真是乾脆直接,驚世駭俗。然而若僅是驚世駭俗,何以接著讀下來,彷彿被說中心事般:

There is no cause beyond yourself
that can reach down and bring oppression.
No one but yourself affects you.
There is nothing in the world
that has the power to make you
ill or sad, or weak or frail.
But it is you who have the power
to dominate all things you see
by merely recognizing what you are.

 任何外患內憂,
究其緣由,不外乎你自己

左右你的,只是你自己。
這世界沒任何勢力
能讓你罹病、悲淒、萎靡
唯你,有此能力,
駕馭你眼所睹身所歷,
只要你認出自己。

自知早過了異想天開、耽於白日夢的年紀。知命之年面對這樣的棒喝而覺得「彷彿被說中了心事」,當然迥異於少不更事時遁脫現實的憧憬。並非已無視於人間形形色色、程度不一的痛苦──特別是公義問題的痛苦。但更在乎的卻是痛苦之於人性的奧秘性質。而這方面的論著言辯,早已汗牛充棟。其中,聖經約伯傳或許只是一個引子或開端而已。(欸,約伯傳有關痛苦的討論固然剴切,故事楔子中約伯居然像是上帝與魔鬼對奕的一枚棋子……咳,除非視同隱喻。否則臭老九很不以為然…。)  

此際其實不欲陷入沒完沒了的爭辯。重要的是當下的體會。浮上心頭的仍是伴渡神父所談的「空」與「神」、有限形色與有情生命。看似羈於時空的有形肉身即或如此儼然森然、不容輕忽,作為今世生命的此際,帶著身體「活」著這件事,其實的的確確只不過是一件事。一個時間洪荒中正在進行的事件。意味著某種可能性的展示或推演 (eventful, contingent, a demonstration of a possible form)。對今生之吾,則剛好是某臭老九不能不擔綱演出的劇本,如是而已。

然而就這樣?既然是劇本,總是帶有「事故」特質。事故並非都命定不可,但即或是「事故」,其實也都等著臭老九自己把它參成某種屬性的「故事」。所以,吾「活」著的生命,應該遠非僅僅演示某種既定的可能性而已。重點應在於吾如何審之參之,把一堆生成變化、生息消長的事件,給「參」出一番道理來。最起碼,參出個自己還算滿意的生命故事來。

「事故」是撞上的,「故事」則是自己給自己的。如此這般。

Lesson 189 此課仍延續著愛、平安、喜樂。這些,原是 ACIM 致力的正向價值。但這一課專注於喜樂 (joy),其獨到處在於以痛苦 (pain) 相比對。老實說,J 愈來愈不客氣。「一念之謬」的痛苦說更是毫不容情且單刀直入。...不論任何形式的痛苦,只要感受到經驗到,便顯然是自欺的明證?……乖乖……不覺然想起聖經新約上一堆受不了的傢伙心裡的嘀咕:這話生硬,誰聽得進去? (例:若六60-70)。

畢竟痛苦是人間「常」情「常」態。以平日操心勞慮為例,兵馬倥傯為吾,或因多年來參修 ACIM,漸屬「心中無事」的忙碌,所以不算痛苦。反正是自己心甘情願投入。是自己的選擇,用心以對乃理所當然。但冷不防,心中無端飄過一念:萬一、如果……對此課是否還能四兩撥千金?

然而旋即心生警惕……萬一、如果,都是假設,屬於語言遊戲,而無明一念往往由此滋生。即時煞住,但也因而頓然驚覺一念之謬的威力。

當人陷入痛苦,滿心只是憂患的力道,哪還記得自己曾有的──哪怕不過倏忽的、出於下意識的──抉擇一念?

*          *         * 

一念之謬,往往起於來去飄忽的思緒,最宜一笑置之。若竟瞎跟盲盯,難免轉成妄心,形成妄識,不旋踵即幻化成痛苦大千。可不慎歟?「又不我許陷於誘惑」 (Lead not myself into temptation....) ,J 豈非早就殷殷提點且誡之再三? 

且幹活去吧!謹記不違單純初心:我原是愛聽磬聲與鐸聲的…… 

                


( 心情隨筆心靈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ading&aid=6157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