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海邊的卡夫卡》村上春樹
2019/10/09 00:17:55瀏覽838|回應0|推薦29

當你在世界的邊緣

我正在正滅的火山口

站在門影邊的是

失去了文字的語言。

 

月光照著沉睡的蜥蜴

小魚從天空降下

窗外有意志堅定

站崗的士兵們

 

卡夫卡坐在海邊的椅子上

想著推動世界的鐘擺。

當心輪緊閉的時候

無處可去的斯芬克斯

影子化作刀子

貫穿你的夢。

 

溺水少女的手指

探尋著入口的石頭

撩起藍色的裙擺

看見海邊的卡夫卡。

 

十五歲生日來臨時,田村卡夫卡離家出走搭上夜行巴士,遇見櫻花姐,到了高松的甲村圖書館躱避父親對他的預言,愛上了五十歲的佐伯(或者說十五歲時的少女印象),在大島的協助下,卡夫卡進入了迷霧森林。自幼受美國空襲腦損傷的中田,嗜睡還聽得懂貓語,受託尋貓,卻碰上了Johnnie Walker,犯下了罪行,然而他有使命在身,在星野的協助下,找到了入口的石頭。看似不相干的兩條故事線最後會合,是生與死的奇幻旅程。

《海邊的卡夫卡》以神話、童話、夢、互文為基調,單數與雙數章,以不同觀點交錯敘事,頭尾各放一章〈叫做烏鴉的少年〉,代表田村卡夫卡的另一面。故事充滿隱喻與換喻,構成象徵性的語言。採用俄狄浦斯神話中的弒父戀母。童話有糖菓屋、白雪公主、會說話的動物。夢境呈現卡夫卡的真實自我與無法交流的慾望。繼《發條鳥年代記》後的一部日本的戰爭小說,探討戰爭的記憶與走出陰影的思考,俯拾皆是象徵或隱喻,或大或小,像以腸子做為迷宮的入口隱喻。Johnnie Walker是惡與暴力的象徵。有的評論家是從巴頓版的《一千零一夜》最初的版本與法蘭茲.卡夫卡的《在流放地》的接合論述起,也有從佛洛依德觀點認為是本我、自我、超我的人格整合。各方讀者因立場與不同觀點,拆解出許多精采的評析。

例如:德永直彰的〈往黑暗的深處——以《海邊的卡夫卡》為中心〉提出故事原型與《星際大戰》《現代啟示錄》有極大的關連,並進行設定與角色比較。《星際大戰》是兒子對偏離原本正道的父親對決;雙人組合尋找入口,《星》裡的韓索羅與邱巴卡對照《海邊的卡夫卡》裡的中田與星野。而《現代啟示錄》有動物獻祭的交互場面之外,還有台詞互文的元素:“Terminate, with extreme prejudice.(懷著壓倒性的偏見堅決地撲殺吧),《海邊的卡夫卡》裡的黑貓Toro至少重申兩次。

隱喻與象徵之間又有疊加串連,例如:陰影是入口的守衛。佐伯跟中田的影子只有各半,最後都死去了。象徵田村卡夫卡跨過這兩道路口,脫離預言,轉化與接受自己的命運。另外,貫穿整部作品的歌謠〈海邊的卡夫卡〉是佐伯十五歲時的創作,深藏全書情節的密碼,線頭抽不完。

村上春樹以少年成長小說的形式承載龐大的戰爭陰影。從歷史角色看,帝國陰影中還有其他的陰影。以各種閱讀角度出發,也許看見個體、群體所熟悉的或遺忘的記憶。

 

書名:海邊的卡夫卡

作者:村上春樹

譯者:賴明珠

出版社:時報

出版日:2019/9/20二版一刷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issthink&aid=129925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