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浪擊而不沉》原田舞葉
2019/09/18 21:06:52瀏覽789|回應2|推薦21

一九六二年七月二十九日奧維爾的拉烏客棧,一名七十多歲的男子要求看梵谷去世時所待的房間,梵谷死於一八九○年同日。這位也叫文森.威廉.梵谷的男子剛好出生。他重讀父親遺留的一封法文信——日本畫商林忠正寫給父親西奧多魯斯.梵谷——「令兄的畫作,遲早會有被世界認可的一天……

時光拉回梵谷死前四年的巴黎,二十四歲的西奧任職於古皮爾蒙馬特大道分店經理,交易熱絡的是法國藝術學院派畫作,印象派在買家心中根本不在藝術範疇內。新興資產階段熱搜日本美術品,可是,浮世繪在當時的日本等同廢紙,落差之大。若井.林商會的林忠正看準時機,加上西奧渴求浮世繪作品,兩邊推波助瀾,新舊潮流衝擊藝術界的同時,文森.梵谷家族的興衰與命運是否如同〈星夜〉畫作中參天的絲柏,依然能獨立於更迭之中。

「我成為冒險家,不是出於自願,而是命運所迫……

我在自己的家裡和祖國,最覺得自己像個陌生人。」

——梵谷給英國畫家Horace Livens的信,1886

巴黎市紋章字樣「Fluctuat nec mergitur」,源於查理五世國王時期,左右兩邊的月桂冠葉拱著中心盾牌,白色的帆船在浪濤中載浮,盾牌上的是一頂象徵勝利的皇冠。

以藝術小說聞名的原田舞葉以這句拉丁文做為書名《浪擊而不沉》,象徵巴黎經歷過的驚濤駭浪,如:第二帝政期的奧斯曼都更街道及世博會。另外,大戰期間,日本收藏家松方幸次郎在巴黎的四百件藝術品遭到沒收。戰後日法談判,十八件留在法國,其中梵谷的作品「在亞爾的臥室」由羅浮宮收藏,法國歸還了《玫瑰》留於日本國立西洋美術館。

「總有一天我要回去。回到巴黎。回到你身邊——」

小說敘述視角傾於西奧及巴黎畫商。老闆的女婿傑洛姆,曾警告西奧不該賣印象派的畫及購買浮世繪,可見當時學院畫家視兩者為公敵。許多電影以梵谷舉槍自盡、割耳之說為探討的焦點。比如《梵谷:星夜之謎》以郵差之子為視點,推理彈道並未射穿胸腔,那種角度表示梵谷並不想死,只求見西奧一面。作者原田舞葉以兄弟關係,提出此事的「一種可能性」,滿有想像的空間。由於梵谷一生的書信有八百多封,其中,六百多封是寫給弟弟西奧,信中常言及他生活與畫作,央求金援,附作品的素描插圖,讓弟弟知道近況。雖然西奧對於大哥的任性頗有微詞,卻割捨不掉這份牽掛。直到西奧因結婚生子緊縮開支,讓梵谷陷入被拋棄的焦慮之中。梵谷死後,西奧也隨之而去。這是其一。

其二的割耳之說。梵谷與高更在南法相處激烈的六十二天,高更需要西奧的資助,答應前去找梵谷,梵谷在等候高更時,畫了「在亞爾的臥室」,明亮的色彩顯示期待友人來臨前的心情。可惜,他與高更經常發生爭執,不論個性、畫風、藝術價值觀、受女性歡迎的程度,兩人見解相左,相處不來。當地鬥牛場有一種傳統,鬥輸的公牛要割掉一邊的耳朵。高更的離去,梵谷深受打擊,才會割耳。此事,後人最大的爭論於左耳割下的比例。小說中,原田舞葉也提出了比例,一如小說寫作視點,她站在理解文森精神狀態脆弱來佈局,不摻雜過多的渲染成分。

「明亮的夜空,就是塞納河。

浮現夜空的月亮與星星倒映河面,被船隻經過掀起的波良割碎,永不靜止地流去。

彷彿站在永恆入口般的絲柏,就是文森。」p308

小說著墨的還有浮世繪對當時藝術購買所掀起的風潮及對印象派畫家的影響。認為巴黎三十年來激烈的變革,除了政治歷史,在文化方面,日本美術、印象派、梵谷是三扇新窗。梵谷在巴黎期間,曾收集百件浮世繪,也臨摹過江戶畫師溪齋英泉的花魁圖。然而,梵谷喜歡在大自然中作畫,畫他所見的實景實物。近二千多件作品,生前只賣出一幅「紅葡萄園」,還是友人所購,他的每幅畫都傾注熱烈的情感,據說他最後的遺作「樹根」,融入浮世繪精神。

小說的語境舒緩,像閱讀近代觀點的美術史,點描過去畫派的風暴,呈現藝術家在時代狂潮中所展現的生命力。

 

書名:浪擊而不沉

作者:原田舞葉  

譯者:劉子倩

出版社:時報

出版日:2019/8/30

( 創作文學賞析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issthink&aid=129486947

 回應文章

張黎晞(若竹)雪之三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謝謝
2019/09/26 01:42
感謝
若竹敬上
薩芙(missthink) 於 2019-09-26 21:06 回覆:

Dear黎晞:

那麼,呃,我也說謝謝。


Sir Norton 心情請帶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9/20 15:22
您是譯者嗎?我好奇選譯這本書的原委。
薩芙(missthink) 於 2019-09-21 15:19 回覆:
Sir Norton,

這本書的譯者是劉子倩。
選譯過程我並不清楚,
原田舞葉的日譯作品
中譯本幾乎都有。
她是從戀愛徵文比賽出道,
之後有推理及她的本業美術為主題的小說系列。網路書店可查。

重點是藝術小說不好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