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Selected poems:鍾曉陽的《槁木死灰集》
2020/08/03 05:02:04瀏覽290|回應0|推薦4
Selected poems:鍾曉陽的《槁木死灰集》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166675
槁木死灰集
作者:鍾曉陽
出版社:元尊文化
出版日期:1998/06/01


〈我們〉

我們都是憂生的
識字以前,便開始勞勞的行役
熬過了渴飮,又挨過了饑餐
並時時等待繆思的
造訪,在風中朗吟前人的佳句
仰觀雲層如次第堆疊、整齊分類的
書籍,雷雨來臨之前能讀幾回的相聚?
自識得了愁字
交換自輓的長詩
將笑靨和眼淚賦予華麗的意義
如花枝縱綠,向雨露
競秀偃仰,不傷春時也自
楚楚。(而失去的戀人幾時回呢?)
唱驪歌一曲,樽前握別
祝願今生能夠
再來一回同年同月
同日醉,不管四方正在舉行
盛大的花葬
風欲侵丶欲噬
不管我們都是一樣的
豪情漸了,不得不承認
追月的徒勞
當我們繞到山後它已在
迢迢的山前。(而失去的戀人
幾時回呢?)
伸出來雙手,拾得了空空
以空白繼續更多的
空白,以茫茫抄寫
更多的茫茫
而風波過後誰是眞正的知音?
從春寫到秋,又從冬
寫到夏,我們仍舊
一字、一字地
活下去,這一生和下一生
一顆、一顆字
畢竟這是我們自甘的逆旅
是我們哀哀的摘星
畢竟這是
我們血汗的開墾
是著書歲月裡
你的燦爛和
我的燦爛


〈魚夢〉

這次我去到更遠的海邊旅行
去看海的藍眼,山的
翠睫,月牙形的波紋掩映著
彩鱗的魚脊

未來的旅程無非是
花的遠嫁與乎雲的啟碇
涉過海,領略過海洋的浩淼
登過山、也銘感著
山的自在
為何萬般的安排卻總是
撫慰不了
失寵的心

流浪到陌生的城市工作、寄居
在異國樓房的玻璃與光管間
數著日月的循環
在衆多側臉中
仍舊孜孜尋覓你
桃腮的側臉

無聲的我已無法說淸愛情的極樂與極苦
當我沉在這個城市的最底
做著墨綠色的夢
你卻在夢中
向我伸出同情的雙手
並贈我一顆玲瓏的珍珠
啊,眞是罕見的瑰寶
子夜常常可以聽見
鮫人們組織合唱的團體
歌聲三天三夜沒有間斷
直到這個世界又回到了從前
從前尚無一人的時候
直到所有的草原
變回了海洋的時候

直到珍珠變成了眼淚
你將永遠是我夢中的龍女
蟄居在海底深邃的龍宮
永遠都是我
最奢侈的奉獻
最全然的付予
在我漫游的生涯裡
夢醒後長留在唇邊的
最回味的羶腥


〈本事〉

再也沒有藍過
年少時天空的那種藍
已無草原接引
昔日的花徑
雨之柔絲飄過
燕巢寄生的拱門
當摘過松針的松樹繼續落著松針

當案頭的學生字典繼續攤開在
心字部首
九畫的那一頁
在蛛絲結網的窗下
那些標點過、手抄過的篇章
早已成爲他人
淘金的工場
勤習過的樂曲
在喉中
哼不起調
辛苦學織的紅毛衣
亦已風化成
楓樹林中的點點紅

池塘裡的浮苔是久遠以前
便累積起來的
有人生起過一堆火
留下了殘燼
從此便沒有回來

( 知識學習隨堂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e14nov&aid=143397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