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一個女軍官的山海印記---後記之三
2010/07/04 22:22:27瀏覽760|回應1|推薦25

從上次媽媽開刀,四十多個年頭過去了,經過醫院的檢查,我再次面臨又一次的無助,只是這次少了姊姊的撐持,我只能獨自面對及承擔那份壓力。其實,媽媽的病,在過世前六年多就知道了,作過斷層掃瞄,也拿著檢查的照片請教過幾位醫師,對狀況有些了解,也知道風險相當的大。但八十多歲的人了,不敢讓她面對動手術的不確定性,更不敢面對動手術馬上就得面臨的抉擇,所以選擇了隱瞞,只期望能讓媽媽快快樂樂的過日子。所幸,在最後六年多的日子裡,她的許多心願都一一做完,也算是少了些遺憾。

在過世前幾個月裡,媽媽身體日漸虛弱,我和內人心中都暗暗的想,病魔已經開始在侵蝕媽媽了。看病拿藥都少不了止痛藥,每每疼痛難忍時,她就會問我:

「要不要吃這藥啊?」

雖然我也知道止痛藥可以暫時減輕一些媽媽的痛苦,但我怕止痛藥會越用越多、越重,也會對其他器官造成傷害,並沒有實際的治療效果。起先還請她如果可以忍耐不用就不用好些,她也真聽話的忍著不用。實在忍不住了,她又會問:

「可不可以吃這藥啊?」

每次媽媽這樣問,我就面臨一次又一次的內心掙扎。

那段日子裡,在媽媽精神比較好的時候,她開始有意無意的向我說著一些未來的事。交代我這樣、那樣的,但我總是沒有辦法去面對那心裡知道的未來。媽媽每回談及這些事時,我起先還能坐在旁邊靜靜的聽,但實在沒有辦法像若無其事的聽著。有時候,我會衝到房間裡流淚,有時候我就像發神經一樣的要媽媽別再說了。現在每每想起一些事情,我總是一再的責怪自己為什麼當時不多聽一些媽媽的交代。我,總是沒有辦法在當時做最鎮定的處理,比起媽媽來,我真是差得太多太多了。

從住院到過世的這段日子裡,看著她躺在病床上,一日日的變化,體力日差,疼痛日劇,最初,我總是每天祈禱她趕緊戰勝病魔。但是疼痛日甚一日,止痛藥的效果卻越來越不夠力道,過多的止痛藥更讓她產生許多幻覺,到最後她大約只能認得我,其他的都有些迷糊了。

過年前,每天祈禱,請老天能讓媽媽快樂的過完新年,過個快樂的生日。但是隨著日益加劇的疼痛,我實在沒辦法看著她繼續忍受疼痛的折磨,我的祈禱逐漸變成「祈禱老天不要再讓媽媽受苦了,讓她平安的去吧!」這個轉變對我來說有著極大的困難度,原因不外是從小和媽媽相依為命,我的個性有些倔,又是長子,所以一切責任都必須承擔,越年長,覺得自己越像媽媽,也越不肯接受媽媽就要離去的事實。

在媽媽住院的最後一段日子裡,在內心深處,我總有那麼一些預感,媽媽會選我在醫院陪伴的時候走,所以我也總是這麼想,只要我不在醫院,媽媽就不會走。於是每晚從家裡出發去醫院時,我總是那麼掙扎、矛盾,矛盾、掙扎。媽媽還是走了,正是我在醫院的時候。


一個女軍官的山海印記-後記-之四-->>

( 創作另類創作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賈媽 - 登高望遠、求壽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兩難
2010/07/14 17:13

可以體會你的

矛盾 和 心痛

小馬哥 問候您(landmarc) 於 2010-07-16 21:45 回覆:

謝謝你的體貼。